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文 | 江宇琦

編輯 | 吳燕雨

6月18日晚上,上海下起了大雨,但在上海電影博物館內舉行的一場特殊放映還是座無虛席,並且有半數以上的觀眾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這批觀眾此行的目的,是一部和他們同齡的影片——由愛奇藝投資、主導修複的,新中國上映的第一部電影《三毛流浪記》(4K修複版)。

放映結束後,現場掌聲雷動,一位老人很激動地告訴告訴毒眸:“這個片子是我小時候看的,那個時候還沒電影院,我是到我爸他們廠里看的,電影放完還要演戲。我現在看這個真的是記憶猶新,所以就算下大雨我也要過來。我們小時候啊,誰家裡要是有一套三毛的小人書,那可了不得哦……”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活動現場坐滿了白髮蒼蒼的老人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修複版老片第一次引發熱烈的反響了。一個月前在戛納,由電影資料館主導修複的4K版《盜馬賊》、新派系和愛奇藝聯合修複的《護士日記》同樣飽受好評。而更早之前,修複版的《東邪西毒》《大話西游》都還曾登陸過內地院線,並取得過不錯的票房成績。

但並非所有老片都能像這些電影一樣在影院“重生”。從電影誕生至今的一百多年時間里,由於技術缺陷、意識不足以及戰亂等原因,全球有大量的老片,都在時間的長河中消失,進而無法被後人看到。而對於有機會被修複的影片來說,又常因成本、技術、素材等限制,也很難再以原來的面貌走上大銀幕。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隨著對老片保護意識的增強,近年來國家開始出資補貼電影資料館等機構進行老片的保存和修複工作,以愛奇藝、優酷為代表的視頻平臺和民間資本,也開始在素材收集和修複技術的升級上傾註心力,例如愛奇藝就推出了 ZoomAI視頻增強技術用於提高老片修複效率、搶救更多經典老片。而從行業角度來看,海外銷售渠道的打通,進而保證老片修複不再是用情懷所支撐的生意。

未來,老片修複的道路或許會越來越寬。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和時間賽跑的工作

“這是一份和時間賽跑的工作。”聊起老片修複,一位電影行業從業者告訴毒眸。

根據全世界範圍內各機構統計的數據顯示,自19世紀電影這門藝術形式誕生以來,全球生產的所有電影拷貝只有10%留存了下來,其中1914年之前生產的電影里,有75%以上已無任何拷貝留存;在美國,誕生於1929年前的默片僅有14%留存了下來,1950年之前的有聲片“消失率”也達到了50%;中國誕生於民國期間的3000部電影,也僅有十分之一還有留有拷貝。

這主要是因為製作膠片的材料一般分為硝酸片基和醋酸片基兩種,對於儲存環境有著極為嚴苛的要求,在高溫環境下很容易燃燒或者變質。可就在過去的一百多年裡,全球範圍內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和無數區域戰爭與動亂,以至於絕大多數老電影的拷貝都只能在陰暗潮濕的倉庫中發黴,或者毀於戰火。例如一代傳奇女星阮玲玉所參演的 29 部影片,目前僅有9部還留有拷貝。

為了能夠避免和這些老片永別,讓更多的觀眾有機會接觸到經典,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起,歐美國家的一些機構、公司就開始做起了老片的保存於修複工作。例如美國的CC標準收藏公司、意大利的博洛尼亞電影修複工作室,都為很多老片的修複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2006年,中國政府也開始實施“電影檔案影片數字化修複工程”,計劃每年投入3500萬元,由中國電影資料館全權支配,來推進中國4萬部老電影膠片的數字化修複、存檔工作。而從2017年起,資料館又正式啟動影片的4K修複工作,並已經完成了《黃土地》《盜馬賊》等影片的4K修複。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電影資料館人工修複《渴望》對比圖

然而儘管國家對老片的保存與修複表達了高度的重視,但想要真正實現數萬部影片的修複工作,每年3500萬的投入還是有些“杯水車薪”——據毒眸瞭解,目前國際上修複一部影片的成本在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部分修複質量較高的影片成本更是達到千萬,各種設備的前期投入也不是一筆小數。但是現階段我國用於每部老片修複的成本,平均只有20萬左右,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老片的大規模修複。

老片修複成本高,一方面是因為其修複工序複雜、人工和時間成本極高。

“底片素材要先經過清洗、除塵、除霉等物理修複,再用膠片掃描設備逐幀掃描,最後進行數字修複。《三毛流浪記》這部影片,有大量劃痕、抖動需要做基本修複,有些曝光過度的地方還得用軟件調色,基本上每個人每天只能修複300幀。”愛奇藝製片人、此次修複的負責人左沁姝告訴毒眸。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低質視頻面臨的問題

雪上加霜的是,面對上萬部需要進行修補的影片,目前國內專業人才卻處在極度緊缺的狀態,相關從業者還不足千人。一位製片人向毒眸解釋,一些拷貝損害較為嚴重、對修複要求更高的影片,每一幀花費的修複時間要更久,有時甚至需要花兩到三年時間來修複,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據瞭解,CCTV6在利用機器進行老片修複時幾乎是“人歇而機器不歇”,一部修複難度較大的影片沒人每天可能只能修複二三十秒。

除了技術和成本上的制約,更叫許多人頭疼的,其實是找不到合適的素材。據愛奇藝影業總裁亞寧介紹,此次《三毛流浪記》修複時用到的三套拷貝均來自於華夏電影膠片公司,修複人員將三套拷貝中最好的鏡頭全都挑選了出來,併進行逐格掃描。但由於年代過於久遠,很多素材缺失、受損,因此部分鏡頭上仍存在一些遺憾。素材的缺失,恰恰正是原來受制於保存條件造成的遺憾,而這更凸顯了加快保護的必要性。

但就是這樣一個耗時又耗力的工作,大多數時候並不能給修複方帶去太多利益,因此過去除了政府主導外,更多人都是因為情懷而在做著這件事。亞寧也向毒眸坦言:“《三毛流浪記》這樣的影片想去商業化還是挺難的,愛奇藝更多是希望能給中國電影留下一些珍貴的資料。因為膠片儲存確實很不穩定,隨著時間的推移,老片每分每秒都在退化,再不儘快去做,這些珍貴的東西未來就看不到了。”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老片修複會越來越好嗎?

雖然老片修複一直困難重重,但對於熱愛這門事業的從業者和熱愛中國電影的觀眾們來說,陰霾或許並不會持續太久,越來越多變化似乎都在向人們證明,單純“用愛驅動”老片修複的日子有望終結,為經典老片所搭建的產業正在成型。

最核心的變化,隨著人們對於經典電影、經典文化重視程度的加深,整個社會的觀念隨之有了變化,民間資本也逐漸開始向這個行業傾斜:愛奇藝公佈了“全球經典拷貝修複計劃”和“經典電視劇數字化建復工程”,對《勞工之愛情》《白毛女》《龍鬚溝》《地道戰》等經典作品;優酷也在2018年啟動了“經典影劇修複計劃”,目前共完成了對上百部劇集與數十部影片的修複……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大宅門》修複前後對比

資本(尤其是互聯網公司)的介入,除了讓更多影片有機會得到修複外,同時也極大程度上推進了影片修複技術的更新與迭代。愛奇藝針對影片修複自主研發了 ZoomAI視頻增強技術、首次將深度學習、多方位大規模應用在了視頻畫質增強上,而優酷同樣也在嘗試利用雲計算技術、異構計算平臺來輔助老片修複。

“老片的修複中,五六十年代的電影的修複難度是非常高的,因為年頭久,所以部分膠片損傷比較嚴重,電影會有很多劃痕。比如《雙教子》《秘密日記》《人鬼神》的修複,最初去噪聲銳化的模塊是無法解決修複問題的。但是利用我們自主研發的新模塊——智能去劃痕模塊,可以根據前後幀自動檢測劃痕的位置併進行智能填補,將明顯減弱和去除劃痕。”據相關技術人員介紹,過去10人團隊20天的工作量,利用 ZoomAI視頻增強技術處理只需要12小時即可完成修複增強並上線。

截至目前,愛奇藝2019年的ZoomAI修複計劃共涉及了50部國劇、50部黑白電影(包括《地道戰》《勞工之愛情》《劉胡蘭》《團結起來到明天》等)和20部老動畫片,此外還會為40部動漫作品進行插幀增強。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劉胡蘭》修複前後對比

但是對於這樣一種“更智能化”的修複方式,也有從業者向毒眸提出了質疑,認為很多年代久遠的影片存在大量污漬,AI無法通過時間、空間的信息去彌補。“另外電影畢竟是一個藝術品,要修複到怎樣的程度才算是好的,似乎很難通過算法的方式來判斷。”

“AI修複還在不斷進步,我們正在聘請資深專家來對人工智能進行指導,來優化深度學習系統、嘗試解決現存的問題。”亞寧表示,愛奇藝已和電影資料館等部門達成了合作,一些資深修複師都會對修複進行指導,目前 ZoomAI視頻增強技術不僅可以直接加強視頻內容的封面質量,還可以在修複視頻時理解視頻內容,避免修複損傷。

有技術人員向毒眸指出,愛奇藝還邀請資料館的修複師對技術修複進行指導,來幫助機器進行深度學習,進而能夠把原來靠經驗才能完成的修複固化為標準化修複,為大規模修複更多老片提供可能。

在相關技術人員看來,如果利用AI對影片進行智能修複的技術能夠進一步成熟,當5G時代到來之後,帶寬問題得到充分解決,用戶則能夠藉由AI技術對更多原本就較為清晰的介質進行進一步增強,進而在視頻網站上收穫到更好的觀看體驗。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老片修複質量的提升,除了能夠滿足用戶的線上觀影體驗之外,同時也有機會為更多中國經典影片走出國門創造機會和可能。放眼國際,老片的版權交易早就已經廣泛鋪開,在戛納、威尼斯等電影節上,都設立有相應的展映板塊,來為老片提供和觀眾交流的舞臺。

“可發行的經典影片數量比不上新片,但我們之前在經典影片版權交易上是不足的、缺失的,如果能夠填補這塊空白,對於中國影片出海來說會是一個新的可能、新的增長點。”負責《盜馬賊》修複版海外發行工作的赤角創始人謝萌告訴毒眸,《盜馬賊》修複版在戛納放映後,引發了不少海外發行商的興趣,甚至有一家北美髮行商找到赤角,表示公司的前身曾在30年前發行過《盜馬賊》,如今仍希望再次在北美髮行這部電影。這樣一種市場反饋,讓謝萌相信:“推進的過程本身就是一個突破,一步步走,未來這條路會有更多的機會。”

亞寧表示,“商業化這不是我們現階段考慮的重點,即便老片修複短時間仍舊不是一筆賺錢的生意,我們也願意在這塊業務上繼續投入,通過先進的科技手段,我們能夠讓經典影視作品的價值在這個時代得到理解和傳承,這是有意義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當我們談老片修複時,我們在聊什麼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