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簡介:

影片《機器人總動員》是2008年一部由安德魯·斯坦頓編導的科幻動畫電影。由皮克斯動畫工作室進行製作,華特·迪士尼電影工作室電影公司負責發行。安德魯·斯坦頓執導,本·貝爾特、艾麗莎·奈特和傑夫·格爾林等聯袂獻聲配音。影片於2008年6月27日在美國上映。

故事講述了地球上的清掃型機器人瓦力偶遇並愛上了機器人伊娃後,追隨她進入太空歷險的一系列故事。影片的全球票房累計超過5.3億美元,曾獲得第81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 。

關鍵詞:

機器世界 孤獨 愛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電影的背後:

1979年,由於《星球大戰》電影大獲成功,盧卡斯影業成立了電腦繪圖部,此為皮克斯動畫工作室的前身。

1984年,剛剛離開迪士尼的約翰·拉賽特加入盧卡斯電腦動畫部,成為後來皮克斯的重要人物,他是皮克斯創造力的驅動者。

1986年,史蒂夫·喬布斯以1000萬美元收購了喬治·盧卡斯的電腦動畫部,成立了皮克斯動畫工作室。

2006年,皮克斯被迪士尼以74億美元收購,成為華特迪士尼公司的一部分。

談到這部電影不由不能談到皮克斯動畫工作室,這間目前最強悍的動畫工作室自從被喬布斯收購以後,皮克斯成立了並開始走上了快車道,當1995年第一部全電腦製作的動畫長片《玩具總動員》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後,在這之後幾乎每年皮克斯都會推出一部動畫長片,同樣幾乎每一部都是精細之作,更有精華之作誕生,而這其中《機器人總動員》則是其中的佼佼者。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一次冒險的成功

《機器人總動員》的前半段幾乎是個默片形態,瓦力這種機器人的造型基本上不用考慮表情包之類了,更多的是通過自己的動作去展示,而這樣的展示是卓別琳的強項,可以通過誇張的肢体語言來體現,但是一個機器人如何產生誇張的肢体表現呢?

當導演安德魯·斯坦頓開始有這個創意到搭建結構並豐富故事花了很長時間,畢竟要把這個故事講好並不容易,畢竟一部電影的成功之處,創意只是個起點,而重點則是如何講好一個故事。

好萊塢第一編劇羅伯特•麥基曾在他那本《故事》書中寫道:一個講得美妙的故事猶如一部交響樂,其結構、背景、人物、類型和思想融合為一個天衣無縫的統一體。

因此這次的冒險能否成功,特別是在前期並沒有多少臺詞的前提下把故事的邏輯性講通並且能夠吸引人,確實是個大的挑戰。

安德魯·斯坦頓說:“不同的作品,擁有不同的支撐,《機器人總動員》中所講述的關於一個機器人孤獨地生活在地球上的故事,則有點像‘魯賓遜漂流記’中所突出的環境氛圍。我還記得和我製片人彼特·道格特曾就這個想法爭論了好長一段時間,即使到了飯桌上也沒有停歇過,最終,我們一致認為,影片中應該出現的是一個真正的機器人,而不是那種過於擬人化的實體——說實話,這個決定著時讓我們興奮了好長一段時間。”

而這部電影的另一個成功之處,在於刻畫了一個被人類拋棄的地球如何得新獲得新生,並重新被人類接納的過程。當然也從另一個方面說,人類就從來沒有忘記過地球這個母親。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關於母親這個人類共同情懷的隱喻在一部美劇中體現得更為深刻,《太空堡壘卡拉狄加》講述的就是12個人類殖民地被機器種族賽昂人毀滅後,唯一一艘幸存的戰艦卡拉狄加在艦長阿達瑪的指揮下帶領由近5萬名幸存者組成的艦隊尋找人類的第13個殖民地地球的旅程。在這樣的旅程中,地球這一個母親的隱喻成了所有人的精神支撐和圖騰,只有在這種圖騰信仰的支持下,幸存者們哪怕歷經的磨難再大也不會改變初衷。

純粹的愛情故事

愛情是可以跨院種族的,這已經在人類共同價值觀中得到了部分認可,同樣愛情也不僅僅是人類的特權,動物世界中也有象徵著忠貞的動物們,不過關於機器的愛情雖然離現實還很遠,不過在藝術作品中已經開始探討了。

《機器人總動員》中的瓦力在漫長而孤獨的工作中,發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思維模式,畢竟從量變到質變,不斷學會自我進化的瓦力是有可能的,只不過在地球這個被人類拋棄的星球上,當一個個清理機器人損壞了之後,更加顯得瓦力的孤獨感,這種孤獨感對於每一個觀影者來說都會形成共鳴,並且期盼它應該有個伴,是一個起碼對待的陪伴,而不是一隻小寵物。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所以當伊娃被送到地球例行的進行探索是否有綠色生命的時候,一場關於孤獨與陪伴的主題就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

特別是當瓦力以它那蹩腳的方式體現自己的依戀之時,估計會讓許多曾經暗戀過的人神傷不已,暗戀一個人的代價也許只有自己知道,還沒有感動暗戀的對象先感動的是自己,可惜多數時候感動代替不了愛,這種暗戀多數變成了過往雲煙。

所以這一次,導演決定給一個正能量的完美結局,地球的一個屌絲暗戀一個高大尚的白富美終於開花結果了,這一次愛情的付出和回報是對等的,這是一次純粹的愛情故事。

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瓦力和伊娃的愛起源於地球,那麼同樣要在地球上完善最終愛的呈現,電影中的這種喻意不禁讓人會心一笑。

面對受損嚴重的瓦力,人類的飛船上可沒有零配件來更換,而瓦力自己在漫長的歲月中收集的自己身體的替代品則有會派上用場,所以回顧地球是個最佳的選擇。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從人類整體命運來說,雖然在飛船中人類貌似愉快的生活著,卻是屬於醉生夢死型的,可以說人類即是機器智能的享受者,同樣也是機器智能的奴隸,在太空中長期的生活和享受,導致人類連走路都變得困難起來,但是人之所以為人,還在於有一絲希望,正是這一絲希望者是人類最終想要回家的動力。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在星雲中孤獨的飛船與在太陽系中孤獨的地球一樣,分開則兩者都是孤獨的,若是回顧,哪怕地球上的環境還比較惡劣,但是伊娃帶回來的綠色象徵著生命的可延續。

《創世紀》諾亞方舟的故事中,人類雖然沒有逃離地球,卻是逃離了土地,在海洋上飄蕩,回歸土地才能延續人類的生命,當諾亞看到鴿子帶回了橄欖樹的綠色枝條時,人類開始回歸大地並繁衍生息,人類再一次啟航了。

同樣,若只是在太空中飄蕩,人類還能延續多長時間沒有人知道,只知道人類在不斷的退化當中,當沒有土地支撐的時候,一切都有可能變得虛幻和不可控。所以船長會不顧一切的想要回到地球,只有在地球上才能做有意思的事,而不是在飛船上任何事都不做。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因為孤獨和愛,還有人類回歸的強烈願望,哪怕被auto百般阻撓,人類終於踏上了地球的土地,回家真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機器人總動員》:在孤獨和愛中回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