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文、來點君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電影是藝術,也是工業

電影成為一種藝術,已經無可否認。其強大的影響力,正在潛移默化著大眾的思想及其倫理觀念。不管你相不相信,願不願意,電影已經深入你的生活之中,讓你自覺或不自覺地接受改變;這種能力令人吃驚,毫不猶豫地撞擊著我們的心靈;除了舉手繳械投降,戰鬥著抗拒著的往往並沒有正確去理解電影本身。

電影從誕生的那一刻起,所掀起來的不平靜的旋風,註定將會打開隱藏在所有人腦袋中的“嗔念”——我無法找到準確的詞彙表達——原本模糊不清的世界開始展示祂的面目。然而,如果你以為藉此便可以找到世界所有的真相,只能說明你太幼稚了。每一個新產生於這個世界上的事物,當它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力量的時候,只有可能會讓所有的事態變得模棱兩可,更加複雜;因為你必須要有更新的語言去闡述其出現的時機和緣由。

當然沒有更好,可是卻也不能算更壞了。所有的清醒者都會明白,新的藝術形式出現在如此階段,整個世界構造部分將會有莫大的進展,因為這些全是人的主觀意識形態對具體的客觀世界地再現。或許有失真,但是更清晰,更具體。

電影藝術更能夠快速發展,與它明確工業化有莫大關係。畢竟電影藝術本身就是一門非常技術化的工業產品,是工業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後的產物。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美國人的好萊塢

美國的好萊塢是電影藝術上不能繞過的地方,不管你同不同意,它已經成為了行業標桿,就那麼大模大樣地樹立在那裡,供許多人膜拜;是的,你可以無視,但無法打擾到別人的想法。

好萊塢屹立在那裡,蹲伏如一隻龐大的怪獸,張開血盆大口,吞吞吐吐,閃爍迷離光芒。每年,在大量電影製作人的精心努力下,無數影片編織成堅固的大網,緩慢卻堅定地籠罩住整個地球。

電影藝術經過不懈努力,逐漸成為一種新型產業鏈,帶來巨大的效益,吸引更多人嚮往奮不顧身地投入。同樣的,經過多年精心打造,好萊塢也成為美利堅合眾國一張璀璨奪目的名片。

正義化身,英雄豪傑,孤膽勇士;俊男靚女,寶馬香車,紙醉金迷;繁華都市,高樓大廈,燈火通明……制式化,流水線,電影藝術開始展現出電影產業化後的強大能力,在好萊塢無數資本操作之下,對外宣揚著“美國精神”:正義可能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於是,出現在全體地球人面前的美國人,意氣風發,正在以他們需要的方式改變著所有地球人。美國人的好萊塢,正式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清潔工,開始不知疲倦地對所有地球人展開清洗。非友必敵,邪惡的必須消滅!

效果很好,美國成了地球上的“伊甸園”,那裡什麼都是最強大的、最美好的,甚至連空氣都格外的“香甜”。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美國的“農村片”

正如羅馬城並非一天就可以建成,美國的好萊塢也曾經跋涉過艱險,經歷過曲折,才取得今時今日的輝煌成就。

1944年,英國著名小說家毛姆在其名作《刀鋒》(秭佩譯)中,借助小說人物之口說:“如果電影上映的都是真事,那裡有那麼多的土匪、放牛娃和墨西哥人,那裡的生活一定可怕。並不是說那些放牛娃樣子不好看,使你不感興趣。唉,但是,看起來,在紐約你要是出門口袋里不揣手槍,實在太危險。”

看,當時的美國,當初的好萊塢,因為拍攝真實的社會現象,反映在歐洲人的眼睛里,帶給歐洲人的“震撼感”並不是那麼美好。起初的好萊塢走的是現實主義路線,祂的出品,儘量反省反省再反省著當時的美國的落後,殘酷的事實,無情的畫面,給人感覺美國就是一個“野蠻之地”,並沒有現在呈現全球人面前的“英明神武”。

想來好萊塢在那個時候拍攝的“西部片”,在歐洲人看來是“落後的”、“野蠻的”不值一提的“化外之地”。那些在美國人眼內真實的“牛仔”,是威武的、瀟灑的存在,可是歐洲人卻輕蔑地稱為“放牛娃”。

我不知道後來好萊塢到底是如何改變的,按照當時的種種情況,肯定是會分為兩個派別的:一派必定是堅決改變策略,修定劇本,完善主題內容,完美人物形象,把美國的美好展示給美國以外的人欣賞;一派肯定是堅持下去,努力挖掘美國的陰暗面,倡導“關懷主義”,發掘“世間殘忍”,“直面血淋淋的人生”。

最後的結果怎麼樣?不用再多加羅嗦,宣揚“正義的”、“美好的”、“富裕的”“理想美國派”肯定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敗了揭露“邪惡的”、“醜陋的”、“貧窮的”“真理美國派”。如果不是取得這樣的勝利,那裡會有現在的“天堂美國”、“正義美國”、“空氣甜美國”出現全球人眼前,併成為許多人追求的“彼岸”。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中國的《紅高粱》

事實上,發展到現在的中國電影,是令人失望的,更是失敗的;可以加上:非常、十分、格外……當前綴。擺在中國電影人面前的道路,還十分的漫長而又充滿坎坷,艱辛更不在話下。

或許會有人站出來咆哮,明眼人都清楚,不明白之人,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在這裡是不能划出時間線的,在中國引進電影藝術的大時間軸上,肯定會有少許碩果存在,但又有什麼用呢?

對於中國電影的發展是真的滿懷失望,因為從它過去到現在的表現來看,中國電影的未來也是缺乏前景。

中國電影發展到現在,根本就是沒有靈魂的傀儡娃娃,因為中國電影人沒有什麼完整的“理念”;事實上,他們內心深處對於電影是“蔑視的”,毫無“尊崇感”。甚至,他們連如何使用這個工具都沒有把握。他們全都像玻璃前的蒼蠅,看樣子使勁往前直撞,卻根本沒有方向感,是盲目的。

中國電影人既無法像美國第一派那樣大肆宣傳、製作出充滿“正能量”的電影作品,潛移默化中達到樹立自己國家形象的目的;也無法像第二派那樣做到“高貴又溫情的人文關懷”,那些自以為是的“真誠”不過都是那一年的《紅高粱》,“以醜為美”,挺像當年美國拍攝的西部片。

(寫到這裡了,我感覺到非常沮喪,那個要表達出來的意思越來越模糊。)

中國電影之所以這般淪落,是因:一,沒有大局觀,沒有發自內心的對這個國家的真正的認同感(都是偽熱愛,看上去熱熱鬧鬧,實際如何心知肚明);二,沒有時代感,如此波瀾壯闊的“大時代”,根本看不到那些激動人心的“大片”。

魏源在《海國圖志》中說:“師夷長技以制夷。”今天的中國電影也是可以的,在學習人家長處的同時,逐漸改變。

可惜復可憐,改變地只是技術,沒能改變地卻是思想!

指路明燈無有,又可以指望什麼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美國好萊塢和中國《紅高粱》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