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被稱為成人童話的武俠,誰能不愛?

在大多數人看來,

武俠是飛檐走壁輕功了得的俠客,是隨心所欲快意恩仇的江湖。

有一個人卻顛覆了我們對武俠的印象和審美,把來無影去無蹤的武俠落到了實處。

他是徐浩峰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一代宗師》的編劇之一,《道士下山》的小說作者。

2011年至2015年,徐浩峰自編自導了《倭寇的蹤跡》、《箭士柳白猿》和《師父》,為觀眾呈現出一個別樣的硬派武俠世界。

今年夏天,徐浩峰力上刀尖,帶來了潛藏三年的電影——

《刀背藏身》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繼定檔7月19日後,片方新近曝光了導演製作特輯,併發布了一批最新劇照。

相比前作,《刀背藏身》既有一脈相承,又有突破創新。

先說從面子到裡子的一脈相承

徐浩峰的武俠世界沒有飛檐走壁、御風而行、大戰三百回合,

有的是凌厲迅猛的出手,拳拳到肉的招式,手起刀落,點到為止。

穩準狠,有力量,才過癮。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因此,他的電影一向零威亞零特效零替身,讓演員在最真實的環境中演戲,《刀背藏身》也不例外。

在片中,包括許晴、春夏在內的很多演員都有打戲。

所有人都提前接受集訓,學習刀法,一招一式皆有出處,武打動作都是自己完成。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徐浩峰電影里的俠客,不是拯救百姓於水火的英雄,

而是在正義、欲望、道德中掙扎的普通人。

他們有七情六欲,他們有愛恨情仇,他們甚至不一定是道德上的“完人”。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箭士柳白猿》中的柳白猿在兩個女人之間搖擺不定,

《師父》中的陳識在要不要犧牲徒弟成全門派之間艱難抉擇,

《刀背藏身》中的孔鼎義面臨的問題顯然更多。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面對自己看大的青青,他想愛卻不敢愛,不得不在道德和情感中痛苦掙扎。

面對成熟嫵媚又瀟灑大氣的闞智慧,他說不清是心動還是佩服。

前來比刀的軍官,大刀術名譽爭奪權,都成了他要解決的問題。

錶面上這是人生道路上的選擇,實際上這是人性深處的撕扯。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徐浩峰的電影主題大都殊途同歸,是對逝去武林的輓歌

《倭寇的蹤跡》最後,抗倭刀有了名分卻遭到冷落,刀客也被放逐出了江湖。

《箭士柳白猿》結尾,兩個武功高強的人比武,誰輸誰贏不重要,他們都已被時代的車輪碾壓。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師父》講的則是詠春拳北上失敗,在規矩狹義被破壞殆盡的時代,傳統沒落,俠義不在,只剩一片狼藉不堪。

《刀背藏身》同樣如此,人人都想爭奪“大刀術”的署名權,其中不乏俠客和軍官,他們不知道自己遲早會輸給時代。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說完了一脈相承,我們再來說突破創新

用徐浩峰的話說就是,

“提供給大眾一種新鮮的審美,是做電影的樂趣所在”。

這種新鮮的審美表現在電影的方方面面。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演員陣容更新鮮。

徐浩峰以往的電影,總少不了宋洋的身影。

這一次,宋洋變成了張傲月

許晴、春夏、黃覺、耿樂、李光潔的加入更是讓人忍不住好奇他們會演繹出一個怎樣的武俠故事。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投資更多場面更恢弘。

徐浩峰之前的電影里,我們很少見到一對多的打戲。

這部電影里,不僅有一個人對一群人的千人群戰戲,更有充滿烽火硝煙的戰爭戲。

其中有一場斜坡大戰,最是令人稱道。

這場戲既驚險又刺激,極具看點和張力,堪稱電影的高潮,同時它又點破了電影的主旨,承載了徐浩峰的武學觀點。

這些都很大地提高了電影的觀賞性,哪怕之前沒看過徐浩峰電影的觀眾也很容易入戲。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故事情節更跌宕起伏。

徐浩峰前作的故事情節大多簡單,甚至去情節化去高潮化,缺乏戲劇衝突。

《刀背藏身》的故事則複雜得多。

抵抗日本侵略的時代背景下,圍繞著對“長城大刀術”發明權的爭奪,各路奇人義士粉墨登場。

有俠客,有隱士,有軍官,有女人,有瘋漢……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人物一多,關係自然複雜。

光是愛情線,既有闞智慧和多個男人的感情,又有孔鼎義和青青的感情。

真個剪不斷理還亂。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角色更豐滿有感染力。

電影人物眾多,就像一幅亂世武俠眾生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抉擇和命運走向。

上面已經說過,孔鼎義面對的人性抉擇遠比柳白猿、陳識多得多。

如果說男性角色更立體,那女性角色則更獨立。

徐浩峰一向很擅長拍女性,他鏡頭下的女性有著各不相同的東方美,讓人過目難忘。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在《刀背藏身》中,他不僅拍出了女性的美,更拍出了女性的性格。

《柳白猿》的二冬是一枚棋子,《師父》的趙國卉是男人的附屬,《刀背藏身》的闞智慧更具獨立精神。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她獨自在鄉下生活多年,成熟嫵媚又從容大氣,和青青的純真青澀正好相對。

智慧和青青身為女人,卻是電影里不可或缺甚至影響故事走向的重要存在。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片中,許晴和春夏都有裸露戲份,說是功夫床戲也不為過。

打和脫的過程,是角色內心的掙扎和痛苦的發泄,是道德和情感、正義和欲望的較量。

幾段裸露戲被徐浩峰拍得活色生香,極具美感和高級感,一點不流於俗。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文化內涵更豐富深遠。

相比前作,這部電影格局更宏大,視野更廣闊,探討的問題更深層。

同為民國武俠,《柳白猿》和《師父》更側重個人的生死和幫派的興衰。

《刀背藏身》則是站在歷史的角度去關註個人與時代的命運,在武俠之中傾註家國情懷。

是武俠,也是史詩。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徐浩峰說,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這樣看來,《刀背藏身》就是一部“見眾生”的電影。

真正做到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徐浩峰曾說,

“北方理念,刀法是防禦技,刀背運用重於刀刃,因為人在刀背後。

武俠小說是一棱刀背,幸好,有此藏身處。”

“刀背藏身”,既是徐浩峰寫小說的初衷,又是徐浩峰武俠的核心所在。

這也讓既有堅守又有突破的《刀背藏身》有了不得不看的理由。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徐浩峰的江湖帶著濃濃的煙火氣,扎根在現實里,

在套路化模式化並日漸沒落的武俠片中另闢出一方天地。

他電影中的男人重信然諾,女人柔中帶剛,卻在禮樂崩塌的時代中飄零逝去。

看似消極悲觀,實則是對傳統道義的渴求。

武林已經逝去,但對俠義的遙想從未停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只有他,能把許晴和春夏拍得如此高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