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印度展映片《螢火蟲》:當記憶望著我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印度展映片《螢火蟲》:當記憶望著我

印度電影《螢火蟲》是一部構思精巧、意味深長的佳作

毋庸置疑,每一次的上影節搶票,都是極為激烈的競爭。今年的《海上花》和《阿基拉》等熱門影片,更是在頃刻之間便已售罄。不過,尋找那些冷門佳片,也是電影節的樂趣所在。對筆者來說,印度電影《螢火蟲》,就是本次上影節最耀眼的遺珠。

即使是把這部影片放在所有的印度電影之中,也無法掩蓋它的獨特性。這部作品用它別樣的風格,詮釋了一系列極具普遍性的議題。

《螢火蟲》的故事主線非常簡單:一名八十歲的老婦喬納基,在彌留之際,開始回憶自己的一生——她十幾歲時的愛人、她那並不幸福的婚姻、她那位研究植物的科學家父親……但是,對於一部註重形式感的藝術電影來說,重要的不是講述了什麼樣的故事,而是講述故事的方式。這部影片的導演名為阿蒂提雅·維克拉姆·森古普塔,他此前的作品《愛的勞工》(2014),通過極為剋制的手法,展現了生活中靜謐而微妙的時刻。而這部《螢火蟲》,據說取材自導演祖母的個人記憶。在這部影片里,阿蒂提雅保持了對生活細節的高度註重,但他採用了更多複雜的風格手法,講述了一個更為魔幻的故事。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印度展映片《螢火蟲》:當記憶望著我

《愛的勞工》海報

《螢火蟲》最驚人的地方,就在於它處理“記憶”的方式。電影是一種重構時空的媒介,我們常常能夠在一部影片中,看到角色們回憶自己過去的生活,這在現實生活的線性時間中,是不可能做到的。在電影中,有許多呈現“記憶”的常規方式,例如採用柔焦鏡頭、黑白影像等等。不過,一些先鋒的藝術電影導演,也會發明出其他的手法。例如,今年逝世的著名實驗導演喬納斯·梅卡斯,就以他的“跳躍式剪輯”而聞名。在他的《行旅歌集》(1981)等影片中,他用高速跳動的影像,來模擬記憶的質感。

而在《螢火蟲》中,阿蒂提雅處理記憶的方式,看起來十分簡單,但卻有效得令人吃驚。在這部影片里,年邁的喬納基直接出現在了自己記憶的場景之中。在一般電影的回閃段落里,記憶的主體一般都會幻化為自己當年的容貌。但在《螢火蟲》里,一位80歲的婦人,以自己年邁的身軀,重返生命中那些難忘的時刻。在這些場景里,她周圍的那些人都顯得比她年輕許多。於是,我們會看到一位將逝的老婦,躺在一位少年的懷中,那位少年是她曾經的愛人;我們會看到她驚醒在寄宿學校的床上,在周圍清一色的少女中間,她顯得如此突兀;我們會看到比她“年輕”得多的母親,為她擦拭身體,對她嚴加管教……這種年齡之間的差異,首先會為我們帶來一種違和感。但是,隨著影片的進展,這種呈現記憶的獨特方式,讓我們更為深切地體認喬納基的感受。當一位老人回憶自己的過去時,難道她可以捨棄自己的身體嗎?即使在她的記憶中,周圍的景象再鮮活,她仍舊只能面對自己的衰朽之身。在《螢火蟲》里,導演甚至無需使用柔焦鏡頭或黑白濾鏡,就創造出了一種時間交錯之感,就詮釋了年老者的孤獨與無奈。

除了“親臨現場”的記憶主體之外,阿蒂提雅還設計了系統化的視聽手法,用來呈現女主角一系列的記憶空間。從佈景特征上來說,影片中的場景大多是潮濕而污穢的,但與她年輕的愛人有關的那些場景,顯得更為明亮、潔凈。而且,導演讓那些重要的場景(例如長廊、階梯、彩窗等)重覆出現,以此表現這些場景在女主角記憶中的地位。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印度展映片《螢火蟲》:當記憶望著我

從鏡頭運動上來說,大多數的場景都是用固定機位的長鏡頭拍攝的,這賦予了這部影片一種裝置藝術的質感,令人想起蔡明亮和阿彼察邦的作品。如此頻繁的固定鏡頭,要求導演使用更為細膩的場面調度和攝影技巧。在一個母親窺視喬納基與愛人的鏡頭裡,阿蒂提雅通過“移焦”的手法,讓觀眾的註意力從一個焦平面移動到另一個焦平面,從而達成了視點的轉換。當然,阿蒂提雅偶爾也會使用一些運動鏡頭,這些稀有的“變量”,呈現了女主角記憶中那些寶貴的時刻——例如她依偎在年少時的愛人懷中,一同吃著橘子的鏡頭。更重要的是,《螢火蟲》中頻繁出現的那些象徵性元素,讓這些記憶顯得格外深沉、厚重。其中,螢火蟲、橘子和火焰,可以說是一組互相關聯的意象。在整部影片潮濕陰暗的底色之上,這些明亮的、暖色調的物體,顯得格外耀眼。其中,在女主角那段動人的愛情之中,橘子自始至終都是不可缺少的關鍵道具。導演用剝橘子的段落,來展現兩人之間的柔情;少年點燃橘子皮的場景,也令人印象深刻;在影片的末尾,那個動人的重聚場景里,我們同樣看到了橘子的存在。無論是剝橘子的動作、橘瓣的形狀還是橘肉的脆弱性,都讓這種水果非常適合用作愛情的象徵。

與此同時,螢火蟲和火焰等意象,也被用來指涉我們明亮但短暫的人生。在影片中,螢火蟲可以是孩子們的靈魂,也可以是老者的呼吸——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在漫長的時間之流中,都是一種轉瞬即逝的東西。無論是時間、記憶還是愛情,都是電影藝術中永恆的議題。這位新銳印度導演拍攝的驚人之作,讓我們能夠以一種不同的方式來審視這些概念。《螢火蟲》告訴我們,一部印度電影,並不一定就是歌舞片或情節劇,它也可以是構思精巧、意味深長的藝術傑作。

作者:影評人陳思航

編輯:吳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評上海國際電影節印度展映片《螢火蟲》:當記憶望著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