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段奕宏,又“消失”了。

上一次他出現在銀幕前,還是2017年《暴雪將至》。

這兩年之間,公眾印象里的段奕宏好像一直在挑戰自我,拍雜誌、走時裝T台秀、擔任電影節評委,甚至嘗試極限運動,似乎想將熟知領域以外的事物嘗試個遍。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最初:未知是成長

觸動它,就會有一種震撼力,全身而發地釋放

新疆的六月,青草香的味道是最迷人的,那也是段奕宏最難忘的小時候的味道。那個時候的段奕宏,用他自己的話說,很野。但在這上躥下跳和調皮搗蛋里,段奕宏清楚地知道,其實自己比同齡人具有更強烈的感知力,那也是他最初的、對於未來和未知的感覺,好奇、憧憬、興緻勃勃地探尋答案……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對於老段來說,那時候的未知來自各個小而細微的日常——小草破土而出的張望之後,那是什麼樣的生長?一輪一輪考試完結,人們會收穫什麼?一個叫夏天的季節即將上線,一季又一季的時光更迭會帶來什麼?未來的路會通向哪裡?一個個未知充滿了吸引力,鋪就了他的成長之路。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而年少時期段奕宏對未知事物最強烈的一次感知,來得如同暴風驟雨一般,“那應該是上小學時的一個周末早晨,” 段奕宏回憶,“那天不上學, 我還在家裡睡覺,卻被鄰居家奶奶的哭聲給吵醒了,從她的哭聲和言語中,我意識到他兒子出了狀況,那種悲慟實在是無法形容。

我第一次感知到了死亡的味道,以及死亡襲來時的恐懼。”他被這突如其來的情緒擊中,鑽進被窩哭了很久。那或許也是他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未知的力量,也是第一次認識到原來那個愛玩的小朋友,不是沒心沒肺,他只是更容易被一種能讓內心釋放的點而觸動。

就像在很多武俠電影或是小說里所描述的那樣,找到你的“脈門”並觸動他,就會有一種震撼力全身而發地釋放,而這最終釋放帶來的結果,可能依然是未知,依然讓人想要去探尋背後的答案。對於未知的探尋,也許是老段內心的一種力量,無論命運散佈在不同人生節點的到底是什麼,耐心地等待,體會未知,以及未知變已知的過程。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因此,在他日後的職業生涯里,對於“未知”的探尋,讓他能更深入地進入角色的內心,去理解、去結構重組有血有肉的角色:他可能會怎麼樣?他為什麼會這樣?他還能怎麼樣?這樣的場景會給他帶來什麼?到底什麼是更合理的角色反應、心理狀態和身體表達?

在人們的固定印象里,段奕宏似乎擅長並喜歡詮釋一些深沉、有力量的電影,段奕宏個人卻不這麼認為,“其實在角色挑選上,沒什麼定式。遇到喜歡的導演,可能就什麼都不想;遇到特別觸動神經的故事,就一頭扎進去了。有時候摸到自己的脈門就很瘋狂,有時候又會很謹慎”。

創造未知併為之

“戲瘋子”的名號,哪是隨便就能被叫的?

從某一種層面來說,演員,算是一個被動的職業。儘管段奕宏並沒有給自己預設過一個理想角色,但一有匹配的機會,他會拼盡全力,掌握可控的部分,探求並創造未知的種種可能性。於是,就有了那個一意孤行、不肯放過自己的老段。

中戲畢業後,由於成績優秀,段奕宏在老師的推薦下進入了國家話劇院,在話劇舞臺上大放異彩,如魚得水。所以第一次接觸影視拍攝時,段奕宏本能地對影視作品產生了抵觸的心理。“影視作品的表演比我想象中要難。”段奕宏說,“我在話劇舞臺上感覺很舒服。”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在新劇《大秦帝國之天下》中飾演呂不韋

主動逃離開自己的舒適圈,面向未知領域出發是需要勇氣的。但這“脈門”一旦被打開,也就一發不可收了。在老段從影的二十年中,他在角色的難度選擇上呈現進階式的上升。從《士兵突擊》中瀟灑不羈的隊長袁朗到《我的團長我的團》中複雜多變的龍文章,到《烈日灼心》中敏銳執著的伊谷春,再到《暴雪將至》中倔強悲情的餘國偉……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暴雪將至》海報

當人們已經在心底給段奕宏打上硬漢標簽時,他又冷不丁選擇了褒貶不一的呂不韋一角。除了不同的角色,段奕宏還不斷“逼迫”自己挑戰“不專業”的領域:嘗試時裝周走秀、拍攝雜誌大片、進軍廣告、擔任電影節評委,甚至嘗試一些極限運動。

熟悉固然能產生安全感,但未知事物的陌生卻更能讓段奕宏興奮。那些未知與不規則可以讓他打破原有的狀態,拓展新的可能。給自己創造未知,但又不迷失在恐懼中,複雜與矛盾就這樣造就了段奕宏。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我的團長我的團》讓我意識到演員究竟是什麼,開始重新審視這個職業。”

從《我的團長我的團》開始,就已經打破了段奕宏對影視演員這個職業的幻想。那172天的艱苦拍攝,發生的許許多多的事情,讓他知道演員是殘酷的。面對那些鮮血與生命的教訓,面對觀眾的期望,面對經歷的遭遇,所有混雜在一起,那種心情是沒法迴避的。

演員除了作品的責任,還有作品所傳達的意義和價值上的責任。光鮮的錶面,從來不是問題的本質。

享受未知

“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段奕宏早前在東京國際電影節獲獎感言中坦承自己的表演仍然具有局限性,但局限性也意味著還沒有到窮盡的那一步,其實也意味著某種未知。對於段奕宏個來說,這恰恰是做演員的快樂,享受未知,成就未知,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而這種未知,並不僅僅只存在於演戲這一種事情上,也存在與每一天的生活之中。

洗碗、做飯、家務……林林總總的日常在老段的眼裡也是有趣的,他同樣在享受這一切。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也許是後院青草里在沙發上發獃的他,看著天空中忽然飛進視野的昆蟲,然後閉上眼睛,發現四周青草的味道原來是會變化的;也許是家中一棵橄欖,有些時日不見,便發了新芽;也許是去年一張沙發,最近有了時光帶來的舊痕;也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今天多了這個,又少了那個;四季在變化,那不妨給生活里多點色彩,與四季相匹配。

深色系讓人感覺到酷,想自在要舒適感就換成淺色系。實在難做到,那就靠點綴……嗯,這都是今天的生活,是昨天不曾感知的未知,而明天又將是未知,老段享受的便是這感覺。

享受未知,這樣的段奕宏,仍然像是那個“少年”,在去往未知的過程中發現微小幸福,那種感覺就像是老段提到的“新疆六月混著奶油冰棍香氣的青草香”,香氣依然如從前那般美好。

x

與段奕宏對話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TRENDSHOME:您演了這麼多戲,自己特別喜歡的角色是什麼,為什麼?

段奕宏:每個角色,對於我來說,多少都會有喜歡的成分。當然這個喜歡,不是一個結果,不是觀眾看到的狀態,無關觀眾喜歡與否,也不是這個戲帶給了我多少贊譽。我所說的喜歡是指我在這部戲里,剋服了什麼,得到了什麼。

無論是從精神上、職業素養上、業務水準上,還是對於所演人物的階層、職業、時代、歷史獲得更多的認知,我獲得了,我就會喜歡這個角色。

TRENDSHOME:入戲很深,然後再從角色中剝離出來,這是大多數演員都要遇到的問題,您是如何處理這種情緒的?

段奕宏:我個人的感覺是,享受作為演員的每個階段,出不來就享受出不來,總會自然而然地出來的,這個是因人而異的。演員還是帶有個人理性的,保持理性,這樣無論出於對角色的考量,還是對個人身體健康的角度,都是有益的。

TRENDSHOME:舞臺、大熒幕和電視劇這三種方式,您更喜歡哪一種,為什麼?

段奕宏:我都喜歡,沒有伯仲。每一個作品的完成,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如果非要分的話,可能是從體力、心力上分,電影緩衝期要多一些,電視劇真的是很累,每天十幾場戲,還要把臺詞嚼透,實在是辛苦。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TRENDSHOME:覺得您每次挑選的角色,都非常有力量,是不是對劇本的挑選很苛刻?您是如何對待角色的選擇的?

段奕宏:其實對於角色的挑選,沒有啥定式。遇到喜歡的導演,可能就什麼都不想;遇到特觸動神經的故事,就一頭扎進去了。有時候摸到自己的脈門就很瘋狂,有時候又會很謹慎。

TRENDSHOME:不拍戲的話,您會做些什麼?

段奕宏:不拍戲就吃飯睡覺、看看書、看看景、聊聊天、發發獃、鍛煉唄。

TRENDSHOME:什麼時候會覺得幸福感很強?

段奕宏:比如,前段時間在澳大利亞的一個公園裡,它的跑道是用樹皮碎做成的,那種天然的質感跑起來非常舒服,就會感覺很幸福,那幾天每天都要在上面跑十公里左右。比如,我吃到番茄的時候也會很幸福。

場地支持:AgeHome+Pentfair閣樓

策劃、執行:溫潔、王小碟

攝影:黎曉亮/文:Viola/妝發:周鈺

空間造型:溫潔/服裝造型:王小碟

助理:77/新媒體編輯:KKC

// 你可能喜歡 //

不想做生活“植物人”?那就讓植物成為“人”

只要穿上裙子,八十歲我也是少女!

“除了剪頭髮,一把剪刀還能做什麼?

長按二維碼添加訂閱

TRENDSHOME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段奕宏:用有限的生命,感受體驗無數種未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