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我要控告我的父母,

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如同上面那張圖片,那是本片的主角在片尾的畫面。也許你以為這個孩子很幸福,因為他笑起來很好看。

但是,我要告訴你,這是他在本片唯一一次的笑容。

他的故事沒有畫面上看起來那麼輕鬆愉悅。

只是,不屬於他這年紀所要承受的東西,讓一個生靈變得扭曲,順帶著把這個世界也變得面目全非。

這部電影叫《何以為家》,故事的發生地在黎巴嫩,故事的主人公,就是上面那個男孩,叫做贊恩。

本片豆瓣8.9分。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控訴

正如海報上所寫: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這是本片開頭,小男主贊恩在法庭上對法官所說的話。當時,他作為原告,而自己的父母作為被告一同出庭。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兒子告父母,這在普天和諧親情至上的中國算是活久見吧。特別是,他控告父母的理由,竟然是因為父母生了他。

到底是什麼讓一個孩子,對自己的父母採取這樣的方式來進行對話?這就要從小男主贊恩的人生經歷說起。

本片發生的主要場景,是黎巴嫩的一個法庭,贊恩因為不久前行凶傷人,被逮捕並起訴。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但是,在被關押期間,贊恩卻出乎意料打電話到熱門電視節目,並向主持人提出自己要控告自己的父母。

他的控告訴求達成了,而且此事引發全國媒體關註。

但贊恩的控訴,令法官以及贊恩的父母感到驚訝。生兒育女傳宗接代不是人之常情嗎?為什麼在贊恩這裡還成了罪過。

是的,生孩子沒有錯。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但是如果你生出了一堆孩子,大家只能去討飯吃,只能吃糖水充饑,上不了學,沒地方住,沒人管教等等,那就是罪過。

沒有能力養育孩子,那為什麼要生孩子?為什麼要讓孩子來到世間受罪?

這些當然不是贊恩憑空想象的。

贊恩作為家中長子,卻連父母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幾歲了,因為生的孩子多,而且家境十分貧窮,所以無法給孩子們辦戶口和身份證明。

據醫生檢測,他應該是12歲不到13歲的樣子,這大概就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少年。

但是,贊恩卻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擔,也早早地知曉著世間冷暖。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平日里贊恩要承擔著家裡的重活,無論是肩挑重擔,還是帶領兄弟姐妹們外出賣糖水飲料賺錢,甚至是巧舌如簧編製各種理由買到處方藥,然後跟父母一起將藥物泡在衣服里送去給監獄的人。

贊恩有著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成熟。

對於父母晚上在與孩子僅隔著一個窗帘的床上運動,他習以為常,並每次讓自己的兄弟姐妹側過身去不理會。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對於自己11歲的妹妹薩哈極盡照顧,薩哈來月經了,連父母都未曾發覺,他卻懂得帶妹妹去洗手間把褲子洗乾凈,並把自己的上衣當成衛生巾給妹妹。

對於一直想要娶自己妹妹的雜貨店老闆阿薩德,他內心很清楚,自己的父母只是想要把妹妹賤賣給阿薩德,而妹妹嫁給阿薩德肯定不會有好結果。

為了讓妹妹去讀書,自己主動承擔去雜貨店給阿薩德打雜的工作,但他內心極其厭惡阿薩德,阿薩德讓他帶給妹妹的免費零食,被他轉手丟掉,不讓阿薩德經常與妹妹聊天。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在這個家裡,贊恩更像是一個家長。

當阿薩德和父親一起上門,用幾隻雞做交易,想要把妹妹薩哈娶走的時候,贊恩十分憤怒。

他質問母親,卻只是得到母親無奈的敷衍,母親說,並沒有想要把薩哈嫁給阿薩德。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但是,贊恩心裡很清楚父母的想法。

他找了一個機會,準備好衣服,偷了父母的錢,又去阿薩德的店里偷了一些零食,想要帶著妹妹薩哈一起離開。

然而,當他準備好一切,準備回去帶上妹妹時,父母正在強行帶薩哈去阿薩德家。

贊恩和薩哈終究是個孩子,他們稚嫩的雙手推不開父母罪惡的枷鎖。

贊恩無能為力之下,一個人逃離了這個家。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這之後,他為了找工作,在一個游樂場附近轉悠,問了很多家店鋪願不願意招他,但都沒能如願。

在這過程中,他遇到了一個來自埃塞俄比亞的女人——拉希爾。

拉希爾最終接納了贊恩,讓他住進自己家,並幫助她在自己工作的時候照顧自己的兒子。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拉希爾是一個非法移民,沒有身份證明,還在這個國家生了一個孩子,這是法律所不允許的。

但是為了生存,為了孩子的安全,她一直隱藏自己有孩子的事,平時在各個地方打工,也找黑市的人幫自己辦理本國身份證。

贊恩來之前,她都是把孩子帶在身邊去上班,放在自己管理的廁所里,有人使用衛生間時,她就說廁所有人。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而贊恩來之後,他幫著照看孩子,拉希爾可以安心去工作賺錢。

但是,有一天,拉希爾出門去給家鄉的母親打電話,因為沒有證件被逮捕了。

不見拉希爾回來,贊恩開始帶著孩子去尋找。從拉希爾工作的地方,一直來到拉希爾要辦證件的那個中間人——阿斯普羅那裡。

阿斯普羅一直想要拉希爾把兒子賣給他,他說會幫孩子找一個好歸宿,而且還能解決拉希爾的證件問題,但被拒絕了。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贊恩帶著孩子四處尋找拉希爾的過程中,日子又回到了當初在自己家一樣。

拉希爾的兒子,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這個家的遭遇也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原生家庭。

無奈的贊恩,開始在外面或偷或搶一些東西來喂孩子,後面乾脆學父母那套,買一些處方藥做成飲品去賣,並賺取費用。

這個過程中,他認識了一個來自敘利亞的女孩,並瞭解到了可以通過那個辦理證件的中間人偷渡去國外,但是需要一筆錢。

本以為可以存下一筆錢,卻因為拉希爾住的貧民窟被房東強制鎖了,自己的錢也不見了。

走投無路的贊恩打算放棄拉希爾的兒子,但幾次都沒有真正下定決心。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這一段很無奈。贊恩把孩子丟在街邊,自己準備獨自離開,天真的孩子還不知道怎麼回事,以為贊恩在跟自己玩耍,露出好奇的表情。

最後為了阻止孩子亂跑出事,贊恩甚至用繩索綁住孩子的一隻腿。

這一招是從自己家裡學的,當初父母生了很多孩子,管不過來的小孩,就用鎖鏈把孩子的腿鎖住。

是的,就是用鎖鏈。

贊恩最終沒有離開,他還是回去抱起了孩子。

只是後來實在沒辦法帶好孩子,回想起中間人阿斯普羅可以給孩子找一戶好人家收養孩子,還能拿到錢,解決偷渡出國的問題。

贊恩心動了,他把孩子給了阿斯普羅,收了300美元。但是出國需要身份證件,贊恩卻一直沒有。

於是他回到家中向父母要證件,卻意外得知自己的妹妹薩哈早前入院離世了。

瘋狂的贊恩持刀趕到阿薩德家中,捅傷了阿薩德。

為此,12歲多的贊恩,被抓進了監獄。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贊恩的控訴,一方面是對父母無能的嘶喊,特別是妹妹薩哈的離世,讓他見識到了自己所生存的環境多麼無望。

但是贊恩的父母不以為然,雖然他們知道自己窮,卻從來沒有反省過這個問題,他們認為只要多生孩子就會好的。

雖然孩子們上不了學,也沒有什麼技能,但是只要活了就好。

而像薩哈這樣的女孩子,早點嫁給一個家境好的人,能睡好的床,吃上好的飯,就可以了。

所以,當母親來看望監獄里的贊恩時,說了這樣一句話:上天帶走一樣東西時,會再給你一件東西。

薩哈雖然走了,但是沒事,她又懷孕了。

她準備給孩子取名也叫薩哈,等贊恩出獄時,孩子估計就能自由行動了。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父母的思想始終沒有想開,在他們看來,唯有不斷生孩子,生活就一定會好。

也正是母親的這番言論,徹底激怒了贊恩,他大罵母親,然後在一個夜晚,向電視臺發起了對父母的控訴。

而另一方面,贊恩在經歷了拉希爾無能為力照顧自己的孩子的處境之後,結合妹妹薩哈的慘死,更加堅定了他對於這些貧困人群只顧生孩子,卻無法給孩子帶去應有的生存空間的行為的抵制。

贊恩其實代表的是整個貧民窟的孩子,也是這個國家整個地區被現實壓得死死的孩子們,內心的控訴。

那,這是贊恩父母們的錯嗎?

法庭上,當回憶贊恩妹妹薩哈不幸去世的事情時,贊恩母親說,因為女兒沒有被允許進入醫院,最終搶救不及時去世。

為贊恩辯護的律師,問贊恩父母,為什麼女兒沒有被允許進入醫院。

此話激怒了贊恩母親,她憤怒地斥責律師。

因為自己貧窮,沒有給孩子辦身份證,所以不被允許進入醫院。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她說,像你們這樣衣食無憂的人,是無法體會他們這種只能幹勞工賺錢養家,面臨各種困境甚至活不下去的問題。

是的,貧民窟的人們看不到希望,父母長輩們從小就是這樣過來的。

就像贊恩父親說,自己從小就是這樣長大的,生這麼多孩子就是為了更好地生存延續。

而娶了11歲的薩哈的雜貨鋪老闆阿薩德,在法庭上爭辯,他們從來就是這樣,11歲結婚很正常啊。

他說,贊恩的母親就是這個年紀結婚生孩子的。

我們無法站在我們的角度去批評那裡的人是多麼禽獸,即使贊恩曾經當著自己母親的面,罵出這句話。

但是,11歲的薩哈被父母強制嫁給了一個中年男人,且迅速懷孕,這種突破常理的事情,竟然在貧民窟中成了人之常情。

或許,如同他們認為的那般,從來都是這麼過來的,有什麼值得質疑的。

就好比,孩子多了可以一起出去做生意賺錢,孩子小的時候不好帶可以用鎖鏈鎖起來,或者帶去工作的地方,藏起來。

大家都覺得就這樣活下去挺好,但沒有人關心孩子為什麼要活得如此卑微。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12歲的贊恩,本應該是一個聰明善良的帥氣小男孩,卻成了一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人。

他懂得隨機應變,去藥店買藥的時候,父母悲慘遭遇的理由信手拈來。他經常在雜貨鋪偷東西給妹妹吃,為了照顧拉希爾的兒子,甚至明搶鄰居孩子的東西。

面對陌生人時,他又懂得隱藏自己身份,編撰自己跟拉希爾的關係,以及給自己和孩子隨便取假名字。

他也像一個大人一樣,敢懟陌生人,用凶狠的行為拒絕一切危險。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正因為他見過太多社會骯髒,知曉這個社會的人情冷暖。但是,他卻一直保持一顆赤子之心。

對於收留自己的拉希爾,他幫忙照看孩子。拉希爾消失的那些天,他帶著孩子四處奔波,找尋食物賺錢養孩子。

對於自己的妹妹身亡一事,他二話不說持刀去捅傷了那個畜生雜貨店老闆。

那到底錯在哪?

拉希爾作為難民流落到黎巴嫩,除了賺錢養自己和孩子並解決自己和孩子的黑戶問題,還要定期匯錢回去給家人。

她活得很不容易,明明所有的老闆都不肯借錢給她,為了不讓家人擔心,她跟母親說,老闆人太好了,她都不好意思跟老闆再提要錢的事。

那個中間人阿斯普羅對拉希爾和贊恩都說過,有一個很不錯的家庭願意收養孩子。

但是,最後是在一艘非法偷渡的船上找到的孩子。

來自敘利亞的小女孩,在黎巴嫩倒賣小東西,但是她渴望去瑞典,她說那裡可以隨便住,沒有人管你從哪裡來,也沒有人會趕你走。

監獄里,一群似乎來自歐美的人們,打算用歌聲和舞蹈為這些被關押的這些難民們帶去歡樂。

隔著鐵欄桿,外面的人衣著光鮮,歌聲和舞蹈都很優美。

而裡面,對這個世界無所眷戀的人會跟著起舞,但大多數人,都只是茫然的看著他們。

這層鐵欄桿,便是一個世界的距離。

片子開頭,那群孩子拿著自製的玩具槍互相開心地玩耍著,在屋子裡面瘋狂的砸著物件。

孩子們不懂,正如贊恩不理解。在他看來,是父母們的無能,只懂得生,卻不懂得養,害得孩子活得很悲慘。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在大人們看來,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沒有光鮮亮麗的工作,沒有好看的衣服,沒有生存的空間,沒有希望,沒有未來。

也沒有身份證,除了一大堆的驅趕通知。

但其實,無論是黎巴嫩,還是敘利亞,還是埃塞俄比亞,那片在戰亂中被推倒的生活信仰,讓每個普通人在精神上流離失所,更別提何以為家。


本片的男主贊恩,其實就是敘利亞難民,不是什麼專業演員。

而片中的大部分故事,也是根據他的真實故事改編的。

是否慶幸,我們生活在中國?


本片結尾,贊恩終於拿到了自己的身份證,那張笑臉,正是工作人員為他拍攝照片時,指引他的表情。

與本片劇情相比,這張笑臉多麼諷刺。

可是,除了這個贊恩,還有成千上萬個贊恩。

-END-

一部電影,一個平行世界的故事

看完這部電影,你有什麼想說的?

來自:石墨社(smshe18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何以為家》:我要控告父母,因為他們生下了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