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當騷情遇上文藝

文|赤道螞蟻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這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世界,有人在對岸撩撥著春天,自然也會有人在春天的背後挑逗出萬朵花開。當馮唐的騷情遇上李玉的文藝,當騷情文學遇上生猛影片,於一部青春影片而言,再大的才情都不過是源自褲襠里的餿味。

影片《萬物生長》之所以能夠拍成如此高級的情欲電影,我想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李玉用自己的影像風格,詮釋出了馮唐在文字里所無法呈現出的東西。作為一個喋喋不休的青春故事,李玉傳遞出來的驚喜,是足以讓所有觀眾為之起立點贊的。

由此來看,《萬物生長》之下,馮唐&李玉,絕對算得上是天作之和。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看過電影《萬物生長》,你不得不承認的是,能把馮唐的騷情真正影像化的,非李玉莫屬。可以說,這部青春片的標配元素與其他青春片並無二處,除了初戀、荷爾蒙、性愛、墮胎,還有就是喝酒打架、罵戰撕逼等等。然而,就是這些一度在熒幕上多次渲染過的東西,這一次卻十分奇特地讓觀眾產生了那麼多除了祭奠青春之外的另類感受。

電影《萬物生長》里的青春是潮濕而又噴濺的,那裡的每一個鏡頭都能反射出潮濕的氣味。或許,馮唐筆下的青春果真就是人體和詩意,李玉果真用鏡頭迎合了源於身體的詩性表述。我個人很喜歡李玉在這部影片中所有女性角色的鏡頭語言,作為一名女性導演,他能模仿男性身份來觀賞女人的身體,這才是電影比小說更招人喜歡的一個主要原因。

這一次,李玉以獨到目光呈現出了那麼多極致的身體,小滿在電話的另一端精緻的嘴唇;白露暴露於陽光下那具起伏的軀體,柳青隱現於裊裊煙霧中的性感唇線,甚至還有秋水在黃昏盡頭奔跑、擁抱、野合……其實,類似這樣的鏡頭,一點都不色情,而她的本意也不在情欲,即便是在剝掉底褲之後,她依然選擇了更大更深的隱喻。畢竟,李玉用她的鏡頭語言,真正詮釋出了最純粹的性感和誘惑。

青春,到底是什麼?你問一萬個人,自然會得到一萬個答案。

馮唐筆下的青春呢?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馮唐這個騷情主義者,他曾經用尖酸刻薄的語言向讀者闡明瞭褲襠里的思想激蕩,所以,我們在他的小說時,總沒有辦法逃避緬懷某種青春的內心膨脹。

直到李玉帶著這部電影出現以後,我們才驚喜的發現,這個被簡化過後的《萬物生長》原來可以是這般的純粹。當一個只會下半身思考的人,身處荷爾蒙最旺盛的時期里,肉體與肉體之間激烈碰撞的強烈渴望,其實一點都不繁瑣,成長和發育一樣,都是不需要理由的,這一點很像亘古不變的自然規律。

在青春的年歲里,每一個人都要經歷這樣的成長,要愛就狠狠地去愛,要恨就不顧一切的去恨,喜歡了,就豁出一切,若不喜歡,就讓整個地球毀滅,大不了讓自己的人生再重來一次。

李玉在影片中連同揮之不去的騷情,毅然保留了馮唐的金句,讓不少觀眾聞出了那麼多濃烈的氣味兒——那年夏天的陽光依稀清澈如昨,男生宿舍里汗臭味道,透過繩子上的內褲和襪子,從鏡頭裡一直傳到每一個人記憶的深處;一群男女就著街邊大排檔燒烤的肉香,就著燕京啤酒噴發出的飽嗝,酣暢地擠著眼睛;黑夜走向縱深的時候,花前月下的丁香,牛仔短褲口袋里的避孕套,枕頭底下的情趣內衣——這些斑駁的調調,無不撩撥著回憶的狀態和情緒。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李玉是一個很會挑揀的導演。她在這部影片里難能可貴地抽幹了馮唐過於拖沓的故事性元素,逐一將整個文學語言都轉化成了各種情緒起伏的片段,從最激烈的爭吵,到毫無忌憚的喧嘩,從無所不能的愛,到歇斯底裡的恨,從天馬行空地掏出陽具,到大步流星地提上底褲……李玉在鏡頭裡,最著力表現的,其實並不是拼命的灌酒、拼命的親吻撫摸、拼命的做愛野合。這部電影里所有情欲的凶猛,其實就是所謂的極致——最極致的青春,還有最極致的愛恨。

《萬物生長》雖然講述的是秋水的故事,實質上這也是我們每個男人的故事。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沒有無緣無故的離開,所有的離開都是因為愛。身為男人的我們,也曾經像秋水一樣,在情欲的世界里雙手互博,在統計不出到底歷經了多少肉體搜索之後,戀愛、青春,還有性,這些符號也一直都打著欲望和愛情的幌子,和孕育與成長髮生著關聯。

秋水是一個混蛋,而我們呢,也好不到哪兒去。誰的一生沒遇見過幾個混蛋呢?

我們也遇見過秋水遇到過的女人,也正是這些女人們,才最終讓她們的男人變成了道貌岸然的人渣。我們的青春,也像秋水那樣,聽聽音樂,跑跑步,想念的時候,再做做愛。對性的渴望,讓男人們們陷入了不能自拔的漩渦,遺憾的是,那時的我們,對於愛的解釋,卻是匱乏的可憐。

發生在秋水身上的愛情,讓我想起了在昨天中午的飯局上,一位老先生說過的話,“一隻公雞狂追上一隻母雞,幾秒鐘後翻身而下,你敢說這就是愛情?”在性與愛情的對立面上,那隻公雞不過是奔跑的陽具。

其實,那是一隻精力旺盛的公雞,它像極了猴急猴急的秋水。難道不是嗎?

我們終於在《萬物生長》里,找到了另外一個關於青春的答案。青春是一根奔跑的陽具,馮唐給了他最強悍的腎動力,而李玉卻賦予了他更走心的衝勁。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如果說《萬物生長》果真也是在批駁著這樣荒唐的青春,韓庚影子下邊的秋水是讓人恨不起來的,那個兄弟有點猛,如此而已;秋水的成人禮開始於某天深夜裡,在他真正成為男人的過程中,有一個溫柔的介質,她的名字叫陰道。這個年輕人最真實的青澀,就只是迷失在了情欲的最深處,只不過他太茫然無措,如此而已。

馮唐,還有李玉,終是以青春之名締造出了最好看的《萬物生長》。不過,你必須要註意的是,在這部影片里,即便你看到了有人大膽的做愛,那也絕對不是色情,你若還沒有忘記青春,你就應該懂得如何詮釋一個男生怎樣通過女孩的洗禮,又變成一個男人的經歷;即便你再沒有機會沖走青春,你依然不可否認曾經深埋過的青澀與激情。

你的青春不騷情,鬼都不相信。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騷情遇上文藝:誰一生沒遇過幾個混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