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2002年12月19日,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上映,最終票房達到2.05億。這部電影,開啟了內地國產大片的時代,此後國產大製作迭出。張藝謀的《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陳凱歌的《無極》、馮小剛的《夜宴》都是其中的代表。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這部電影不只是將內地單部電影的票房推向了億元時代,更是被美國的《時代周刊》評為2004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一名,提名奧斯卡金像獎和美國電影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獲得多個國內外電影獎項。是一部里程碑式的大片,對中國電影產業的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當然了對國內的觀眾來說,這部電影毀譽參半,喜歡的覺得十足的大片,濃濃的中國風。不喜歡的,覺得只是一部風景片。本文無意為這部電影翻案,只不過是從古龍小說風格的角度來點評。因為這部電影的風格,實在是很古龍,充滿古風的味道。

1、意象元素很古龍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英雄》具有濃濃的中國風,有很多中國意象的符號。古琴、圍棋、書法、竹筒、弓箭、強弩、樓宇、宮殿、黃沙、青山、碧水、紅牆、黛瓦、服色、楓葉,在影片中隨處可見。故事的發展和推動,也是以這些意象作為轉換的。

影片的開始,白雲、荒山、黃沙,車隊過處掀起漫天黃沙,為本片定下了基調,悲情的基調。這種寫意的手法,在古龍小說中常見,古龍擅長以黃沙、黃昏、夕陽、邊城、荒山、冷月這種意象為小說定基調。

舉個例子,《天涯明月刀》的開頭是這樣寫的:夕陽西下。傅紅雪在夕陽下。夕陽下只有他一個人,天地間彷佛已只剩下他一個人。萬里荒寒,連夕陽都似已因寂寞而變了顏色,變成一種空虛而蒼涼的灰白色。他的手緊緊握看一柄刀;蒼白的手,漆黑的刀!寥寥數筆,就將《天涯明月刀》的基調定下了。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車隊載著無名進入皇宮後,無名和秦王展開了對話,隨後一系列故事的發展都在這對話中進行。無名如何刺殺長空、飛雪、殘劍,都是通過一系列意象進行的。殺長空是在棋館,殺飛雪是在大漠,殺殘劍是在水亭,高手決戰,都是在充滿古風的意境中進行的。這在古龍小說中很常見,李尋歡和郭嵩陽決戰是在楓葉亭中,燕十三和謝曉峰的一戰也是在蕭蕭楓葉中,葉孤城和西門吹雪是在月圓之夜,月神和李壞是在月圓之夜,薑斷弦和花錯是在荒漠,卓東來和高漸飛是在荒山。

張藝謀通過一系列極具意象的元素,來寫高手對決,非常的寫意,讓人浮想聯翩,也讓人很容易迅速融入。

2、臺詞很古龍

古龍小說的臺詞都很言簡意賅,也正是因為言簡意賅,所以意境滿滿。張藝謀的《英雄》中,人物的對白也很簡單,沒有廢話。

刺客無名的個人簡介:我,自幼便為孤兒。也沒有名字,人若無名,便可專心練劍。我花十年,練成了一種獨特劍法。

秦宮七大高手捉拿長空:跟你多日,拿你歸案。亮出銀槍,驗明正身。

飛雪被無名殺死前,說了一句話:好快的劍。

這樣的對白在《英雄》中很多,看這部電影很壓抑,人物的對白和場景,讓人感覺很壓抑。這種感覺在讀古龍小說的時候,我們也經常能感受到。

3、打鬥很古龍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說到古龍小說的打鬥,大家都很熟悉。高手決戰,環境烘托很重要。人物的內心獨白,人物的情緒,大都是通過周圍的環境渲染出來的。周圍的環境如何,人物的心境就是如何的。舉個例子,《孔雀翎》中有這樣一段:

有風吹過,枯時飄飄的落下來,一片、兩片、三片……

日色漸漸淡了,秋意卻更濃。

秋風梧還是沒有說一句話,沒有說一個宇。

高立終於忍不住抬起頭。

秋風梧就象是石像般站在那裡,臉上連一點表情都沒有,臉色卻蒼白得就象是遠山上樹梢頭的秋霜。

他就這樣靜靜地站著,動也不動。

落葉飄過他的頭,落在他的腳下。

他沒有動。

落時飄過他的眼前,打在他臉上。

他沒有動,甚至連眼都沒有眨。

日已西斜,夕陽紅得就象是血一樣。

楓林也紅得象血一樣。

然後暮色就象是一面網,重重地落下來,籠罩佐他。

他臉上已沒有光彩,眼睛里也已沒有光彩。

他還是沒有動,沒有說話。

高立看著他,只恨不得將自己撕開、割碎,一塊塊灑人風裡,灑入泥里,灑入火里,被火燒成灰。

秋風梧若是重重地罵他一頓,打他一頓,甚至一刀殺了他,他也許還好受些。

但秋風梧卻似已完全麻木。

天地間的萬事萬物,他似已完全看不見,聽不見,也感覺不到。

要多麼可怕的打擊,多麼沉痛的悲哀,才能使一個人變成這樣子?

這就是古龍小說,沒有語言,只有環境,環境來表現人物。刺客無名死前的環境襯托也是如此,沒有語言,沒有表情。但一切盡在不言中,皇宮的宏大,更顯得無名的渺小。皇權的高貴,無名的卑微。冰冷的長矛,靜止的空氣,一切都已安排好了結局。

古龍小說的打鬥,常常是一招秒。這在張藝謀的《英雄》中也有很多體現,無名一劍刺倒長空,一劍擊殺飛雪,一招搞定如月,都很古龍。古龍小說的意境,都在這部電影中展現的很好,甚至過之。假如古大師還活著,看過《英雄》,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4、主題很古龍

古龍的小說都很關註人性,講的是人性的痛苦和無奈,講的是人的選擇和悲涼。就像古龍所說的那樣:“人為何偏偏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而必須做的事情,這豈不是整個人類的悲哀?”《英雄》中有很多人有無奈和痛苦,無名有無名的痛苦,飛雪有飛雪的痛苦,殘劍有殘劍的痛苦,如月有如月的痛苦,秦王有秦王的痛苦。《英雄》將這種痛苦上升到了天下的高度,就像秦王對無名說的那樣:“你就為天下決定這一劍吧。”

《英雄》的主題就是天下和平,劍術的最高境界是手中無劍,心中也無劍。是以大胸懷包容一切,那便是不殺,那便是和平。刺客無名為了天下,放棄殺秦王。這主題很古龍,因為古龍小說中的主人公也會為了各種各樣的原因,放棄仇恨。從而讓我們領略人性的悲歡離合。

5、劇情很反轉

古龍小說劇情喜歡反轉,除了男主角外,身邊的人物都有可能是壞人。《英雄》中無名本來是個刺客,他要刺殺的是秦王。結果卻被秦王識破計謀,無名於是刺殺秦王。我們以為秦王死了,但鏡頭一轉,無名卻是用劍柄刺殺秦王。我們以為飛雪、殘劍、長空都死了,但是鏡頭一轉,他們還活著。本文首發微信公眾號:武俠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張藝謀的國產大片《英雄》,其實是以古龍風格拍攝的,濃濃的古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