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深入經典,程凱歌電影《霸王別姬》主題分析(下)

任何一個主題想要完美的被髮現,需要由情節編碼來體現,那麼《霸王別姬》一片都做了哪些情節編碼的鋪墊呢?

深入經典,程凱歌電影《霸王別姬》主題分析(下)

故事一開始,是清末民初的北洋時代,當時京劇風行,用片中關師傅的話說,叫“是人的就得聽戲,不聽戲的就不是人”,關師傅還說:“哪朝哪代京劇也沒這麼火過,你們算是趕上好時候啦!”。透過全片,我們有理由相信,假如不是人物的年齡限制了他們生存的時代,沒準程凱歌會把段小樓和程蝶衣放在清朝、明朝,甚至更遠,因為只有這樣,才更容易、更清晰地表現他要表現的主旨,即北洋也好,清也好,均指延綿幾千年的封建時期。正因為如此,在這一段中,北洋時期的任務並未成為主角,倒是清室子弟那坤和張公公唱了主戲。

一方面是殘酷的學藝,另一方面是成角以後也確實會達到萬人敬仰的效果,小賴子、小豆子吃不了學藝的苦,逃出戲班的同時,又被京劇的魅力感染,更被京劇演出時的火爆現場氣氛震撼,冒著被打的危險,再次回到戲班,也從一個側面驗證了關師傅話的正確。

話說回來,當時京劇再紅火,程蝶衣和段小樓合演的《霸王別姬》也只是做了太監張公公的堂戲而已,小豆子還成了張公公猥褻的對象,那個被閹割的男人成了他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用那坤的話說:“這虞姬在怎麼演,她也難逃一死不是?”

同樣,在日軍侵華期間以及抗戰結束國民黨統治時期,京劇依然是個癱瘓的藝術,依舊是滿足權貴觀看快感的玩意。就是捧角權貴袁四爺,精通戲理的背後依然是快感的心態。京劇在權力支撐的高奏封建主義旋律的歷史舞臺上不過是充當了粉飾和娛樂用的道具。

深入經典,程凱歌電影《霸王別姬》主題分析(下)

即使如此,藝術和藝人在這個時期,儘管艱難,畢竟頑強生存。難忘全劇的一個高潮戲,程蝶衣因為給日本人唱戲,被法庭審判,袁四爺傾力相救,終因程蝶衣心如止水而功虧一簣,眾人皆以為程蝶衣此次必死無疑,卻不想峰迴路轉,又見生機。

可惜新中國成立後,雖然藝人的地位提高了,對藝術的感染力量也更加重視了,但同時也步入了另一個誤區,一味的強調文藝的宣傳教化功能,賦予藝術不該承受的重中之重,結果讓古老的藝術不是煥發了青春,而是一度走進了死衚衕。

權力不允許藝術有獨立的美學品格,一旦進入這樣的討論便被視為對政治話語的反駁。所以在“革命文化”的時候,段小樓、程蝶衣等被一幫紅衛兵捆綁上批鬥的舞臺,便成了在自然不過的事。而被程蝶衣救回來的那個棄嬰,最終卻成了把段小樓、程蝶衣押上批鬥舞臺的主推手。

由此可見,《霸王別姬》中真正的主角既不是歷史也不是程蝶衣或段小樓,而是京劇,而京劇,由於“融傳統的文學、音樂、舞蹈、繪畫、曲藝、雜技於一爐,集中國獨樹一幟的寫意美學體系之精粹於一身”,在影片里“因之就具有中國傳統藝術乃刀中國傳統文化象徵的意蘊。”

深入經典,程凱歌電影《霸王別姬》主題分析(下)

所以,與其說《霸王別姬》是寫人的作品,不如說該片透過程蝶衣、段小樓、菊仙等一代京劇藝人的悲劇,探討的是藝術與政治、權力之間的關係。藝術是美的,是永恆的,然而它卻總是置於權力的重壓與賞玩之下,尤其到了中國近代更甚。有良心的藝術家是屈辱的,如果想抗爭,就是瘋魔了。這既是個人的悲劇、也是藝術的悲劇,更是文化的悲劇、歷史的悲劇、民族的悲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深入經典,程凱歌電影《霸王別姬》主題分析(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