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在電影界,從很多導演的作品中都能看出他們對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熱愛,伍迪·艾倫、黑澤明、伯格曼、侯麥、維斯康蒂、考裡斯馬基、祖拉斯基……

今夏,第二十二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來襲,在“向大師致敬”單元中有安哲羅普洛斯和布列松回顧展。

安哲羅普洛斯和布列松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粉絲”。

尤其,布列松大部分電影都改編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其中,《扒手》就有《罪與罰》的影子。

因而,戈達爾曾說,布列松之於法國電影,正如莫扎特之於古典音樂,陀思妥耶夫斯基之於俄羅斯文學。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布列松《扒手》電影海報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1969年蘇聯版《罪與罰》電影海報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1956年法國版《罪與罰》電影海報

[貼士:根據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小說《罪與罰》改變的電影,有多國的多個版本,1956年的法國版把劇情搬到了巴黎;1969年的蘇聯版長達3小時20分鐘,更貼近原著。]

布列松電影回顧展上映之際,搶到《扒手》票的各位,也許會有興趣多瞭解更多《扒手》與《罪與罰》的故事:一部電影,一部小說;一位名導演,一位名作家。

接下來我們請《罪與罰》(文學評論版,2019年6月已上市)的編輯來為大家盤點盤點這二者之間的異曲同工之處。

法式米歇爾俄式拉斯科爾尼科夫

電影與小說展現了不同國別但命運相似的虛無主義者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布列松電影美學的一貫風格為“簡約,深度”。

在《扒手》中,日記、獨白、臺詞作為影片的一部分,以簡約手法呈現米歇爾的苦痛。

他本人面無表情,住在城市某個區的小房間里,這個空間猶如他的內心世界,狹小而逼仄。

但他酷愛讀書,是一位虛無主義者。

他需要照顧卧病在床的母親。

這是他的生活景象。

他眼中的生活是死水,是無聊。

而偷竊是打破無聊的方式,充滿驚奇,是冒險。

這也是布列松在開場時的意圖之一:

這並非一部驚悚片,導演試圖通過圖像和聲音,表現一個年輕人的夢魘,被自身弱點所驅使,進入一個他所無法想象的冒險經歷,但是,這個冒險的過程很奇妙,將永遠走不到一起的兩顆心結合自在了一起。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這類虛無者已被陀思妥耶夫斯基豐滿,奧斯卡·王爾德在《謊言的衰落》中如是說:

虛無主義者,那位奇怪的殉道者,他沒有信仰,毫無熱情地走向火刑柱,為自己不相信的事物而死,他純粹是文學作品中的虛構人物。屠格涅夫創造了他,陀思妥耶夫斯基使之豐滿。

拉斯科爾尼科夫,《罪與罰》的主人公,一位窮困的大學生,住在彼得堡某個房子的窄小房間。

因思想中毒,而殺死房東老太太和她的妹妹,因而受到“道德-心理”的考驗,內心被反覆折磨。

米歇爾和拉斯科爾尼科夫都屬於窮苦但有思想的知識分子一類。

但他們也確實是“痛苦的虛無主義者”。

他們都遵循自己內心的意願(意志),以此行動。

前者無所事事,內心只想以偷竊為業,對偷竊藝術的迷戀促使他經歷這個“奇妙”的冒險。

後者因金錢問題,從而被逼上犯罪的道路,他的正義和道德交融在一起,內心承受痛苦。

緊張、突變、跳躍的心理活動

米歇爾第一次偷竊,拉斯科爾尼科夫第一次殺人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扒手》中,布列松用其簡約手法表現米歇爾第一次在車上偷竊時的場景和他的內心活動。

他拿著報紙,神情淡定,靠近乘客,內心的恐慌和緊張借助獨白突出:

手在抖,報紙也是……心跳得很快。

最後他獲得成功。

接下來的行竊也讓他非常順手,直到某次,他下車疾步離開,卻被失主追上,當面且當眾要求米歇爾歸還剛纔偷的錢包。

米歇爾不得不交出它,然後低頭小跑離開。

這也表現他行竊失敗後,內心的羞恥感。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在《罪與罰》中,拉斯科爾尼科夫殺人前的準備時,表現出莫名的慌張:

“他的心怦怦直跳,跳得他喘不過氣來。”

他縫製掛斧子的環套時,兩手發抖。

等到他距離女房東伊凡諾夫娜的住所越來越近時,他的情緒和肢体開始劇烈氣啦:

“他喘口氣,用手按住怦怦直跳的心,旋即又一次摸了摸斧子,把它掛好,這才小心翼翼、悄無聲息地開始上樓,不時聽聽動靜。”

“他故意動了動,稍稍提高聲音說了什麼,沒一點躲避的意思,隨後,第三次拉響門鈴,但很輕,很穩重,沒有絲毫的不耐煩。後來,每當他想起這一切,鮮明地,清晰地,這一刻就像烙印似的永遠烙在他頭腦里;他不明白,他怎麼會有那麼多花招,況且他的頭腦當時似乎常常熄火,連自己的身體他都幾乎感覺不到……不一會兒,聽到了打開鉤子的聲音。”

[貼士:譯者曹國維老師為了表現拉斯科爾尼科夫思緒的緊張、突變、跳躍和文字的急促,對譯文進行了細心修訂。]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描寫細緻而慢慢推進,拉斯科爾尼科夫的心理狀態也被完美呈現。

除了電影和小說里的虛無主義和心理活動外作者指引者的女性角色也頗為重要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電影中,除了米歇爾母親之外,珍妮是最重要的女性角色。

指著她是米歇爾母親的鄰居,幫助米歇爾照顧她,也是米歇爾從虛無世界中解脫出來的引導者。

當米歇爾第一次見到珍妮時,其實兩者的連接關係逐步緊密,布列松的開場白最後一句說:

“將永遠走不到一起的兩顆心結合自在了一起。”

珍妮的愛開始是隱秘的,她和米歇爾的初次相遇,對白簡單。

第二次是和米歇爾的朋友去米歇爾的住處,她像個愛的精靈走進米歇爾的內心世界,狹小而簡陋。

還有一次是在街上。

然後米歇爾來到珍妮的住處,談論他取消訴訟的事,於此珍妮上前擁抱他,進一步促使他走出虛無的狀態。

米歇爾也許在被慢慢指引者,但他選擇離開巴黎,去了米蘭、羅馬,再到英國兩年,因為賭博和女人,他輸了,再次空手回到巴黎。

他與珍妮見面了,珍妮此時是個未婚媽媽,她不愛孩子的父親,便不再來往。

米歇爾則繼續以偷竊為業,也幫助珍妮。

直到他在賽馬場被抓,珍妮與米歇爾在監獄見面,米歇爾問她來此的原因,珍妮說她只有他,米歇爾缺拒絕說他什麼都不要。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電影《扒手》畫面

愛與拒愛在彼此之間來回對峙,最終米歇爾醒悟,隔著鐵網親吻珍妮,他被愛凈化,走出虛無:

“珍妮,為了與你在一起,我走了一條多麼奇異的道路。”

而小說中諸多的女性,索妮婭便作為拉斯科爾尼科夫的引領者。

她因家境所迫,淪為妓女。

房東因她的職業而嫌棄她,她只能偶爾回來,接濟家裡的弟弟妹妹。

索尼婭是一個被壓迫者,這種壓迫讓她走向另一種生活,在層層重壓的社會裡,她本人並非墮落,而是選擇自救,忍耐便是她的美好品性之一。

另一方面她又盡其所能拯救他人,即拉斯科爾尼科夫。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2002年英國電視劇版《罪與罰》畫面

索尼婭的全名索菲婭·謝苗諾夫娜·馬爾梅拉多娃,其中索菲婭暗含“智慧”之意,那麼她本身是一種化身,其中為愛的化身。

索尼婭在拉斯科爾尼科夫陷入苦痛和折磨時,對他進行話語安慰,她的話充滿著愛的溫和,輕輕撫慰他的焦灼之心和不安情緒。

愛是一種神聖的指引。

在小說尾聲中,拉斯科爾尼科夫受到索尼婭愛的洗禮與升華,愛與被愛融合,呈現愛的純潔與美好。

突然,他身邊出現了索尼婭。她幾乎悄無聲息地走來,坐到他身邊。時間還早,清晨的春寒依然料峭。她披著寒酸的舊斗篷,戴著綠呢頭巾。她的臉依然帶有病容,消瘦,蒼白,面頰都陷下去了。她親切、快活地對他微微一笑,但仍像通常那樣,怯生生地朝他伸過手去。

她伸手給他時,總是怯生生的,有時甚至根本不伸手,像是害怕他會把它推開。他似乎總是厭惡地和她握握手,似乎總是看見她就惱火,有時她來,他始終執拗地不說一句話。她在他面前常常是戰戰兢兢,走的時候,心裡難受極了。但現在他們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他迅速瞟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低下眼睛看著地上。只有他們兩個,誰也沒看見他們。獄警這時正好背轉身去。

這是怎麼發生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但突然像是有什麼東西抓住他,把他拋到她腳下。他哭了,抱著她的雙膝。最初的一剎那,她嚇壞了,臉色慘白。她跳起來,渾身戰慄,怔怔地看著他,但當即,在同一剎那,明白了一切。她的雙眼閃耀出無限的幸福。她明白了,對她來說已經沒有疑問: 他愛她,無限地愛她,這一刻終於來臨了……

他們想說什麼,但無從說起。淚水在他們眼眶裡涌動。他們兩個全都蒼白,瘦弱,但在這兩張蒼白、病態的臉上,已經閃耀著別樣的未來,獲得新生的曙光。使他們獲得新生的是愛。一個人的內心蘊含著無限的生命源泉,足以滋潤另一個人的心。

他們決定等待和忍耐。他們還要等待七年,在這以前還有多少難耐的痛苦,多少無限的幸福!但他複活了,他知道這一點,他獲得新生的整個機體,都充分感到了這一點,而她——她本來就僅僅把他的生活當作自己的生活!

[以上摘自《罪與罰》(文學評論版)。點擊閱讀原文可直接前往噹噹購買本書。]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導筒

福利

導筒邀請廣大影迷朋友們共同參與

【導筒】微博抽獎活動參與方式:

1.關註【導筒】微博號,

2.轉發本條微博並艾特三位好友

6月27日送出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提供的

《罪與罰》(文學評論版)三本,抽3位粉絲每人一本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導筒」微信號 directube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長按二維碼隨意贊賞

推廣/合作/活動

加微信號:directube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布列松的《扒手》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