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朱一龍:一輩子紅一次就夠了

原標題:朱一龍:一輩子紅一次就夠了

拾遺物語

哪有一夜爆紅,不過是天道酬勤。

1

2018年6月之前,

你聽說過朱一龍嗎?

反正我是沒有。

但就在2018年6月,

隨著網劇《鎮魂》的播出,

朱一龍一下紅透了整個網絡。

有多紅?

在2018年44期最具影響力演員榜單中,

朱一龍16次登頂榜首。

有人說:朱一龍真是太幸運了,因一部戲就紅成這樣。

是《鎮魂》成就了朱一龍嗎?

NO,

是朱一龍成就了《鎮魂》。

2

網絡電視劇《鎮魂》,

改編自作家Priest同名小說。

此小說頗具影響力,

所以聽說要改編成網劇時,

很多網民都極力反對。

為什麼要反對呢?

覺得演員無法演繹出沈巍的深情。

網民“七個六六”甚至說:“哪個演員能演出沈巍半分深情,我叫他爸爸。”

《鎮魂》劇本出來後,

網民們更是破口大罵:

“編劇瞎了眼,改得像屎一樣。”

因為編劇改編不力,

大家對這部劇沒報半點期望。

哪知2018年6月《鎮魂》播出後,

網民們都驚獃了:

“劇拍得很一般,但兩位男主角演得太好了。”

“尤其是朱一龍,簡直就是‘沈巍本巍’。”

“我就是因為朱一龍才追的《鎮魂》。”

朱一龍演得實在是太好了,

“七個六六”直接跪喊:“爸爸。”

網民一邊觀看《鎮魂》一邊搜索:

“這個朱一龍是從哪裡蹦出來的?”

是啊,演技如此炸裂的朱一龍,

為什麼我們以前都沒聽說過呢?

3

1988年出生於武漢的朱一龍,

從小學到高中都很普通。

都讀到高三下學期了,

他的成績還是一般般。

朱媽媽以前一直想當演員,

結果沒有當成,

於是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兒子身上:

“你長得還算好看,去考電影學院吧。”

朱一龍對未來也沒什麼規劃,

於是就聽了媽媽的建議,

去藝考短訓班培訓了三個月。

參加北京電影學院藝考時,

朱一龍表演的節目是劍道。

最搞笑的是,

他兩次表演劍道,

兩次都摔了一跤。

那一年是2006年,

北電錶演系只招了19名學生。

兩次表演都摔跤的朱一龍,

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被錄取。

他問班主任崔新琴:

“為什麼會招我呀?”

崔新琴笑著回答:

“你雖然是一張白紙,

但我覺得你很有潛力。”

4

朱一龍真的是個很普通的人,

就像你我一樣普通。

雖然長得比較帥,

但那時的帥跟現在的帥,

完全沒辦法比,

尤其是氣質,

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

朱一龍接受採訪時曾說:

“我上學的時候沒人追。”

是啊,這相貌這氣質,

沒人追其實很正常啊!

朱一龍表演天賦也很普通,

他從小喜歡打籃球,

根本就不喜歡表演,

連普通話都說得很一般。

你知道大家為什麼叫朱一龍為“居老師”嗎?

就是因為在一次自我介紹時,

他發音不標準,

把“朱(zhu)一龍”說成了“居(ju)一龍”,

大家從此便叫了他“居老師”。

朱一龍的性格也不適合表演,

他內向、害羞、慢熱。

北電錶演課第一堂課,就是“解放天性”。

“老師讓我們扮醜,

把自己形象破壞掉。

要大家覺得你很醜了,才能下臺。”

結果朱一龍就是放不開,

不知道怎麼扮醜,

結果最後就剩他一人傻愣愣地站在臺上,

那叫一個尷尬。

5

剛上北電的時候,

朱一龍對錶演並不感興趣。

直到第一學期期中,

朱一龍才慢慢愛上了表演。

那一年期中考試,

老師出了一道題——《等待》。

要求:不能拿實物,不能說臺詞,但要把“等待”表現出來。

朱一龍上場表演時,

抬起雙手,

假裝手裡拿了兩個冰淇淋,

看樣子是在等一個女孩,

他等一會,看一眼表,

沒過多久,冰淇淋開始融化,

他就把嘴湊上去,

輕輕舔吃冰淇淋,

等到最後,那女孩也沒來,

朱一龍就很失落地走了。

這個表演一結束,

班主任崔新琴就誇個不停:

“很有想法,特別好……”

因為這次表揚,

朱一龍就有了一點自信,

他也因此喜歡上了表演。

6

雖然愛上了表演,

但朱一龍的天分真的很一般。

有一次,老師考臺詞,

結果朱一龍背錯了好幾處,

老師就有點生氣了:

“你能不能多用點心。”

下課後,幾個同學找到老師:

“一龍挺用功的,

他真的天天都在背,

從來沒有偷過懶。”

朱一龍接受媒體採訪曾說,

“在北電四年,我每天早上6點鐘就起來出晨功……”

但即便如此用功,

朱一龍的成績也僅僅只是“中上”。

崔新琴曾這樣形容朱一龍的天分,

“他的努力如果有10分,

但表現出來的結果可能只有5分。”

7

2009年,畢業大戲完成後,

同學們紛紛開始跑劇組找戲演,

朱一龍也一樣。

其他同學一到劇組,

就能吧啦吧啦說個不停,

介紹自己介紹構想,

試戲也是,

不管在什麼環境下,

都能很快進入表演狀態。

但朱一龍不行,

他往那兒一坐,

只能被動地“人家問一句他就答一句”,

試戲的時候,

他也沒法“說入戲就入戲”,

所以,他屢屢碰壁。

有一次,他在一劇組試戲時,

對方直接跟他說了一句

“你這性格不適合乾這一行。”

朱一龍心裡一抽。

回去後,他思考了好幾天,

一直在心裡反問自己:

“你真的不適合演戲嗎?”

最後,他回答自己:

“不,我可以。”

8

這一次碰壁長思之後,

朱一龍簽了一家很小的公司。

當時,同學們的心氣都很高,

都想簽大公司,

都想找大導演,

都想拍大製作,

所以得知朱一龍簽了毫無名氣的小公司後,

都替朱一龍不值:

“你成績不錯,外形也不錯,幹嘛這麼著急啊?”

可朱一龍是這麼想的:

“好電影其實一年沒有幾部,

在那麼少的好電影當中,

新人有幸能演到的幾率很小,

能演到自己想演的角色的幾率則更小。

有人說,不能演喜歡的角色我就不拍,

但是你不拍,誰找你呢?

我不太願意這樣,

不太願意等幾年才拍一部好戲。

有些演員可以依靠一部戲就出頭,

但我覺得自己不具備那個能力。

所以我就選擇了這樣一家公司,

可以讓我一直有得拍的公司,

雖然拍的都是小電影,

但是我有很多機會鍛煉自己,

可以嘗試各種各樣的表演風格,

這樣我可以一點一點地積累經驗。”

我特別贊賞朱一龍的想法,

他沒有好高騖遠,

沒有高不成低不就,

沒有坐在原地等待機會,

而是選擇了一個很務實的路子,

選擇了在奔跑中找機會。

9

朱一龍這樣開始了修行。

十年裡,他拍了21部電視劇和37部電影。

其中很多電視劇,

連星都上不了,

其中很多電影,

也是內容獵奇的小成本影片,

只能在地方電視臺放一放,

沒有多少觀眾會看到。

朱一龍後來大紅後,

有網友翻出這些影視劇後感嘆:

“朱一龍之前是欠裸貸嗎?”

這些影視劇大都拍得很爛,

但這些很爛的影視劇,

卻幫朱一龍解決了一個難題——釋放天性。

“以前拍戲我很難做到當眾孤獨,

很難瞬間進入角色和情境,

但經過一次次磨煉之後好多了,

現在拍一個戲時,

我能快速進入表演狀態,

專註在所飾演的角色中。”

10

演員黃秋生有一句名言:

“沒有爛角色,只有爛演員。”

朱一龍也相信這一點。

所以在十年修行中,

不管劇本有多爛,

不管角色有多小,

他都全力以赴去表演。

在一次次磨練之後,

他的演技又有了提升——他很擅長細節設計。

“我很喜歡為角色設計細節。

我喜歡為所扮演的角色設計細緻的身體語言,

比如沈巍接趙雲瀾電話時,

會無意識地摳一下書頁,

比如沈巍給趙雲瀾擦藥時,

會把領帶塞進襯衣,

這些細節可以很好地表現人物內在的情感變化。

我還喜歡為所扮演的角色設計細緻的道具,

比如扮演傅紅雪時,

我就在鞋子里放了一顆小石子,

這樣走起路來就更像瘸子了。”

11

大家應該看過《我就是演員》吧。

新一季第一期,

是徐嬌對胡先煦,

徐嬌扮演《卧虎藏龍》中的玉嬌龍。

玉嬌龍看見羅小虎後,

不斷地往後退縮。

陳凱歌導演看完這段戲後,

對徐嬌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是何等樣的人啊,九門提督之女,碧眼狐狸的徒弟。為什麼他向你走近的時候你會向後退啊?你怕他什麼?”

陳凱歌一下就抓住了癥結:

“你還沒吃透自己演的這個人物。”

演戲最重要的是什麼?

理解和吃透所扮演的角色。

在熟練掌握細節設計後,

朱一龍又有了突破方向——沉浸式表演。

“對科班出身的演員來說,

大家學的內容都差不多,

最後拼的不僅是技巧,

而是理解、吃透這個人物。

表演越往後走,越多的是在比理解。

只有當你真正地理解所扮演的角色後,

你才能自然而然地組織動作組織表情,

把這個人物的精氣神準確地表現出來。”

所以,正式拍戲之前,

朱一龍都會做大量功課,

“得把這個角色的心理狀態、感情邏輯等都捋順了。”

正是這樣專註於“理解和吃透”,

朱一龍的演技又上了一層樓。

他也漸漸形成了自己的表演風格,

他的同學彭冠英這樣形容他的表演:

“朱一龍在舞臺上不是放得很開的那類人,

但他把這樣內斂的特質,

塑造成了一種獨特的表演風格,

就是‘純情又生動’,

意味深遠、回味悠長。”

12

在十年潛心修行中,

朱一龍扮演過各種各樣的角色,

甚至連“毛猴”都演過。

朱一龍也吃過各種各樣的苦,

戲多時需要連軸轉,

他每天只睡一個小時。

朱一龍也受過各種各種的傷,

拍《大明宮傳奇》時,

他四次從馬背摔下,

傷得連衣服都穿不上。

但他一直都沒有紅。

記者問他:“付出這麼多也沒紅,你不覺得委屈嗎?”

朱一龍回答說:

“沒什麼好委屈的。

觀眾沒有認可你,

只能說明你演得不好。

這能怪誰,只能怪自己。

演得不好,我就繼續加油唄。”

朱一龍也從來不抱怨:

有記者問他:“你有野心嗎?”

朱一龍回答:“有啊,我希望在中國電影史、電視劇史上留下名字。”

正因為擁有這份野心,

所以朱一龍從不覺得日子苦,

“因為我有自己的目標,

所以我可以忍受每天去拍小電影,

每天去拍各種各樣的爛角色。”

還有人問:“你這麼認真幹嘛?誰看啊?”

朱一龍回答說:“不是看到了希望才努力,而是努力才有希望。”

13

終於到了2015年,

經過這麼多年修行後,

朱一龍決定主動出擊,

“我覺得我經驗攢夠了,

不能再繼續拍小電影了,

我需要去別的劇組,

找別的導演、演員合作。”

於是,他又開始跑起劇組來,

去積極爭取自己喜歡的角色,

“我會扎扎實實地先做功課,

去展示我對這個人物的理解,

全部做到之後,如果還不行,

我會寫一個人物小傳,

或者去跟導演表達我喜歡這個角色。

如果見組、試鏡之後還沒有消息,

最後我會花一天時間編一條短信,

去表達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和喜愛。

如果發了短信還不行,

我就放棄了,

我的自尊心只允許我做到這裡。”

在一次次主動出擊下,

朱一龍終於爭取到了《羋月傳》《花謝花飛花滿天》等劇中角色。

我非常喜歡朱一龍身上的一種特質,

這種特質就是——劉德華式的努力,李誕式的佛系。

所謂“劉德華式的努力”,

就是“凡事儘力而為”。

所謂“李誕式的佛系”

就是“結果順其自然”。

成了,固然值得欣喜;

不成,我就隨遇而安。

14

出演《羋月傳》等劇後,

朱一龍雖然沒有火,

但他的演技成功吸引了很多製片人。

於是沒過多久,

朱一龍拿到劇本後本來很猶豫,

但看完原著後就心動了,

“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角色。”

於是他把這些年積攢的經驗,

都傾註到了《鎮魂》之中。

他一人分飾四個角色,

將沈巍的溫潤端方、黑袍使的冷冽肅殺、夜尊的邪惡癲狂、小鬼王的軟萌可愛展現得淋漓盡致。

“沒有誰能超過朱一龍扮演的沈巍。”

“這簡直就是從書里走出來的沈巍。”

《鎮魂》播出後,

網友給朱一龍取了一個名字——眼技派。

“他是另一個梁朝偉,光用眼睛就能演一部戲。”

經過十年蟄伏,

這個娛樂圈的慢行者終於紅了。

15

朱一龍一下紅透了中國。

有多紅呢?

艾曼數據統計數據顯示:

2019年第一季度,朱一龍商業價值榜、活躍粉絲榜都位居第一。

但面對粉絲們的追捧,

朱一龍卻非常的清醒:

“我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好,粉絲有濾鏡,如果你信了就是你的問題了。”

朱一龍非常感激粉絲:

“是你們給了我更多的選擇。”

但他從不刻意討好粉絲,

朱一龍大部分粉絲都是女生,

女生都喜歡聽什麼土味情話,

或者“我愛你們”什麼的,

但朱一龍從不說“我愛你們”,

他說得最多的就是:

“謝謝你們。”

“好好生活。”

他每次都發自內心地為喜歡他的人著想。

朱一龍也不迎合粉絲,

很多明星天天發微博,

三天不發就擔心自己熱度下降,

但朱一龍曾經兩個月不發微博,

他就是為了全心全意拍好戲。

誰都不可能永遠紅下去,

所有的爭議與風波,

最後都會被人們遺忘,

真正能被記住的唯有經典作品。

所以我覺得給粉絲最好的回報,

就是能拿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朱一龍很讓我佩服的一件事,

就是2018年6月,

他退回了粉絲籌集的全部應援費。

應援文化起源於日韓,

發揚光大於中國。

所謂粉絲應援費,

就是粉絲們捐款籌錢,

應援費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如果你加入一個粉絲組織,

但不願意貢獻應援費,

就會被大家看不起,

大家就會罵你是“白嫖粉”。

但朱一龍覺得這樣非常不好,

所以他把應援費退了回來,

他在微博上道歉說:

“作品能夠得到關註,

已經是種榮幸。

萬萬不願在其他方面繼續占用大家的時間、精力和金錢。

懇請大家,能夠用喜愛來包容這份不安,不必再破費。”

朱一龍跟當下很多流量明星不一樣,

他不張揚、不傲嬌、不放縱,

他勤奮、剋制、通透、沉靜、清澈。

所以很多網民稱他為“破壁機”。

何為“破壁機”?

就是能打破壁壘,

贏得很多從不追星人的喜歡,

比如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顏寧。

為什麼這麼多高知會粉朱一龍呢?

有一個粉絲說得特別好:

是你能跟他學到很多有意義的東西,

而不是他能給你帶來多少談資和話題。

我之所以喜歡朱一龍,

最好的支持,不是多狂熱,

而是把喜歡的品質保留下來,

讓別人知道,

支持他的人,是一群努力的人。”

16

朱一龍也有自己的偶像。

“他好有才,有自己獨特的風格。”

比如段奕宏,

朱一龍的偶像,

都是演藝界非常有追求的人。

在2018國劇盛典上,

有人問他:你有什麼目標?

朱一龍答:做一個合格的演員。

儘管現在已經大紅了,

儘管演技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但朱一龍一點也不敢懈怠,

“每次演完後,

我都要反覆看回放、對比,

和朋友探討,反覆解剖自己,

知道好在哪兒、欠在哪兒,

琢磨透了才心安,再去解下一個題。”

本來拍戲已經很忙了,

但朱一龍還是利用休閑時間,

一個演員要走遠,不是單純的,

朱一龍已經31歲了,

但他依然不停地在學習,

“我覺得30歲才剛剛開始。”

17

特別喜歡朱一龍說的一句話:

“做演員要有信念感。”

我為什麼要寫朱一龍呢?

每次看到朱一龍,

他就像象棋里的卒子,

是那樣的普通那樣的平凡,

一次只能走一步,

像蝸牛般爬得很慢很慢,

但就在這樣的日拱一卒中,

他終於獲得了驚人的收穫。

那個相貌平平的少年,

也因為氣質的巨大改變,

但選擇捷徑的人,

而那些從來不選捷徑的人,

最後反而登到了山峰最高處。

記者問他:“你不擔心掉下來嗎?”

朱一龍回答了這麼一句話:

“很感謝大家能喜歡我,但是我認為紅這個事,一生有這麼一回就可以了。”

一定還會紅很多很多次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朱一龍:一輩子紅一次就夠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