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昆汀·塔倫蒂諾的《好萊塢往事》沒有拿下戛納,但這一點都不會影響全世界影迷對這部電影的期待。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對電影極度較真的昆汀在戛納放映結束後,特地寫了一封公開信,希望看過影片的觀眾千萬不要劇透,不要讓故事的魔力因為幾句“嚼舌根”而消散。足見故事本身對於昆汀電影的重要性。《CineVue》的評價更為直接:它是《殺死比爾》,甚至是《低俗小說》之後最棒的電影,大膽而美麗。分數更為苛刻的Metacritic給出了令人炸裂86的高分。《好萊塢往事》到底了講述了好萊塢發生的什麼故事?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據看過影片的觀眾介紹,影片開始足足1小時候,劇情居然還沒有開始推進,第一幕就該出現的“激勵事件”遲遲沒有到來,故事鴻溝什麼的更是了無蹤跡,昆汀任性地打造著自己的“好萊塢”,私貨一波接一波的出現,不看完全片,你根本無法猜測哪些是故事伏筆,哪些是個人趣聞。

昆汀本人對電影做出了調皮的概括:“這部電影可能是我最私人的電影,是我的回憶電影。阿方索·卡隆的回憶是1970年墨西哥城的羅馬區,我的回憶是1969年的洛杉磯,那就是塑造了我的年份,我當時剛好六歲。這部電影就是我和我的世界,是我寫給洛城的情書。”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所以,《好萊塢往事》的重點不是重構歷史以便解構現實,而是實現昆汀重塑舊夢的夙願。它就是昆汀的私人回憶錄,是昆汀的“童年往事”。影片的陣容極為奢華,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與布拉德·皮特以“雙雄模式”擔任敘事主線。小李子飾演在電視圈和電影圈掙扎的過氣藝人,布拉德·皮特飾演他的特技替身。通過兩人的友誼書寫了那個時代的好萊塢模樣。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結合歷史,那個時代正是電視異軍突起的時代,電影遭受重創,很多電影明星被迫走向電視,轉型較慢的演員則遭到淘汰,好萊塢正經歷著“大換血”。一些看上去很奇特的,反傳統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而兩位男主角飾演的角色必定經歷其中,備受擠壓,被迫做出選擇。

女主角一邊,集合了瑪格特·羅比和達科塔·範寧,特別是瑪格特·羅比將出演莎朗·塔特,即羅曼·波蘭斯基的妻子,那位被曼森家族屠殺的傳奇女明星。可以猜測,小李子一線會在影片最後與瑪格特·羅比的故事線“意外”搭上關係,產生令人驚詫的因果聯繫。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相較於現實中那場聳人聽聞的“屠殺”,昆汀並沒有對塔特本人以及她被曼森家族屠殺的事件添加衝突感強烈的細節演繹與主觀觀點;相反,他對塔特做了某種符號化處理,讓她成為了60年代樂觀精神的象徵。媒體人觀影后紛紛給出評論,認為昆汀對塔特的刻畫展現出難得的“柔情”。他把屠殺事件定義為好萊塢夢的幻滅,以及自己童年青春期的結束。《紐約雜誌》評:這是導演十幾年來最有趣最有同情心的電影。

就像美國作家瓊·狄迪恩所說的那樣:“對住在洛杉磯的大多數人來說,60年代在1969年8月9日突然死亡了。”查爾斯·曼森和他的瘋狂嬉皮士信徒,發動了瘋狂的屠殺,帶走了一整個時代的希望與幻想。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1969年當晚,羅曼·波蘭斯基已懷有6月身孕的26歲妻子莎朗·塔特,以及她的朋友和佣人們被當時邪教組織“曼森家族”的頭目查爾斯·曼森殘忍殺害。而殺人動機,極有可能是因為羅曼·波蘭斯基的作品《魔鬼聖嬰》引起的。可以想象,這起謀殺對於好萊塢以及電影迷的傷害。一面是好萊塢的紙醉金迷,一面是暴徒的血腥冷酷,當兩條敘事線交合時,將會迸發出驚人的能量,這便是影迷們紛紛稱贊影片最後半小時神奇反轉的原因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在靜候《好萊塢往事》之前,熟悉昆汀的敘事套路,將會極大程度的幫助你理解其電影主題和手法。昆汀的影片中那些喋喋不休的話嘮場面是他敘事風格的標誌性場景。在一大段又一大段的對白攻勢里,總是暗藏殺機,聽上去八竿子打不著的對白,會在關鍵時刻神切入正題,出其不意的開始推進敘事,如跑車彈射加速般迅速拉大故事張力,由此情節急轉直下,一場高潮戲就迅速降臨。

他極為重視每一個時刻,保證你看到的任何東西都是有意義的。高效率的昆汀常常憑藉“嘴炮”就能讓觀眾高潮,賦予影片戲劇化的衝突,難以預料的反轉,乾凈利落的落幕,留下意猶未盡的快感。而這一切的秘訣,技巧的方式來源於“突轉和反諷”的運用。突轉不是主人公在關鍵時刻的 “轉折”或“逆轉”,而是看上去不太重要的次要人物,在非關鍵時刻做出的不經意行為,由此徹底改變整個敘事的情節,又不違背人物在故事中貫穿始終的特征。

昆汀創作故事時雖然還是依據類型片的模式而預設結局,但是他抵達結局的方式總是在觀眾預期之外。人物不會放棄總體動機,但在支線情節上必然發生意想不到的突轉。這種突轉既不預示著人物的成功,也不暗示著失敗,而是對動機的破壞和騷擾。

當昆汀的突轉把情緒的鬆緊和節奏的動靜瞬間拉向極端時,反諷(irony)就出現了。這是昆汀“嘴炮”威力的神奇秘訣之二。反諷總是伴隨著突轉而出現。這種反諷大量體現在對話中的突轉。昆汀的人物經常談論一些與身份錯位的話題,以突顯其“虛有其表”。可以猜測,曼森一行人會成為影片反諷的焦點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無論是演員陣容,對於好萊塢的復刻,以及那段聳人聽聞的謀殺,還有昆汀的招牌敘事,都是《好萊塢往事》備受期待的原因。雖然沒有拿到戛納,但這一點不會影響影迷對影片的狂熱。不信我們走著瞧,到時這部影片肯定會刷爆網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沒有拿到戛納,卻被評為昆汀最好的電影!好萊塢的華麗與殘酷往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