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從《鋼鐵俠》到《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漫威11年,22部電影,創造了超過200億美元的全球票房;Netflix拿下《百年孤獨》版權,將改編為西班牙語劇集;日本IP不僅在本土強勢,如今像皮卡丘、哥斯拉等人氣形象在好萊塢也是橫衝直撞;《金秘書為何這樣》、《與神同行》等,漫畫、(網絡)小說逐漸成為韓劇、韓影的重要素材庫;天下霸唱經典IP《鬼吹燈》首次推出網絡電影,32小時分賬破450萬,從好萊塢到日韓,再到中國,優質IP依舊是影視創作的重要來源之一。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只不過,雖然大家都在談IP,做IP,但國內外又有不同的玩法,好萊塢從電影劇集到衍生周邊,全方位打通IP產業鏈;日本的MediaMix,跨媒體挖掘IP潛力,版權輸出,擴大IP影響力;韓國不僅進行本土IP影視化,在中日IP的改編上也玩出了花樣,佳作頻出。

好萊塢

打通IP產業鏈,產生共振效應

根據The Numbers的數據統計,2018年首映的701部好萊塢電影中,有396部電影的劇本均為改編,票房占比67.08%,遠遠超過原創劇本電影。而在去年北美電影票房排行榜上,全年票房前十位的電影,無一例外都有成功的IP作為基礎,其中迪士尼電影占據了半壁江山。

這位在今年3月份正式完成了對21世紀福克斯的收購的“IP狂魔”,在將“好萊塢六巨頭”格局改寫為“五巨頭”的同時,成功將辛普森一家、阿凡達、異形、鐵血戰士等等大熱IP收入囊中。而一直以來,迪士尼在擁有海量的IP之後,會通過他們打造了一條電影、電視、主題公園、衍生品的全產業鏈,構建起一個全產業鏈傳媒娛樂帝國。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為了IP價值的最大化,迪士尼采用典型的輪次收入的商業模式。第一輪,推出製作精良的影視作品(包括動畫、電影),收穫客觀的電影票房;第二輪,公映電影的拷貝銷售和發行錄像DVD;第三輪,線上線下聯動,主題公園中增加新的電影角色,促進線下消費;第四輪,衍生產品的特許授權。

這樣的商業模式在好萊塢也不只迪士尼一家,“五巨頭”中的環球電影公司,同樣將影視娛樂、主題公園、消費產品等不同產業環節鏈接成一條產業鏈。此外,迪士尼每年定期舉辦“迪士尼全球粉絲大會”,組織粉絲和影視形象、演員進行互動,增強IP的受眾黏性。

再者,考慮到電影系列化、電影宇宙在粉絲基礎、觀眾接受度、品牌影響力方面的優勢,使得各大電影公司對其趨之若鶩,紛紛效仿漫威打造偶自己的電影宇宙,併在全球尋找IP素材,比如傳奇影業打造的“怪獸電影宇宙”就擁有了東寶公司(日本)旗下怪獸拉頓、摩斯拉和基多拉的版權。

日本

跨媒體挖掘潛力,進軍國際市場

Media意為媒介載體,Mix意為混合、共存,而MediaMix則源自PromotionMix(共同推廣)一詞,指的是跨越多種媒體、多種平臺,以多種載體形式推出的產品群。1973年,角川書店對小松左京的小說《日本沉沒》進行的電影、電視劇、廣播劇化改編,被人們公認為奠定了日本MediaMix的基礎。

萌娘百科上介紹MediaMix作品群的形成可以分為兩大類形式(以下內容摘自萌娘百科):第一類是單載體的MediaMix展開,此類是將以一種載體形式創作出的作品,經過跨平臺的改編,衍生出多部作品,進行MediaMix展開。一部漫畫可以改編為動畫、游戲、小說、廣播並製作手辦、畫集等;一部動畫可以改編為漫畫、小說、游戲,真人電視劇、電影等;一系列模型可以改編為動畫、小說、游戲、漫畫等;甚至是也可以僅僅由一個原創的二次元人物而展開為MediaMix(如初音未來、黑岩射手)。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進擊的巨人》動畫版VS真人版

第二類是MediaMix企劃,此類是先企劃構架出一個總體的大世界觀或故事背景,然後在該框架內分別創作漫畫、動畫、游戲、小說等各種載體的作品。分別創作的作品,其基本設定和故事情節可能相同也可能不同,在劇情、人物上可能有關聯,也可能沒有關聯。從漫畫到動畫,從小說到電影、電視劇,從游戲到衍生品,在日本,MediaMix已經形成了一套高度成熟的產業模式。

與此同時,版權的輸出也成了近幾年日本IP產業主流之一。中、韓與日本同處東亞文化圈,近水樓臺先得月,《花樣男子》《一吻定情》《深夜食堂》《問題餐廳》等大火(漫改)電視劇IP,《白夜行》《嫌疑人X的獻身》等東野圭吾暢銷小說,《小森林》這樣的熱門電影,翻拍之後或淪為平庸,或口碑撲街。

而日本IP向好萊塢的輸出也在逐漸擴展題材,科幻題材如《攻殼特工隊》《銃夢》,游戲形象如《刺蝟索尼克》《超級馬裡奧兄弟》,動漫作品如《進擊的巨人》《你的名字》真人版等等,日本IP進軍國際市場勢頭迅猛。

韓國

本土漫改成大勢,優質IP雙向輸送

2006年漫改劇《宮》成為無數韓劇粉的啟蒙作品,2009年的《花樣男子》火遍亞洲,之後韓劇一直沒有停止漫改劇的製作,但隨著失敗案例頻出,漫改劇也逐漸式微。直到2014年,《未生》的成功,使得韓國影視圈再次看到了本土漫畫的潛力,隨後,一大批本土漫改劇涌向小熒屏,其中不乏《金秘書為何這樣》《我的ID是江南美人》《心裡的聲音》等優質作品。

在電影圈,漫改電影從2000年的《公寓》開始,一直是不溫不火的狀態,2013年“南北題材”同名漫畫改編的電影《隱秘而偉大》以700萬觀影人次收官,票房口碑雙贏;2018年,漫改電影《與神同行》上映16天,觀影人次破千萬,位列韓國影史第2位,不僅是韓國商業電影的一大成就,也是漫改影視的又一高峰,漫改影視成了韓國人眼中的香餑餑。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電影《與神同行》

此外,在優質、熱門作品的海外輸出上,韓國人也不甘示弱,《未生》《信號》《對不起,我愛你》被日本人翻拍;《Kill me heal me》《她很漂亮》的中國版也引起了強烈關註;還有像《Good Doctor》被美國ABC電視臺購買版權,目前已推出兩季。值得一提的是,中韓電影人新的合作方式——“一本兩拍”,即單一購買故事創意,在國內以原型人物和事件為基礎進行本土化創作,《龍蝦刑警》《“大”人物》都是這種模式下的產物。

不僅如此,韓國也引進IP,進行本土化改編,2018年戛納話題之作,李滄東導演的《燃燒》改編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短篇小說《燒倉房》;國產電影《毒戰》《全民目擊》,電視劇《步步驚心》《我可能不會愛你》等也被韓國導演翻拍。

除了劇集、電影,韓國綜藝市場高速發展,逐漸擴大品牌影響力,以羅英錫為代表的綜藝團隊更是形成了自身的IP價值,綜藝創意得到國內外的認可和追捧,在內容輸出的同時,進行韓國文化的傳播,並能有力地帶動周邊衍生品的銷售。

與好萊塢、日韓相比,在中國,網絡文學成為大多數人眼中的IP產業鏈的起點,但IP雖多,目前的IP市場還是僅僅將網絡小說、游戲改編為影視劇的單一形式,衍生市場的空白造成IP的難以實現更深層次的商業價值與市場效應,缺乏長久的生命力與可持續營收的基礎,依舊是我們需要突圍的困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從日韓到好萊塢,影視IP還可以這麼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