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胡歌又火上熱搜了,這次是當伴郎搶到了捧花,至少媒體都是這麼報道的。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實際上不是,捧花是她身邊的女孩搶來硬塞給他的,全場喝彩聲一片的時候這位被全民催婚的男神一臉懵逼。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而且胡歌又被嘲了,重點是他的髮際線。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就算死忠粉也得承認,男神的髮際線有點危險,當然以胡歌的顏值,禿成光頭都是帥,但最近古裝戲市場比較一般,所以大家還是很希望胡歌的髮際線可以堅持住。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他的終身大事依然是全民關心的重點,之前袁弘婚禮他是伴郎,仙劍劇組差不多都結婚了,就胡歌還是單身,現在大家都在期待胡歌參加吳磊的婚禮是什麼樣子,你們真是太壞了。

但胡歌看起來一點也不著急。

前不久胡歌的微博電影之夜上被柳岩代表全國觀眾催婚,他還一臉淡定強調婚姻不當做計劃,一切還是看緣分。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其實你們都應該感恩,至少你們的男神是回來了。

2016年8月10日,胡歌發過一條微信朋友圈,上面寫道:若不忘初心,又何必執迷於演員這個職業呢?該得的都得了,該受的都受了,難道我不應該把我還給自己嗎?我的意念和身體早就南轅北轍了,剩下的只會是更激烈的撕扯……

那段時間胡歌神隱了一年多,當他歸來的時候,成為了陳可辛導演的《李娜傳》的男主角,由他主演、刁亦男導演的《南方車站的聚會》入圍了第72屆戛納電影節競賽主單元,沒得獎,但收穫不少好評,重點是胡歌的偶像昆汀看得很嗨。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此前,他少年成名、遭遇車禍死裡逃生、留下傷疤後歸來,憑藉《琅琊榜》拿到了第22屆白玉蘭獎最佳男主角,隨後淡出小屏幕,但在大銀幕上,此前胡歌只在一些電影擔任過配角,在人生的第三個本命年,他完成了一場艱難的跨越。

只不過吃瓜群眾關心的依然是他的終身大事和髮際線,但我覺得胡歌對自己的人生已經不困惑了,人無再少年的胡歌,又活明白了。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當伴郎被全民催婚也好,髮際線堪憂也罷,這樣的胡歌,反正我是一點也不擔心。

被全民催婚的捧花男神和他的髮際線

不得不說,胡歌單身到現在不是沒有原因的。

所有的婚禮都是成就伴郎好姻緣的現場,可婚禮那麼多好看的小姐姐,胡歌同學卻全程踩指壓板穿可愛的衣服,穩穩噹噹做好伴郎該做的一切,這樣的直男想脫單是有點難了。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而且搶捧花也並不出色,在新娘扔手捧花的時候,主持人還特地讓胡歌站遠一點。結果他還是失手了,手捧花是被人群中另外一個人接到的。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但接下來就是反轉,站在胡歌旁邊的一個小姐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手捧花搶了過來,然後直接塞到了胡歌的手裡。然後全場觀眾都開始歡呼,自媒體紛紛以胡歌搶到捧花為題展開了報道。

只有胡歌的心裡是茫然的。

捧花搶不到也就算了,顏值居然也會有質疑。

胡歌現場是扎辮子的直男造型,粉絲蓋章這肯定是老胡自己弄的,正常的髮型師不會允許胡歌的髮際線如此搶鏡。

胡歌今年已經36歲了,到了初老的年齡,他又是過去天天戴頭套的人,最可怕的就是頭髮會越來越稀疏,面對他絕高的髮際線,粉絲已經開始考慮讓老胡剪個劉海了。

髮際線也就算了,更可怕的是全民催婚的聲勢完全停不下來。

說起來新一代捧花男神的緋聞還是挺多的,去年底還有傳言說他和剛出道的95年妹子閃婚。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網民當時就懵逼了,95年?和胡歌差13歲啊…

當時還有網友懷疑是唐人在炒作推新人,唐人鐵粉很快就澄清了這種可能,“炒作不是唐人的風格。”

問題是爆料說了半天全都是網帖,連張同框都沒有直接說結婚確實是太扯了!

這個消息被打臉了,當天無縫銜接又來了第二個…下一個被曝的對方大家都認識,薛佳凝。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這算是粉絲的意難平了。幾乎每隔一段都有傳言說兩個人複合。

唐人當時凌晨1點多發微博說,“胡歌結婚,絕無此事!”配了個貓咪的表情包。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一天之內被強行塞了兩個結婚對象,這樣的全民催婚也是絕了吧,但老胡粉絲都佛了,反正每年都這樣…

前年9月份的時候,還有媒體說他和一個女生深夜在北京的家中獨處了將近6個小時,查到最後發現那是唐人的員工宿舍。胡歌給開門的女子是唐人的員工。

當時胡歌的經紀人還表示:“那隻是朋友之間的聊天,還請大家不要過分關註他的私生活,謝謝。”

開什麼玩笑,我們最關心的就是胡歌的私生活。

反正這些年但凡能和胡歌被拍進一個框里的女性,都能被自媒體創造出故事來,就算沒有同框,也可以任意發揮。

但事實是胡嫂依然遙遙無期。

胡歌的正牌女友,這幾年除了薛佳凝,另一個就是江疏影了,分手依然同框做朋友。

胡歌就這麼一年年在別人的婚禮中淪陷:劉詩詩結婚,胡歌被催婚…霍建華結婚,胡歌被催婚…安以軒結婚,胡歌被催婚…張歆藝曬B照宣佈懷孕,胡歌被催婚…唐嫣羅晉辦婚禮,胡歌被催婚…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去重慶買個房,自媒體一口咬定是婚房。

我也不知道大家瞎著急個啥,誰說仙劍留守兒童都結婚了?

單身的劉亦菲不是在美國拍花木蘭,男的不是還有彭於晏嗎?人家天天跟著林超賢拍大片忙著擼鐵,也沒消息嘛。

對於胡歌的終身大事,大家能不能保持樂觀不要急躁?

胡歌這一年多經歷了什麼,你們真的知道嗎?

一說起胡歌,大家好像都很瞭解他,尤其是各路自媒體,已經幫老胡安排上了許多次婚禮。但你們真的瞭解胡歌過去一年多經歷了什麼嗎?

有多少人知道,今年胡歌的母親去世了。

胡歌一直剋制著沒說,只是凌晨看到李奇的片子,最後有一句“獻給一位遠方的女士”,受不了了,發了一張和媽媽的合照。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幾年前胡歌就以患者家屬的身份出席過乳腺癌論壇,他發言說,“第一次見沈教授,是十七年前,在腫瘤醫院,那一年,我的母親乳腺癌複發”。

這幾年,胡歌多次以愛心大使的身份出現在乳腺癌康復論壇。

他說,“在三十年的時間里,我親眼目睹了癌症給我母親所帶來的傷痛,也親身經歷了癌症給一個家庭所造成的傷害和改變”。

胡歌不愛提母親生病的事,但這是他的心病,之前雜誌採訪問他最大的擔憂是什麼,他說是“家人的健康”。

這些年全世界都催婚的時候,胡歌媽媽倒是沒什麼動靜,胡歌接受採訪談過這事兒,說我媽不著急。

大家當時的感覺是這對母子也逗趣了吧,但其實母親是深深影響胡歌的那個人。

2006年,8月29日,是胡歌人生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他被推進手術室,做了六個小時的手術,血肉模糊,意志不清,做完手術工作人員不敢給他鏡子。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她母親也躺在醫院,是肺炎,當母親著急地給醒來的胡歌打電話,胡歌說,“我沒事,就是臉上划了道傷口而已”。

後來媽媽還是知道了,對他說了一句話,他一直記著,“以前,觀眾更在意的是你的外表,現在,上天在你的臉上開了一扇窗,是希望觀眾可以更多的看到你的內在”。

後來胡歌重返演藝圈,但完全換了種打法,13年的時候,他推掉所有檔期出演話劇《如夢之夢》。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琅琊榜》的製片人看了戲,男主找了他。

漫長的積累在《琅琊榜》中得以爆發,很難說梅長蘇和胡歌是誰成就了誰,但胡歌終於開始作為一個有實力的演技派被認可了。他的觀眾從年輕人甚至擴展到了老年人,包括胡歌母親。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但胡歌開心的點和所有人不同,他開心的主要是——“我媽對我改觀了,她認可我了,這比我拿金雞百花還讓人高興”。

但演完《琅琊榜》,在戲約和代言邀請越來越多,幾乎周圍所有的人都在勸他把握住潮頭的時候,他停下來了。

剪了個光頭,蓄著鬍鬚,戴上帽子、墨鏡,跑去美國留學了一年。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任何一個專業經紀人對此的評價肯定只能有一句:神經病。

但胡歌就是這麼幹了。

很長一段時間,他就是在晃蕩。

2017年,霍建華和林心如宣佈結婚,急著找胡歌當伴郎,結果一聯繫才知道,胡歌正在青藏公路,和公益隊友沿線撿垃圾。一公里撿了500多個瓶子,臉都曬傷了。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2017年底,他很長時間都沒有拍戲。

他陷入了一段時間的停頓,似乎找不到一個新的目標。電視劇這條路,他已經走了十多年,無論在做偶像還是當演技派上達到了某個高峰,演話劇幫他拿到了第二屆丹尼國際舞臺表演藝術獎,到現在他還一直在演。

那麼接下來就只剩下一個過去沒有怎麼深入的領域,電影。

胡歌自然是拍過電影的,《假裝沒感覺》、《疑神疑鬼》、《第601個電話》、《劍蝶》等等,但都不火。

但現在時候到了。

然後他等來了刁亦男的劇本《南方車站的聚會》,在裡面,他要飾演的是一個因誣陷而被通緝的逃犯。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刁亦男形容這個角色是:一個在黑夜裡潛伏的受傷的猛獸,是一個邊緣的、具有攻擊性的人物,但每個生命個體都有他溫暖、光亮的一面,他也有自己道義上的堅持。

胡歌提前進組,把自己曬黑。再減肥,為了接近逃亡人的滄桑感,他剪短頭髮,臉上畫上傷疤,模糊了顏值,蓬頭垢面,滿眼血絲。

從結果上看,第一次登上大銀幕演主角的胡歌,完全和我們熟悉的那個胡歌拉開了距離。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觀眾看到的就是一個憔悴、焦慮、狼狽不堪的逃犯。之前一直擔心會把角色演砸,自己搞不好要被換掉的胡歌,將一個絕望小人物的恐懼表現的淋漓盡致。

當吃瓜群眾拼命關心胡歌找到對象沒有的時候,這部電影才是胡歌真正的突圍。

在電視界他是當之無愧的角兒,只要他肯演,最好的資源肯定可以拿得到,但他主動放棄了。可在電影界他是新人,如果這一步走不好,第一次挑大梁,演砸了,甚至更糟,被人開除了,對他未來的事業幾乎是摧毀性的,胡歌36歲了,實話實說,他輸不起。

可他挺過來了,黑色電影的核心,就是宿命式的悲劇。胡歌很好地完成了任務,演出了一個悲劇,突破了自己的框架。

也是因為他的表演,讓觀眾對這個角色的情感更加複雜,甚至是同情,這恰好是導演刁亦男需要的,我想這也是導演找到胡歌的原因,他需要一個讓觀眾同情的角色去呈現人性的複雜,胡歌做到了。

於是我們看到了後來的一幕,胡歌和廖凡萬茜他們出現在了戛納紅毯,看電影的時候,他離自己的偶像昆汀很近,看著昆汀為這部電影興奮地狠狠鼓掌。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人們以為這一切做起來很容易,其實很不容易。

當他做到這一切的時候,母親已經看不到了,不然也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胡歌形容他的母親,“非常非常非常堅強,甚至是偉大”。

但人生有些事,自然是他也無法把握的,他寫道,“獻給一位遠方的女士”,然後自己也走向了新的遠方。

這才是過去一年多,胡歌真正經歷的事情。

搞對象這件事,顯然不在他最關鍵的列表裡。

他髮際線後移,沒對象,放飛自我,在電影界還是新人,可那又怎樣?

很長一段時間里,他好像還在這個圈子裡,但又不在這個圈子裡了。直到胡歌歸來。一段漫長的漂流以後,他想明白了。

有一次採訪里,董卿問了一個問題,“發生的那件事情(車禍),你願意去回憶嗎?”

胡歌坦然地回答:我會思考那件事情帶給我了什麼,我覺得,我能夠活下來,或許是因為有一些事情要做。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對胡歌來說,紅不紅已經不重要了,他要做的事情,是做一個演員。

當然,他還做了很多無用之事。

比如,他會怕地下的杯子絆倒老前輩,隨手撿了起來。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會在《如夢之夢》的舞臺上,蹲著給人簽名。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他還熱愛攝影,為抓拍一個鏡頭,從下午守到凌晨。而且拍的都是些什麼東西?他愛拍弄堂里的馬桶,街邊的郵筒,角落的一片葉子,反正是些不起眼的物件。

他愛拍膠片實,不加後期,他說:膠片是信仰,數碼是工具。

也是這些年裡,他以那場車禍中逝去的張冕的名義,捐贈了30多所希望小學,幫助幾千個孩子解決了讀書的問題。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在完成了這些之後,他歸來,成為了一個電影咖。

從《你好之華》中飾演的人渣,到《南方車站的聚會》,接下來是《李娜傳》《攀登者》,未來的道路似乎清晰了起來,也可能沒有。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但胡歌依然是胡歌。

袁弘曾經分享過一個小故事,說有一次自己在象山影視城拍戲,工作人員跟他聊天說:你那哥們兒胡歌太厲害了,我們接待了所有的劇組,但凡是個角兒,是個腕兒,肯定對於住酒店有要求,象山就那幾個五星級酒店,都是我們幫忙安排。我唯一就碰到一個胡歌,在象山影視城拍整部戲,特別荒的一個地方,他就住在影視城旁邊那個農家院里。

這部戲,就是後來的《琅琊榜》。

沒有什麼事情是突然發生的,某種程度上,有些故事本身只是一個引子,藉由這個引子,才引出了更多的故事,並讓角色沉澱、變化,突破,從而誕生新的更好的故事。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胡歌在胡歌人生的這部戲里,總算是演到了另一個部分了。

而決定他人生的從不是冰面上的東西,而是冰面下麵到底有什麼。

胡歌常把這句話掛在嘴上:“既然我活了下來,就不能白白的活著。”

胡歌似乎是變了,又或者,他什麼也沒變。

他依然是那個堅定而柔軟的、熱愛演戲的大男孩,想要保護好身邊的一切,即使,有些人,比如最愛的母親,他始終也留不住。

和人生的博弈成就了今天的胡歌,他性格中的敏感、生命中的迷茫逐漸被堅定取代後,演戲成為他拯救自己和治愈過往的武器,而演藝圈的游戲,他早就不玩了。

去戛納的時候,平時也沒有啥動靜的胡歌,被粉絲催著發了個自拍。

自拍里的他手拿冰淇淋,滿嘴巧克力,髮型飄逸表情沉醉,完全不把毀容當回事兒。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反正他這幾年的自拍基本都是 “驚悚”畫風。

偶像包袱什麼的,那是不存在的。

他的人設塌不了,因為胡歌沒有人設。

劫後重生了,那就不能在世上白白活一場。

娛樂圈就是如此,偶像的紅利過去,就到了付利息的時候。從偶像到演員,這是他的困境。他闖過來了。

現在的影壇新人胡歌,觀眾緣好,性價比高,演技嫻熟,而且他在經歷了這些人生之後,已經可以演一些更複雜的大熒幕角色了。不必再在電視劇大同小異的故事里,演差不多的帥哥們,談差不多的戀愛。

他並不是從眾,才選擇了告別電視投身影壇。這是一種漫長自我試探後主動、堅定的選擇。

他少年得志,經歷沉浮,從李逍遙道梅長蘇,從青澀到成熟,好像過完了半輩子,此後,他把剩下的人生都用來享受自己的選擇。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對象依然沒找到,男神也保不住髮際線,全民依然在催婚,如果接下來的幾部戲糊掉了,胡歌還是會成為“糊歌”,這些人生的困惑都還在,並沒解決。

但倘若瞭解自己,接納自己,堅持去找自己想要的,那便無所畏懼。歷盡劫數,嘗遍百味的人,不怕清零,更不怕等待。

我為什麼一點也不擔心胡歌?這就是答案。

我想,那位遠方的女士,看著這樣的胡歌,也應該對這個找不著對象的傻兒子放心了吧。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36歲胡歌並沒搶到捧花,髮際線堪憂,依然沒對象,可那又怎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