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X戰警:黑鳳凰》:當一個女人擁有超能力

看完《X戰警:黑鳳凰》,心裡堵得慌。倒不是因為這部系列電影劇情如何“韓劇”,人設如何顛覆,而在於鳳凰女的命運,以及在這部電影中所有女性角色的功能,都幫助電影展現了一個女性被“馴化”的過程。

《權力的游戲》中的“三傻”珊莎·史塔克(索菲·特納飾)化身鳳凰女,索菲·特納有一種怯生生、不太自信的青澀乖乖女氣質,但身材又頗高大豐滿——《權游》里大多被包裹在長袍子里,這使得她飾演的鳳凰女天然有一種性別符號上的矛盾感。和其他超級英雄電影不同的是,《X戰警:黑鳳凰》的超級英雄這次不拯救人類,專註尋找自我,而且是女性自我。從選角層面看,並不算失敗。

鳳凰女琴在一次太空救援行動中無意間吸納了宇宙洪荒之力,成為變種人中最強大的,力量大到可以秒殺萬磁王、X教授也讀不了她的心。雖然有影評說,塑造一個如此強大的女變種人是為了迎合廣大女性觀眾,但我卻深深懷疑,《X戰警:黑鳳凰》創作團隊都是重度厭女症患者。因為,電影中重要的女性角色全都死了,且都死於女性之手。先是琴的母親,因為琴8歲時的一次力量失控,母親車禍喪生,琴被原生家庭拋棄。17年後,清醒過來的琴找到父親,發現父親家裡竟然一幅她的照片也沒有。血緣父親對這個擁有特殊力量的女兒充滿恐懼,將琴交給了能壓制和掌控這股力量的查爾斯——一個新的父親。在X教授查爾斯強大精神力的掌控下,琴長成了一個善良聽話不太自信的好姑娘。但隨後,琴的力量暴增,再次衝破了“精神之父”查爾斯的精神之牆……

奇怪的是,儘管兩次她的力量都超過了“父親”,儘管血緣之父拋棄了她,精神之父欺騙了她,但琴並沒有憤而“弒父”。每一次她的力量爆發,都是由一個女性代替“父親”死去。第一次是血緣之母;第二次,竟然是X戰警中最清醒最具魅力和家長氣質的魔形女(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飾演),是她最先指出查爾斯讓變種人成為大眾偶像,只是為了滿足查爾斯的私欲。不得不說,魔形女是全片死得最不明不白的一個,讓人懷疑大表姐是不是得罪了編劇。第三次則是女外星人(那麼多人類,外星頭目偏偏附體女性),鳳凰女琴與女外星人同歸於盡,化為宇宙塵埃。以此為代價,琴拯救了精神之父以及男友、同類們。如果把女外星人利拉德拉稱之為琴的“第三個母親”也不為過,因為是她告訴並指引琴,她擁有的力量強大無比。

電影精妙再現了女性“馴化”的三個階段,先是拋棄和放逐,再是掌控和壓制,如果放逐和掌控無效,就用“家”來誘惑或蠱惑。精神之父是最後的贏家,因為他成功地把“家”這個文化概念註入了琴的頭腦,並且讓琴以為這就是她自己的選擇,這就是她的自我。

《X戰警:黑鳳凰》似乎想告訴我們,一個女人擁有超能力並不可怕,暴風女就沒事; 可怕的是擁有超過男人的能力,可怕的是挑戰了父系權威,魔形女就因此死了。她們的結局往往只有一個——帶著超能力徹底消失。 馬彧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X戰警:黑鳳凰》:當一個女人擁有超能力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