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Movie簡介

《頭號玩家》是由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執導,扎克·佩恩、恩斯特·克萊恩編劇,泰伊·謝里丹、奧利維亞·庫克、西蒙·佩吉、本·門德爾森、馬克·里朗斯、T·J·米勒主演的科幻冒險片,於2018年3月30日在中國大陸上映。

該片根據恩斯特·克萊恩同名小說改編,講述了一個現實生活中無所寄托、沉迷游戲的大男孩,憑著對虛擬游戲設計者的深入剖析,歷經磨難,找到隱藏在關卡裡的三把鑰匙,成功通關游戲,並且還收穫了網戀女友的故事。

《頭號玩家》作為一部爆米花電影,無疑是成功的。它懷舊,但不煽情;它通俗,但不俗套;它科幻,但又無比的貼近現實。每一個動作畫面都足以讓人腎上腺素激增,心跳加速。埋在片中的無數彩蛋的無縫對接,也讓一些影迷、游戲迷、音樂迷為之瘋狂,大呼過癮。拋開科幻和虛擬現實的外衣,劇情依舊是好萊塢式個人英雄主義的套路。影片中展現的隨著現實世界的頹敗,人們沉迷於虛擬世界的種種誇張行徑,或許也會是我們生活中的一種常態 。(荊楚網評)

2045年,農作物大減產,網絡大擁堵,現實世界令人崩潰失望,人們停止嘗試解決問題,僅僅是活著而已。

為此,詹姆斯·哈利迪和奧格登莫羅創建了社交游戲公司,給了人們一個逃避現實的地方。

大多數人選擇將救贖的希望寄托於綠洲,戴上VR設備就可以進入這個與現實形成強烈反差的虛擬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唯一受到限制的就是想象力。人們除了睡覺吃飯上廁所,不管做什麼,都在綠洲里完成。

當然,儘管現實殘酷又糟糕,但頭號玩家畢竟不是游戲人物,必須要從游戲中脫離出來。

任何游戲都要回歸現實,這是肯定的。就算是在綠洲中,人們心目中的超級英雄帕西法爾,在現實生活中只是一個生活在貧民區集裝箱內的普通人,他害羞、不合群、毫無存在感。他的自信、勇敢、機智,都是18歲的少年韋德·沃茲在游戲化身的屬性。

我想我們在驚嘆於這個奇幻世界的同時,也要註意到綠洲的創始人詹姆斯·哈利迪在這款游戲幾乎沒有創造新的旗幟人物,所有的一切人物、設定、場景都是來在於他在現實世界看的電影、書本和歌曲,他把那些不善表達的喜怒哀樂與現實文化進行了融合,像是珍藏回憶一樣全部留在游戲里。

我以為這就是一條重要的線索。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哈利迪彌留之際(葬禮佈置參考了《星際迷航》),宣佈將巨額財產和綠洲的所有權,留給第一個闖過三道謎題找出彩蛋的人。

這三把鑰匙並不是輕而易舉能找到的,他僅僅留下“藏在迷宮正中的一個黑暗的房間里”的線索,自此引發了一場全世界範圍內的競爭。

鬼才哈利迪一生很少用語言來展露內心,於是他把自己的大腦記憶(資料來源於家庭、保姆、辦公錄像以及所有看過的電影)精心整理做成三維立體錄像,在游戲中作為檔案館開放給游戲獵手。

而這個檔案管的管理者奧格登莫羅,是綠洲游戲的另一個創始人,哈利迪唯一的朋友。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這是一個虛幻的世界,但是他的主創卻從未離開過現實。從劇中展開三把鑰匙的線索就可以看出來。

「關於友情」第一把鑰匙的線索:2029年 社交游戲公司 辦公室派對

奧格登莫羅:既然你造出了人們想要的東西,就得設定一些限制,制定規則。

哈利迪:我不想制定什麼規則,我是一個夢想家。我還是喜歡最初的樣子,為什麼不能後退呢?一次就好,往後退,速度要快,開到最快,油門踩到底,全速後退就像逆轉時間。

帕西法爾在看了一千遍這段錄像後,終於悟到關鍵密碼,在賽車比賽中選擇全力後退,開啟了隱藏通道,獲得了第一把鑰匙。

詹姆斯·哈利迪欣慰而感慨:是我的榮幸才對。

難得知己,遇到那個懂你的人,真的是得之有幸。

哈利迪最大的遺憾,就是失去了他唯一的朋友。在他一生中,奧格登莫羅就是那一朵玫瑰花蕾(《公民凱恩》經典象徵符號),是贏得競賽的關鍵存在。

「關於愛情」第二把鑰匙的線索:2025年12月2日,綠洲上線前的第六天

哈利迪在游戲中遇到一個姑娘——基拉,並且約了她見面。

哈利迪:她想去跳舞,所以我們看了一場電影,根本就沒有猛料。

幾年後,基拉在現實中嫁給了他的好友奧格登莫羅。

儘管為愛情遺憾終生,但哈利迪更尊重友誼,他刪掉了所有關於基拉的記錄,只留下了這一段寒暄和基拉的去世日誌。這些,奧格登莫羅並不知情,並打賭輸給帕西法爾一枚25分的複活幣。

一個憎恨自己發明的發明者。哈利迪幾乎是這個虛幻世界的主宰,但他並沒有為所欲為。哪怕是因為喜歡跳舞的基拉,他創造了一個錯亂世界這樣的舞池,也沒邁出走向她的那一步。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這個關卡的游戲場景在恐怖電影《閃靈》里,鬧鬼的237房間,詭異的雙胞胎,裸女僵屍,迷宮……他最怕的不是電影,而是親吻一個女孩。

走廊的有一張黑白舞廳合照。阿爾忒密斯找到舞廳,在《混亂豪宅》里的僵屍舞者里找到基拉,很多年了僵屍也腐爛了,但基拉依舊被設定的年輕美麗。誰說哈利迪熱愛創造虛幻呢?即便是在游戲里,他也明白基拉已經去世很多年了。

基拉:知道我等你這個邀請等多久了嗎?

阿爾忒密斯接近基拉,向她伸出手,邀請她跳舞,獲得了第二個把鑰匙。

詹姆斯·哈利迪有些詫異,卻也不願多談:所以是你找到了我的翡翠鑰匙,真沒想到……走吧。

也許真沒想到的找到鑰匙的阿爾忒密斯是個女孩。女人其實在愛情裡面比男人敏感多了。她們很早的走到了終點,等著對方一步一步的接近她,而男人也許到最後一步才會明白。

哈利迪錯過的,就是最後一步。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關於自己」第三把鑰匙的線索:《冒險游戲》里的秘密

索倫托使用毀滅之子道具讓綠洲游戲中的所有人消失,只有帕西法爾通過複活幣活了下來。

他在空無一人的綠洲里認真的打游戲。

帕西法爾:沃倫羅 賓奈特為《冒險游戲》而自豪,他想讓人們知道是誰把它發明出來的,所以他才發明瞭第一個電子彩蛋。而找到它,你甚至都不必取勝,你只要隨便打,到處搜索在房間里找隱身點。當你把隱身點帶回到主屏幕,你就找到了電子游戲里的第一個彩蛋——發明者的名字。

帕西法爾使用鑰匙打開了保險箱,走進了一個場景。這是最後一個測試關卡,場景里有一份文件,簽署以後就可以拿到綠洲的所有權。

帕西法爾:這是不對的,這個文件,這支筆,這就是哈利迪讓莫羅賣了自己。在社交游戲公司談股份的時候,那是他一生里最大的錯誤。他知道這一點,結局不應該是這樣的……我不會犯和你一樣的錯。

詹姆斯·哈利迪看起來有些委屈,他好像難過的想哭:很好,我只是需要確定一下。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真正的彩蛋場景,是哈利迪從小長大的地方,地上坐著打游戲的兒時哈利迪,他一直把這個場景留在自己的世界里作為陪伴。

哈利迪:我創造了綠洲,因為現實世界從來都無法給我家的感覺。我只是不知道如何和現實的世界的人交流,我一生都怕與人交流,直到我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的那天。就在那時,我意識到雖然現實令人恐懼和痛苦,但它也是唯一可以美餐一頓的地方,因為現實是真的。你能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把彩蛋交給帕西法爾後,兒時的哈利迪打完了一盤游戲,和老年的哈利迪一同向門外走去。

帕西法爾: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不是游戲角色,對嗎?哈利迪真的死了嗎?那您又是什麼?

哈利迪:再見,帕西法爾。謝謝,謝謝你玩我的游戲。

我覺得,哈利迪就是這個彩蛋。他給這些在游戲中來來回回的人一個最關鍵的信息,就是回看現實。當你真的明白現實有多重要的時候,游戲就要結束了。

一個創作者最想對使用者說的話是什麼?我想,應該就是這一句“謝謝”了。因為他們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內心都通過創造出來的介質來傳遞了。

謝謝,謝謝你參與過我的生命。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影片中的反派諾蘭索倫托是科技巨頭IOI管理者在游戲中的化身。他擁有很多的錢、契約工、智囊團以及游戲的大部分道具所有權,但他還是輸了。

這在他第一次與帕西法爾對話的時候就已經埋有伏筆。

索倫托:我是個商人,請你理解這一點,但我得盡我的職責。我請你來並不只是為了讓你幫我們找到那枚彩蛋,更是為了以後的事。

帕西法爾:哈利迪會怎麼說?

索倫托:詹姆斯 哈利迪已經死了。

對真正熱愛綠洲的人來說,哈利迪他死了,但是他在作品中活著,他依舊在守護著綠洲。

帕西法爾:問一下你們自己,願意為綠洲而清零嗎?願意戰鬥嗎?我是前五名的帕西法爾,以阿爾忒密絲為名,以埃奇為名,以大東和修為名,請求你們來死亡星球加入我們。以詹姆斯 哈利迪本人之名,幫助我們拯救綠洲。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頭號玩家》中有不少高能時刻:《金剛》里的花式打賽車;阿爾忒密斯在贏得第一場比賽後偽裝成《真人快打》中的Goro;在Overlook劇院的《閃靈》雙胞胎;帕西法爾在戰爭中想電影《情到深處》男主角一樣雙手舉起收音機;《光環》游戲中的系列武器;機械哥斯拉和高達的計時對決;帕西法爾在與索倫托最後一戰中使用了隆的波動拳……

還有男主角帕西法爾在游戲中得到的不僅是鑰匙,還有跟隨游戲線索「關於友誼」「關於愛情」「找到自己」獲得的現實生活。

帕西法爾:我以前來這裡是為了逃避糟糕的現實生活,可我留了下來,跟你們很多人一樣。因為我找到比自己更重要的東西,我找到了目標,找到了朋友,而且,我找到了愛情,我知道這有些老生常談。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綠洲最好的機械師,他的好哥們埃奇其實是個黑人女孩,在帕西法爾想要和阿爾忒密斯約會的時候阻止,並且苦口婆心的勸道:“她也許是個250斤的胖大叔?住在他媽媽的地下室里,名字叫做查克。”

阿爾忒密斯在游戲里活得也很真實,儘管錯亂世界的舞池讓人沉醉,但在男主給她告白時,她依然試圖讓他清醒:“我本人其實不長這樣,這不是我真正的身體。你不瞭解我任何事情。”

還有化身元祖高達RX-78-2和機械哥斯拉決一死戰的大東和世界上最厲害的11歲網癮少年修。

“有朋友的人,不怕失敗”游戲裡面共生死,現實生活共富貴。

在帕西法爾獲得彩蛋獎勵後,他選擇與隊員平分。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而影片最後,我覺得也很有導演後期的電影風格:關於無論發生什麼,一個男孩總要成長的邏輯。

帕西法爾選擇在每周二和每周四關閉綠洲,讓人們回歸現實。

正如哈利迪所說:現實才是唯一真實的東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電影 | 做一個兼顧現實的《頭號玩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