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上海電影節溫情新片,治愈人心的傷痛記憶

今年上海電影節期間,看了一部最新的意大利電影《冠軍》。導演以輕鬆幽默的手法處理了一個帶著些許沉重的故事,讓它變得可愛而溫情,來治愈人心的傷痛記憶;與此同時,電影又不失其深刻的一面。可以說,這部作品給我帶來了不小的驚喜,值得推薦。

《冠軍》始於一場鬧劇般的商場盜竊。克裡斯蒂安是一個極具天賦、年輕氣盛的意大利足球天才球員。但同時,從小自由散漫慣了的他,也因為自己的這一身份而沉迷於狐朋狗友的不良環境中,一次次地犯渾鬧事。

在他又一次“搞砸”自己的生活後,俱樂部經理決定給他請一位私人導師,幫助他管理那火爆的脾氣,並要求他通過同齡高中生的學業測試。私人導師的應聘過程充滿了戲劇性,從來不瞭解足球、不知道克裡斯蒂安是誰的文史教授瓦萊里奧被意外受聘。無論是對於學習成績並不理想的克裡斯蒂安,還是對於落魄的瓦萊里奧,這都無疑是一次艱難的挑戰。

上海電影節溫情新片,治愈人心的傷痛記憶

不得不說,影片的兩個角色都有著可愛而又複雜的一面。與慣常的體育喜劇相比,在人物的塑造方面,《冠軍》這部電影顯得更為細膩、深刻,沒有刻意地以模板化的方式來處理兩位男主角。

足球明星克裡斯蒂安在事業上“成功”而過著富有的生活,瓦萊里奧在事業上“失敗”而拮据度日,這讓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某種意義上,教導克裡斯蒂安是生活為瓦萊里奧送來了橄欖枝,卻不料這背後是件麻煩的事。因為他要面對的,不是尖子生、不是乖乖仔,甚至也不是普通人,而是眾人眼中的“問題學生”。

正如克裡斯蒂安所言,每個人看似都與他作伴,替他說話,但其實沒有人“真正在乎他”。他們會認可克裡斯蒂安在足球上的才能,會利用克裡斯蒂安來謀取利益,但在作為“人”的這一標準來進行評定時,無論是朋友、足協眾人,還是父親,都時不時會用“混球”,來形容他的性格問題。

幼年失去母親的陪伴、閱讀障礙症、狐朋狗友的利用、懦弱父親的作歹,所有問題交加,在他身上化為了叛逆。他不但荒廢學業,還經常與陌生人產生衝突。

足球給予了克裡斯蒂安富足的生活,但也在某種意義上讓他的人生“窄化”,丟失了更多的可能。就如同社會對許多體育生的偏見一般,“學習成績差”、“鬧事”這種標簽很難被撕扯下來,更遑論克裡斯蒂安這樣有著童年陰影的孩子。

他看似堅強,實則是帶著青春期的反叛心理,選擇用惡習將內心裡封閉起來,以滿身的獠牙和銳刺示人。但其實,這些不是他的本來面貌。他的心中有著單純、善良的一面,只是這一面被創傷掩蓋,需要治愈後方能顯露。

而另一方面,瓦萊里奧也並不是一位自信滿滿的老師。這是一位孤獨而羞澀的中年人,飽受貧困問題和過往喪子陰影的困擾。他獨自過著並不光鮮的生活,甚至連見到妻子都難以正常交流。

如何因材施教,成了瓦萊里奧苦心積慮的事,他也開發出了一套專屬的教程方式。對於性格和愛好都截然不同的兩人而言,起初總免不了有一些摩擦。雖然開始時克裡斯蒂安並不領情,但漸漸地,他們之間產生了一種“沒有血緣”的親情關係,很快建立了一種促進彼此成長和改變的紐帶。

對於缺乏父愛的克裡斯蒂安和失去兒子的瓦萊里奧而言,這一切都進行地無比自然——有著相似傷痛的兩個人,慢慢進入到對方的世界,如父如子。這場成功的教育背後,是平淡卻感人的沒有血緣的親情,是溫馨而治愈的跨越年齡的友情。

上海電影節溫情新片,治愈人心的傷痛記憶

值得一提的是,電影的創作陣容非常年輕。無論是導演列奧納多·達戈斯蒂尼,還是新人男主角安德里亞·卡朋扎諾,都是新人出道,給人帶來了不小的驚喜。

男主角安德里亞·卡朋扎諾的表現很奪人眼球,不僅外表清秀帥氣,而且演技十分扎實,甚至都不像是一位新人演員。他將克裡斯蒂安這位足球天才年少成名、心中彷徨、外表裝酷的種種層次與心路歷程演繹得非常到位。

《冠軍》在一個簡單的故事中講述了很多主題,但影片的核心還是圍繞著“跨越困境”——當遇到人生的困境時,要如何選擇去打破、去革新、去成長,而非迴避問題。堅信心中的善念,並憑此做出選擇,就能為人生找到新的方向。如另一部經典的教育電影《死亡詩社》中所言:“只有你的內心知道你真正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只有你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作為新人導演的處女作,《冠軍》並非盡善盡美;不過於我而言,它仍是今年上海電影節新片中的一個小驚喜。優質的意大利新片很少有機會能在國內看到,希望之後這部電影能夠上映,被更多的觀眾認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上海電影節溫情新片,治愈人心的傷痛記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