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宮崎駿的經典電影《千與千尋》首次在中國上映,這部電影在10年前看是一部個人成長的成人童話,而10年後看到的則是日本經濟崩潰的寓言。這部電影之所以讓中國觀眾在豆瓣打出9.3的高分,正因為他並不是一個個人成長的美麗“童話”,也不是狂妄的個人英雄主義“神話”,而是看到每一個普通人的真實成長。

日本失去的10年

值得交待的是《千與千尋》上映時間為2001年,拍攝時間在2000年到2001年間橫跨兩個世紀。千尋生於1991年,這也是日本泡沫經濟崩潰的一年,1991-2001年日本陷入長期的經濟停滯期,在日本被稱為“失去的十年”,這期間的日本孩子被稱為“Lost Grneration”(迷失的一代)。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日本泡沫經濟大崩潰時期,股價地價一路狂跌,大量帳面資產一兩年化為烏有,從遍地黃金狂言要爭世界第一,到21世紀開啟全面經濟大蕭條,這一蕭條讓日本經濟整整低迷了30年。而千尋正好親歷了日本經濟從狂熱到蕭條的世紀之交,宮崎駿帶著對日本這個歷史時期的尋找與反思,帶著對泡沫經濟的隱喻拍下了《千與千尋》。

1. 迷失

電影中千尋一家從“國道20”拐向“國道21”,就是日本從20世紀跨入21世紀的明示,而車牌號“1901”更是代表一個時代,千尋爸爸抄近道一路狂奔最後迷路,這代表了日本上一代走捷徑的“國之迷失”。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千尋一家進入主題公園,就是進入了魔幻的泡沫時代。千尋父母大吃大喝變成腦滿肥腸的豬,再現了80年代日本社會的貪婪,上一代因為走捷徑和貪婪走向歧途,才讓下一代千尋們成為迷失的一代。

所以千尋沒有突出的個人特征,她就是年輕一代人共有的輪廓,當父母一代抄近道走向迷途,當日本中產變成待宰的豬玀。千尋一代被迫成長:“如何在魔幻時代勇敢成長,如何在迷失中尋找自我。”

2. 尋找:失去的10年

千尋一家進入主題公園像極了鬼故事,恐怖陰森暗示那是個非正常時期,神仙鬼怪是那個魔幻時代的眾生相,都是導演對那個畸形扭曲時代的寫照,千尋闖入“油屋”為尋找歷史拉開了序幕。

千尋經歷的正是失去的10年,為了求生不得不為曾經的錯誤買單,不得不收拾爛攤子撥亂反正的年代。

日本泡沫時代恨不得三頭六臂,三頭羅漢沒有身軀支撐,代表日元、股市、房價沒有實體支柱,效力於當權者實則是社會巨嬰;而鍋爐爺爺六隻手臂,代表高速運轉的忙碌生產者,煤灰則是搬磚的底層勞動人民。

無臉男是內心空洞的典型面相,當整個社會陷入金錢崇拜,他能讓糞土變金條以假亂真,讓整個社會混亂失控走向瘋狂,自己也被金錢和貪婪所吞噬。而千尋的靈魂三問:你是誰?從哪來?到哪去?除了痛苦無言以對。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河神則是隱射環境污染,惡臭熏天的“腐爛神”被千尋洗成白凈的河神,拖拽而出的廢棄物和工業垃圾,是魔幻年代瘋狂混亂的寫照,嚴重的環境破壞都讓清麗的河川面目全非。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寶寶影射啃老一族的的巨嬰們,寶寶被變成老鼠隱喻寄生蟲,當千尋帶寶寶一起踏上旅程,巨嬰走出安樂窩獨自成長,學會了勤勞工作和自食其力,旅行歸來後終於學會獨立行走。

白龍代表日本本源或日本正統,湯婆婆代表利欲熏心的美國,白龍為向魔女學習魔法甘做徒弟,不僅被剝奪本心還任由魔女擺佈,最後因為偷契約反被廣場協議所重傷。當年日本全面西化忘記本心,但當千尋叫出白龍的真名琥珀川,也喚醒了日本正統的本心。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鷹婆婆是美國符號的象徵,錢婆婆遵守契約湯婆婆利欲熏心,代表美國精神的一體兩面,錢婆婆住在本份傳統的“沼之底”,湯婆婆住在現代奢華的“空中樓閣”。

湯婆婆是個資本家卻被利欲熏心所迷惑,對無臉男用泥巴當金子渾然不知,至愛的寶寶被魔法調包也毫不知情。錢婆婆雖然魔法最強,卻深知:“魔法做的一點都沒用”,喻指脫實向虛的經濟泡沫是幻像,魔法終會消失正如泡沫終會破滅,一時的虛假繁榮終會被打回原型

而一無是處的千尋手無縛雞之力,平凡如她為什麼能創造奇跡?根本用不上聰明才智或是超能力,只用簡單到小朋友都有品質:誠實,本真,善良。

從來不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種本真沒讓她迷失自我變成豬;她不逃避誠實工作讓污神變河神;她用善良拯救了被欲望吞噬的無臉男;她還用赤子之心喊醒了迷失自我的白龍。

她始終遵守白龍的告誡:“只有工作才能生存,不要忘記自己的名字”,她自食其力保證生存,不忘本心才找到回家的路。

3. 回歸:現在

第一次回到過去

鍋爐爺爺找出一聯車票交給千尋時,特別強調說“這是40年前用剩下的”,而四十年前則是1960年,是日本戰後經濟高速發展的第一階段,這一年美日友好簽訂了《日美安全條約》,日本堅持“科技立國”大力發展高新技術,讓日本短短二三十間迅速崛起為經濟強國,迎來了日本經濟發展的黃金時代。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千尋上電車開始這個旅程,湯婆婆的巨嬰開始學著成長,內心空洞的無臉男也找到了歸宿,他們齊心協力做出的幸運頭繩,是凝結了千尋所有成果的見證,也是回到歷史才找到的答案

第二次回到現在

雖然千尋像過鬼門關一樣經歷千難萬阻,而被救回的父母卻對千尋的經歷一無所知。令人心酸的是,上一代對走捷徑走向迷途的從不覺醒,一代人的貪婪需要付出10年代價的無知。

最後千尋怎麼知道豬群里沒有自己的父母?其實就在千尋的經歷讓她能識別貪婪,真正貪婪的豬當聽到能變成人,一定會蜂擁而上投機哄搶,而眼前這群豬安安靜靜,根本就沒有父母貪婪的樣子。

千尋穿越那個貪婪迷失的年代時,雖然一路打怪升級收穫了飛一般的成長,但回望那個牛鬼蛇身的非正常年代,上一輩除了無知貪婪沒什麼能教給你,年輕新一代在冰冷的現實中獨自成長,回望那段歷史猶如大夢一場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宮崎駿在給10歲小孩子講故事,也在為日本逝去的十年書寫歷史。宮崎駿曾說:“在我看來,沒有歷史的人和忘記了過去的民族,只能如蜉蝣一般消失,或者像一隻雞一樣只知埋頭生蛋,直到自己被吃掉。”也是錢婆婆所說:“曾經發生的事不可能忘記,只是想不起來而已”。

白龍和千尋相約再見,是對日本精神本源和新一代的約定,也是導演對日本未來的美好希冀。而白龍給千尋的警告:“絕不要回頭看”,也是導演對新一代的日本的告誡,正視歷史不要重蹈覆轍,但請不要抱怨不要糾結,面向未來勇敢向前

最後

Ps:今天的日本

但回歸到日本經濟的今天,日本走向低欲望社會,人口萎縮和老齡化,無不是上一代貪婪透支的反噬,上一代走的捷徑終由下一代來埋單。

但這代人不願承擔上一代的一地雞毛,沒有信心不願擔當逐漸佛系,經濟低迷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信心和活力難再激活。

Ps:中國為何視為經典?

一個好的故事是一個文化迷因,每個人看到的故事不同卻能引發一樣的共鳴。千尋在中國市場大受好評,緣於中國變革一代深深的共鳴,中國改革開放快速發展期的問題,金錢至上無限貪婪環境污染,在共同的社會語境中情景帶入。沒人避護只能靠自己獨自成長,孤身一人在跌跌撞撞中成長,最後活成了像千尋一樣的孤膽英雄。這種感同身受里關乎個人成長,關乎職場工作,更關乎愛情乃至親情。

宮崎駿把冰冷的成長的用動畫真實呈現,正因個人成長不是美麗的“童話”,也不個人英雄主義式的“神話”。千尋平凡普通如我們每一個人,沒有從天而降的超能力,也沒有超乎尋常的聰明才智,更沒有冒險主義的勇敢和野心。只是堅守本心、誠實不貪婪、勤勞善良,也能在險象環生的社會無往而不勝。

《千與千尋》試圖為日本解答“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而我們也試圖通過千尋探尋自身生命的終極問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千與千尋》日本經濟大崩潰的寓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