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香港電影中有不少是以賭博為主題的,比如《千王之王》《賭神》《賭俠》《澳門風雲》等等。這些電影往往是將男主角設定為“賭神”,通過他在賭場上的叱吒風雲,來表達一種男性傑克蘇想象。電影當然不是宣揚賭博,但它也沒有太鮮明的立場批判賭博,對娛樂性的追求壓倒了一切。

但李少紅執導,白百何、黃覺、吳剛等人主演的電影《媽閣是座城》不同,我們首先完全可以將它看成一部戒賭宣傳片。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媽閣是座城》海報

電影《媽閣是座城》改編自著名華裔小說家嚴歌苓於2014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小說以2008-2012為故事發生的時間段,以賭城“媽閣”(澳門)為背景,描寫了賭場女“疊碼仔”梅曉鷗和三個男賭徒盧晉桐、史奇瀾、段凱文之間的故事。

小說《媽閣是座城》的表層故事,就是一個戒賭故事。可能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聽說過關於賭博成癮引發悲劇的流言,互聯網上也可以輕易檢索到各式各樣戒賭者的現身說法。這些故事都很真實,但讓人印象深刻的卻不多,原因在於講述的語言很平實,缺乏文學性的強勁衝擊力,代入感不強。

很多人就再也忘不了一個賭博成癮的人那種瘋魔的狀態,哪怕他年輕、爽朗、衣冠楚楚,兩個小時前還充滿容光煥發,閃爍著上帝寬宥的靈光,一旦他回到賭桌上,他就只是一個靈魂被賭博扭曲的空殼。

嚴歌苓繼承和發揚了茨威格的傳統,在小說中,她以精準、細膩的工筆白描為我們呈現了賭徒的心理。很多人或許認為賭徒成癮是因為貪婪,但又不僅於此,一旦感受到贏的巨大刺激、染上了贏的心癮,那是多少次輸都難以沖淡的,你只想贏得更多。因此假若賭癮無法戒除,等待的只能是毀滅,賭桌上輸盡籌碼,賭桌下輸盡人生。小說中與疊碼仔梅曉鷗有情感糾葛的三個男賭徒均是如此。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賭癮難戒。截圖來自預告片

電影《媽閣是座城》把故事背景提前,從澳門回歸開始說起,並延續著小說的反賭設定。就比如在段凱文(吳剛 飾)和史奇瀾(黃覺 飾)這兩個跟梅曉鷗(白百何 飾)有糾葛的男人身上,觀眾可以清晰看到人是怎麼被賭博毀掉的。

段凱文是從農村走出來的清華大學高材生、如今的房地產大鱷,電影中他一齣場,就可以讓人感受到他的強大氣場:雄厚的實力、豐富的人生經驗、堅定的意志力、強大的自律精神。甚至連在賭場浸染多年、閱人無數的梅曉鷗都認為他會是賭徒里的例外。但沒有例外。電影的後半程,這個風度翩翩的地產大鱷,已經在賭桌上成為媽閣過億的負債人,他也墮落成為滿口謊言、自私、無恥、迷信的“人渣”。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吳剛飾演的地產大鱷段凱文,我們可以從這個角色身上清晰看到一人是怎麼被賭博毀掉的

而史奇瀾,曾幾何時是北京風頭正勁的雕塑藝術家,梅曉鷗帶他走進賭場後,他也一度被賭博毀掉,失去事業、名聲和家庭,體面盡失。好在最後他懸崖勒馬。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黃覺飾演的雕塑藝術家史奇瀾

作為一個關註女性命運的女性寫作者,小說《媽閣是座城》表層的戒賭故事底下,隱藏的依舊是一個女性文本。嚴歌苓豐富的創作生涯,始終沒有離開對女性的觀照,從扶桑、小漁、田蘇菲到王葡萄、小姨多鶴,嚴歌苓通過自己的女性視閾,展示了女性善良、無私、旺盛生命力以及應對苦難從容不迫的強大力量。嚴歌苓筆下的女性,常常擁有一種類似於“地母”的神性特質。

乍一看,《媽閣是座城》中的梅曉鷗顛覆了嚴歌苓以往的女性書寫。梅曉鷗是賭場里的疊碼仔,即為賭場攬客的中間人。疊碼仔的業務,就是從賭場里借出籌碼,自己擔保給賭客玩,賭客用了多少籌碼,疊碼仔按照一定的比率抽取佣金。疊碼仔並非沒有風險,如果賭客欠債會還錢,他要去兜底。疊碼仔是賭博的橋梁和寄生者,這是一個八面玲瓏又需冷血無情的職業(賭客不還錢,你得去討債)。當疊碼仔的,絕大多數都是男人。但梅曉鷗是女性。

小說中,梅曉鷗賭博的基因來自於家族遺傳——祖父嗜賭,敗光家業,梅曉鷗骨子裡流著賭徒的血液。在成為疊碼仔之前,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兼賭徒盧晉桐(耿樂 飾),她在這裡賭上了她的青春和愛情,當她輸掉了對盧晉桐的愛和期待後,她成了賭場上的賭徒。她不僅與賭場賭,更是與賭徒賭,賭上自己的錢財、時間與精力,她的資產隨著賭徒的輸贏起起伏伏,她已欲罷不能。

嚴歌苓又賦予了梅曉鷗地母的屬性——梅曉鷗與嚴歌苓之前小說中的女主人公一脈相承。梅曉鷗有來自於祖父好賭的基因,骨子裡又流淌著祖母仇視賭博的血液——她的祖母在丈夫賭博、家人重男輕女的壓抑之下,為了避免重蹈覆轍,連著殺死了自己的三個兒子。於是梅曉鷗一邊攛掇賭客染上賭癮,將一個個成功人士推入賭博的深淵,可眼見他們淪陷,她又感到心痛與惋惜,她甚至想拯救他們。但以情感賭人性,梅曉鷗會贏嗎?

《媽閣是座城》是嚴歌苓諸多女性小說里,口碑比較一般的,主要是因為梅曉鷗這個人物閃現的聖母光環無法令人信服。讀者可以理解梅曉鷗靈魂里的矛盾和痛苦——她既憎恨賭博,但又依靠賭博為生。只是僅僅因為這樣,她一個賭場上的老江湖、一個行業精英、一個看著賭徒輸得傾家蕩產都無動於衷的人,卻因為看到賭徒落魄,一個眼神交匯就心生悸動,就散髮出神聖的母性光環,心甘情願被史奇瀾、段凱文騙光積蓄?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小說《媽閣是座城》在嚴歌苓的作品中評價不算高

嚴歌苓的一系列創作挑戰了男權社會“女性是被拯救者”等規定,她顛覆男/女、強/弱的二元對立關係,建構了女性的主體性,這值得尊敬。只是在《媽閣是座城》中,主題先行,她只不過是把以往的“男強女弱”改為“女強男弱”而已,為了體現“女強”也背離了人物的行為邏輯——一個賭徒因為她是女性,所以就不一樣了?或許現實中存在梅曉鷗,但這樣的個例不具備普遍性,更不能成為女性痴情、母性偉大的憑證。

遺憾的是,電影《媽閣是座城》非但沒有修正小說中的缺陷,反倒在這條歧路上一路狂奔。電影中梅曉鷗面對沒有錢、一度企圖自殺、後來又騙自己親戚去賭錢以償還債務的史奇瀾,一次次原諒他,鼓勵他戒賭,只要他戒賭,欠她的三千萬都可以不要了,以至於史奇瀾對梅曉鷗說,“我親爹親媽都沒這麼仁義過”;梅曉鷗一會兒飛越南、一會兒飛廣西,只為找到史奇瀾,讓他振作起來,重拾藝術靈感。而面對債臺高築的段凱文,她一次次借錢,幾乎抵押了自己的全副身家。

一個瘋狂的“賭徒”,硬生生變成了一個救贖的聖母。電影中反覆隱喻了梅曉鷗的聖母特性,史奇瀾為她做的雕像,就是一個懷抱嬰兒哺乳的聖母像。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史奇瀾背後的白色聖母像,就是他為梅曉鷗做的雕像

現在的創作者都陷入了一個迷思,好像要體現人物的複雜性,她就得“不好不壞”。像梅曉鷗那樣“害人”不行,她還得“救人”。可這與梅曉鷗疊碼仔的身份以及她成功的“事業”格格不入。因此,梅曉鷗的形象塑造看似深刻,本質是和稀泥,是創作者在自欺欺人。瘋狂賭徒的愛情諾言不可信,《媽閣是座城》告訴我們,瘋狂賭徒的愛情比父母還仁義,比天地還博大。換做是你,你信嗎?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醒醒,梅曉鷗你是一個職業疊碼仔,是更資深的“賭徒”

電影《媽閣是座城》從原著作者到導演、第一主演都是女性,梅曉鷗無法令人信服,與這些女性主創者本身就對女性自憐與自戀的狹隘認知有關。比如嚴歌苓說,“男人賭錢,女人賭愛”;白百何說,“工作特別出色的女生,往往生活和情感上一塌糊塗”“女人遇上真正喜歡的,就什麼原則都沒有了”……挺扯的,無論是賭徒還是愛情,從來就不分性別,不必給女性搞這樣的“特殊”。

李少紅是非常成熟的電視導演,以至於《媽閣是座城》都有濃濃的的電視劇風。無論是原著小說還是電影,囊括的內容非常駁雜,電視劇的篇幅更適合於它,濃縮為兩個小時的電影,過度依賴梅曉鷗的獨白,讓一切顯得倉促、簡略、輕描淡寫,人物形象欠缺厚度。值得稱道的是,這是一部挺合格的戒賭宣傳片,以及白百何、吳剛的演技都很出色(梁天、胡先煦、錢小豪等一眾配角也讓人難忘)——不是那麼圓形的角色,但演員的表演都讓角色擁有著高光時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媽閣是座城》:喜歡賭錢的朋友必要看這部電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