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好狠一男的

去年,電影《邪不壓正》上映的時候,廖凡和朱元璋的梗被玩火了。

廖凡,好狠一男的

當他緩緩從黑暗中探出頭來,那異常突出的下巴簡直跟畫像里的朱元璋一模一樣。

畫面一齣,觀眾不禁發出陣陣哄笑,真可謂是神還原了。

不過玩笑歸玩笑,正是這個被觀眾笑稱“鞋拔子臉”的演員,用自己的演技征服了大批觀眾。

甚至有人看完《邪不壓正》說,第一次覺得廖凡比彭於晏還帥!

而不久前,在集結了張震、廖凡、倪妮等大咖的電影《雪暴》里,廖凡又雙叒演了一個“變態”,是個殺自己親弟弟也毫不手軟的狠角色。

可即便如此,也仍有觀眾感嘆,怎麼感覺廖凡比張震帥。

廖凡,好狠一男的

由此,讓人不禁想問。

怎麼同樣是演反派,為何其他演員動不動就被罵,而我們卻對這個“長得不怎麼樣”的演員格外喜愛。

或許他就是有一種魅力。

演的壞人再惡,觀眾也只會把敵意停留在角色中,戲外卻對廖凡的神仙演技格外欽佩。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是個克裡斯馬的影帝級演員

要問他的演技有多好,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完。

在此,先隨便舉幾個例子感受下什麼叫無敵。

在《北平無戰事》中,廖凡的角色是最難演的。

他一邊是國民黨的間諜,一邊是我黨發展的外圍成員。

他一邊是破壞我黨地下活動的主力干將。

一邊又憎恨貪污腐敗的國民黨官員,內心深處認同共產黨。

他一邊單戀何孝鈺,卻只能看著何孝鈺和方孟敖相互愛慕。

一邊崇拜他的謝木蘭,最後死在自己懷裡。

廖凡,好狠一男的

就是這樣複雜糾結的情緒,被廖凡在一場哭戲中不著痕跡的演繹出來,讓觀眾看著也為他揪心難過。

更多觀眾認識廖凡,是從《白日焰火》開始的。

在電影中,他是一個窮困潦倒的警察。

廖凡,好狠一男的

當一無所有的廖凡在路邊嚎啕大哭時,那種悲涼仿佛能穿透屏幕直達內心。

影片最後,有一個當他將心愛的女人吳志貞繩之以法後,獨自跳舞的片段。

廖凡的舞姿不優美,甚至異常笨拙用力,但你就是會情不自禁地被他狼狽的動作吸引。

廖凡,好狠一男的

在歡快的音樂聲里,那是一個感情的出口,一種宣泄與釋放。

薑文的《邪不壓正》,真正讓廖凡圈粉無數。

在電影中,廖凡是一個欺師滅祖的大反派,夢想著當皇帝,有著極其動物性未開化的一面。

要想把這樣的角色演好,還要演出薑文式的滑稽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掉進臉譜化的深淵。

廖凡,好狠一男的

電影中,有一個片段是他和許晴為了臀部的印章而互扇耳光,其中的蠻愚凶殘,被廖凡詮釋的很到位。

面對這樣的演技,導演刁亦男也毫不吝惜溢美之詞:他的臉上有你所想要的任何東西。

廖凡,好狠一男的

鑽研角色與演技,是廖凡最在乎的事

廖凡出生於湖南一個演藝世家,父親曾任湖南省話劇團團長,母親也是一名演員。

小時候,他就經常趴在排練廳的玻璃上看別人演戲,對錶演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9歲時,他考入了上海戲劇學院,成為表演系的學生。跟他一同入學的,還有李冰冰、任泉等,是名副其實的明星班。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好狠一男的

相較於別的同學,晚熟的廖凡,在大學期間被老師說不開竅、不會變通。

同學也說他不善交際、不懂人情世故。

但我想,廖凡只是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了戲劇創作上。

那會,老師讓他們在課餘時間去觀察生活,廖凡就把上海的大街小巷跑了個遍。

從奔跑追逐的孩子到公園閑聊的大爺大媽,從辛苦勞動的清潔工到行色匆匆的上班族,都是他靜靜躲在角落觀察過的對象。

有一回,廖凡跟著一個收破爛的遛遛轉了好久,甚至到後來還幫忙給他撿東西。

畢業後,他覺得自己的演技還遠遠不夠。

於是又將目光對準了話劇舞臺,只有在觀眾面前近距離表演,才是對演技最好的磨練。

1997年,廖凡隻身一人來到北京。

後來,在話劇《思凡》、《死無葬身之地》、《生逢其時》、《戀愛的犀牛》等眾多優秀的話劇舞臺上都能看到廖凡的身影。

多年後,劉若英與他共同出演話劇《半生緣》時曾說:“在舞臺上,一見到廖凡,連氣都喘不過來了,整個舞臺就交給廖凡了。”

導演孟京輝也曾評價:“廖凡在《半生緣》中的表演,可以說代表了中國當代話劇表演上的最高水平。”

廖凡,好狠一男的

每個配角都全力以赴,是對角色起碼的尊重

1998年,廖凡參演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正式踏入影視圈。

隨後,接連出演了風靡一時的電視劇《像霧像雨又像風》、《別了,溫哥華》。

遺憾的是,這些劇相繼捧紅了李亞鵬、徐靜蕾、陳坤、周迅、陸毅等一眾主演,而廖凡卻成了戲紅人不紅的“萬年綠葉”。

甚至,當年還有人專門寫了一篇文章叫《苦命的廖凡》,來細數他種種的悲慘經歷。

究其原因,廖凡這粗曠的長相實在不適合在偶像劇中擔任柔情男主,他只能演一些苦命的配角,觀眾自然印象不深。

後來,廖凡回憶起跑龍套的那些年,他卻說:“我一直都不覺得自己在演配角,每一部戲,我都當自己是男一號來演。”

廖凡,好狠一男的

或許正是這樣的心態,讓廖凡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角色當中,讓自己成為那個人物。

其實,從影這麼多年,廖凡出演的角色不計其數,但為何觀眾總對那些“變態”印象深刻,還不就是因為演的太像。

《綠帽子》里那個得知女友出軌後,萬念俱灰,劫持人質的搶劫犯。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好狠一男的

《好奇害死貓》里喜歡千羽,卻被其利用,最終崩潰自殺的小保安。

《一半海水一般火焰》里愛著麗川,卻仍舊卑鄙無恥,“渣”到極點的皮條客。

廖凡,好狠一男的

雖說都是壞人,但卻各有各的惡,也各有各的心酸,其中的差別與層次,都從廖凡的眉宇間、神情里準確地傳達給了觀眾。

不管角色是大是小,是好是壞,廖凡都會把自己揉碎了再重新拼成角色的樣子。

正因為對每一個角色都全力以赴,才讓他在穿上戲服時能做到該是誰就是誰。

就連桂綸鎂都說:“我一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認不認識廖凡,他的人在拍戲過程中完全活在他的角色裡頭。”

廖凡,好狠一男的

從“綠”到“紅”,無非是把自己喜歡的事堅持到底

2014年,廖凡終於紅了,他憑藉《白日焰火》里的精湛演技,獲得了柏林電影節影帝。

廖凡,好狠一男的

媒體贊譽、觀眾驚嘆,從不知名的“誰誰誰”到家喻戶曉的影帝,他走了20年。

人們總說,只要堅持就能成功,可回顧整個過程,廖凡的堅持未免太艱難了些。

拍《建黨偉業》時,廖凡為了補拍一個鏡頭,不慎從馬上跌落,在手術室躺了八個小時後,他的肩膀多了12顆鋼釘。

拍《心理罪》時,廖凡有一場在泥地里的打戲。

反正臉上都糊的泥巴,找個武替也看不出來。

但廖凡堅持自己打,打了五個通宵才把這場戲拍好。

廖凡,好狠一男的

過程中,為了追求真實,廖凡還一直叫對手再打狠一點。

拍《師父》時,沒有一點武功底子的廖凡,為了貼近人物,每天四點就開始練功,一練就是幾個月……

廖凡,好狠一男的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天分不夠,努力來湊。

能力不夠,努力來湊;當努力也不夠時,只能遭罪來湊!

可廖凡遭的這些罪,真不是一般人能扛下來的。

也因此,這些經歷每每被人說起時,都是勵志的教科書。

廖凡,好狠一男的

可他自己卻不這樣認為,堅持不是一件慘烈的事。

這主要看你用什麼心態去面對堅持,只要你真心喜歡這件事,就會很愉快的完成它。

因為熱愛,所以投入。

因為熱愛,所以享受。

說到這,忽然覺得他在《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的臺詞,對此形容的最為貼切:

“出來混,我和你不一樣的地方是,你是為生活所迫,而我是喜歡乾這行!”

廖凡,好狠一男的

廖凡,好狠一男的

戲外的名利,都是虛無的東西

這年頭的娛樂圈是真的很娛樂,有太多明星為了增加曝光度各種上綜藝、買熱搜、立人設……

可廖凡不是。

戲外的廖凡活脫脫就是同學口中那個不善交際的“蠢直男”。

去年,為了宣傳電影《邪不壓正》,他和彭於晏一起上了爆火綜藝《創造101》。

在主持人的邀請下,廖凡僵硬地與小姐姐們互動、比心,那種溢出屏幕的尷尬真是連神仙都難救。

廖凡,好狠一男的

不過對於這些,他倒也無所謂。

反正對廖凡來說,只要角色的形象在觀眾心中立住了,就是對他最大的肯定。

細想想,現如今其實也有許多年輕演員很努力、很認真,但演技總感覺還是差了些火候。

對比廖凡,也許正是因為他們對某些虛幻的東西看得太重,而無法放下自己,真正投入到角色人物的情緒之中。

獲得“柏林影帝”是對角色的認可,對演技的肯定。

而肯定之後帶來的光環與掌聲,卻是煙花般稍縱即逝的幻影,對此,就淡然一點,灑脫一點吧。

否則,廖凡也不會在多年後,被問起柏林獎盃時說:“放在一個什麼地兒,我忘了。”

廖凡,好狠一男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廖凡,好狠一男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