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6月17日早上,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媒體發佈會舉行。本屆評委會主席寧浩、評委會成員蘇有朋、譚卓、日本導演石井裕也、新加坡策展人謝福龍(Philip Cheah)與會。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設立於2004年,致力於發掘與扶持亞洲電影的新生力量,註重亞洲電影的地域特色,激活亞洲電影多元活力,推舉和表彰亞洲新銳電影人才。這次的評委會主席寧浩就在2005年憑藉其執導的兒童電影《綠草地》入圍第8屆亞洲新人獎,並獲得最受歡迎影片獎。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在發佈會上,各位評委表達了自己對於新人獎的一些看法和期待,希望在此次可以看到有自己獨特風格和表達的導演,也希望有才華的導演可以被更多人看到,將來創作出更多優秀的作品。

走過新人階段的各位評委也給了新人導演們一些建議,同時講述了自己在新人時期所面對的困難。寧浩說起自己拍攝《香火》時的故事,03年的時候沒有拍攝資金是最大的問題,缺少推銷自己的能力,不知道怎麼能從片方或者其它渠道籌措資金。不過那時候的拍攝經歷是寧浩特別快樂的記憶,錢是最大的問題,但不是困難,因為這一切是必須要經歷的。

蘇有朋則表示最大的困難是自己的判斷和他人的審美判斷有衝突時,堅持與否是很困難的,拍攝《左耳》時,李安的書給了他很多的啟發。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拍攝過《編舟記》、《夜空中總有最大密度的藍》的日本導演石井裕也則說,新人導演還有一個困難是,當自己早期作品不被認同時很容易喪氣,請一定要相信自己,要有堅定的信念和對行業的熱情。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主席寧浩在發佈會後的採訪中更是金句頻發,正面回應了他自己作品創作中的選擇和當下中國電影市場中的一些現象。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亞洲新人獎和寧浩之間有著前緣,再加上寧浩自己的“壞猴子計劃”也在扶持新導演,他試圖為有才華的年輕導演帶來更多的機會。

部分現場實錄:

Q:有言論說“流量演員演得不好怪導演”,您怎麼看待?

A:我對“流量演員”這個事情圈不清楚,我也不這麼想,也不這麼說“誰是流量明星,誰又不是流量明星”,剛出來這詞兒我都懵了。在我看來,他們都是演員。例如小時候看港台劇,四大天王也算當時的流量演員吧。另一位評委蘇有朋導演曾經也是流量明星吧,但是他們一樣是優秀的演員、好的導演。能夠一直選擇有正確的位置和正確的角色,這個是最重要的。

Q:偏好拍攝黑色喜劇是否有填補市場空白的自覺性?

A:其實沒想這麼多,創作的時候並沒有從市場想問題,還是自己比較喜歡荒誕感的東西。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Q:從近期作品來看,打算轉型做商業喜劇嗎?

A: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拍攝的電影不是喜劇片,在我心裡的標準,喜劇和荒誕戲劇之間是有差別的。喜劇的世界是不會死人的,也超乎物理現象,演員的表演也更“飛”。荒誕戲劇不一定,它是找到生活中的荒誕點,和人物自相矛盾的點,演員的表演也依據這個邏輯,所以我一直不認為自己拍的是喜劇。

Q:如何看待電影中的方言使用?

A:一切都是為了生動。不是特意使用方言,有的角色、地域、故事合適使用方言,會讓電影更加生動,這確實是我自己的一個偏好,也有很多導演認同和使用。其實這一切都是為了求真,如果說普通話並不影響“真”的部分,我也不會拒絕。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Q:電影為何偏好草根人物?

A:因為我自己也是個接地氣的人,並沒有活在空中。我更關註普通人的生活,加上我本身是在一個鋼鐵企業中生活長大的,對於帶著“鋼鐵勁兒”的電影比較有興趣,因為它有種粗糲感。

Q:現在的新人和您當時所面對的困難有何不同?

A:每個時期都有所不同,我當時確實是費用問題,那個時代產業還沒有形成,電影拍出來沒有回收的可能。現在青年導演技術困難降低,我們當時需要搞清楚膠片等,而現在一臺5D(相機型號)就可以做,甚至手機清晰度也越來越高,大家可以輕鬆製作影像產品。現在的問題是面對管道和信息的多樣化,那麼導演做選擇和認清自己的定位顯得更加重要了,也更困難了。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Q:導演應該為了觀眾而妥協自己的創作堅持嗎?

A:觀眾有很多種,個體偏好並不能涵蓋幾億人的審美,觀眾從來都是有不同的需要,甚至一個人也是有不同層面的需要的。所以,所謂的迎合觀眾其實是做不到的。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Q:現在拍攝電影門檻降低了,作品好壞參半,您如何看待呢?

A:人人都會寫字並不代表王羲之就多了。

Q:入選“壞猴子計劃”有什麼選擇標準?

A:其實就是看懂片。我們找到各學院的學生的作品之類,大家都是這個專業的,看五分鐘左右可以知道導演的把控力,看完短片就知道他所要表達的東西如何,簡單而言就是看作品來判斷。

註:採訪綜合6月17日寧浩導演現場群訪,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來自淘票票媒體號:淘票票編輯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寧浩回應“流量演員演不好戲怪導演”:剛聽到這詞兒我是懵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