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

6月16日,在電影情報處(ID:電影情報處)舉辦的關於電影行業新類型·新生態·新挑戰·新機遇的“新火燎原”主題論壇上,談及對於下半年電影市場的期望,阿裡大文娛電影業務負責人、阿裡影業高級副總裁、淘票票總裁李捷說道。

經歷了2018年的行業震蕩,2019年上半年,既有國產影片超40億的單片高峰,也有單日最低票房跌破3100萬的低谷。可謂陰霾與希望共存,挑戰與機遇皆有。面對下半年即將到來的暑期檔,以及資本退潮之後的國產電影市場新生態,與會嘉賓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以下為李捷在論壇上的對談實錄。

Q1: 上半年公司的主要項目有哪些?業績如何?

因為我們是平臺型公司,片子參與的寬度比較大,數量比較多。

上半年,一方面,可能比較滿意的是我們整個平臺的用戶,他們整體的觀影鑒賞水平和方向都有挺大的變化。

另一方面,從春節檔開始我們的片子表現還是不錯的,跟我們預期都接近。其中,有三個片子對我們最有意義。一個是春節檔的《流浪地球》,肯定是超出了春節之前對這個片子的預期;第二個是《綠皮書》,是今年奧斯卡的最佳影片;第三個是非常意外的《何以為家》。三個片子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和方向,都達不到了我們意想不到的票房成績,包括觀眾對它們也很喜歡。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Q2: 下半年最看好哪些項目?會出現30億+電影嗎?

我們有一個共識,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

可以看到,電影市場發展到現在,類型非常豐富,觀眾可選擇的餘地越來越多,觀影帶來的樂趣也越來越多,電影應該是越來越好看的。

我個人下半年比較看好四部電影,暑期檔除了我們自己參與的影片之外,還有《銀河補習班》,《少年的你》,《偉大的願望》,這三部不同類型的影片。

暑期檔之後,九月份的《吹哨人》,我還是蠻期待的。年底,有一部我們和江老闆一起合作的《我在時間盡頭等你》,還有一部《寵愛》,這幾個片子可能到30億+。

當然,我沒有那麼篤定每一部作品都能夠有這麼大的體量,但是我認為我說的這些項目都會讓大家覺得非常驚喜,會出現像《綠皮書》《無名之輩》這樣,並不是大題材的類型片,但是會突破圈層,獲得很高票房的情況。

Q3 :如何看待今年的暑期檔?

我覺得當下我們國產電影的挑戰是挺大的,國產電影應該努力,而且應該互相協同,一起把聲量做大。國產電影相互之間不是競爭對手,當然,我也並不認為海外電影是我們的競爭對手,而是我們應該學習並且超越的對象。今年暑期檔,國產電影的總票房能夠超過海外電影的總票房,這是我希望看到的。

跟去年暑期檔相比,今年是有挺大變化的。去年主要有兩部大片,《我不是藥神》和《西虹市首富》。今年可能會有更多小體量的片子,沒有明顯出現兩部大片,分割整個暑期檔,這是我的判斷。

以前的暑期檔,我印象中在類型上是偏向喜劇、青春片,但今年的片單,基本覆蓋了所有類型。我覺得未來可能中國的四大檔期不能再用類型來定義了,包括春節檔是不是還以合家歡為主?我覺得不一定,有時候春節檔成了大體量新類型影片最佳的檔期,像《紅海行動》、《流浪地球》。這可能是未來檔期新的現象。

Q4: 中外合拍片的新趨勢?

我們不太參與也不太投資好萊塢英雄系列的影片,這一類是非常商品化和爆米花的電影,有我們和沒我們對他們票房影響不是特別大。

像《圓夢巨人》這樣的影片,在爆米花屬性之外有很強的文藝觀賞屬性,但是相對小體量。這種片子是我們所推崇的,我們可以引進來,讓這個片子讓更多人知道,讓中國觀眾看到真正優質的好萊塢電影或者歐洲電影,而不是那些商業爆米花影片。

在《圓夢巨人》之後,我們還做了《敦刻爾克》,因為諾蘭產量很低,其實看到他的電影對於中國觀眾來說是幸福的事情,我們就跟華納一起合作。這也是高難度的片子,但是我們做得還是蠻成功的,因為我們在平臺上重點打了“三刷諾蘭”。後來發現有17%到20%的人三刷了,因為我們的宣傳和推廣。

今年我們連續做了四個片子,我們自己投資的《綠皮書》,以及《波希米亞狂想曲》《何以為家》,還有一部是國內確認引進的最近搶票比較火的《徒手攀岩》。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這是一部紀錄片,在大屏幕看是非常震撼的。影片講述了一個徒手攀岩運動員的故事,後來我聽說這個導演在攀岩的時候去世了。這是一群很特殊的人,徒手攀岩是所有極限運動中最危險的。

我們應該做別人不做的事情,因為我們有平臺的優勢,我們有用戶觸達的規模,我們應該更多引進一些可能中國觀眾沒有辦法看到的片子,這是我們的使命。這種片子體量小,路演是沒有可能的,很多演員來不了中國,也不可能做大規模的映廣,只能靠口碑、靠互聯網的手法,讓用戶觸達。

這些片子的特點是你很難讓所有人喜歡,但是它的口碑出來了之後就會吸引不是這個類型的受眾來看,這個工作,我們認為是有價值的。

未來,我覺得還是要少一點爆米花影片。從某種角度來說,這些電影確實對於觀影用戶的成長是一種負向的。大家喜歡看這類影片,因為電影就是感官刺激,無可厚非也應該有,但是不能成為我們中國電影的主流。大家最近也看到有些好萊塢大片的評分非常低,這已經暴露出了一些跡象。過去我們平臺對於好萊塢商業片是有一個底線分的,一般不會低於7.5,今年我們看到有好幾部都跌到了7分左右。

整體而言,像《綠皮書》《何以為家》這樣的小體量影片太少了,因為體量小引進是有商業風險的。我們每年給自己計劃,引進一些小體量高口碑的好片,讓中國的觀影用戶看到我們平臺的價值。

Q5:中國電影的增量在哪裡?

影響中國票房增長因素就四個,第一是內容的質量,這是永恆的話題,永遠是靠內容吸引用戶的;第二是影院終端的體驗;第三是盜版;第四是影院的基礎設施升級。

這四個問題很難全部解決。比如現在短視頻影響越來越大。為什麼喜劇電影很難拍?就是因為很多喜劇的梗和笑點在短視頻已經被Get到了。以前沒有這麼快的笑點傳播形式,這就是內容的競爭,短視頻和長視頻的競爭,類型之間的競爭。我認為這是好事,因為這讓行業更繁榮,只有競爭才可以內容創業者創新。

盜版也不是我們完全能影響的,我們在這裡也呼籲主管單位加強監管的力度。而像影院播放終端的改進,也比較難。因為影院在現有生存壓力之下,做大的硬件升級是有一定挑戰的。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此外,我希望出現在四大檔期之外的電影越來越多。國內觀眾在四大檔期之外看到好電影的可能性越來越低,結果導致進到大檔期的電影得不到善果,因為大家競爭太激烈了。

中國電影增量有可能來源於兩個方面,一個是愛電影的人提高他看電影的次數。我們算過,中國用戶一年平均觀看次數是1.7次~2.7次之間,這個次數再提高一次還是很嚇人的。讓他們多進電影院,而不是擠在一個時期進。其實觀眾只願意在這幾個檔期看電影,其他都不去,是認為沒有好電影。

第二是增加票房體量。成本在三四千萬,票房在三億到八億之間的電影應該成為常態化。我覺得這是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努力的,從供給側來改變,一是增加中小體量的高口碑優質電的公映,二是定檔儘量不要扎堆在四大檔期,中檔期甚至周末檔成為常態化。

Q6:大家覺得電影的互聯網新機遇會有哪些?

首先在創作方面,我認為電影創作就是一個手工藝者的勞動,就是創作故事人物,不用借助互聯網,故事可以自動生別。我不認為互聯網能改變創作方式。在創作階段,互聯網平臺唯一能夠幫助導演的是在剪輯階段的試映。因為燈塔有一個產品是試映會,最近幾次試映會是在剪輯同期,發現用戶的爆發點、槽點這些用戶反饋的東西,對導演的剪輯有優化。

其次,在宣發階段,很簡單的例子,在傳統宣發歷史上口碑的力量是不會那麼強的。以前發行的本質是排片,只要電影院給我多排片我的產能就可以上去。但今天,上映的分數和評論一旦出來,大勢就很明顯了。互聯網的本質就是消除信息不對稱,所以對宣髮端的改變很大,相應出現了很多新的宣發手法,做新媒體營銷,做口碑的營銷等,這是很大的變化。

再者,就是在播放形式上。其實電影跟網絡電影之間的界線現在已經非常模糊了,最新的網絡電影投資已經到了三千萬,相當於院線電影的成本。現在也有院線電影做不了營銷直接到網絡發行了,互聯網在發行這一端又產生了院線和網絡發行完全沒有邊界的可能。

我覺得,未來中國的分線發行可能是靠互聯網和院線來實現的,這是我長遠的判斷。我們沒有分線發行機制,我覺得當下也不需要。很多電影是否應該上院線?院線電影發行成本非常高,為什麼不選擇網絡?拋開窗口期的保護(我還是非常支持應該有窗口期的),我認為有的電影沒有必要上院線,如果是非常好的紀錄片,應該去網絡做用戶分賬模式或者會員點播模式。

總體來講,互聯網對於整個電影的影響就是三方面,宣髮端、播放端和發行方式,我覺得對於創作端的影響幾乎忽略不計。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我知道,傳統電影公司和互聯網公司之間有很大的偏見。互聯網公司總覺得傳統電影的生產方式有點慢,太手工化,不標準,太落後,導致不高產;傳統電影公司會覺得互聯網公司不懂內容,認為一切可以用數據來講話。

今天,我作為一個在院線電影的互聯網平臺工作了快五年的從業者,我的真切感受,就是在劇作階段,傳統的創作方式是有非常有價值的地方,不能用數據和工具替代的。但是互聯網能夠高效地把電影的宣發、播出和發行方式變得更有效率。

Q7:回顧過往,展望未來,像今年上半年出品製片、宣發、院線較去年有什麼新的轉變、新的趨勢?各位覺得今年上半年相比去年又出現了什麼新的挑戰與危機?

我覺得行業不好的時候其實也是一個好事,從某一個角度來看,至少大家不會認為有錢就能拍出好電影。以前大家覺得拍電影還是挺容易的,沒有門檻,什麼樣的資本都進來,今天大潮退去了,可以看到其實拍電影也是有非常大的風險。

我覺得對於整個行業的改變,首先,大家都很理性。電影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對於優質內容的追逐是做電影最核心的東西,談一個本子弄一個電影撈一筆錢趕緊撤的情況,肯定不存在了。

另外,更專業化的分工。我記得14、15年的時候,每一個發行公司都有很多人,都覺得全世界有做不完的項目,每一個項目都能賺到錢。這兩年,發行公司的人慢慢減少,頭部大發行公司在趨向整合。這種專業化和規模化是非常重要的。營銷公司也在專業化,有的營銷公司專註在創意和物料,有的專註在投放,一個行業的每一個人都有專業化分工。

在內容創作方面也有分工,不同電影公司擅長不同類型,既有頭部四、五億成本的大劇作,也有三、四千萬的小片子。我認為未來幾年內會有高速增長,大家都不要離開,因為更好的電影應該在未來兩年。

我們的誕生是得益於電影行業跟互聯網行業的高速融合,才有了我們平臺型公司的機會。

在行業中,我們覺得平臺的價值、責任、擔當還是挺重要的。我們應該做一些作為平臺型公司應該承擔的,其他獨立內容公司或者宣發公司做不到的、或者很做到的事情,比如說數據的賦能對於這個行業的提升;觀眾的購買信心和電影的參與樂趣等這樣的用戶業務,這是我們的使命。所以我想,希望大家多用淘票票。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商務合作 / 轉載 / 加入社群 / 約稿

請聯繫微信ID:

yinkai315 yqpdy2018

1028627745 64977817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淘票票李捷:希望30億+是國產電影,暑期檔會有更多小體量影片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