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拿背臺詞沾沾自喜的演員,你們哪來的自信?

原標題:拿背臺詞沾沾自喜的演員,你們哪來的自信?

在6月13日上海電視節的論壇上,演員王勁松提到某些年輕演員對自己能背熟臺詞沾沾自喜一事,並稱,“我真的很遺憾,什麼時候我們這個職業成了一個背臺詞都要被表揚的職業了,背臺詞是什麼?背臺詞是你上戰場的那支槍,你能告訴我說你到了戰壕里沒拿槍嗎?你多不要臉哪?”此後,該話題也引發了網友的熱烈討論,b站上甚至有人模仿王勁松新劇《破冰行動》中角色的口吻調侃道,“你能背臺詞,東叔很高興,但是你把背臺詞當做榮耀,東叔很生氣。”

王勁松在上海電視節上。圖/視覺中國

正如他所言,背臺詞是戰士上戰場時拿的槍,沒有槍,上戰場就是搞笑。但是,背臺詞是表演的基礎,並不代表光背臺詞就能成就好的表演。背熟臺詞,是任何一個智力健全的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事情,這並不足以顯示一個演員的專業性,在此之上,還有太多太多的表演技能需要他們鑽研和學習。

具體到演員的臺詞功底上,第一個要求就是要能說明白臺詞,也就是發音正確、吐字清晰,無論使用普通話或各地方言,都至少讓觀眾知道你在說些什麼,編劇寫了什麼。如果完全遮住字幕還能聽清演員的說話內容,就說明在語言上是相當過關了。對那些經受過話劇舞臺考驗的老戲骨來說,例如因《人民的名義》而爆紅的人藝大叔們,這都是小菜一碟,可在現今的小生小花中,能做到這一點卻已是屈指可數了。

在說明白字詞之後,要準確傳達句意,則又涉及到語言的斷句、節奏、語調和邏輯重音的問題。句中很多小小的細節,都大有文章可作,可謂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在綜藝《演員的誕生》中,歐陽娜娜一句“螞蟻競走十年了”讓觀眾看得哭笑不得,不僅是因為“已經”一詞錯誤的聲調讓句子產生歧義,而且在於她把本來只需強調一下重音的“十年”刻意拉長,打亂了臺詞的節奏,所以才顯得格外突兀和生硬。正面的示範,如唐國強飾演諸葛亮時那句著名臺詞,“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他把重音放在“厚顏無恥”一詞上,配合上鏗鏘有力的語調,便將對王朗的鄙夷和憤怒傳達得淋漓盡致。

諸葛亮的經典臺詞場景。

更高的段位,則要求臺詞表演中的音樂感、畫面感,還要通過各種潛臺詞和裝飾音傳達角色層次豐富的情緒,進而塑造出立體豐滿的人物形象。綜藝《聲臨其境》中,趙立新和劉敏濤重演了《暗戀桃花源》中故人重逢的一幕。二人拉家常般平淡的臺詞下,卻潛藏著累積數十年的思念之情,哽咽、嘆息、抽泣等裝飾音的運用,則讓觀眾身臨其境地感受到他們內心的悲傷無奈,現場嘉賓陳凱歌導演也因此盛贊道“不是情人不淚流”。

當然,說臺詞的最高境界,便是演員無需再刻意貼近角色,而是與角色融為一體,角色說話就如同自己說話一般,讓人看不出任何表演的痕跡。老戲骨朱旭說他曾經一背臺詞就結巴,真心想說話時卻不結巴,於是便訓練自己思角色之所思,想角色之所想,把每句臺詞都變成自己的話,這樣一來既治好了結巴,又實現了生動自然的表演,不經意間就達到了渾然天成的至高境界。

如上所言,真正的表演,實在是一門技術,也是一門藝術,它不是過家家,更不是賣萌耍酷。王勁松的憤怒,與其說是看不到年輕人“有多努力”的求全責備,更不如說是他“恨鐵不成鋼”,為一個同行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信而感到太沒有出息。

□白賀(評論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柳寶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拿背臺詞沾沾自喜的演員,你們哪來的自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