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第2487期文化產業評論

電影產業九年來第一次出現了負增長的情況,與2018年相比,2019年中國電影市場票房遭到巨大“滑鐵盧”,除了《流浪地球》《復仇者聯盟4:終局》《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大黃蜂》《驚奇隊長》,基本上再無十億票房成績的電影。這對於正在經歷拐點和轉型的電影產業或許是一段冷靜期,面對這樣的情況,不管是內容、供給亦或者消費,都需要在“負增長”的客觀事實前冷靜思考。

作者 | 高彥

來源 | 文化產業評論

正文共3254字 | 預計閱讀11分鐘

這兩天,圍繞著電影產業九年來第一次負增長的討論越來越火熱。

鑒於此,文化產業評論(ID:whcypl)從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管理委員會辦公室(專資辦)的每月公佈的數據進行了整理和分析: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根據統計,2018年1月至5月,中國電影市場總票房約284億人民幣,全國影片排場共計4388萬場,約計7.9億人次。而2019年同時期,電影市場總票房約270億人民幣,同比下降5%;排場共計5096萬場,同比上升16.1%;觀看人次6.8億,同比下降13.5%。

其中,除了2月與4月,其他三個月電影市場票房幾乎都遭到了巨大的“滑鐵盧”,以1月份的下降最為嚴重,1月總票房下滑竟超過32%,觀看人次減少了5144萬人。諷刺的是,票房和人次下降的背後卻是電影檔期排場的上升,尤其是在1月和2月,全國電影上映場次增長了397萬場,全年場次增加了708萬場。

依據權威部門給出的數據,文化產業評論今天特為大傢具體分析分析,2019年上半年(1月至5月)的電影產業究竟怎麼了

內容!內容!內容!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在這五個月中,唯二令人欣慰的便是兩個“雙數月”。2019年2月全國電影市場總票房為111.05億元,環比上月增長229.67%,其中國產影片票房占比為92.97%;總觀影人次2.61億,環比上月增長170.66%,其中國產影片觀影人次占比為91.96%。

先來說2月份,我起初認為這種提振主要歸功於春節檔的季節拉動作用,但將春節檔期間的數據和往年同期相比,卻難說“提振”兩字,根據春節檔數據統計,2019年春節檔共有8部新片同期上映,相較2017、2018年的5部和6部是近3年之最。自2019年2月4日(除夕)起至2月10日(初六)止,累計總票房為58.4億元人民幣,與之2018年春節檔的57.7億元相比基本持平,僅上漲1.2%。觀影人次則從2018年1.4億人次下降到1.3億人次,同比下降接近10%。這是春節檔近6年來的首次疲軟。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 部分2019春節檔電影

那麼二月份的數據亮點最大的功臣便是內容的提振作用了——是的,《流浪地球》。從二月份的票房數據來看,《流浪地球》當月票房為44.4億,在當月總票房中占據40.05%的份額,票房和觀看人次幾乎是第二名《瘋狂的外星人》票房的兩倍。同樣的事情也出現在了4月,《復仇者聯盟4:終局》的當月票房為26億,是為當月第二名《反貪風暴》的7.8億票房的三倍,共計5079萬人次觀看,是為《反貪風暴》2235萬人次的兩倍。

有人尖銳的說,上半年電影市場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也只有《流浪地球》和《復仇者聯盟》二者,誠然如此。我們將每月票房成績前十五的電影做了一個彙總,與2018年同期進行了對比發現:2018年1月至5月,當月票房前十五名的當月總票房合計為273.4億,占總票房96.1%,平均每部電影的票房為4.7億;2019年的同期同類數據則是261.4億,占總票房96.8%,平均票房為4.5億。換言之,可以說2019年每部當月的主力軍都少了2000萬的票房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從評分上,2018年的電影評分平均為7.3分,2019年的電影評分平均為7.5分,高評分電影(8分以上),2018年有11部,2019年有10部。但口碑和高票房的脫節相當嚴重,在“8分俱樂部”里,2018年的《頭號玩家》《紅海行動》《復仇者聯盟3:無限戰爭》同時也加入了“十億俱樂部”,但2019年能同時拿到高評分和高票房的也只剩下了《復仇者聯盟4:終局》了。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總體來看,如果單純從內容上看,2019年的電影作品都不盡人意,除了《流浪地球》《復仇者聯盟4:終局》《瘋狂的外星人》《飛馳人生》《大黃蜂》《驚奇隊長》,基本上再無十億票房成績的電影。《阿麗塔:戰鬥天使》背靠卡梅隆之名,8億的票房沒能再現《泰坦尼克號》和《阿凡達》的奇跡;《新喜劇之王》作為周星馳的經典延續,但也沒有展現《美人魚》的票房驚喜;《大偵探皮卡丘》坐擁全球的文化IP“精靈寶可夢”,也沒能打開中國觀眾的心和錢包,票房未過6億;《馴龍高手3》《死侍2》《哥斯拉2》也沒有成“系列電影”的票房延續。

在2019年,導演、IP、口碑、明星、檔期都沒能救得了票房的慘淡。

供給端的乏力

電影內容供給未達到市場預期是最錶面的原因之一,更深層次的原因是供給端的乏力,這種乏力最為集中到的是電影製作企業最近一年多的風波上。

2018年5月,崔永元引發的“陰陽合同”風波直接導致了社會層面對影視行業內明星片酬、影視稅收問題的關註,中宣部等五部局發文表示共治影視行業“陰陽合同”“偷漏稅”問題;6月,影視公司註冊最為密集的霍爾果斯稅收政策發生變化,所謂的“五免五減半”政策暫停;2019年1月,影視上市企業業績披露顯示,眾多公司商譽減值嚴重。

行業“爆雷”後對供給端的影響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影視公司市值縮水,資本市場對影視行業缺乏信心,項目投資的減少完全是一條邏輯的事情。2019年影視行業排名前十的公司與2018年同期相比大多開始下滑,萬達電影從611億跌至384億;中國電影從287億跌至267億;光線傳媒從306億跌至222億。甚至自去年至今,再沒有一家影視企業IPO成功。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電影拍攝製作本身是投資需求大、投資回報周期較長,需要更多的資金,股權質押等手段本身就是拍攝電影所需要的融資方式,但股價的跳水、資本市場的冷淡直接導致了影視項目資金的缺乏。在2018年,電影行業的投資金額尚在537.77億元,但今年截至到5月,投資金額僅為2.62億元。

同時,電影行業的分賬模式在行業融資上也產生了一定影響。即總票房先扣除5%的電影專項基金,再扣除3.3%的營業稅。剩餘的“凈票房”,由電影院/院線提留57%,中影數字提留1至3%,剩餘的40至42%由發行方和製作方分賬。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另一個方面,產業供給渠道的緩增也是原因之一。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擁有銀幕數60079塊,較2017年增加9303塊,同比增速18.3%,增速比2017年放緩了5個百分點。從歷年的數據來看,自從2016年開始,電影銀幕增速便從30%持續走低。知乎一個高票回答認為:從2010年到2015年的票房數據看,電影票房的超高速增長,完全是由新增熒幕帶來的,新增加的銀幕帶來的新觀眾,而從2010到2015年,“新的觀眾”完全沒有增加。

更嚴重的是,不僅新的供給渠道沒有展開,而且還在流失。在2018年10月,有媒體指出確認倒閉或停業整改的影院已接近300家,幾乎是每天都有一家影院關閉,而沒有票房入賬的影院當時已經高達2100多家,占全國影院總數的五分之一。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供給渠道緩增,觀看人數減少直接反映到了市場數據之上,在2019年第一季度里,上座率約12.1%,同比下滑4.7個百分點。那麼,為什麼大家不看電影了呢?

觀眾去哪兒?

看票房我們還能挑出2月和4月的正增長,但如果看觀眾人次,2019年這五個月全線飄紅。其中1月份的數據最為誇張,同比下降34.7%,少了五千萬人。除了沒有能讓觀眾“感興趣”的內容外,票價應該是橫在家門和電影院的一大阻礙。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在復盤春節檔電影市場時,很多人都認為春節檔失利的原因有二,除了盜版泛濫之外,更重要的原因票價高昂。各大院線選擇漲價,大部分地區漲幅在20%-30%左右,個別地方漲幅翻倍。4月《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預售的票價更是誇張,有的地區IMAX的票價從開始發售的100元到150元,一路飆升到近300元。在播放過程中,其票價同時不菲,部分地區達到了50至60元的價格。

這和前四年的電影市場29.9元、19.9元的票價相比可謂天壤之別,去年10月起票補取消起到了關鍵。2014年起,以美團、大眾點評等O2O團購平臺為搶占電影這一垂直領域市場,紛紛推出了票補低價策略作為宣發手段。去年10月份,國家電影局規定發行方、製片方、院線方不得進行網絡售票平臺補貼投放。票補的取消將影響消費者的觀影消費欲望。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尤其是對價格更為敏感的二三線城市,這種影響反映的更為明顯。從城市等級來看,一線城市下滑幅度最小,2019年1-5月分賬票房(不含服務費)近下滑0.65%。二、三、四線城市同期票房降幅分別為4.52%,5.07%和7.55%。

正如華誼兄弟副董事長、CEO王中磊在上海電影節上針對票價的發言:“春節檔經過多年時間的積累發展成為了最重要的一個檔期,觀眾在這一時間段有集體性觀影的剛需,在這樣的檔期抬升票價會傷害消費者的心理。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另外,類似於短視頻、游戲等多種娛樂方式對消費者娛樂生活的占據,不得不說也是原因之一,尤其是在票價上漲、電影產品質量不足等因素的影響下,消費者走進電影院的理由越來越少了。

結語

樂觀的來說,電影製作普遍需要2到3年時間,這就形成了電影產業的“大小年”周期之說,正在經歷拐點和轉型的電影產業本身需要一段時間的冷靜期,不管是內容、供給亦或者消費,都需要在“負增長”的客觀事實前冷靜思考

//主題閱讀//

  • 王長田:我對中國電影產業的9個判斷

  • 還剩5年?中國電影市場線下影院格局最後爭奪戰

  • 電影產業工業化下的投資機會有哪些?

//推薦閱讀//

點擊“閱讀全文”,加入文化產業評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數讀電影產業 | 電影負增長的真相或許都在這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