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2019年4月23日,陳震更了一條微博。

在微博上一直不動聲色的他破天荒的發了一篇文章。

歷經116天,終於告別了李慢慢,《將夜2》里的大師兄殺青了。

在文章里,他這樣寫道,“可以確認李慢慢已經是我內在其中一個靈魂,應該說大師兄就是內在的我。”

已過而立之年的演員陳震,在經歷了多年沉伏後,終於因為一個角色廣為人知。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一場車禍後,陳松樺變成了“陳震”

2007年,臺北。

島內高速公路上一場車禍來得猝不及防。

與此同時,一場電影殺青的慶功宴正在島上的另一個地點等待著客人們的到來。

這個據說非常歡快的電影名為《心藥》。而幾位主創,導演、美術、製片人和演員陳松樺,卻遲遲不見蹤影。

直到消息傳來,導演和美術在趕赴慶功宴的路上意外喪生。製片人也受了重傷。

幸運的是,因為繫上了安全帶,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演員陳松樺,與死神擦肩而過。

然而命運卻跟他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經過臺灣各大醫院醫生的一致診斷,由於腰椎骨折重傷,陳松樺必須手術,但可能無法康復,甚至會因此終身癱瘓。

對於前一年才出演首部電影,剛剛出道沒多久的陳松樺而言,這一消息不啻於晴天霹靂。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仿佛一年來的所有努力全都化為泡影,事業才剛剛起步,人生就將面臨無限的黑暗。

陳松樺成天夜不能寐,他無法接受這一現實,陷入了徹底的絕望。

在進入演藝圈前,他曾經做過8年特種兵,從跑3公里只需10分鐘,到現在幾近癱瘓,寸步難行,一分鐘只能移動兩三米,巨大的心理落差讓他想到了死。

直到某一天,他親眼看著父母為了自己拿出所有積蓄,他徹底清醒了。

在父母的建議和支持下,他來到了北京進行康復治療。

由於治療費用高昂,已經中斷所有演藝工作的他,不得不節衣縮食,住在地下室里。因為車禍造成的傷害,他的腰椎有一節是空的,為了支撐身體,在炎炎夏日里,他只能穿著沉重的“鐵馬甲”,擠著地鐵穿梭於住地和醫院之間。

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治療和康復訓練,身體逐漸複原,靠著長期鍛煉出來的肌肉力量,他硬生生撐起了自己空了一節腰椎骨的身體。

他終於重返劇組,為了告別過去重新開始,他改了名字。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車禍讓他浴火重生,陳松樺終於蛻變成了陳震。

2017年5月,《將夜》開拍前夕,他在溫哥華參加了人生首個全程馬拉松,在這之前為了備戰,他每天都要跑20公里。當天下午,他在微博里發出一條博文,在裡面,他回憶起了自己車禍受傷後的種種經歷,同時分享了一段劉德華《Everyone is No.1》歌詞:

不需要自怨自艾的惶恐 只需要沉著只要向前沖

告訴自己:天生我才必有用

只要你凡事不問能不能,成功的秘訣在你肯不肯

Everyone is NO.1。

在文章結尾,他這樣寫道:

今天我成為了自己與家人生命中的NO.1。

他說,為了參加這場馬拉松他準備了十年。完成這場馬拉松就像是完成一場儀式,他徹底從車禍的陰影里走了出來。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而作為演員的他,同樣用了十年,才等到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機會。

沉澱十年,只為“李慢慢”

《將夜》開播期間,導演楊陽在微博上轉發了一條大師兄李慢慢在劇中的出場片段。

同時寫道:從一開始心裡就有了大師兄李慢慢的人選。N多年前見過一眼,溫暖、敦厚、謙和、內斂,歷經過生死的從容淡定,就是他。

只因為多年前的一眼,陳震得到了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一次命運的巧合,成了他這10年沉澱的最好註解。

在此之前,他參演了許多影視作品,卻一直默默無聞。演了無數小角色的他,直到遇見“大師兄”,才終於嶄露頭角。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穿著破襖破鞋、腰間繫著水瓢、手上握著一本老書卷、始終跟隨夫子左右的“李慢慢”,一臉的溫潤從容,仿佛就是那個從書里走出來的書院大師兄。

在《將夜》里,倪大紅、金士傑、胡軍、鄭少秋、劉佩琦、何中華、尹鑄勝等硬核戲骨皆有出場,群星雲集之下,一些年輕些的演員不免會有些壓力,而陳震卻樂在其中,一場場對手戲下來,他的表演絲毫不落下風。

與胡軍的一場對手戲里,陳震收放自如,輕輕的一句“你想殺我小師弟,這便是大事!”大師兄不怒自威,“護弟狂魔”的稱謂由此不脛而走。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而整部戲裡面,與陳震對手戲最多的,莫過於“夫子”鄭少秋。

一頭老黃牛,一輛馬車,大師兄李慢慢隨夫子走遍天下,遍訪江湖,一邊吃著火鍋,一邊隨時監察人間。

與“夫子”在一起的日子里,陳震飾演的“李慢慢”溫良謙恭,不驕不躁,灑脫飄逸,一舉一動緩慢而又極有條理。

只要一齣場,鏡頭前的畫面好像瞬間就變成了0.5倍速,無論前一秒的劇情多麼驚心動魄和緊張刺激,下一秒立馬就變得雲淡風輕,行事風格恰如其名——“慢慢”。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在整個表演過程里,陳震對角色的拿捏恰到好處,絲毫不見大開大合、大起大落,而只有藏在一個個細枝末節里的姿態,於細微處才可見的情緒。

連同樣出演過《將夜》的老戲骨倪大紅,在片場看過陳震表演後,也不禁感嘆:他遲早能紅!

《將夜》播出後,陳震火了。

陳震的一個鐵粉在微博上感慨頗多地寫道:

因為一個“李慢慢”,他終於沒有辜負這十年。

每部戲都是最後一部

有意思的是,在《將夜》里,作為陳震表演專業上的恩師金士傑,卻從始至終都和他沒有一場對手戲。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在出道前,陳震曾經是一個廣告模特,後來參加黃磊在臺灣舉辦的電影表演研習營,才真正開始接觸影視表演。直到後來,在導演賴聲川推薦下,他拜金士傑為師繼續學習表演。

《將夜》是他的古裝首秀。在這之前,他參演過的影視作品不勝枚舉,熒幕形象更是千差萬別。

他參演的第一部作品叫做《國士無雙》。因為在這部電影里的出彩表現,他獲得了業內的一致認可,更多角色開始朝他招手。

在電影《彈·道》里,他化身為一名威嚴的專案組警官“陳家銘”;

在《我的愛情撞上了戰爭》中,他搖身一變,又成了一個無惡不作的漢姦“朱啟文”;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在《舒克的桃花運》里,陳震成為男二號“張輝”,他將劇中那個個性倔強、不願依靠長輩,想自己闖出一片天的“富二代”演繹得活靈活現……

他在不同的角色之間不停轉換,為每一個角色竭心儘力。

但更大的改變出現在了《原生之罪》里,陽光帥氣、溫文爾雅的他嘗試了這個與本人反差巨大的角色——渣男“張志剛”,在劇里,張志剛個性自由不受拘束,到處沾花惹草卻渴望有個家。

這種行為和想法上的巨大衝突和矛盾,最終讓這個男人走上了犯罪道路。

這個極具悲劇性的角色讓陳震內心倍受衝擊,感慨不已,“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人生下來就是壞人。”

經歷了車禍後的他,似乎對於表演有著愈發強烈的動機和更加深入的認知。

他如此說道:“經歷了2007年那場意外後,我格外珍惜每一天,我告訴自己,要好好做人,認真演戲,把每部戲都當做最後一部戲來演。”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在他即將開機的一部新戲《漢時關》里,他將第二次嘗試古裝表演。

這一回,他飾演的是一個流落江湖的俠客,而這部戲,也是第一部依據真實歷史事件改編的武俠題材網大。

這位從《將夜》里走出的大師兄,要好好體驗一把家國情懷下的江湖俠義。

陳震曾經說,最幸福的事就是,每天起床能夠大口的呼吸,看見身邊他愛的人,從事著他喜歡的這份職業。他明白,能夠演戲,就是他生命里的最大幸福。

茨威格說,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而他,亦是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倪大紅說,他遲早能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