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我可以從短片中看到那些充滿意義又能體現導演個性和創意的作品。”

“我可以從短片中看到那些充滿意義又能體現導演個性和創意的作品。”

2018華時代全球短片節(HISFF)終審評委李滄東在終審環節結束後對記者說。同時,他也提出了疑問:“我一直在思考電影作為一種媒介該如何與大眾進行交流?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李滄東(左)張楊(右)

帶著這樣的疑問,HISFF團隊進行了探索,推出“將公共空間改造成電影院,探索適合短片的消費場景”計劃:

2018年,HISFF全球短片節已陸續在全國 824個線下放映場所開展公共空間展映合作,其中包括美/英/法國等文化藝術中心、優客工場/夢想加等共享辦公空間等,並取得了熱烈的反響。

2019年下半年,HISFF持續聯合全國十座城市(北京、杭州、廣州、上海、深圳、南京、成都、西安、武漢、廈門)共20+家書店,聯合舉辦短片展映活動。放映主題涵蓋紀錄片單元、兒童單元、女性單元等,類型涵蓋紀錄片、劇情片、動畫片等。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你是否觀察過自己周圍的人和事,是否因為影像中的一瞬而聯想到現實里的故事?

6月,HISFF推出的#一半是書店,一半是短片#的第一季主題活動,將HISFF優秀的紀錄短片帶給了四城觀眾。從廣州一路到北京,這次的北上之旅,創作者們帶著他們紀錄的點滴,再次融進新的城市與人,與之發生奇妙的碰撞。

揚帆

廣州·聯合書店丨紀錄——不是去定義“意義”

“你拍攝紀錄片的意義是什麼?”

映後交流中,一位觀眾這樣問《愛山記》的導演洪嘉寶。誠然,每部作品或許都有創作者的創作意圖在裡面,而嘉寶卻沒有把“意義”看得那麼重要。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洪嘉寶(右)

電影是多面體,每個觀眾看的角度都不同。我拍片子就是我對生活有很大的質疑,我拍攝愛山(主人公)時會參入一些我對生命的想法在裡面。你想要獲得的東西和你本人的處境有關,但我不需要在片子中看到意義。我認為片子拍完了它本身的意圖就消失了,只有在觀察你的拍攝者時你才產生意圖。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嘉寶的回答並不是在“懟”觀眾,相反,她闡釋了自己對“紀錄片”三個字的理解。如同她的作品《愛山記》一樣,一部講述盲人愛山的個人“傳記”電影,只有5分鐘的內容,你卻看得眼花繚亂:動畫拼貼加上京韻大鼓的解說,多元化的形式讓人難以把它歸類到紀錄、實驗、還是動畫的其中任何一項。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嘉寶講述,獲獎過程也很“艱辛”:短片最早投的是動畫單元,然後被調到紀錄單元,最後在實驗單元拿到了大獎。

《愛山記》無疑讓觀眾看到了紀錄片的多種可能性,而那些未知的藝術邊界,還等著更多青年導演來探索與發現。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起航

杭州·單向空間丨紀錄——不是獵奇

拍攝《風燭明滅,長如瞬間》是劉珉上研一時的作品,因為與南加州大學一起合作拍攝,全片製作周期只有45天,用14天拍攝完成。因為在本科時期就拍攝過相似題材,所以再次走入養老院,劉珉感到並不陌生。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劉珉以外國人Joseph被送進松堂關懷醫院的事件為切入點,拍攝了幾組醫院老人的故事。醫院,總能讓人聯想到死亡,但“死亡”這個深刻的主題並不是劉珉想表達的唯一主題。他說,老人在面對死亡前的那種心態和各自對生死的看法才是他最想挖掘的。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在第一次接觸養老院題材時,他也是帶著獵奇的視角進行採訪和拍攝,但時隔幾年以後,當他再次走近這些老人,他覺得自己變得更加從容,而這種從容恰恰是受到老人們從容的生活態度的影響。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劉珉(中)

交流中,劉珉還談了談他對短片市場的看法。“或許很多人把短片當做學生作品來看待,但事實上在全球範圍內,短片已經越來越普遍,短片也有相應正規的大型賽事。如奧伯豪森短片節澳大利亞閃光短片節棕櫚泉短片節,以及有“短片戛納”美譽的法國克萊蒙費朗短片節都是全球知名的短片節。”

而時下短視頻的興起也成為一種不可逆的趨勢,面對這個問題,劉珉說:“大家專註、集中的時間越來越少,所以短視頻是一種潮流,所有的潮流都會出現迭代,複合、交織在一塊,而創作就是不斷懷疑和自我懷疑的過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在杭州這站中,網易蝸牛讀書館夢想芸台也相繼展映了《中國馬拉松的黑中介》、《新聞編輯室》、《江南棄兒》、《初三四班》等作品。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初三四班》陸春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陸春橋(左)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米瑪拉姆》的導演祝煙雯與現場觀眾分享了她創作的故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夢想芸台《米姆拉姆》分享會

徑流

上海·思南書局丨紀錄——是承載歷史的時光機

胡一平的《手書》,旨在通過一封封普通的家書,展現當年不同人家的生活細節,回顧了改革開放前夕人們的生活狀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手書》最大的亮點就是4分半的一鏡到底,雖然其中包含兩個剪輯點,但這樣的考驗也難住了胡一平。

“運動鏡頭的拍攝只採用了一個10米的搖臂和一個直軌來完成,跟焦也只有一個人來操作。拍攝一個鏡頭就要花費4小時左右。”胡一平說。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胡一平(右) 祝煙雯(中)

拍攝大學教授時,胡一平也使出了渾身解數,因為涉及到溝通,雖然老教授只有幾句臺詞,但胡一平和現場的工作人員為了這幾句臺詞和老教授都磨破了嘴皮。

“我做這個題材就是想讓年輕人回望歷史,歷史並不枯燥無聊,它有很多有趣的點,像書信能承載不同人的過去。”

雖然辛苦,但是《手書》生動的表達形式吸引了現場許多觀眾的興趣。歷史,也因沉浸於影像之中而散髮出無限光輝。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尾聲

北京·上海三聯書店READWAY丨紀錄——是聆聽別人的故事

年初上映的《四個春天》,讓私影像第一次在中國院線亮相,走進大眾視野。將鏡頭對準家人,大概是一部分青年導演處女作的不二選擇。周天一也不例外,他的短片《我的爺爺奶奶》,同樣也是一部飽含溫情的作品。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不過,誰也沒有想到的是,原先周天一併沒有想拍攝爺爺奶奶,他最早只是拿著攝影機紀錄著一隻在老家的貓。拍著拍著,拍成了爺爺奶奶的“生活日常”。大概創作都有偶然性,只不過周天一將這個“偶然性”堅持了6年。

這6年中,周天一成為那個回家探望老人次數最多的人,與爺爺奶奶相處的日子,讓他更加瞭解老人的內心狀態,也有幸與他們一起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樂。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周天一拍攝的素材足以剪出一個5小時的電影,他卻選擇先拿短片練手。當然,他下一步準備把這個片子製作成一個90分鐘的長片版本。被問及短片和長片的區別,他說:“我的結構風格會有所改變,因為短片更多是表達一個情緒,而長片則需要完整的講一個故事。因此故事性會增添,同時會深挖主題。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周天一(右)

但即便處女作拍了自己的爺爺奶奶,對於紀錄片題材的選擇,周天一更喜歡聽別人講故事,他說,在與別人的交流中能獲取靈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那些有趣的經歷也許就是下一個他會拍攝的題材。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北京·單向空間丨紀錄——是記住傷痛,向陽生活

2018年恰逢“512”汶川地震十周年紀念。2017年年末,餘潤澤跟隨範儉導演重回地震災區,拍攝了《十年:吾兒勿忘》系列短片。其中餘潤澤拍攝的魯哥一家人獲得了2018華時代全球短片節終審評委李滄東導演的特別提及。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餘潤澤(右)

揭露傷疤,是紀錄片創作最難拿捏的尺度,這對於餘潤澤來說是不小的挑戰。剛到都江堰聚源鎮時,原本選擇拍攝的家庭因種種原因最終沒有拍成。餘潤澤很快發現了好客、熱情的魯淘洪和周樂華夫婦,然而,在他們積極樂觀的生活背後,也有一片抹不去的陰霾:他們在汶川地震中失去了兒子,而2010年出生的女兒確診患有罕見病。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魯雨喬

魯雨喬在9個月大時被確診為神經性母細胞瘤。夫婦倆砸鍋賣鐵為女兒治病,雖最終治好了病,但小雨橋還是留下了後遺症——無法行走,言語能力很差。但這一家三口沒有被厄運打敗,多苦的日子都熬過來了,夫婦倆一同陪伴女兒成長,生活中的嬉笑打鬧打動了現場很多觀眾。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母親周樂華推著小雨喬

其中一位觀眾分享到:“結尾父親拉著女兒的手一起跳舞的場景很感動我,讓我覺得人類的愛是源源不斷的,希望也是源源不斷的。”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魯哥一家

正如導演餘潤澤所說,拍攝這樣的影片就是希望大家能相信愛,相信愛的力量。而面對“紀錄片中表現人在困境中掙扎,如何與拍攝對象保持冷靜客觀的距離”這樣的問題時,餘潤澤表現得很坦然,他說:“這要看是長片還是短片,如果時間充足你可以與拍攝對象先交流,融入在一起。我是2017年9月去的,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建立信任,但好在魯哥一家是很坦誠、直爽的,所以建立信任沒有那麼難。”

記錄的價值,或許就在於以真誠的心對待每一個值得呵護的個體。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北京·碼字人丨紀錄——是否應該摻雜個人情感?

除了揭露傷疤是創作者難拿捏分寸的事,如何與拍攝對象保持客觀冷靜的距離也是創作者會面臨的難題。

顯然,這道難題對於劉思茗來說還未得到好的答案。《還死債》是劉思茗畢業後跟隨電視臺拍攝的其中一個選題,後來項目夭折,直到2018年思茗讀研期間,她又重拾這個選題再次拍攝。《還死債》主要講述了64歲的山東農婦陳萬枝,為去世的兒子還生前所欠下的五萬元債務的故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然而在拍攝期間,思茗和陳萬枝的情感越來越深厚,片中有一段陳萬枝來到天津尋找兒子生前的工作領導高姐的片段,陳萬枝在天津客運站四處尋人無果,心急的導演甚至告訴她要去主動借電話來解決問題。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導演是否能幹預拍攝對象?現場有一位觀眾提出質疑:“在客運站的時候工作人員提出不讓拍攝,非常明顯你的拍攝給陳萬枝尋找高姐形成阻礙,雖然你與陳萬枝感情深厚,但是從拍攝手法上來說對她是一種傷害。無論從紀實的手法,還是從幫助的角度出發,你的呈現方式都存在問題。”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劉思茗(右)

當然,也有觀眾提出不一樣的看法:一旦拍攝形成,導演的拍攝也成為一個新的事件,那麼導演的拍攝行為和陳萬枝的尋人之路應該作為一個整體來看。所以陳萬枝最終能否成功找到人已經不是孤立的事件,她會受導演拍攝的影響,這個結果也不能孤立來看。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記錄遠沒有結束,旅行也一直在路上。相信這次紀錄片分享之旅讓更多對紀錄片這種類型的片子有了更多想法。

當然,#一半是書店,一半是短片#主題活動會持續進行,下一站我們將走進哪家書店,分享什麼類型的片子?大家敬請期待吧!

編輯、撰文丨徐須臾Image丨現場照片由書店提供、部分短片劇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6月,一路北上記錄生活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