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臺灣新電影——香港鮮浪潮”學術分享會訪談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在6.16號“臺灣新電影——香港鮮浪潮”陳智廷分享會上,放映完《光陰的故事》這部紀錄訪談電影后,書本影迷們針對於臺灣新電影紛紛發表了見解,與嘉賓陳智廷博士碰撞出了許多有趣的思考。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Q

可以分享一下您自己理解臺灣新電影的經驗嗎?

A

我看的第一部臺灣電影是《風櫃來的人》,那個時候臺灣人其實不看臺灣電影,大部分臺灣的影迷都只要看歐洲片,外國電影包括影展電影,當時不太看侯孝賢的電影,所以當時臺灣新電影雖然說在美學的成就上,在影展的成就上高,可是其實一般是沒有什麼票房的,可能最高票房的話其實就是《悲情城市》,可是《悲情城市》是因為威尼斯得獎了,所以票房很高,而且很多人的話他為什麼會想要進去看,因為他是臺灣第一次去談論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在之前的話其實都沒辦法去拍攝這個主題。

所以1982年的臺灣新電影,它其實是比1987年臺灣解嚴更早之前的一種藝術文化上的自由化。其實1987年也很重要,除瞭解嚴之外,也開放了兩岸探親,之後臺灣跟大陸才有更密切的聯繫。在剛纔我們觀看的《光陰的故事》訪談中,一開始的時候是林懷民最後結束在《南國,再見南國》的畫面。如果大家看過《南國,再見南國》,就會發覺它其實影響畢贛的《路邊野餐》很深。

在這個電影當中,我註意到有很多乘坐的移動的交通工具,尤其是火車。我記得一個影評人,他講說,如果是要用一個意象來概括臺灣新電影,或許就是移動中的火車。如果大家有看過1986年的《戀戀風塵》,會知道其實是一個蠻悲傷的故事,可是這在電影當中什麼事情都是淡淡的。故事的發生地那時候是開發礦業,所以有很多運煤運礦的交通工具。然後如果大家熟悉侯孝賢的電影的話,《咖啡時光》也是一樣,有三輛列車交錯的狀況,這個話我覺得可以去思考的,他們都描述了一種移動的過程。所以我覺得這部電影《光陰的故事》最後停留在《南國,再見南國》的意向蠻有趣。

我們還可以看到《南國,再見南國》男主角是林強,他實際上有幫侯孝賢配樂,這其實是臺灣新電影當中的另外一個特色,也是這部電影強調的電影工作者之間的情誼,還有互相的支援。

在剛纔紀錄片當中,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註意到臺灣新電影,這個浪潮它出現的最大原因,是因為臺灣電影不景氣,大家都賺不到錢,當時候香港電影票房很好,盜版錄音帶盛行。總而言之就是賺不到錢開始變革。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Q

陳博士你好,我覺得臺灣新電影看著總有一些淡淡的悲傷,臺灣新電影的本土特色是不是悲情?

A

我覺得大致來說,臺灣電影悲情其實很受到《悲情城市》影響。如果大家有去聽台語歌的話,台語歌對我們理解一些臺灣新電影很重要。為什麼?因為很多人講說,如果要理解侯孝賢的電影,你就必須要去唱卡拉OK。侯孝賢他很喜歡唱台語歌。聽他自己唱的歌,可以瞭解到他的情感結構,他的思維方式,他是很重氛圍,台語就是氣味。侯孝賢一直會提到一些味道,空氣氛圍,這些東西聽起來好像很抽象,而實際上它是有根植在日常生活上的基礎。這個東西就是本土,但是我覺得本土不見得就一定會接連到悲情。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Q

在您看來臺灣新電影的特點是什麼?

A

雖然說臺灣新電影是從1982年開始的,其實它應該要去追溯到1970年代,因為1970是臺灣的鄉土文學運動,所以當時臺灣的作者,逐漸把目光轉向於自己比較親近的土地題材,然後1975年也有民歌運動,所以其實新電影和鮮浪潮,他其實是晚於在文學、在小劇場、在舞蹈上面的解放。那麼臺灣新電影最大的特點是什麼?最大的特點其實是寫實。

相對於在臺灣新電影出現之前,其實臺灣的電影是非極端不寫實的,主要是什麼電影,其實就是大家可能也會有接觸到,比如說瓊瑤電影,三廳電影,三廳指客廳餐廳咖啡廳,主要講的是男女主角談情說愛,然後女主角可能會有絕症,總而言之它其實脫離社會現實,然後另外還可以看到什麼?還可以看到武俠片,然後比如說政宣片,還有一些臺灣當時候的愛國電影,那些電影都是很脫離民眾的現實,同時那時候寫實有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是聲音的寫實。

在臺灣新電影出現之前,臺灣的電影基本上全部都是配音。臺灣電影真正的同步錄音出現得非常晚。第一部臺灣同步錄音的電影,其實是1989年侯孝賢的《悲情城市》。1982年開始,譬如《海灘的一天》這部電影,開始時候的很多觀眾很驚訝,就說為什麼可以這麼寫實。他們當時雖然全部都是後期配音的,但都儘量配得很現實,比如說註意到配音的字正腔圓之外,還有呼吸聲,哭泣的聲音,然後哪一年紀哪一個社會階層的人就要請真的人來配,在之前的話其實都是專業的配音演員。

那時候的不同的女主角可能都是同一個聲音,所以對影迷來講的話,現在的觀眾可能會覺得有點好笑,我覺得說每個時代它有不同的對於現實的強調,這是第一個我想提出的觀點就是寫實,第二個提出來關點是極具生活。

因為早些的電影導演,他其實是不怎麼去關註日常生活,因為覺得日常生活其實是沒有什麼必要去拍攝的。第三個的話是吃喝。所以我覺得你要理解臺灣新電影的話,其實就是寫實、生活跟吃喝。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Q

臺灣新電影與香港電影各自面臨的挑戰是什麼?

A

臺灣新電影它的挑戰我覺得是,如果你在看臺灣新電影可以很仔細專註的從開頭看到結尾,其實就是一個很不容易的挑戰。臺灣新電影它有很多空鏡頭,但其實並不是空鏡頭,只是沒有人物在裡面,當中它一點都不空,它其實是非常豐富非常飽滿的,看一些空鏡頭其實就是看一些雲,還要看一些人與環境之間的關係,然後還有情感的流動。這個東西我覺得是不容易看懂的。

對於香港電影的話,會很強調節奏要快。我跟很多香港電影創作者討論,他們說香港是不可能會產生像臺灣新電影這樣子的電影。因為臺灣新電影它的那種慢那種韻味,會被香港認為是很多餘的東西是應該被減去的,要讓節奏非常的快速刺激,然後觀眾才能夠開心。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80年代香港有一種電影場叫午夜場,好多導演都會跟觀眾一起看片,很多時候觀眾看到電影不好,就直接罵導演,什麼髒話直接罵出來叫出來,當時真的有觀眾的氣到刀就拿出來,如果導演在現場的話,其實是一個很恐怖的畫面。總而言之當時的導演會去現場,因為他是要在午夜場之後馬上再改。按照觀眾覺得哪裡不好,馬上再修改另外一個版本。

那時候香港電影他是極度迎合觀眾,就說觀眾有什麼需求,我就要馬上回應給觀眾。當時還有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除了午夜場現象之外,還有另外一個現象是,當時香港電影為了要放多一點片,它就把電影的速度調快,把電影速度調快之後,電影的時長就縮短了,縮短了之後就可以放多一點點。所以如果大家現在再去看一些比較早的片,你會覺得人的講話速度特別快就是因為它不是按照正常的速度來放。

所以很多關於香港電影的研究在談香港的電影,都認為它從來都沒有脫離過商業,因為在香港的生存壓力很大,這方面其實跟臺灣電影有很大的不同。因為臺灣新電影除了前面幾部比較賣座之外,後面基本上票房凄慘。很多時候大家為了去找一個臺灣電影不景氣的替罪羊的時候,就去攻擊臺灣新電影,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後來產生了臺灣電影宣言。不知道有沒有回答到你的問題。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Q

事實上李安早期的電影像《推手》《喜宴》也是有新電影風格,比如說很寫實,很接地氣,但是它的票房就一直還不錯,當然李安在節奏的把控上會好一些。我想問一下陳老師,您怎麼看這個問題?為什麼臺灣的新電影反映了臺灣當地寫實的生活,但是卻一直票房不行,後來臺灣新電影浪潮結束也是因為商業上的反響不行嗎?謝謝。

A

我覺得我們可以去想想看,一般來說我們不想去電影院看自己的生活,我們希望去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生活,我覺得對於臺灣新電影的欣賞,是需要去培養的。

回到最初的問題,什麼是寫實,我們現在回去看楊德昌的電影,其實楊德昌的電影我自己覺得一點都不寫實。很多人評論他是一個建築師,他當中的所有的電影的結構都非常的精心計算。然後侯孝賢,他很厲害,因為他的長鏡頭是配合非職業演員,攝影機虛位以待,就是擺在那邊,人就是人物的進出。

寫實是相對的,比如說臺灣新電影可能對賈樟柯來說更加現實,更加貼近賈樟柯的生命經驗,可是對於一個臺灣人來講,他去看《風櫃來的人》說他無感,他覺得我體驗到臺灣的真實生活經驗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我覺得這很多時候也是看每個人的受到個人生活經驗影響。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謝謝嚴謹謙遜的陳博士為我們帶來的分享~

相關推薦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臺灣新電影——香港鮮浪潮”陳智廷學術分享會

2019年第72屆戛納國際電影節獲獎名單

“詠春”、“武館”、張天志和逝去的武林

豆瓣/微博/大魚號:@劉小黛

合作微信號:paokaishubenxbb

一直播:@拋開書本

書本專訪:

鄭瓊周聖崴黃亞歷康宇琪李睿珺

楊瑾章明王學兵仇晟佟晟嘉陳實

霍建起範超張大衛劉丹於鐳郭月白雪

書本近期放映:

6.29-30拉華加+陳翠梅“他/她鄉呢喃”

快,來給我們投稿喲

超酷的二維碼,你不掃一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我認為楊德昌的電影一點也不寫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