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媽閣是座城》劇組

電影《媽閣是座城》,故事的背景選在澳門這個城市,也是一座島嶼,有風情,有氛圍。

時間跨度11年,有跳躍,有滄桑感。

人物選擇了梅曉鷗這個疊碼仔,獨自帶著孩子的母親。

故事選擇了她和三個不同性格的男人之間的往來與糾紛,註定充滿曲折,充滿看點。

在我看來,導演想借助澳門這個城市,來指代主人公的情感困惑,這是一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她困在這個圍城中,陷入這個孤島中,一次次想衝出去,一次次又掉進來。

這是電影的主線,靈魂所在,也是透過複雜多變的人物,光怪陸離的故事,所沉澱下來的情感絮語。

選擇盧晉桐、段凱文、史奇瀾這三個男性形象,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也符合梅曉鷗曲折坎坷的情感之路。

為什麼這麼說呢?下麵,我結合觀影內容,進行如下分析:

盧晉桐:一個傷了她心的男人

盧晉桐之於梅曉鷗,是她的永遠的痛。這是一個曾經帶給她快樂,給予她溫暖的男人,也是一個讓她不願再提起的人。

可以想象,他們兩個作為外來者,初次踏上澳門這塊土地的時候,一定是充滿了忐忑,興奮,被這裡的美景所吸引,也被這裡的人文景觀所感動。同樣,也要經受這裡的誘惑,賭場,金錢,貪婪,人性。

可惜,盧晉桐沒有經受住這樣的考驗,他和後來的那些人一樣,被欲望所纏繞,在城市裡迷失。他是第一個,但絕不是最後一個。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白百何飾演梅曉鷗

梅曉鷗對他的情感投入,從以下三個地方能夠看出來:

一是她挺著大肚子去賭場找盧晉桐。不僅不跟著她離開賭場,反而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打她,踢她,說她破壞了他的好運。

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賭博身上,把自己的無能怪罪到一個女人身上,這樣的行為只有心理陰暗的人才能做得出來。

因此,梅曉鷗恨他,因為他傷了她的心,讓她不敢去愛,對愛充滿了恐懼。

二是她從來沒有告訴兒子他的爸爸到底是誰。這在後來梅曉鷗和盧晉桐的對話裡面能夠感受到,她從來沒有和兒子提起他的父親,她不想讓兒子知道還有這麼一個父親,不想讓兒子難過,也不想讓她自己再提起,想起傷心往事。

三是她在廚房對兒子發火那段。當兒子見到了父親之後,總想過去看他,兒子還流了眼淚,說明兒子並不是那麼討厭這個父親,兒子的愛,超出了她的心理預期,於是,她責怪兒子,朝他發火。這是一種不理解,也是一種偏見,一種嫉妒。

段凱文:一個她仰慕的男人

在梅曉鷗和段凱文對話的鏡頭中,總能感到段凱文的位置始終是高於她的,無論是特寫鏡頭,還是全景鏡頭,可能這是導演的一種安排,或許只是觀者的一廂情願。

在梅曉鷗的心中,段凱文一定是一個氣度不凡,談吐優雅,渾身充滿魅力的男人。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看他身邊的人,或者梅曉鷗曾經遇到的人,根本沒法和他比。無論是前夫盧晉桐,還是老劉,老尚,以及華仔他們。在他們身上,能感覺到那種對於金錢強烈迷戀的氣息,無論是看到錢的樣子,還是盯著錢的眼神。

但是,在段凱文身上,看不到這種氣息。或許更準確地說,是剛開始的時候,看不到這種眼神。

澳門對他來說,像是一個度假勝地,一個休閑的地方,放鬆的地方。就像工作累了跑到倫敦廣場喂喂鴿子,完了再繼續回去一樣。澳門就是他累了來這裡休息下,完了再乘機回去的地方。這是一個過渡的地方,是一個讓心靈暫時不那麼緊繃的地方。

那些他推出去的籌碼,就像那小孩子壘起來的積木,就像那一把把撒出去的鴿子食物,更像是往海裡扔出去的石塊,打出了漂亮的水花,隨後不再見到。

可以想象,梅曉鷗和盧晉桐離婚後,帶著孩子一個人在澳門生活,受盡了委屈,嘗遍了生活的苦,被老尚收養過,也被菲姐點撥過,在她的內心深處,一定是渴望能夠遇到一個強有力的男人,在精神上能夠給她一種依靠,一種力量,一種仰望。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吳剛飾演段凱文

於是,她遇到了段凱文,這個可以讓他仰慕的男人。無論他遇到任何心事,他都不會流露在臉上,他會把自己的情緒隱藏的很好,對外繼續保持著優雅,風度,從容。

越是這樣的內外不一,越會讓人覺得猜不透,這種反差形成了他的魅力,這也是梅曉鷗對他著迷的重要原因。

梅曉鷗一次次的相信他,一次次給他機會,一次次讓他見好就收,但是,他一次次讓梅曉鷗失望,一次次挑戰著梅曉鷗的底線,他到底要乾什麼?梅曉鷗為何總是給他機會?

其實,他們兩個喝紅酒的那段,堪稱這部電影的精華所在。梅曉鷗想征服他,讓他臣服,認輸,道歉,通過她的一次次幫助,讓他真正意識到錯誤,從內心裡感激她,從情感上依靠她。

但是,她錯了,段凱文的內心世界,永遠是高高在上,他是那種心裡明白,嘴上絕對不會認輸的人。

就算他最後進了監獄,對話的時候,還是一種鎮定的表情,不得不佩服這個人物形象,也算是曉鷗的一個坎。

也就是在最後,梅曉鷗才徹底明白,這個男人根本不屬於她,也始終沒有被她所打敗。

史奇瀾:一個她想去感化的男人

在電影《媽閣是座城》裡面,史奇瀾是一個充滿藝術氣息,也具有一定藝術象徵的人物形象。

他到底代表了什麼?具有什麼象徵意義?其實,他是梅曉鷗情感路上的一個指明燈,梅曉鷗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他當做客戶,而且三番五次和周圍人說過,他不是我的客戶。

也就是說,梅曉鷗從見他第一面開始,就沒有想過他會來賭場。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黃覺飾演史奇瀾

但是,他來了,堵上了一切,輸掉了一切。但是,沒事,梅曉鷗會拿出自己的一切,去支持他,感化他,讓他重新振作起來,最後戒掉了賭癮,回歸了家庭。

那麼,為何梅曉鷗會想去感化他呢?我覺得,這是母性的力量。因為,在遇到他的時候,梅曉鷗已經帶著孩子很長時間了,孩子也在慢慢長大,這段時間里,曉鷗很少考慮愛情,更多想的是親情,養家糊口,照顧孩子。

就在這時候,她遇到了史奇瀾,一個藝術家,用他的雙手雕刻了母親懷抱嬰兒的雕像。這個雕像著重表達了一種母性,一種希望的力量。

只是沒想到,梅曉鷗也把自己的這種愛,運用到了他的身上,幫助他走出困境,走出危機。

最終,史奇瀾走出了這個城市,離開了這個島嶼,但是,梅曉鷗仍舊留在這裡,看著這裡的一切。

她在想什麼?她究竟為什麼所困?如何才能走出情感的孤島?沒有答案,只有經歷。或許這就是電影想表達的那個主題,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一千個人心中,就有一千個想法。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來人往,有人到來,有人離開,島依然在這裡,城依然在這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媽閣是座城》,也是一座島,情感的孤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