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芥川龍之介:日本小說家怎樣看待西式風情?

芥川龍之介:日本小說家怎樣看待西式風情?

芥川龍之介:日本小說家怎樣看待西式風情?

芥川龍之介(1892年-1927年),日本小說家,號“澄江堂主人”,俳號“我鬼”。自幼愛好文學,涉獵廣泛,從漢文學、日本近代文學到歐美文學,均有研究,更是個博學之士。芥川的作品以短篇小說為主,文章短小精悍,情節新奇,文筆簡潔,以冷峻的筆鋒描寫社會醜惡現象,具有高度藝術感染力。代表作品有《羅生門》《鼻子》《地獄變》《河童》等。其中《竹林中》一文更是由日本導演黑澤明改編為電影《羅生門》,搬上了大熒幕,被譽為“有史以來最有價值的10部影片”。芥川在後期飽受神經衰弱、心跳過速、胃痙攣、腸炎、皮疹等疾病困擾,生活上的不順使他萌生自殺念頭,最終在1927年7月24日,服下致死量的巴比妥自殺。他的自殺給日本社會尤其是文壇帶來極大衝擊。

日本文學評論家吉田精一在評論大正期(1912年-1926年)芥川龍之介的文學時說,“他的文學可以看作是大正期小市民知識階層的良心、感覺、神經、趣味等經提純而獲得的結晶。他的創作是他學識與才華的化身。”中村真一郎指出,他的文學創作“在日本近代文學史上開拓了一個不曾有過的領域”。1935年,芥川的畢生好友菊池寬以他的名字設立了文學新人獎“芥川獎”,現已成為日本最重要的文學獎項之一,以鼓勵新人作家為宗旨,與“直木獎”齊名。井上靖、遠藤周作、石原慎太郎、大江健三郎、清岡卓行等作家都曾獲此獎項,確定自己在文壇的地位。

西方

問:在上海,既能領略中國的傳統,又能欣賞西洋風情,所以這附近我們也好好轉轉吧。我覺得哪怕只是公園也比日本先進許多。

答:公園我也走馬觀花地游覽了一番。像什麼法國公園[1]、兆豐公園[2],非常適合散步。尤其是法國公園,外國老婦或洋人請的奶媽,帶著小孩在剛發新葉的懸鈴木中間玩耍,也許就是因為這風景特別美吧。可我倒不覺得這裡比日本先進多少哩。不過,這裡的公園全是西式的吧?而要是說一味仿照西式就是先進,那也不盡然。

問:新公園[3]你也去過了?

答:去過了。不過那算是運動場吧,感覺不像是公園。

問:那公共花園[4]呢?

答:那個公園有意思。外國人可以進,中國人一概不許進。可它名字里有個“public”意指公共場所,這名字起得妙極了。

問:可你走在路上,看到洋人多的地方,總會覺得不錯,不是嗎?這個在日本可見不到啊。

答:話說起來,我前幾天看到個沒有鼻子的怪人。恐怕在日本是很難遇到這種怪人哦。

問:那個啊?那是流感盛行時,戴口罩遮住口鼻的洋人吧。但同樣是走在街上,即便是裝扮怪異的洋人也比日本人看上去結實呢。

答:日本人撐不起西裝嘛。

問:穿和服不更麻煩嗎?不管怎麼說,日本人這種種族,絕不願意露出皮膚讓別人看見。

答:一旦遐想連篇,豈不猥瑣?久米仙人[5]不就是因此墜落雲端的嗎?

問:那麼洋人就是猥瑣的了?

答:當然,從這點來說的確猥瑣。但風俗這東西,很遺憾,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啊。所以,現在日本人也覺得光腳出門顯得低賤了。潛移默化間,日本人逐漸變得比過去猥瑣了。

芥川龍之介:日本小說家怎樣看待西式風情?

問:可日本藝伎白天走在街上,路過洋人面前時也覺得羞愧呢。

答:什麼啊,這種事情你放一百個心好了。西方的歌女也光天化日出門啊——只是你區分不出來罷了。

問:你夠可以的啊。去過法租界了?

答:那片住宅區可熱鬧了。楊柳生煙鴿輕啼,桃花吐蕊宿民居。

問:那附近差不多都是西式的,紅瓦白磚的,西式住宅不也挺好的嗎?

答:西式住宅也沒幾間好的。至少我看到的都不上檔次。

問:我可萬萬沒想到,你這麼討厭西方啊。

答:我這不是討厭西方,而是討厭惡俗的東西。

問:這一點我自然也是一樣。

答:我才不信呢。你啊,穿著和服想脫了,換成西裝;住著有街門的傳統宅子想拆了,蓋棟西洋式山間小屋;吃著鍋起面想吐了,改吃意大利面;飲著山本山[6]想倒了,改喝巴西咖啡。

問: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是洋人墓地可不差喲,那條靜安寺路[7]的洋人墓地你覺得怎樣?

答:墓地也是窘得緊。那種墓地也自有一套規矩。不過不管怎麼說,我情願埋在小土堆下麵,也不要睡在大理石的十字架下麵。況且還是睡在怪模怪樣的天使雕像下麵,實在恕難從命。

問:這麼說來,你對上海的西式風情是完全不感興趣嘍?

答:不不不,我覺得挺有趣啊。正如你所說,上海有它西方的一面,所以好歹也算是見識了,怎麼能沒趣呢?只是,這裡的西式風情,在我這沒去西方領略過正統西洋風情之人看來,還是有些不合時宜。

註釋

[1]法國公園:今上海復興公園。原為顧家宅花園,此地被劃為法租界後,於1908年被改建為公園,1909年6月建成後於7月14日法國國慶日開放,故俗稱法國公園。(譯註)

[2]兆豐公園:今上海中山公園。始建於1914年,後為紀念孫中山先生而改名。(譯註)

[3]新公園:今魯迅公園。1896年是公共租界義勇隊的靶場,西部建成運動公園,1905年正式開放,稱為“靶子場公園”。其中設置了網球場、高爾夫球場等運動設施,1922年改名“中山公園”,“新公園”是日本人對它的稱呼。1956年魯迅墓遷至該公園,1988年正式改名為“魯迅公園”。(譯註)

[4]公共花園:今黃浦公園。當時其英文名稱為“Public Garden”,中文譯名公家花園、公花園等,中國人習稱為外國花園、外灘公園等。自開放時起便不允許中國人進入,1989年閉園改建,1993年免費對外開放。(譯註)

[5]久米仙人:久米寺的開山鼻祖,《久米寺流記》中記載為毛堅仙。在《七大寺巡禮私記》《久米寺流記》等諸多佛教相關書籍,以及《今昔物語集》《徒然草》等民間故事、隨筆中記錄了他的事跡。(譯註)

[6]山本山:日本老字號的制茶和海苔的食品商,此處指日本茶。(譯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芥川龍之介:日本小說家怎樣看待西式風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