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從傳出《千與千尋》將在中國上映的消息到正式定檔的這段時間里,這部19歲的經典日本動畫電影不僅掀起了中國情懷粉們的關註,也憑藉海報實現了出圈,#千與千尋海報#多次登上微博熱搜,據貓眼專業版的營銷數據顯示,《千與千尋》在38部競爭片中微博熱度位列第一位。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去年《龍貓》在中國復映前其海報同樣引發了網友的熱烈討論,最終《龍貓》以1.73億票房創下復映電影史上第二的好成績,不得不說,讓老片煥發新生機,海報功不可沒。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千與千尋》與《龍貓》的中國版海報都出被稱為鬼才設計師的黃海之手,業內,黃海的名字很少有人不知道。

1999年黃海畢業於廈門大學設計系,曾進入奧美公司學習,師從臺灣廣告文案大師劉繼武。2007年入職遠山文化,歷任首席設計師、美術總監和創意總監。在遠山,他開始設計電影海報,第一款海報作品就是薑文的《太陽照常升起》。

薑文對海報的要求簡單粗暴:看感覺,不拍寫真,素材從片里找。被斃掉幾百個創意後,黃海找到了突破點,他用一雙鞋,瘋媽,帶出了整個故事…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太陽照常升起》的成功讓黃海在業界小小的嶄露頭角,而黃海也成為了薑文的御用海報設計師,《讓子彈飛》《壓不壓正》都出自他手。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2012年黃海創辦竹也文化工作室,2014年憑藉《黃金時代》海報名聲大震。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白紙濃墨,湯唯頑強佇立紙上,小人物置身大時代的洪流之中,女作家蕭紅的故事躍然紙上。

她處在那樣一個亂世之中,文字是她的力量,在文字的世界里,她強大而純粹,所以那一片潑墨象徵亂世,而湯唯靜立其中,那種堅定的安靜非常有衝擊力。

在《黃金時代》之前,他努力探索過不同風格的海報設計,既有意象宏大的《白鹿原》,也有《太極》《狄仁傑之神都龍王》那樣的商業類型片,以及《念念》這樣的文藝片。但恰恰是《黃金時代》讓他被更多人所認識,以至於他後來不願過多談及這部影片:“《黃金時代》之後,許多人給我定性,我也不否定這是一個發展階段,但被放大了。”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不可否認,《黃金時代》之後,黃海找到了自己的設計風格。“我現在很喜歡劇照,劇照是太有魅力的東西,因為那就是戲,那就是電影。原來老想著美術技巧,這幾年我一直在回歸,回歸到電影本身。”黃海說。

設計海報前,黃海總要先用一句話講明白電影表達的內容,要精準地傳達影片主題乃至情緒。讀小說,讀劇本,看劇照,與導演之間的反覆交流,領悟電影精髓後,就是黃海個人風格化的展現時刻,他的作品在海報字體、水墨元素運用、圖形創意、留白等方面具有濃厚的中國傳統美學風格,完美地詮釋出每一部電影獨特的意境,可以稱之為註入靈魂的海報作品。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去年,黃海為張藝謀的《影》設計海報,融入了他自己特別喜歡的中國陰陽哲學,將太極元素放到了“陰陽”海報中,與主人公一人分飾兩角的設定也遙相呼應。如果仔細觀看這張“陰陽”海報,可以看出地面鋪的全部都是竹子,極具中國傳統文化韻味。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電影海報是張貼在公共場所宣傳電影思想內容的圖片,是電影故事情節與思想主題的濃縮,也是電影的“名片”和電影最直接的廣告形式,黃海近年來設計的一批商業電影海報,在極具本土化特征與強烈的視覺感染力的同時,又能給觀賞者帶來強烈的情感共鳴,並且沒有超脫商業的範疇,達到藝術性與商業性的高度統一。

為《嘉年華》設計的海報,黃海將兒童性侵這個尖銳話題,用瑪麗蓮夢露的裙底的方式,溫和的表達出來,這張海報也入選2017全球電影海報25佳之列。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佳作頻出的黃海被BBC和好萊塢誇贊為“中國設計正在崛起”的海報設計大師,在年初,英國電影雜誌《Little White Lies》評選2018年20佳海報,黃海就憑藉《小偷家族》打敗《黑色黨徒》《巨齒鯊》斬獲第一名,《龍貓》獲得第十的好成績。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外媒認可)

《小偷家族》海報整體是浮世繪風格,結合了日本國寶級作品《神奈川衝浪里》的元素。畫面上,用了影片中的經典一幕,並巧妙地加入了一把雨傘,形似“家”字的寶蓋頭。整張海報不僅頗具美感,同時也將電影所傳達的關於家庭的概念表現得淋漓盡致。

黃海用實力驚艷了日本民眾,堪稱一次成功的“意境出海”。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最近黃海為第22屆上海電影節設計的主題海報刷屏朋友圈,水簾洞與齊天大聖的創意讓人們眼前一亮,海報的靈感來源自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的經典動畫電影《大鬧天宮》,淡藍的底色,大幕拉開,大聖的兩隻眼睛活靈活現,暗含向幕後工作者致敬的寓意。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此前黃海還曾為第53屆金馬獎主題海報的設計,那張海報對黃海有著特殊意義,至今仍掛在他公司的走廊里。接到案子時,黃海一直在想如何用一個東西表現繁雜的電影市場與光影藝術。他突然想到自己很喜歡的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中小四的手電筒,終於找到小四在片場用手電筒照小明的劇照。“我太喜歡那個情緒。黑暗中的一束光指引著你,那束放大的光正是自己的創作初心。我從小縣城出來,小時候沒有手電筒,是不敢走夜路的。”黃海說。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每一張海報就像一個獨立的故事,黃海的作品總能戳中大眾的共情點,除了向人們傳遞了影片的基本信息外,也給了人們視覺衝擊和美的享受外,更賦予了海報深刻的文化內涵,打破了華語海報“抄襲”“山寨”的惡名。因此,只有以充分的文藝性來引導電影的商業性時,才能使具有獨特東方美學的中國海報獨樹一幟、大放光彩。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註:圖片及部分信息整理自網絡侵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黃海與他的海報藝術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