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丨本文首發於皮皮電影

皮皮電影 / 每天一部精彩電影推薦

在介紹今天這部電影前,皮哥想先給大家伙講個小故事。

話說一位記者在一個偏僻的鄉村看見一位放羊的小孩,於是問他:“你的理想是什麼?”

小孩答:“放羊”。

“羊喂大了乾什麼?”

“賣錢。”

“賣錢乾什麼?”

“娶媳婦。”

“娶媳婦乾什麼?”

“生小孩。”

“生小孩乾什麼?”

“放羊”。

第一次聽這個故事時,皮哥只覺孩子年幼無知,見識短淺,但等到歷經了世事才發現,不是只想放羊,而是只能放羊。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很多時候不是選擇什麼的問題,而是能選擇什麼的問題。

就像下麵這部國產片所講述的一樣,即使你不願意像命運低頭,命運也會折彎你的脖子讓你不得不低頭。

《地下的天空》丨2008

The Shaft

導演 / 編劇:張弛

主演:李晨 / 羅德元 / 鄭羅茜 / 黃軒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說來諷刺,這部電影在國際上獲得過包括法國里昂電影節“評審團”最高獎在內的六項國際大獎,但在國內卻遲遲未能與觀眾見面,最後還是在捷克實現了院線公映。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導演張弛為了過審,幾度修改劇本,這也才有了我們在央視電影頻道看到的4次播出,也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向命運低頭了。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故事發生地在貴州六盤水,以西部礦區為背景,波瀾不驚地記述了十八歲少年井生一家人的生活。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生於礦山,死於礦山。

這句話仿佛銘文一般被刻在生於礦區孩子們的生命里,逃脫的方式只有一兩種:

如果你是男孩子,可以好好讀書,考出去;如果你是女孩子的話,除了考出去也可以嫁出去。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如果非常不幸,你是一個學習成績差到被老師勸退的男生,那麼你的命運就只有一個:下井。

就像片中黃軒飾演的18歲的井生。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這是黃軒的出演的第一部電影,片酬只有5000塊,但演技卻已經可圈可點。

井生,光是看這個名字就能猜出他老爹在井下待了一輩子。

井生不樂意像他爹那樣,所以高三那年他瞞著家裡人從學校偷跑出來時,就下定決心,死也不下井。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不上學,不下井,那想幹嘛?

井生想當歌星,想去北京,想跟漂亮小女朋友擱一塊。

揣著父親塞給自己用來好好念書的一百塊錢,井生進了城,想報班學唱歌,結果錢還沒掏出來就被嘲笑了一番。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是唄,一百塊錢還想學唱歌?

學藝術的都是用錢砸出來的,窮人家的孩子走這條路連路費都沒有。

井生冷不丁地被藝術扇了一記火辣辣的耳光。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當歌星是當不成了,那去北京總可以吧。

聽說北京一家公司來村裡招保安,井生又揣著一百塊錢過去了。結果衣服也脫了,照片也拍了,錢也交了,讓回去等通知。

問題是,招保安為啥要交一百塊錢報名費?難道北京連保安都比其他地方金貴?

果不其然,是騙子。得,北京也去不成了。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高考結束了,井生的小女朋友考上了北京的大學,他原本想去送送,可人家女孩子說了,到時候她爸媽也在,撞見了不好。

於是,在她坐火車離開的那天,井生遠遠地望著火車駛近,又遠離,直到再也看不見。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那天晚上,有著一把好嗓子想當歌星的井生,在KTV唱beyond《海闊天空》,卻在唱到“原諒我這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時唱不上去了。

你說這歌怎麼能這麼難唱呢,怎麼那麼用力都唱不上去呢?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算了,不唱了,下井吧。

井生下井賺錢後,娶了一個開洗頭店的川妹子,不再和父親頂嘴,依舊話很少,再也不提起要當歌星、要去北京的話了。

這是井生的故事。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井生還有一個姐姐,叫井水,因礦長的提拔就被懷疑做了小三,男友還一言不發,傷心欲絕下井水只得嫁到城裡去了。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城裡好啊,老公是城裡人,老公的爹還是廠長,如果能離開誰願意一輩子待在礦上?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井水的老爹,那個在井下待了一輩子的老頭子,叫丁寶根。

在丁寶根快到自己60大壽的時候,他退休了。

嫁進城裡的女兒想把他接進城裡好好享一把清福,卻被丁寶根一口回絕。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接著他的行為很是奇怪——

先是去郵局問了東北鳳凰嶺在哪裡,郵局工作人員說不知道讓他先去上網查一下。

丁寶根哪會上網啊,但還是鑽進了鎮上唯一一個破破爛爛的網吧,從早上待到晚上,總算查到了幾個可能的地址。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然後他又去電話廳一個一個地打電話詢問:同志,你這是鳳凰嶺嗎?

有沒有一個叫李鳳霞的女同志?身高165左右,55歲?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最後,他取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2萬5千塊,坐上了開出礦區的大巴。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在井生的嘴裡,我們知道了答案:李鳳霞是丁寶根花了2000塊錢從人販子那裡買來的媳婦,後來被公安機關找到,送回東北老家了。

丁寶根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闊別了幾十年的妻子。自從妻子走後再沒離開過礦區的他,這次啟程就是為了要找回她。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而在這之前,丁寶根被查出來得了塵肺病。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只是,能找回嗎?

電影最後的長鏡頭中,十八彎的山路,幾乎將小小的大巴淹沒。

這個場景,或許已經暗示了一切。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作為導演處女作,張弛顯得十分剋制。

沒有劇烈的衝突,沒有生離死別,但觀影體驗就好像在灰色屏障內被緩慢抽光氧氣。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影片風格和日本、臺灣的小成本文藝片十分相似,都是一種類似“生活流”的風格。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片里的人都十分沉默,說的話屈指可數,全靠演員的肢体動作和麵部表情去呈現。

鏡頭攝影也非常講究,由遠及近再及遠,緩慢的鏡頭運動,讓人深感沉悶壓抑,無可逃脫。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相比於李楊導演的那部《盲井》,《地下的天空》里幾乎沒有反映井下的場景,似乎改名叫《地上的天空》更為合適。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但對於這群生於礦山,死於礦山的人來說,命運這把大鎚早晚要落在他們的脖子上,把他們打進井下。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無論怎麼抬頭張望,都無法逃脫。

即使叛逆如井生,放蕩不羈愛自由,兜兜轉轉還是得下井;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就更別提那些一開始就沒有打算過離開礦山的人了。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地下的天空》所展現的,是一種異常絕望的生活。

你沒得選,在你面前只有一條路可走,不走也得走。

他們沒得選,那我們呢?

文/皮皮電影特約作者:童雲溪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它能在央視播出4次,是我們觀眾的“福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