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2002年,一部名為《英雄》的電影在中國上映。張藝謀大導演的這部片子是一部劃時代的作品,真正意義上開啟了中國的商業大片時代,讓好萊塢為東方電影虎軀一震。這是首部票房過億的中國電影,電影中刺客無名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在秦國宮殿上直面秦王政,而實際歷史上在宮殿中能夠直面秦王政進行刺殺的,先後只有兩個人,分別是荊軻和高漸離。

燕國的太子丹最近日子很不好過。雖然身為人質能夠從秦國逃離回到自己的國家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但太子丹很清楚秦王政想要做什麼。

秦國在滅掉韓國後,又在攻打趙國。

必須要有動作,不然就要步韓國和趙國的後塵了,太子丹心想。

太子丹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燕國的實力,派軍隊和秦國打戰,那是雞蛋碰石頭,聯合各諸侯國抗秦,則是遠水解不了近渴。怎麼辦?太子丹想到了國內的一個猛人:田光。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田光告訴太子丹國內來了一個比他還猛的人:荊軻。

荊軻,衛國人。雖然衛國要到十幾年後才真正的滅亡,但其實早在十一年前,衛國就已經名存實亡。作為一名劍客,沒有了祖國的荊軻四處流浪,直到來到燕國,遇到了高漸離。

然後,荊軻變成了浪子,哦不,爛酒鬼。每天就是和高漸離在燕國的街市上喝酒,每喝必醉,醉就唱歌,唱著唱著就哭了,高漸離則在一旁給他擊築配樂。

路人不敢去勸阻他們,因為荊軻帶著劍,荊軻是劍客。

沒人知道荊軻的苦悶。

直到有一天,田光找到了他。

“我老了,你還年輕,去見見太子吧,我已經向他推薦了你。”

田光是真的老了,這個被人們稱為節俠的已經老的腰都挺不直了。

看著顫顫巍巍的田光,荊軻點了點頭。

田光笑了,笑的很燦爛。

“你去吧,記住,你和太子見面的事情是個秘密。告訴太子,我已經死了,死人是不會泄密的”。

荊軻走了,去見太子;田光死了,以死明志。

太子丹對荊軻的要求只有兩個字:刺秦!

太子丹的要求很簡單,劫持秦王政,讓他吃了的都吐出來還給各國,劫持不了就殺了秦王政。

太子丹的要求很不簡單,那可是秦王。

荊軻猶豫了,太子丹跪拜了下去,荊軻答應了。

公元前228年,繼先後滅掉韓國和趙國後,秦國兵臨易水,劍指燕國。這個時候,是個腦袋正常的人都知道野心勃勃的秦王政想要做什麼。

“該動手了。”太子丹再次見了荊軻,對著荊軻說。

“你手下有個秦國逃亡過來的將軍叫樊於期,聽說他腦袋在秦王那裡很值錢。”享用了一段時間太子丹提供的好酒好肉,荊軻也知道到了該他出手的時候了。

人家千里迢迢來投奔你,現在卻要砍人家腦袋。太子丹不忍下手。

荊軻只能去見樊於期,樊於期知道沒有辦法。

於是荊軻得到了樊於期的腦袋。

只有腦袋還不夠,禮還不夠重,未必能見到秦王。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燕國督亢的地圖,這是太子丹和荊軻為秦王準備的第二份見面禮,相信有樊於期人頭加上燕國最好土地的地圖,應該可以見到秦王了。

荊軻還得有助手,畢竟刺殺秦王政這麼重量級的事情,多一個幫手就多一份成功的機會。

等啊等,等啊等,等到花兒也謝了,也沒有等到荊軻想要的人。

太子丹沒法等下去了。

“徐夫人的匕首,淬了毒,見血封喉。”

“秦舞陽,勇士。十二歲就能殺人了。”

看著手上的匕首,身邊的十三歲的勇士,荊軻知道不出發不行了。

易水邊,國宴後。

高漸離擊築,荊軻高歌,就像當初他們在燕國街市上一樣。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太子丹和賓客們一身素服,看著荊軻和秦舞陽頭也不回的上車向著咸陽而去。

就此別過吧,沒人知道還能不能再看到明天的太陽。

咸陽,宮殿。

秦王不是說見就能見的,特別是已經陳兵易水的時候,來了兩個從燕國來的人。

不過有樊於期的人頭和督亢的地圖,一切就好說了。

大殿上,秦王正襟危坐,荊軻手捧人頭,秦舞陽拿著地圖緩緩而行。

樊於期的人頭對於秦王來說不重要,隨手就被扔到一邊,他感興趣的,是燕國最肥沃的土地督亢的地圖。

地圖被秦王徐徐打開。

地圖裡藏著一個秘密,一個只有荊軻和秦舞陽知道的秘密,一個將決定天下未來的致命的秘密。

秦舞陽抖了。準確的說,秦舞陽的腿突然抖了起來。

秦王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秦舞陽,荊軻也看著秦舞陽。

秦舞陽已經不止是腿抖了,連話也已經說不出了。

十二歲就敢殺人的勇士在秦王面前已經嚇的話都說不出了。

秦王和荊軻兩個人就靜靜的看著正在發抖的秦舞陽,大殿上一片安靜,只有打開了一半的地圖還放在王座前的桌子上等待被打開。

荊軻給了一個解釋:北方來的粗人,第一次見到大王的雄姿,被嚇壞了。

說完這句話,荊軻看向了秦王,發現對方也正看著自己,依舊的一言不發,大殿上依舊的安靜。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秦王忽然動了,手向著打開了一半的地圖。

圖窮、匕現。

刀尖向著自己,柄把向著荊軻。

荊軻動了,事情敗露,不動不行了。

秦王驚了,朗朗乾坤,竟有人行刺。

兩人同時伸手抓向匕首。

荊軻還是快了一步,右手抓住了柄把,左手抓住秦王衣袖。

秦王轉身就跑,衣袖掙斷。

兩個人繞著宮殿里的柱子跑了起來,留下了一班目瞪口獃的秦國大臣和秦舞陽。

秦王出手了,劍出鞘,血染八處。

荊軻靠著殿中的柱子坐下,笑了。

笑自己的不自量力,笑秦王的落荒而逃,笑同伴的驚慌失措,笑燕國的可見下場。

殿外的侍衛們一擁而上,荊軻和秦舞陽再也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秦王怒了,大軍渡河而過,目標燕國,目標燕王和太子丹。

都城薊城被秦軍攻下,燕王和太子丹一路北逃,一直到了遼東。

襄平,燕王看著手中的一封信,無可奈何的閉上了眼睛。

衍水,太子丹的藏身之地,看著父親派來的人,太子丹閉上了眼睛。

軍營,秦國大將王翦看著燕國人送來的太子丹的人頭,緩緩點了點頭。

咸陽,秦王靜靜的看著荊軻最後坐下的那根柱子,笑了。

三年後,燕國終被滅,五年後,六合終一統。

只是秦王不知道,在遠方,一個邊喝酒邊擊築的人,正在等待著再次給他一擊。

策劃:魚羊史記 監製:魚公子

撰文:阿甘 編輯:吃硬盤吧、小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荊軻正傳: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