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鍍金時代

知道十年前的2009年,國內電影年度票房是多少嗎?

是很多人壓根都沒想到的62億!62億是什麼概念?今年春節檔2月份的票房就有111.05億,而《戰狼2》單部影片的票房就有56.83億,你可以這麼想象:現在的一個春節檔的票房就遠超2009年的全年票房,而《戰狼2》一部影片的票房就差不多等於2009年全年的票房了。

反差如此之大,讓人不得不感慨國內電影市場的高速發展,如果我們把2009年以來的年度票房列出來,似乎情況真如此: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2009-2018年年度票房增長

如上面表格可以得知,國內年度票房從2009年的不足百億,不到十年間猛增加五佰多億到606億,票房增幅為879%,平均年度票房增幅為30%。

年度票房的高速發展肯定有其原因,先是電影數字化為市場的發展鋪平了道路,而後,2010年一部《阿凡達》點爆了中國電影數字化後積累的能量,推動國內票房步入百億時代,當然,這其中,人們生活水平的逐年提高也起到重要的作用。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阿凡達敲開了國內春節檔的大門、也點爆了電影行業的能量

其後幾年間,年度票房增長穩定在30%左右,到2013年跨上了兩百億的臺階。

可以說,這段時間國內電影市場,無論是票房增速還是觀影人次還是影院數量,三者都是匹配式發展的,也就是說市場很扎實和健康。

從2009年至2013年,這一階段可以稱之為國內電影市場的鍍金時代,而分水嶺就是2014年。

互聯網時代

2014年有個標誌性事件是互聯網資本大舉進軍電影行業。

這個不難理解,因為之前票房增長太快,這代表著電影這個行業成為最高速增長和熱門的行業之一,也代表著當其它行業陷入緩慢增長甚至是負增長時,電影這個行業就成為了眾望所歸的風口,在風口,豬都能吹上天。

起初,互聯網資本是以團購模式切入電影市場的,格瓦拉、微影、貓眼、百度糯米,市場上充斥著大大小小數十家的團購電商平臺。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它們搶占市場份額的手段統一很粗暴和簡單直接:票補,只要你下載APP,註冊會員,就能低於影院價格買到電影票。

這種團購模式有個天然的弱點:客戶買到團購券後,還要去影院選座定位,萬一哪個場次爆滿,就必須等下一場。因此,團購只是以便利為名義上的“不那麼便利”,另外,因為需要補大量的差額給影院,團購網站幾乎賣一張票就虧一張票,消費者為了看電影,往往手機裡面下了好幾個APP,割電商平臺的“羊毛”。

2014年9月15日,貓眼發起了一次足夠載入中國電影發展史的事件:其與《心花路放》合作,用9.9元和19.9元的超低價在其平臺預售,並用這個超低價去和影城談判,讓影城保障《心花路放》的排片。

有了票補作用下的超低票價吸引,以及這種超前預售的新鮮感帶動,很多觀眾選擇了提前購票,從而帶動了《心花路放》排片率和上座率的大幅提升,而看著這兩樣關鍵數據的高漲,越來越多的影城選擇開預售加入《心花路放》大軍。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如此往複良性循環,最終“促使”了《心花路放》在開映前的預售票房達到1.1億,成為歷來首部預售票房就能過億的影片,也《心花路放》在貓眼和片方的聯合策動下,最終以11.69億票房成為年度國產片票房冠軍。

《心花路放》事件的意義在於不止給電影市場帶來“線上票補加影院預售”的新模式,更是通過此次跟影院方的合作打通了電商平臺直接到影院的在線選座通道。

從此,觀眾告別了復繁的團購模式,直接在電商平臺就可選購場次和座位,這種便利性加上電商平臺的票補極大的調動了觀影人次,卻也讓電影市場進入了票補高潮下的流量為王年代。

流量為王時代

因為《心花路放》的“預售+票補”的成功、更因為電商平臺直接打通了觀眾到影院的雙向通道,所有的片方都仿照起這一模式,從此,片方的發行方向由線下向線上急轉-真金白銀砸向了票補。

2015年春節檔,包含《天降雄獅》《狼圖騰》在內的七部影片混戰,為了爭搶市場份額,各片方在電商平臺爆發了票補大戰,《天降雄獅》上映3天其投入的票補就達到5000多萬,激烈程度可見一斑。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在票補刺激下,2015年全年票房比上一年增加了143億,增幅達到48%,增幅雖然小於2010年的65%,但其增長基數卻是2010年的將近五倍。

票房的極速增加,讓大家看到了觀影人次的極速擴張,以至於所有人都看到了電影行業的繁榮昌盛,帶動了大量的資本進入影院終端建設。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2009-2018年國內銀幕增長圖

影院數量和觀影人次以及全國票房三者同步高漲的合圍之下,讓電影項目變得炙手可熱。大量資本揮舞著支票期待進入電影項目,當小米、58同城都建立了自己的影業公司時,你就可以想象“拍電影”到底是有多麼香餑餑。

資本泛濫,然而電影行業對應的基礎卻很薄弱,這讓所有電影項目都水漲船高。因為出價的人多,太多人搶,甚至你手上的只是一份電影ppt都能拉到投資。

如此容易賺錢,一些人就免不了動了歪心思:趕緊拍完一部電影好接下一部。拍電影變成了“快餐”式行為,而又因為“快餐化”導致項目林立,立項多需要演員,資本也許看不懂項目,但卻對明星特別是流量明星有特別鐘情的喜愛。

為了對上投資人胃口、也為了能賺更多的錢,所有的項目都撲向了流量小生們和鮮肉們,但流量小生和鮮肉畢竟數量有限,而拍電影再怎麼快餐式也需要時間、需要演員檔期,怎麼辦?摳圖和替身演出,流量們不用費那麼多心思和力氣卻也能到手一樣多的錢,樂得其成。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泡沫很美麗,卻異常不真實

至於影片質量,管它呢,影片上映的時候,電商平臺放出去9.9、8.8元的價格,照樣大把人買,2015年國內票補到底泛濫到何種程度?據媒體報道,全年440億票房中,約有30-50億來自於票補。如此高額的票補,讓隨便一部爛片都可以票房上億,那時的票房過億真的是小到不能再小的小目標罷了。

這種靠票補堆砌起來的高票房掩蓋了影片的高演員片酬成本和質量的低下,用虛假的繁榮吸引更多的資本進入,在一片歌舞升平中電影行業泡沫一步步變大。

2015年,是票補高潮年,也是票補催生下的流量為王的年代,只是,大家都沒想到的是虛榮的泡沫如此快就被刺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鍍金時代、互聯網時代、流量為王時代,電影業如何從繁榮走向虛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