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專訪丨邵兵:拍了多年戰爭戲,把思考都放進《八子》里

原標題:專訪丨邵兵:拍了多年戰爭戲,把思考都放進《八子》里

一家八子,滿門忠烈;十萬英雄,捨生赴死,根據贛南真實事件的戰爭電影《八子》,6月21日正式全國公映。電影講述了在上世紀30年代的贛南地區,一位母親將自己的八個兒子先後送入紅軍,奔赴戰場前線,其中兄弟六人陸續犧牲,只剩下大哥楊大牛和小弟弟滿崽。為了掩護大部隊撤離,楊大牛帶著滿崽和全體戰友浴血奮戰,直至彈盡糧絕。而英雄的身後,在那個依舊安寧的小村莊裡,年邁的老母親依然在村頭的小路守望著……

《八子》海報

《八子》復刻了戰爭的殘酷景象,槍林彈雨,拳拳入肉,為了達到更真實的效果,演員往往要在極為苛刻的自然條件下演繹戰場情節,戰壕里滾、泥水裡爬,甚至“泥漿面膜”都成為日常。常常一天拍攝下來,演員咳出的痰都黑。因為拍攝強度過大,開機不久,群演跑了一半。面對這樣的拍攝條件,飾演大哥楊大牛的邵兵不以為然:“我覺得這些都是演員應該做的,我不把它們當做困難。”

這不是邵兵和《八子》的導演高希希的初次合作,經歷了《奔騰年代》、《血占長空》的磨合,二人對彼此的脾氣秉性都可以說相當瞭解。

自出道以來,邵兵一直演繹著熒屏“硬漢”的形象,陽光俊朗的外表之下也有著屬於曾經電視劇市場上最受追捧的陽剛之氣,曾執導《人民的名義》的李路導演誇贊:“邵兵的肌肉骨骼外形非常之棒。”憑藉著外形與氣質的優越條件,原本與表演事業無緣的他,從運動員轉行做了演員。

邵兵

自出道以來,邵兵就憑藉著自己硬朗的外形和過硬的表演水平,得到了眾多導演的青眼,一路上順風順水。1992年參演首部電影《蔣築英》;1996年,邵兵憑藉著在電影《紅河谷》中藏族人格桑一角一戰成名;1999年在滕文驥的電影《春天的狂想曲》中飾演作曲家趙黎明,獲得了第5屆電影華表獎最佳男主角;《中華英豪》中俠骨柔情的杜心武是一代80後心目中的童年男神形象。

邵兵的職業生涯拐點發生在張紀中版《笑傲江湖》的換角風波之後。是是非非已成過去,邵兵退出過影壇,調整多年,也逐漸整理思考表演的意義。

如今的邵兵依然是對戲較真的人。前期劇本他就和高希希反覆斟酌修改,拍攝時還要求導演改戲改鏡頭。採訪中,他不斷感謝老搭檔導演高希希對他的“包容”,他說知道自己“話太多”,但高希希也算“報複”他了,“每次找我演的戲都是這麼苦。”

這些年,看盡行業起起落落,從“小鮮肉”的爭議,到“大叔的春天”的到來,邵兵說,“沒關係,只要你有存在感,自己不放任自己,懷著一個敬畏之心,任何時候別人都不會拋棄你。”

《八子》劇照

【對話】

不煽情不歌頌偉大,英雄只想“回家”

澎湃新聞:高導對於拍攝的要求很高,拍片的過程苦嗎?

邵兵:其實也沒有啥,我是覺得做演員對我們這幫“老革命”來說基本上是很正常的,不苦就不對了。每個片子每個角色你都應該去付出。

澎湃新聞:相比之前出演軍旅劇、戰爭片的經歷,此次有沒有新的挑戰?

邵兵:主要是在劇本結構上面,跟導演聊得挺多的。我們私下也聊了聊,希望能把這個片子拍得朴實一些。別像以往正面人物都被拍得很高,很偉光正。你知道第四次大圍剿實際是最慘的一次,接下來就是兩萬五千里長征了,所以它實際是一個生存之戰。而且因為這場仗是共產黨跟國民黨打,它和抗日是不一樣的,兩邊都是同胞,是自家和自家打。所以這裡面有另一層殘忍的部分,在廝殺中間其實是有一份堅守的,因為信仰不同,兩方各自守著自己的一句承諾。

原來我們的劇本是想歌頌母親,她把八個孩子送進去,然後講一個孩子成長的故事。整個電影是集中在三天的一個危機里,這裡邊怎麼能看出一個成長,他只能對一個事物的認知是有的。所以這種是心理的成長,它不能變成一個武打片似的成長,不能拍得很電視劇。你看了電影后會發現,我們的角色是很朴實的。

澎湃新聞:八個兒子都慷慨赴死了,可能給我們的想象會是很催淚很悲壯的。

邵兵:我們在表演的時候,是沒有眼淚的,當你見到真正的死亡以後,再去用哭表現這個東西,我覺得是很傻的。真正的戰場上,對很多東西是漠然的。你只知道你要做什麼,我不管你死多少人,也從來不看什麼“我的兄弟們被打死了,我要去報仇”這樣的邏輯,這是拍電視劇的邏輯,不是戰爭的邏輯。

這些年拍了這麼多戰爭戲,我這次也是把這些思考都放進來,我覺得裡面跟我的兄弟說的一句話很有概括性——你沒有穿著軍裝的時候,你是我兄弟,我願意你活著,我不想你死;但是你穿上軍裝,你就是一個戰士,所以你敢跑,我就一槍打死你。所以這個人物雖然是個大哥,但戰爭讓這個人就不一樣了,通過他對這場戰爭的認知來反映整個戰爭的殘酷。

《八子》主創合影

話多到自己都討厭自己,做演員敬業是理所應當的

澎湃新聞:和高導合作這麼多年,大家各自有一些什麼樣的變化?

邵兵:沒有什麼變化,我依然脾氣爆、性格剛,高導在堅守的東西上也一直不放。因為大家是為了一個目標在做。跟高導聊得還挺好的,高導也對我挺信任的。他給了我很多的空間去表現。

另外演的時候,我都不願意化妝,化妝師拿那個顏料往你臉上塗,我說這哪行,我就直接抓起地上的泥往臉上塗,整個抹掉以後,你就是個泥人,連脖子裡邊都是那個東西,這樣才真實。 我這麼乾的話,大家就都能幹,劇組裡年輕的孩子們都這麼乾。其實很多時候他們是不知道能這樣,還有這些方法,得有人帶他們。而且一旦你來真的,他們來假的,拍出來以後一對比多難看,鏡頭騙不了人,是不是?我覺得演員一定要敬業,這是他應該做的一件事情。

澎湃新聞:你是一個“想法太多”的演員,所以前兩年還自己去做了導演嗎?

邵兵:因為你只有碰到能容忍你的導演,能接受我們一些想法的導演,才能發揮你的想法。後面肯定還想自己做導演,想要好東西就是得自己堅持,如果一個演員能為你賣命,能為你付出,不是在現場糊弄的演員,其實導演可以聽出來的,導演也應該理解。所以我特別感激高導,能容忍我,我一直跟他說,容忍我多話多嘴。我真的說了太多話,說得我自己都覺得討厭,但是有很多我相信是非常有建設性的意見。

《八子》劇照

對行當有敬畏之心,做好自己不怕被遺忘

澎湃新聞:一路以來好像你一直在飾演正面英雄的硬漢形象,這些角色對你有潛移默化的影響嗎?

邵兵:可能性格比較耿直剛烈?其實也沒什麼影響,我就是這麼個人,而且社會也一直需要正能量的東西,我覺得就是要做一個擔當的人。每一個作品不管它大小,甭管它有沒有流量,只要你去觸碰這個人物,這個人物一定有他存在的意義。作為演員去把他帶到觀眾面前。

澎湃新聞:過去你的事業發展最好的時候是非常流行銀幕硬漢的,但後來大家對男明星和男性角色的審美好像也發了了變化,這方面會困擾你嗎?

邵兵:我不會在乎這方面,你也知道流量社會是很浮躁的,大家真正在乎的是經濟。但你對這個行業要有那種尊重感,就不會被這些左右。其實我不反感流量,也不反感明星,我兒子帥著呢,可能過幾年我兒子也會進入這一行也被叫“小鮮肉”,流量明星沒什麼奇怪的。但是有一點我想說的是,年輕人必須要對這個行業有一份敬畏之心,敬畏之心是極其重要的。你作為演員自己都沒有的時候,觀眾和其他的粉絲更不會有。為什麼會現在出現亂七八糟的人都能演戲,大家為什麼覺得這個圈子很臟?因為太隨便了。

澎湃新聞:這兩年又有說法說“流量”退潮了,“大叔”的春天來了。你有感覺嗎?

邵兵:肯定會退,因為很多東西騙不了人,觀眾花了錢想看什麼,看流量嗎?想看的是他對這個行業的認知,對人和社會的認知,沒有生命力的一個畫片,誰喜歡?電視收視率可以造假,網劇的點擊率可以造假,但觀看的感受是造不了假的。

澎湃新聞:入行20多年,也有那麼些起起落落,心態上有什麼變化嗎?現在怎麼看自己的位置?

邵兵:我年輕的時候,也沒覺得自己就怎麼樣了,得獎的時候沒覺得我自己特好,也沒覺得我紅過或者特別牛過。我就從來沒有這樣的意識。可能我的性格上會有一些缺陷,人比較直,但都是就事論事的。很多的那種人情世故的東西可能也不懂。甚至有一陣子我不拍戲了,我都覺得自己太差了,懷疑自己覺得自己壓根不會演戲。直到當我結婚以後,有孩子以後,你才會對人對事物才會有更多的包容,人慢慢就會隨著歲月的改變。歲月慢慢地把你從男人磨成一個父親,把你變得更加成熟。有的人說你以前怎麼樣,現在怎麼樣,其實沒關係,只要你有存在感,你懷著一個敬畏之心,任何時候別人都不會拋棄你,社會不會拋棄你。只有當你自己放任自己的時候,當你自己噁心自己的時候,別人才有機會傷害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專訪丨邵兵:拍了多年戰爭戲,把思考都放進《八子》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