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序言:1994年萊昂納多首次奧斯卡提名,好萊塢媒體的曝光度、採訪接踵而來。

25年前的1994年,萊昂納多第一次獲得奧斯卡提名、金球獎提名,在1993年有兩部他主演的電影上映。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一部是1993年初上映,與羅伯特·德尼羅搭檔的《男孩的生活》,在片中飾演一位受繼父虐待、內心無比壓抑、痛苦的少年形象,他的演技受到公眾和媒體的關註。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在同年底12月,與約翰尼·德普搭檔的《不一樣的天空》上映,在裡面飾演智障弟弟阿尼,也正是因為這個角色,引起好萊塢的廣泛關註,並首次獲得金球獎、奧斯卡的最佳男配角提名!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作為年輕演員的小李子開始在好萊塢崛起,在獲得奧斯卡提名之後,好萊塢媒體的曝光度、採訪也接踵而來。在25年前的1994年時尚雜誌《Interview》就採訪了這位年輕演員,並作為雜誌封面。在採訪中,小李概述了自己的演員歷程,從小就跳霹靂舞,如何進入演藝行業,對自己的認識,如何面對處理名利等等,並表示最不想做的就是為自己建立一個人設。

下麵主頁君附上採訪全文。採訪翻譯:shishi惹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英格麗·斯西(Ingrid Sischy)(雜誌主編):我註意到有許多年輕演員正在崛起,他們生長在好萊塢,但父母卻不是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你也是這樣的,對吧?給我們講講你成為演員的歷程吧。

小李子: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想成為一名演員。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父母就知道我很外向。只要有客人來訪,他們剛一走我就會自然而然地去模仿他們,看我詼諧的模仿是我母親最喜歡的事。是的,我成長在好萊塢但並不是在任何富裕的街區。不過,我的父母,儘管他們離婚了,卻始終費心地保護我的環境,讓它更好,讓圍繞我身邊的一切可以讓人忽略掉貧窮的事實。他們也培養我的文化修養。帶我去博物館啦,給我看藝術作品啦,給我讀書啦。母親每天開車兩小時送我去大學的附屬小學,然後父親接我回家。在60年代父親是一名紐約的地下漫畫家,現在他則在洛杉磯有一段時間了,發行漫畫啊唱片啊書之類的。當我小的時候我會跟著他逛遍全城所有的漫畫書店。

至於學校,我想我從未真正地掌握過。我從不會將我的精力耗費在我不感興趣的地方。數學是最糟糕的,直到今天我也不能將註意力集中於它。人們總是對我說:“你本該更努力的。”事實上,我經常作弊,因為我難以安靜地乖乖坐好以及完成家庭作業。至於大多數我從學校得到的其他東西就是和朋友們閑逛和約會。以前我還會,比如午餐時間,召集一半的同學,然後和我的朋友們在他們面前跳霹靂舞。我還有這樣一節科學課,當課程結束後老師會給我十分鐘讓我站起來做些即興表演!

我對錶演的熱愛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五歲的時候母親讓我在《游戲屋》(Romper Room)里完成了第一次表演——那是我最喜歡的。然而人們不能管住我。我會跑來跑去,用手猛拍攝像機,上躥下跳,做空翻和一些常規動作。要是現在我還能得到那捲磁帶就好了。當然我還有其他回憶。大概十歲的時候,有一次試鏡,他們帶了五個孩子,只是通過看他們的長相來看看是否適合演戲。當時我留著朋克髮型,因為那段時間我沉迷於霹靂舞。我向上帝發誓,那感覺就像我們是一排烤肉。一名女士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他孩子,念叨著:“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你留下。”我是“不是他”中的一員。回家的路上,我在車上邊哭邊說:“爸爸,我真的很想成為一名演員。但如果就是這樣的話,我不想做了。”父親摟著我說:“總有一天,萊昂納多,它會發生在你身上。記住這些話,放輕鬆。”於是我停止了哭泣:“好吧。”

斯西:父母是何時離婚的呢?

小李子:在我出生之前。我其實挺喜歡這樣的。因為我擁有兩個迥乎不同的世界,而我又可以將其連接。

斯西:你沒有上高中,對嗎?

小李子:當時我大概接了三四十個廣告,然後第11年級時我參加了《成長的煩惱》(Growing Pains)的拍攝,12年級我在家學習了一段時間。我拍了24集,快結束的時候我去試鏡了《男孩的生活》(This Boy’s Life)。我的第一個電視劇角色來自於《父母之道》(Parenthood),播了13集就停播了。我飾演的是Gary Buckman 一個喜歡手淫的孩子並且因為父親的離開而精神紊亂。我記得當時我問了波利·肖爾(Pauly Shore)很多有關性方面的問題。

斯西:“真的嗎?”

小李子:有天我倆坐在床墊上聊了一個小時,因為我很好奇,他告訴了我有關女孩的事,以及一切。

斯西:“那時你多大了?”

小李子:“大概1415歲吧。”

斯西:跟我談談你是否對自己在生理和性方面有自我認知呢?

小李子:我仍在通過很多方式探索。我並不完全瞭解我自己。

斯西:我想說的是,你身上的某些東西讓我覺得你將有很多很多很多事情要做。為了成為一個真正性感的明星,你要擁有……

小李子:吸引力?

斯西:對。

小李子:我的吸引力嗎?[嘆口氣]

斯西:或許談論它甚至是不安全的,因為它會引起自我意識。

小李子:不錯。我認為大多數人的性感——這聽起來很膚淺——定是沒有規劃的。我並不認為我……如何如何。實話講,我不知道別人眼中我是什麼樣子的,我現在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我註意到,當我有意識地表現得很酷的時候,我會放慢語速,眨眨眼,或者假笑一下,而我認為那正是人對待事情的假態度。每當我發現自己做某事只是為了取悅別人時,我會試圖停止。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斯西:你會覺得當你成功後,你就變了一個人嗎?

小李子:我知道我變了。無論如何,成名會讓你以另一種方式思考。比如,人們會更加關註你。當人們問我:“你如何處理名利?”我沒有答案。當人們走到我面前告訴我:“我真的超級喜歡你的表演。”我儘量回以一個真誠的感謝,但我卻沒辦法向你證明我是一個正派的人,我對你所說的表示敬意。當我在拍《不一樣的天空》(What’s Eating GilbertGrape?)時,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壓力。但現在我覺得我有了更多的壓力去堅持我在前兩部電影中一直堅持的那句話,即保持我的本能。我甚至不清楚我是怎樣在《不一樣的天空》里表演的,我只是不假思索地憑著直覺做了我認為要做的事。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斯西:你會擔心你無法再次做到了嗎?

小李子:不,我知道我可以做到的。那是自然而然的,就在這兒。但同時你要努力擺脫那些你已經開始聽到的關於自己的事,以及那些你比以前更加清楚的事。當我們談論名望的時候,我認為人們大方地袒露“我喜歡成名,我喜歡被關註、和某人發生關係、讓我尊敬的人也欣賞我”總比人們假裝名利對其毫無影響要有趣真誠得多。

斯西:那從一個也有可能發生的相反觀點來看呢?你認為名望讓你變得更瘋狂了嗎?

小李子:我一直都是瘋狂的。現在我有了更多的素材需要整理。我不能說得比這更簡單了。但演戲是唯一使我真正保持自發性的時候,我想每時每刻都在場。

斯西:最近你正在拍由吉姆·卡羅爾(Jim Carrol)的小說改編的電影《邊緣日記》(The Basketball Diaries)。飾演吉姆·卡羅爾感覺如何?

小李子:一個未知的領域。

斯西:到目前為止,有一點非常奇怪,那就是似乎你選的每個角色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很奇特哈?

小李子:我認為演員們犯了一個錯誤,在這個行業中他們尋找了自己的定位,而一旦他們嘗試一些更黑暗的事情,他們會因此備受打擊,所以他們回到之前的做法。這也是這個行業殘酷的原因,它不會鼓勵你去學習。就像這部電影,我做了一些瘋狂至極的事情。那是我從未嘗試過的,在我的整個人生中,甚至獨自在家都未曾做過。

斯西:我聽說你給你父親買了輛車。那感覺一定非常美妙。

小李子:我知道他一直想要輛新車。他這輩子都開著那輛破舊的旅行車。我計劃和他所有的朋友為他舉辦一個盛大的五十歲生日派對,有斯卡樂隊(ska band)還有波爾卡舞曲。在整個大家子面前,當他正在吹滅蛋糕上的蠟燭時,我停下車來把喇叭按得嗶嗶響。於是當他轉過身時映入眼帘的就是我開著那輛嶄新的車。我無法描繪比當時更美好的場景了,主要是,儘管我不會告訴他,當時他的臉剎那間容光煥發。我不想說明那輛車就代表著我所有的情感和心意,但我希望它能向父親表明無論我經歷怎樣的變化,我始終在那兒。一時間我對一切感到心酸,我想做一個完美的孩子。我非常地感激我的父母和我的成長方式,儘管有時我忽略了它——明明這是我不想忽視的。和他們一起度過的日子,不管是和父親度過的每個星期日早晨,吃著法式吐司,看著大力水手(Popeye)還是和母親裝扮聖誕樹——那都是讓人快樂的回憶。

斯西:你有想過寫作嗎?

小李子:我認為目前演戲就足夠了。更重要的是,我嚮往旅游。而且我知道最終的我會墜入愛河的。

斯西:你墜入愛河過嗎?

小李子:沒有,我現在還不想。我從未想過我會去旅游,除非我擁有一個妻子或者其他人可以一起分享它。你並不一定需要它,而我是那種想要分享很多東西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我拍完《邊緣日記》後會和母親一起去旅游,因為我想花點時間陪陪她。這與是否墜入愛河無關,而是與創造美好回憶有關。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

以上轉自@萊昂納多中文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25年前20歲的小李子:最不想做的事就是給自己樹立一個人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