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1994年,薑文的導演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講述了一個成長於上世紀70年代的北京的男孩的故事。故事情節是圍繞著青春期的情感基石:刻意表現自己、悸動、追求女孩、慶祝自由,以及隨意穿插的一系列軼事。這是一部關於記憶的電影,讓我們回憶起那些實際發生過地故事。這也是一個男人關於自己男孩時的青春記憶,他對自己說:”事實上,這種變化已經破壞了我的記憶,使我分不清幻覺和真實。”

影片從男主角馬小軍(猴子)看著他的父親去外地工作而開始。當時他由於年紀太小,無法為國家服務。而隨著猴子漸漸長大,沒有人能把他過剩的精力發泄到其他事情上,他從”溜門撬鎖”,再到”拉幫結派”打架,這裡幾乎成了他的游樂場,就沒有他不敢乾的。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當然,這不並是一部關於年輕人肆意妄為的電影,更不是一部講述國家興衰的電影。儘管在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國內大部分地區陷入混亂,但我們看到的是猴子記憶中的那段時期:一個漫長的夏天,他和他的朋友們可以自由地把時間花在任何他們喜歡的事情上。

學校老師無法控制他們,更別說管教他們了。他們的父母也拿他們什麼辦法,就像猴子的母親會嚴厲的打罵她任性的兒子,但也沒什麼用。沒有人能阻止他在廢棄的公寓樓里遊蕩,憑藉一身開鎖的本領,任意進入沒人的房間。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這是一場游戲,一場冒險,以彌補猴子在戰場上戰勝日本人的輝煌幻想的破滅。他不是個小偷,還總是帶著孩子般的好奇翻看著人們的財產,就像他在研究父親的軍事收藏時所表現的那樣。直到有一天,偶然的機會,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猴子來到了一個女孩的房間,他被女主人米蘭的照片深深的吸引了。

猴子和他的朋友們幾乎在同一時間發現了這個美麗的異性。特別是當他們惹了麻煩時,猴子更想要表現得像一個男子漢,至少在他自己的眼裡是這樣的。當黑幫在街頭橫行霸道時,他迫切地想要參加。但與他認識的其他女孩不同的是,米蘭似乎對這個男孩的虛張聲勢無動於衷。

《陽光燦爛的日子》既充滿幻想,帶著浪漫主義得色彩回顧了曾經的騷亂的歷史時期,又具有驚人的自然主義色彩。夏雨令人驚嘆的表演使他當之無愧地獲得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他至今仍然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獲獎者之一)。不管猴子和米蘭之間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導演卻從來沒有被明確闡明過。我們“戰爭英雄”的荷爾蒙搖擺他的思維過程:在演員沐浴在汗水或大量半裸的鏡頭裡,這明顯的可以看出猴子將米蘭作為欲望的對象,但他的成熟部分源於他慢慢認識到,對於這個年長的,更聰明的女人來說,他開始感到與她之間的不同東西或者是隔閡。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寧靜也做出了迄今為止可以說是她職業生涯中最好的表現。雖然在她這裡我們看到的其他幾個角色的原型,但對寧靜把米蘭這個角色表現得擁有了足夠的深度。她嘲笑猴子,但從來沒有完全蔑視他。而夏雨更是通過身體語言和傳遞類似的青少年沮喪,電影從來沒有暗示這是任何可笑或可悲的方式。在某些方面,兩者都同樣迷失了。”這麼說你喜歡和陌生的男孩說話?”當米蘭為了他年長的朋友劉憶苦而拒絕他時,猴子問。”你不肯跟我說話”她平靜地回答,”你以為我是什麼樣的姑娘?”

《陽光燦爛的日子》與其說是對與那段特殊的歷史時期的崇敬,不如說是一種超然的、傷感的懷舊,它從不評判任何事情,只是靜靜地觀察。當時發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它們離我們很遠,無關緊要。電影不是為了更大的圖景,而是為了對過去的記憶。是的,這部電影是有選擇性的。”我的故事總是發生在夏天”,猴子告訴我們,它挑選了對那一代人來說重要的東西,而那一代人應該是這樣長大的。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陽光燦爛的日子》的確批評了那一代人,但卻以一種令人難以忘懷的迂迴曲折的方式。猴子無法成功地表達自己的思想,即渴望那些仍然遙不可及的東西。他在米蘭之後鬆了一口氣,但他不能把他的更深層次的感受用語言表達。更多的世俗的朋友似乎能夠給她別的他無法做到或忍受的東西,這種挫敗感讓故事走向了高潮。而電影也隨著猴子的衝動、大家各奔東西而結束。

電影的天才之處在於有多種方式可以解讀:渴望瞭解事情是如何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甚至試圖確定它們是否真的發生過?”要做個誠實的人簡直不可能”,老猴子說,並敦促觀眾不要把他說的話當真。《陽光燦爛的日子》中既有對逝去的過去和錯失的機遇的遺憾,也有對道德說教的抵制,既不頌揚也不譴責歷史與過往。

一方面,普通觀眾可以把這部電影看作是一部慵懶、感性、略帶幽默的角色劇,從這個角度看,它仍然是一部非凡的作品。不管有多少人試圖解讀他們的角色,這兩位主角都是傑出的。而華麗、柔和的金色電影攝影技術也著實令人著迷。

另一方面,對耐心的觀眾來說,它開啟了對逝去的純真和記憶的輓歌。可悲哀的是,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麼,這些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對於那段時光的印象基本上都是猴子和他那一代人留下的。

“故事肯定是真的吧?”一位網友評論說,我的父母和薑文有著相似的歷史經歷。”太浪漫了,不可能是真的!”也有人說。然而,他們都承認這部電影確實反映了他們對理想過去的幻想。

《陽光燦爛的日子》上映在世紀之交的亞洲電影繁榮之前,於是電影沒能得到更廣泛的發行,但還是讓影迷們狂熱崇拜,甚至塔倫蒂諾贊揚了這部影片。評論家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中國電影之一,也讓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導演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憑藉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薑文成為當今最成功的中國導演之一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