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2018年新壹季《十三邀》播出,第壹位出場的嘉賓是國師張藝謀。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近年來,張藝謀的口碑不斷受創,2016年上映的《長城》,票房離預期較遠,更是迎來惡評如潮。

時隔兩年,他帶著新作《影》登上節目與許知遠對話,帶著壹股強烈的悲愴感。

妳也可以解讀成張導花式撒嬌,求好感。事實上證明效果不錯,豆瓣評分:8.7分。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節目壹開始,許知遠就開誠布公地說懷念第壹季,因為節目做久了,自己喪失了好奇心。這樣說來,新壹期《十三邀》帶著若隱若現的程式化和疏離感也就不奇怪了。

許知遠講過,《十三邀》這個節目,通常會帶著偏見去了解對方,又帶著偏見認識對方。在節目結束後,觀眾認識的也許是壹個意料之外的嘉賓。

這是節目的壹大特色,也讓娛樂化的訪談節目有了文藝腔。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不過,許知遠2018年的首期節目風格不再像是挖掘嘉賓B面,更像在重塑采訪對象。

這壹集,他把張藝謀看作集體主義時代的個人自由意誌的“反叛者”,這種反叛成了他的電影標簽,刻在了不同時期的作品中。

采訪壹開場張藝謀就抱怨起好萊塢制片人制度,這顯然是在回應他那部惡評滿滿的《長城》。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他說,蹲坑好萊塢3年半悟到的,就是“做回自己”。票房、口碑他都不在乎了。

今年,張藝謀的新片《影》即將上映,按老謀子自己的介紹,電影就是壹個小人物在被歷史戲耍的過程中不斷找回自己的故事。

和其他的第五代導演壹樣,他特別喜歡小人物。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活著

在他過去的很多作品裏,出彩的角色也多是小人物。反之,壹旦塑造位高權重的人物時,就迎來各種不友好,比如《英雄》,比如《滿城盡帶黃金甲》。

《影》,把小人物置身在廟堂的陰謀之中,又盡可能讓他擺脫權謀,塑造相對獨立的小人物形象。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從他心情愉悅、侃侃而談的樣子能看出,此片甚得他的心。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許知遠順著張藝謀的話,提了壹個特別好的問題。他問,《影》這部電影實則是個寓言,但是當它脫離真實歷史情境後,邏輯上多少會發生扭曲、變形、失真等問題,張藝謀是如何看待歷史和思想的關系的?

比如《雷雨》中,周樸園對侍萍的始亂終棄,對家庭的高壓掌控,這種矛盾沖突對於壹個資本家的家庭成立。但是當張藝謀把它移植到《滿城盡帶黃金甲》的宮廷中時,這種矛盾沖突立即變弱。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張導說,“歷史的問題太大,我的電影回答不了”。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對於這壹點,許知遠有個很聰明的理解,他認為張藝謀壹代的導演們都在出自本能地表達自己的歷史意識,尤其是對80年代的表達更強烈。

聽到這老謀子笑了,他很樂意接著聊這個話題。80年代被他視為黃金年代,電影的表達有思想、有文化、有藝術。那個時代,撥亂反正,重建壹切,文藝極為發達,人們既好奇世界、也開始尋求自我,求知欲極為旺盛。

用張藝謀的話說,聊聊弗洛伊德就能泡到妹子。

但是,今天,電影只講票房。他是俗人,當然也有對票房的雜念,他盡量希望能做到平衡。

可是,嘗過甜頭的人又豈能真的做到清心寡欲?

其實說到票房,張藝謀不僅曾經是現象級的,更是開山級的。

2000年代初,中國電影市場壹片荒蕪,除了馮小剛的賀歲喜劇,幾乎沒有什麽能稱得上有票房的電影。

此時,張藝謀、張偉平這對搭檔開啟新的大片模式:《英雄》、《十面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連續上映,不斷創下票房新高,讓中國的電影人意識到原來中國人是愛看電影的。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之後,才有中國的電影壹系列發展計劃出臺,鼓勵民營資本進入院線、制片行業,全速發展13年,最終成了世界最大的票倉。

最終二張鬧得不歡而散,他們的電影時代也不再。

《歸來》是張藝謀牽手樂視的第壹部電影,倍受業界和影迷的關註。在影片籌拍期就被炒得沸沸揚揚,被視為張藝謀回歸之作,大夥都覺得張藝謀要靠這部作品重回人生巔峰。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結果,盡管影片沒能贏得更多票房和口碑,但是在這部片中多少還是能看到張藝謀回歸初心的影子。只可惜,終究也只是影子。

之後的《長城》,即使有了張藝謀標簽的畫風,但卻看到了很多細節失控的現象。這在張藝謀電影中是不多見的,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張藝謀是控制力極強的導演。

他的失敗可以有創意、故事、與主流審美認知分歧的失敗,但落實能力上的失敗極為罕見。

張藝謀在節目之初就吐槽好萊塢制片人制度不科學,拍片不易,這顯然是在說在好萊塢導演的權限小而產生的掣肘。

采訪到這部分,觀眾見識到了完全不壹樣的張藝謀。他謙和、委屈、坦誠,非常實誠有親和力。

接著這個話題,張藝謀聊起了現在的電影。難出經典、人才匱乏、好萊塢商業碾壓,是他提出的幾個關鍵詞,每壹個表達都是悲觀的態度。人走茶涼,正是他對自己所有觀念的總結。

采訪的後半段,節目大篇幅展現了張藝謀在山西第八棉紡廠的工作情景,以及他追求藝術、自由的堅定之心。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許知遠來到張藝謀當時工作過的棉紡廠,找到他的工友了解情況。這位工友拿出了當年張藝謀給工友們拍攝的舊照,手舞足蹈、繪聲繪色講張藝謀怎樣給工友拍照的。

他那講演的模樣,頗有些老電影中常見的表演方式,這位工友的表現必得滿分啊!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不過,也讓人明白了張藝謀早期的電影風格從何而來。《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壹個都不能少》……壹茬又壹茬的經典,都是老謀子對話時代的產物。

張藝謀說自己是壹個自卑的人,由於原生家庭在文革時期受到過迫害,這段經歷在他的身上有很深的烙印,也影響了他今後的人生道路。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正如他的工友所說,他渴望自由。可是當自由真正到來的時候,他又是自卑的。他從來不敢因為自己的作品受到表揚而自得,很多人覺得這是張藝謀的謙虛。

其實,這是他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在作祟。

就像2008年的奧運會假唱事件,張藝謀在工作人員的慫恿下同意把林妙可的聲音換掉,引發假唱事件。張藝謀接受采訪時談及此事用了“懊糟”壹詞,後悔當初不該因為林妙可跑調而換成假唱。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可是如果可以重來,張藝謀真不見得會讓林妙可真唱。因為他事先完全想到過這壹點,並為此咨詢國外專家團隊,在得到真唱即便跑調也無傷大雅的回答後,他依然做出這樣選擇。

張藝謀是壹個喜歡計劃好壹切的導演,在巨大壓力下,他不喜歡因計劃不周而出現的壹切意外。這既成全了他,又是他的緊箍咒,讓他因壓力過大、手緊反而難出佳作。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在《十三邀》的采訪裏,張藝謀這份脆弱被放大,而且是良性的放大,定然能為張藝謀找回不少粉絲。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誠然,張藝謀繼《英雄》之後被詬病的作品很多。

但無論正負,他並不寂寞。無論正負,他都是中國電影現象級的人物。

無論何時,他的電影都有被期待的理由。

(電影爛番茄編輯部:丹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原來張藝謀是這樣的脆弱、自卑,從見過他這樣在公眾面前表達恐懼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