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斯嘉麗·約翰遜的成功是不言而喻的。約翰遜很小就開始了演藝生涯,很快就成為一名廣受好評的多產女演員。在2004年的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bafta)上,她憑藉在《迷失東京》和《戴珍珠耳環的女孩》中的表演獲得兩項最佳女主角提名。正是她在索菲亞·科波拉的奧斯卡獲獎浪漫喜劇片《黑寡婦》中與比爾·默里的對手戲為她贏得了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並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而她在漫威電影宇宙中反覆出演的黑寡婦角色也進一步鞏固了她的明星地位。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所謂人無完人,約翰遜的音樂事業卻不太成功。

2008年,在接受採訪時,約翰遜透露了她的第一張專輯是如何誕生的,她說:“我最初為一張慈善專輯錄製了一首歌,是喬治·格什溫(George Gershwin)的《夏日時光》(Summertime)。這張專輯是Rhino發行的,唱片公司的人對這首歌非常滿意,所以他們說,‘你有沒有想過錄製一整張專輯?”,自2008年發行首張專輯《any where l Lay My Head》以來,通過她在2016年動畫電影《歌唱》中的演唱,這位女演員繼續發展著她的音樂項目,但沒有像電影事業一樣獲得太多關註。從糟糕的唱片銷售,到意想不到的合作,這位明星的音樂總是令人驚訝,但從來沒有真正俘虜大眾。讓我們來仔細看看為什麼約翰遜的音樂事業會失敗。

她發佈的首張專輯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2008年,斯嘉麗·約翰遜發佈了她的首張專輯《any where l Lay My Head》,其中包括主打單曲《Falling Down》。該專輯包括湯姆·維茨的十首翻唱歌曲,以及一首名為《song for Jo》的原創歌曲,這首歌是約翰遜與大衛·西特克合作創作的,大衛·西特克也製作了這張唱片。大衛·鮑伊也有兩首歌。《公告牌》雜誌稱:“去年春天,約翰遜在洛杉磯莫裡斯的Dockside錄音棚用了五周時間錄製了這張專輯。她之前的音樂娛樂包括為《意想不到的夢想》(Unexpected Dreams)演唱單曲《Summertime》,2006年以電影明星為特色的慈善專輯,以及在去年的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 festival)上與Jesus & Mary一起意外亮相。

儘管她作為一名演員取得了成功,但人們對她的首張專輯褒貶不一。《觀察家》報稱其為“勇敢的古怪選擇和對一位獨特作家的迷人敬意。”與此同時,《娛樂周刊》說:“像是把約翰遜的歌聲深埋在毒品的氛圍中,製片人大衛·安德魯·西特克(電臺電視節目的製作人)本意是好的,但最終卻模糊了維茲的偉大曲調。”斯賓塞哀嘆道,“正如《迷失東京》中的一個場景所證實的,她的能力和卡拉ok愛好者所需要的差不多。”這當然不是最糟糕的。

她為她的第二張專輯錄製了兩天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斯嘉麗·約翰遜(Scarlett Johansson)與美國創作型歌手皮特·約恩(Pete Yorn)合作錄製了她的第二張專輯《分手》(Break Up)。

這張專輯收錄了約恩創作的八首歌曲和大明星的《我是宇宙》的封面。據AMC電視臺報道,約翰遜“像電影角色一樣對待錄製環節:到了錄音室,她學習了排練和歌詞,融入了歌曲中創造的角色,在兩個下午錄製了她的歌曲,然後就結束了。”SPIN證實了超高速錄製的時間表,並指出她“參加了兩天的錄製,但約恩說她馬上就確定了自己的角色。”

就像她的首張專輯一樣,《Break Up》也收到了褒貶不一的評論。英國廣播公司音樂頻道(BBC Music)稱其“過於輕微,不足以鼓勵重覆播放,但偶爾也足夠迷人。”Pitchfork說,這個項目“很少有曲調或情感上的影響,讓它成為你真正想要記住的那些罕見的不可能場景之一。”更令人欣慰的是,這張唱片在法國被認證為白金唱片。

大多數都是批評她的聲音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儘管斯嘉麗·約翰遜的前兩張專輯似乎受到了過多的批評,但最受抨擊的還是她的聲音。談到她在2008年的(Anywhere I Lay My Head)中的演唱,Pitchfork稱她的嗓音“有限,音高偶爾會顫抖”。但該雜誌在一篇贊美的文章中指出,這位女演員擁有“廣泛的結構範圍,從低沉、流暢到憂郁。”據英國廣播公司音樂頻道報道,“很多人都在談論這首沉浸在SJ混響聲中的雙軌舞曲。啊哈,批評者說,她顯然不會唱歌!嗯,是的,但坦白地說,這並不重要。”

她放棄了音樂,加入了超級英雄團隊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在前兩張專輯反響平平之後,斯嘉麗·約翰遜加入漫威電影宇宙,開始了完全不同的職業生涯。她在2010年的《鋼鐵俠2》中首次飾演黑寡婦,這讓約翰遜面對了一群全新的觀眾,從那以後她就一直很忙。2019年上映的《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在上映的頭兩周內,每個品種的票房就超過了20億美元。正如《娛樂周刊》所指出的,有一部獨立的《黑寡婦》電影正在開發中,這對約翰遜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好處。

她的女團樂隊只有一個星期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Pitchfork在2015年2月20日報道稱,斯嘉麗·約翰遜與來自海姆的霍莉·米蘭達、肯德拉·莫裡斯和茱莉亞·哈爾蒂根的埃斯特·海姆組成了一個組合,並稱之為單曲。約翰遜在一份新聞稿中說:“我們的想法是創作由女孩創作和表演的超級流行舞曲。”“我愛格蘭姆斯。我喜歡手鐲。我喜歡Go-Gos。我希望它像那些樂隊一樣:超級流行,但也有點諷刺,有點玩笑的味道。”《滾石》雜誌預覽了樂隊的第一首單曲《Candy》,這首歌有一種電子流行的synth感覺,由約翰遜擔任主唱。

然而,女子團體只是曇花一現。據報道,“約翰遜的代表們”收到了來自洛杉磯的同名樂隊的文件,而就在五天前,約翰遜剛剛宣佈了她的樂隊的成立。Pitchfork報道稱,另一支單曲樂隊“自1999年以來一直存在”,並“以侵犯商標為由,向約翰遜的代表發出了停止通知”。競爭對手樂隊的主唱文森特弗雷德里克(Vincent Frederick)在新聞發佈會上說:“很難相信有哪個音樂家會對另一個樂隊做出這樣的事。在過去的16年裡,單曲一直是我的生活。為了取得成功,我們付出了難以置信的努力。”

儘管《紐約時報》在2018年6月報道稱,斯卡喬的樂隊已經改名為Sugar for Sugar,但約翰遜的女團似乎從未起飛。

還是安心的當影迷的寡姐吧,期待《黑寡婦》能夠出現在觀眾面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你聽過寡姐斯嘉麗·約翰遜的歌曲嗎?看一下她失敗的音樂事業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