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電影《以恩寵之名》(By the Grace of God)是“O先生”弗朗索瓦歐容導演的新作,他不少前作如《雙重情人》(Double Lover)、《新女友》(The New Girlfriend)給人印象都是較為離經叛道,也大多是女性、性向、性欲等主題,還有滲入一些黑色幽默情節。不過這回就略為收起這些元素,首次以真實事件“神父性侵案”為主題,從中呈現不同受害人在追求公道和控訴期間的各種轉變。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弗朗索瓦歐容

有關神父性侵案件的電影,相信很多觀眾會想起2016年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電影《聚焦》(Spotlight),該片以新聞從業員的角度出發,務求讓觀眾明白追查和揭示同類案件的困難和報導真相的可貴,致敬一眾緊守崗位和理念的新聞工作者。而《以恩寵之名》則選擇從受害者角度看事件的發展,導演希望觀眾能夠從三個不同受害人的做法和決定,理解他們遭受性侵後的心理創傷以及事隔多年還有勇氣站出來重提舊事,追回應有的公道。

據導演曾經接受的一篇訪問,原本是打算拍攝紀錄片來呈現這案件,但經過數據搜集、查訪過多位真實受害者後,認為劇情片能夠接觸更多受眾,發揮更多影響力,最終便拍出這個作品。導演以往電影往往有很多性愛場面,而且也大膽地呈現主角的性向和欲望,但這次完全改變套路,採取點到即止的手法,一來因為是令人比較敏感和不安的孌童場面,二是這樣拍攝反而更富張力,更可以讓人聯想更多,因此寥寥幾段已經足夠表現出神父的舉動是如何可恥和恐怖。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描述受害者的心理。電影主要說到的有亞歷山大、弗朗索瓦和以馬內利,他們的家庭背景、職業和社會地位雖然有別,事隔多年提出控訴期間卻同樣面對各式各樣的壓力,這些壓力多是來自他們的家人,他們不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以為教會人士不會做出此等行為;就是認為教會不容許挑戰,是神聖的代表;再者則覺得他們的遭遇是醜事不應外傳。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這些想法不止影響受害者一直以來的成長,在心靈損傷下導致失去正常的社交生活能力、而身體則留下創傷和後遺症,兩者都可能無法輓救,其次當然也改變了他們的家庭關係,有些家人從此存有隔膜甚至決裂。過程中也探討他們討回公道的方法,其中有溫和也有激進,導演將之並行呈現,留待觀眾感受不同方式的效果和影響。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至於加害一方,導演其實沒有直接猛烈批判,反而是拍攝他們在現實中的反應和處理,讓觀眾思考這些教會人士做法的荒謬。先是被告伯納德神父在面對質問時的對白,當中意思大概是“知道自己犯錯也自認有孌童癖,然而曾經看過醫生但未能根治,因此繼續有這種行為都是無法控制,自己是無辜的。”這種想法其實非常可怕,他們自私地為自己辯護,沒有理解受害人的不幸,對自己的行為毫無悔過之心。

然而更恐怖、更難挑戰的是包庇他們的教會甚至梵蒂岡教廷,從野蠻紅衣主教的各種處理方法可以得知一二,他一方面覺得受害者應該抱有“寬恕”的心去嘗試原諒犯事的神父,另外則提出“和解”希望息事寧人矇混過去,而原本承諾過的內部調查也只是門面功夫,到頭來是一次一次的包庇,完全沒有想要真正解決問題,還有他們掛在嘴邊的“借天主恩寵,涉事神父並未有受到影響云云”,這種回應不僅是包庇神父,更令案件懸而未決,訴訟期還是一拖再拖,他這句話讓很多人非常氣憤,以上種種將教廷的腐敗展示得清清楚楚,讓觀眾反思他們的對錯。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現實中的紅衣主教因包庇犯事的神父被判有罪。​

然而導演也希望觀眾思考一下宗教信仰的問題,其中亞歷山大的兒子在片尾就問過他:“父親,你還相信神嗎?”電影中他沒有給予答案,但在此可以嘗試回應,宗教信仰不應該和神父的行為有掛鉤,信仰應該是個人的行為,是這個人決定自己怎樣去走信仰的路,就像片中另一位受害者弗朗索瓦可以選擇放棄信仰一樣,是獨立思考的體現,因此亞歷山大可能是繼續信神,他只是針對曾經傷害過他的神父,利用神的名義來犯事的人似乎大有人在,這些無恥的“宗教代理人”才應該被直斥其非。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電影結局跟真實事件的發展一樣,並沒有真正進入司法程序,我們還不知道涉事神父是否會被判有罪,但願電影的出現能夠為事件帶來更多正面影響,就如《聚焦》以及韓國電影《無聲吶喊》引出更多輿論壓力,最後可以為一眾受害者討回公道,將犯事者繩之於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改編真實神父性侵兒童案,向權威教廷挑戰討回公道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