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天上再見》海報

原創:小禾姐,有一個微信號“小禾電影

2017年,法國拍攝了一部反戰題材電影:《天上再見》,今年春天在中國公映。影片帶著觀眾穿越時空,重新審視70年前的那場戰爭。

38張精美面具之下,一個飽受戰爭摧毀的靈魂,主人公愛德華最終選擇了死亡,來釋放他無處安放的憤怒和抗爭。隨處可見的法式幽默,也難以沖淡直抵人心的悲涼。

最後一個死去的比第一個死去更加愚蠢。熬過了戰爭,還要去死,是不是很蠢?

究竟是赴死之人蠢,還是戰爭更蠢?

1

1918年底,一戰接近尾聲了。德法戰場上,滿面泥土的法軍士兵窩在戰壕里休憩。戰爭一打就是四年,每天目睹活人變成屍體,對死亡從恐懼已經變為麻木,他們早已疲憊不堪、歸鄉心切。

一條軍犬穿越戰壕,帶來了足以讓士兵們振奮的消息:德國人主動議和,上級命令立即停止戰鬥。

中尉普拉代勒默默撕毀了信函,投之以一抹譏諷的冷笑。停戰?對他這樣的戰爭狂魔來說,那就是讓他的軍功章少了分量。

隨後,他指派兩名士兵前往陣地偵察,又從背後射殺了他們,緊接著一顆炮彈落到了德軍陣地。

戰事再度被挑起,德軍馬上以更猛烈的炮火還擊。難以計數的生命在炮火中隕落,還有好幾名法軍傷兵遭到了普拉代勒的暗殺。

士兵馬亞爾發現了普的陰謀,被追殺中,掉入泥坑,幸虧被愛德華救起。而忙著救人的愛德華不幸被一顆流彈擊中。

從昏迷中醒來,愛德華的下巴和食道全被炸毀,悲憤得要自殺,被馬亞爾用嗎啡針制止了。從此,他只能靠軟管進食。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戰後,愛德華隱姓埋名,不停的製作面具,懷著一種對戰爭的巨大痛恨,開始了復仇之路……

《天上再見》是根據2013年龔古爾文學獎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影片聚焦於戰後民眾的生活,以主人公愛德華的悲劇命運,揭示戰爭的殘酷和上層人士發動戰爭的虛偽。

這部劇,2萬多名豆瓣網友平均標註8.1分。小禾姐覺得,可以給到8.5以上。電影將沉重的社會題材和飽滿的故事,濃縮在2小時內,融合了濃郁的法式唯美,並且人物立體,鏡頭華美,兼顧了細節處理,足見製作團隊在影片的打磨上苦心孤詣。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網友說:到底是法國電影,殘酷到日月無光了,也還是有星星點點的優雅與華美。只是仔細一想,原來這種優雅與華美,也可以比殘酷更殘酷。

戰場的殘酷毋庸置疑,但究竟是什麼導致戰爭?影片試圖通過對比戰後各種人物的境遇,讓觀眾找到答案。

戰爭罪人普拉代勒,戰後混的風生水起。

普拉代勒靠著死難戰士棺木的生意,賺取政府的補助金撥款。他供應的棺材一律只做1.5米,不惜隨意截斷屍體。雇佣不識字的華工,以致屍體和墓名完全不符。偷工減料、隨意糊弄,只為賺取昧心錢。被髮現後,他辯解起來巧舌如簧、賄賂官員。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對於死難士兵,他踩踏著他們的墳墓,沒有絲毫尊重。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他一邊發著死人財,一邊攀援富貴,花言巧語娶上了愛德華的姐姐。

個人操守上,也是渣出了天際。不僅把妻子的女友睡個遍,編派妻子,還出軌下屬的女友,連女佣也想染指。

這個頭號反角能夠青雲直上,正是社會對惡的無底線寬容。

而那些複員的傷兵,缺胳膊斷腿,要靠販賣配額嗎啡維持生計。

曾是會計的馬亞爾戰後只能做些電梯升降員之類的活計,未婚妻也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督察員在調查普拉代勒事件上親歷親為、上交賄賂金,卻30年沒有任何褒獎和升職。

為國家犧牲的軍人沒有受到優待和安撫,克己奉公成了“要麼沒有本事,要麼讓人討厭”,而投機倒把、唯利是圖者卻扶搖直上。影片處處飽蘸了對畸形社會的影射和諷刺,也許作者認為這是權貴階層所鼓吹的戰爭的荒謬根源。

2

小禾姐曾經疑惑:愛德華一定要死嗎?為什麼不能被救贖?

愛德華有一雙碧藍深邃的大眼,渾身充滿了藝術氣息。四年參軍生涯,他用畫畫構築自己的精神世界,偶爾畫幅漫畫揶揄上司。

直到受傷前,他似乎沒有受到戰爭太大的影響,還是那個不顧安危搶救戰友的熱心小伙。

不過,戰爭在最後一刻摧毀了他。愛德華音貌盡毀,一開口就如野獸嘶吼,連一同長大的姐姐也分辨不出他的聲音。

一戰有多荒謬,愛德華就有多痛苦。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戰場純粹是一個錯誤,他說,是政客們“鼓動戰爭,享受戰爭,從中謀取暴利的謊言”。

更何況,負傷還是出自一個戰爭狂的私人欲念,顯得那麼滑稽不堪,那麼沒有價值,就像一個玩笑,一場鬧劇。

而藝術家愛德華生來就有一雙發現美的眼睛,失去下巴,比他那些失去手腳的戰友們,更讓他難以承受。

身體的創傷漸漸變成了心理的創傷。愛德華不停的製作面具,越來越投入、越來越著迷。

前前後後,他製作了38副面具:從最初用來遮臉的簡單面具,到精緻的鹿角面具,可以改變情緒的面具,以及臉部無縫貼合的“隱形”面具,到最後驚艷的孔雀頭罩,製作技術越發爐火純青。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面具不止是遮蓋畸形的道具,更是他對現實的偽裝和逃避。同時,影片通過華麗的面具,展現了愛德華的傑出藝術才能。觀眾們或許可以暢想:如果不是這一切,愛德華很可能在藝術上有所成就。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懷著滿腔的憤怒——對戰爭的憤怒,對社會的憤怒,對父親的憤怒,甚至是對命運的憤怒,愛德華要發泄憤怒。

利用戰爭紀念碑和宣傳冊詐騙,是第一件。

意外得知人渣普拉代勒娶了姐姐時,他對普發出了致命一擊,這是第二件。

他註射高劑量的嗎啡,來自我麻痹。

那個純凈少年,在戰爭中已死,現在的他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是一個阿修羅,憤怒的和全世界開戰。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毛姆在《刀鋒》中,用一句話這麼評價索菲,也適用於愛德華:“她本來住在天堂,現在天堂失去了,她住不慣平凡人的平凡世界,因此,絕望之餘,一頭鑽進地獄。”

3

親情本應是愛德華的最後救贖,受傷的人,唯一能做的是:回家,接受父母的關照,慢慢療傷。

不過,愛德華決絕的隱藏自己,拒絕親人的慰藉,這是他的另一重悲劇。

愛德華出身於上流世家,家族產業龐大,父親對政治頗有影響力。幼時母親病故,父親忙於工作,每當年幼的愛德華請求父親陪伴時,得到的常常是一張鈔票。

隔離的親子關係,使愛德華對父親抱有怨言。而父親對愛德華畫畫也不支持、不認可。

如果說畫畫是一種離經叛道,那麼參軍,未嘗不是愛德華對父親的逃離和叛逆。

但是,愛德華忽略了父愛的分量。

老愛德華(姑且這麼稱呼)不相信兒子死亡。他安排建設戰爭紀念碑,理由是:民眾對戰後紀念頗有微詞。

而當他強調:每一個人的名字都要刻上時,觀眾心裡突然亮堂起來:老愛德華想以製作戰爭紀念碑的形式,使兒子作為英雄來被銘記和敬仰。

在紀念碑的資金投入上,他思考片刻,目光落到了桌上兒子的照片,我們甚至可以斷定,老愛德華是為了兒子才做這項公益。

這種拳拳愛子之心,到底是老愛德華平常不擅長表達,而使愛德華沒有領會到,還是失去兒子後逐漸醒悟,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從一堆徵集畫作中,老愛德華本能選中了兒子的作品,並且發現了兒子的獨特簽名。這個意外,要麼是父子心有靈犀,要麼是愛德華頗具才華,要麼是經歷過戰爭的愛德華,在創作更能引起共鳴。

利用簽名,老愛德華不動聲色找到了兒子。

整個尋子過程,除了讓人慨嘆老愛德華的手腕之外,還感受到父愛如山。

也許,在愛德華看來,一個強悍和超能的父親,不是父愛如山,而像大山一樣壓得他喘不過氣。

父子相見,父親說,我不在意兒子做錯了事,我的兒子很有才華,我為他驕傲,他有權利成為他想成為的人。

老愛德華放下了期望,用遲來的道歉和肯定,讓父子關係得到了和解,愛德華鬱積的憤怒頃刻消失,他感到巨大的空虛,縱身一躍,優美的身形,消失在巴黎繁華的夜色里,留下了傷心欲絕的父親,來不及阻攔。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他無法接受自己面目的醜陋,至死也沒有摘下頭罩,認為父親不能接受自己。

這個孔雀頭罩,細心的觀眾一定可以發現,父親的辦公桌上正好有一對孔雀裝飾。是否可以說明,愛德華仍然保留著家的記憶、父親的記憶?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他萬萬沒想到,父親費盡周章找到了自己,一眼認出了戴著頭罩的他。

他不知道,父親半夜披衣翻看兒子的照片,因為忘記了兒子的忌日而自責。

他也不知道,父親把一份優厚的銀行工作送給朋友,是猜到他正接受朋友的救濟。

愛德華從來沒有從戰爭中恢復過來,選擇在父親面前自殺,對任何一個父親來說,都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而老愛德華好不容易找到了愛子,卻在剎那間又失去了他。兒子如他,仿佛手中握不住的流沙,這種白髮人送黑髮人,即便老愛德華身居要位,受人尊敬,也無法避免。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連親情也無法輓回的,是戰爭中破碎的靈魂。

至此,戰爭,打碎了僅有的一絲美好和希望的可能,它的殘酷,讓觀眾隨著愛德華在夜空中漸漸消逝的身影,而陷入悲涼中,久久不能釋懷。

如果我們無法對抗世界的邪惡,那就各自死去,天上再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豆瓣8.1,38張華美面具,難掩一個破碎的靈魂,只有天上再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