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電影《費城故事》最動人的一場戲是安德魯手扶輸液架向他的辯護律師米勒講解歌劇《安德里亞·謝尼埃》。場景是夜晚時安德魯的家,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安德魯已經在慢慢處理自己的物件,他的家顯得那樣空曠,在暖色調的燈光輝映下,尤其凄楚。兩個人物,安德魯和米勒,一個氣息奄奄,一個鬥志昂揚,我想,觀眾此刻會回想起影片開始時他倆為建築工地的揚塵打嘴仗時各自的神情,一樣的咄咄逼人,一樣擁有長驅直入的氣勢。也就是一年有餘,身染艾滋病的安德魯已經行將就木,這也是米勒夜晚來到安德魯家裡的原因:他要爭取在安德魯的有生之年打贏這場官司。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被合伙人認可的年輕律師安德魯

沒錯,安德魯曾經是一個比米勒前途更加廣闊的律師。米勒?只是自己開業的律師而已,安德魯就不一樣了,是全美聞名的懷恩特·惠勒律師事務所的當紅律師,通過在高層面前陳述對高線公司訴訟案的觀點,我們知道他已經入了事務所合伙人的法眼。可惜,額頭的斑點泄露了安德魯不願意向事務所坦陳的秘密:他是一個同性戀者,且已經罹患艾滋病。

電影上映於1993年12月,彼時,人們對艾滋病還很無知於是就衍生了許多誤解。你看,當米勒得知安德魯是艾滋病患者在安德魯離開他的辦公室後,他不也盯視著那隻被安德魯握過的手好幾秒鐘嗎?還有那支被安德魯順手擺弄過得雪茄,他不也疑慮重重地想要丟棄嗎?不知道艾滋病的傳染途徑,於是,艾滋病就成了洪水猛獸,懷恩特·惠勒怎麼可能留任安德魯?“怎麼可能讓艾滋病人在我的事務所進進出出?”事務所只好設了個局,製造出安德魯工作失誤的假象解雇了他。

其實,當事者全都心知肚明,安德魯何以丟了工作。電影《費城故事》就是要將心知肚明的故事白紙黑字地寫在銀幕上,從而督促有關方面制定法條,讓最少數人的權利也不受傷害,哪怕他因為一次不謹慎的性生活而染上了惡疾。

一部20多年前的老片子了,當年看的時候沉醉與湯姆·漢克斯的演技,瞧他,影片開始時炯炯的目光和影片結束前病入膏肓的纏綿,藉此贏得奧斯卡影帝,實至名歸。再看,驚訝當年怎麼會漏掉這樣重要的一場戲?就是安德魯在幾近家徒四壁的家裡向米勒講解歌劇《安德里亞·謝尼埃》的那場戲。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安德魯在向米勒講解歌劇《安德里亞·謝尼埃》,為將湯姆·漢克斯流暢的表演記錄下來,這場戲用的是同期錄音

此時,電影放到了一小時18分鐘。米勒問:“你還記得加入懷恩特·惠勒律師事務所的情形嗎?”

安德魯一向喜歡歌劇,加班時會聽,在醫院治療是會帶著耳機聽,即便是在趕他人生中最後一份訴訟狀時,聽的也是歌劇,所以,這時候背景音樂是蒼涼的女聲引吭低吟著,不足為怪。令人意外的是,安德魯答非所問起來。他沒有回答米勒的問題,而是或低沉有力,或氣若游絲,喘息著,磕巴著來了一大段旁白:這是我最喜歡的歌。是瑪麗亞·卡拉斯,劇目是《安德里亞·謝尼埃》,翁貝托·喬達諾作曲。這是瑪德蓮。她說,法國大革命時暴徒如何放火燒她的屋子,她的媽媽死了……因為救她。“看,撫育我的地方在燃燒。”你能聽出她聲音中的痛苦嗎?你能感覺到嗎,喬?現在是弦樂了,調子完全變了。音樂充滿了希望,還會再變,聽著……“我把痛苦帶給我愛的人。”哦,那是大提琴在獨奏!“在痛苦中,愛來到我處。”充滿和諧的聲音。它說,活下去,我就是生命。天堂就在你的眼中。在你周圍全部都是血和泥嗎?我是聖潔的,我是救贖,我是上帝……從天而降,要讓大地變成天堂。我就是愛!我就是愛。

安德魯,一個美國普通家庭出生的孩子,憑藉自己的聰明和努力考上了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律系,畢業以後順利進入知名的律師事務所,事業正行進在上升通道里。然而,與生俱來的不被社會包容的性取向讓這個雄心勃勃的年輕人即便是在春風得意的時候眼裡也有陰翳,一次不謹慎的性生活又讓自己染上了艾滋病,在人生像雪崩一樣一瀉千里時,米勒的一句話當年的問話,逼出的豈止是答案!毋寧說是安德魯的懺悔和痛悔。為什麼是《安德里亞·謝尼埃》?此劇的作者翁貝托·喬達諾雖有像《安德里亞·謝尼埃》這樣的名劇做標簽,生前沒有獲得唐尼采蒂、普契尼那樣的名聲,身後也沒有像他們那樣成為人們口中的歌劇界巨子,其中的失落,就要爬上高峰卻中途跌落的安德魯,懂得。為什麼非要點明是瑪利亞·卡拉斯在歌唱?天生優伶瑪利亞·卡拉斯,一把好嗓子幫助她成為歌劇界一時無兩的巨星,豐沛的感情在令她於舞臺上熠熠生輝的同時,下了舞臺就屢屢受挫,所以,她的歌聲里總有一種“白頭宮女話當年”的凄涼。弦樂是溫柔鄉給人溫暖,而最接近人聲的大提琴,其實在這段歌劇里,大提琴獨奏的段落只有數秒鐘,但安德魯特別點出,為什麼?因為它能傾訴出的都是衷腸,哀傷的衷腸。至於為什麼是這個選段?曾經的貴族小姐瑪德琳,眼看著自己的家園在法國大革命中化為灰燼,人生已無可戀,決定頂替女犯和已被關入牢房的愛人安德里亞·謝尼埃一同赴死,“在你周圍全部都是血和泥嗎?我是聖潔的,我是救贖,我是上帝……從天而降,要讓大地變成天堂”,是決絕之下瑪德蓮不滅的希望。為什麼決絕?周圍都是血和泥,從社會精英到艾滋病患者,想必安德魯感受到了。至於“要讓大地變成天堂”,卑微到一個需要法庭為自己爭取權利的艾滋病患者,安德魯的願望也許就是像他這樣的人能夠得到諒解,能夠安然逝去,而不是在人們的鄙夷設置唾棄中離開這個世界。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難以忘記的安德魯的眼神

但是很難。距離1993年又過去了23年,對艾滋病,我們能夠同情那位因輸血而感染的女士,卻不能諒解像安德魯因一次不潔性生活的感染者。不過,安德魯向米勒講解《安德里亞·謝尼埃》的這場戲,從此會深深楔入我的記憶,一想起,安德魯祈願的樣子就會在眼前晃來晃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費城故事》:“活下去,我就是生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