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引子:在這部電影中,由於私人空間缺少封閉性,給人心造成了強烈的不安全感,或者反過來理解,不安全感誇大了居住環境的缺點,但我並不熱衷展現一個全景衚衕浮世繪。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柔情史》透過複雜的人際關係、尖銳的對白、幽默的語言將略帶病態的中國式母女關係赤裸裸地呈現給觀眾,凜冽中滲透出的溫情不免觸及人心。電影刻畫了北京衚衕中一對單親家庭母女互相拒斥、仇恨、傷害的奇觀,在絕望中折射出柔情的力量。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城市的建築空間作為現代化生產的典型空間形象的體現,是一個有意義的空間系統,一方面是客觀性空間為人物主體所提供的有力保證,另一方面則是為人物主體的內在感知。在電影敘事空間的變換中,城市空間的在發展變遷的過程中映射出不同的文化內涵。建築被認為是一種富有內涵文化載體,是城市建設發展的必要空間,不同時期也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速,建築空間在表達上也發生了轉變,隨著空間功能的變化,個體情感的表達也不盡相同,建築空間在城市中既是歷史標誌性的記憶所在,又是城市發展中帶有負面影響的空間,人們在這特定的語境和空間中,確立個體身份與行為。空間意義的建構在於對個體情感的真實表達和對多元意義的真實再現,不僅是女性的掙扎與抗爭,還是青春期的懵懂無知,都是城市建築空間象徵性意義的所在。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在新世紀以來,越來越多的電影在創作的過程中試圖表現城市空間的呈現,從外部空間延伸至內部情感表徵,更趨於建築空間的功能屬性向個體情感歸屬的轉向,被理解為一種個體邊緣化的身份認同。在電影《柔情史》中,導演利用空間的場景實現了氣氛的營造和情感的宣泄。導演將鏡頭對準北京老衚衕,在現代性大環境的驅使下,當封閉式的主角的平房、爺爺的樓房、男友的工作室等大量的空間感的呈現,在電影中被不斷提及、甚至放大,這些封閉的建築在一定程度上成為表達主人公心理空間的狀態體現,城市的壓抑和突兀,讓現實的生活與赤裸的人性裹挾在一起,讓人窒息、不安。例如,剛跟男友分手的女主小霧,因一筆意外的稿費而在北京衚衕里租了一套房子;不料母親因無法與家中的爺爺相處,搬來與她同住;與張憲住在工作室,最終倆人的戀愛以失敗告終。電影中這一系列的封閉式建築空間不僅標志著其建築功能屬性,其背後所隱藏的是隨著社會歷史的變遷,他們主體身份的缺失,記憶中的空間被逐漸所取代,無論何時,空間也承載著他們這些人的情懷。女主作為一個自我尊嚴受損而過度敏感的人,始終期待獨自一人的世界。導演通過對畫面的構建與人物之間產生關聯,從而來營造觀眾的心理空間,使觀眾更好地對電影中空間感的存在得到解讀,感受到導演所傳達出來的內容。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被稱為中國版的《伯德小姐》,兩者在某些方面也是有相似之處的。兩部電影都是通過對母女關係的刻畫來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對於同樣出現的“更衣室母女對話”情節,這不是偶然的情節複製,而是生活中每個女孩與母親之間必然發生的事情,真實情感的表露也在一定程度上觸碰到了內心最柔軟的部分。《伯德小姐》更多的在刻畫一個青春期叛逆女孩的成長故事,在成長曲線的刻畫過程中,將母女之間極小的一些瑣碎事情無限放大,營造出一個真摯又感人的氛圍,使觀眾在觀影過程中感受到了真實,引發了青春的情感共鳴。而《柔情史》也是將母女的親情關係串聯起了故事的主線,導演從成年劇作家小霧這個形象切入,畢業三年,租住在北京城一個衚衕里,靠寫作為生,但是並沒有穩定的收入,希望靜心完成自己的劇本撰寫。她不善於與人相處,已經習慣了和母親在互相傷害中度日。而小霧的母親擅長詩歌創作,是一個普通家庭婦女,退休無業,婚姻失敗,事業失敗,是一個徹頭徹尾失敗的女性。故事涉及到母親和女兒之間的情感問題,情感的走向始終都是在愛中包裹著鬥爭。但這個大齡文藝女青年小霧在叛逆的特定環境下,隨之而來的不同複雜的問題都縱橫交錯在一起,導演對於女主小霧成長的代價和成長的經歷鋪陳較少,略顯單薄,並未直接觸動觀眾內心,使其產生共鳴。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城市空間作為城市發展變遷中的物質體現,既傳達出城市文化的多元性,又折射出導演所表達的人文關懷和反思。母女之間殘酷的關係史夾雜著爭吵、和解、依賴,鏡頭內的瑣碎生活,被如此表達出來還是很特別的。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識別二維碼,關註我們

一影一話 譜人世虛實

俱是覆舟風雨 書字可抵愁

公眾號團隊: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戲劇影視學

終南影話 電影小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柔情史》|中國式母女關係的真實映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