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導讀: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後竟葬送了生父。

死是一個永恆的主題,也是很難擺脫的日常。作為鮮活的存在,我們無法不對生命的消逝感到恐怖。死亡對很多人來說就是意味著冰冷的屍體,意識的消失和無法觸及到的親人的臉龐,就像無法擺脫的陰影一樣,時刻籠罩在我們的頭頂。

但《入殮師》這部電影,安靜又沉穩,簡潔的畫面糅合著悠揚的大提琴。電影宛如一位講故事的老者向我們訴說:死亡,並不是終點。死亡,並不是恐懼。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阿林是一個想要成就一番大事業的小人物。他貸款買了昂貴的大提琴,想在管弦樂團大展拳腳。誰知經營不善的樂團面對著寥寥無幾的觀眾無能為力,最終解散。

無奈的阿林 只好和妻子美香搬回老家。與繁榮的東京不同,老家是一個安靜甚至有些偏僻的地方。 阿林和妻子就在 阿林媽媽過世後留下來的房子里活著清貧的生活。一天,報紙上的一則招聘廣告引起了 阿林 的註意:NK代理公司,幫助旅行,高薪短時。 阿林立刻去面試。結果公司社長只花了幾分鐘時間便決定聘請阿林,還對工作內容避而不談。漸漸,阿林發現他居然成為了一名入殮師!

入殮師別稱為做葬儀師,是一種職業。工作內容是為死者整修面容和身體,也會為死者家屬化妝,納入棺材中。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對這個有些特殊的職業,阿林心裡還是忐忑。但看在高薪水的份上,他還是瞞著妻子朋友接受了。剛開始工作的阿林就“不幸”遇到高度腐爛的屍體。衝擊性的氣味和畫面讓他無比難受,差點落荒而逃。結束工作後的他變得小心又敏感,生怕別人知道他的職業,在澡堂拼命沖刷乾凈身體。第一次接觸屍體的阿林非常不安,回家後急於在妻子的身上尋找生命的觸感。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逝者的家屬因為社長和阿林遲到五分鐘而出言責難。社長依舊冷靜完成做最後的儀式,為逝者褪去衣物換上入殮的服裝,輕握住逝者的手,小心翼翼地擦拭,最後的溫柔和冰冷的手觸碰,仿佛在為對方註入勇氣。逝者是一個中年女人,遺像上展露出為家庭操勞的面孔。社長貼心的為逝者塗上她生前最愛的口紅,將她的美麗還給她,賦予永恆。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生命的逝去已成定局,如果這是一條不歸路,作為入殮師只能默默為逝者鼓勵,願能更好地走向下一段路程。

適應環境和改變看法總是需要時間。阿林在工作中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也看到了人生百態。從厭惡,恐懼,到接受,阿林帶領這電影外的我們經歷了一次對死和生的全新理解。生與死並不是對立面,而是相互映襯。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孫女為奶奶穿上她最愛的長筒襪,想要成為“女生”的兒子,爸爸被親滿臉的紅唇印,在葬禮上大吵大鬧的一家人。

阿林作為電影的主角,也經歷了一次成長。在幫澡堂奶奶舉行儀式時,他幫溫柔地繫上奶奶最愛的絲巾。我想起了社長幫一位逝者塗上她最愛的口紅。那一刻,阿林懂得了入殮師這個需要愛的職業。在這個過程中,妻子和朋友看到了阿林對這份職業的熱愛,也終於理解了他。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某天阿林接到了父親的死訊。離家多年的父親是阿林心中的執念,他無法原諒父親,理解父親,甚至想不起父親的面龐。起初阿林並不想送別父親,但最後依然心不忍。在為父親做入儉準備時,父親緊握的手裡掉出一顆石子。曾經父親最愛和阿林去河邊玩,河邊都是這樣的石子。父親的面孔在腦海中漸漸清晰,阿林忍不住哭泣。三十年的素未謀面,竟然以這樣的方式相見;三十年的誤會怨恨,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得到諒解。河裡的鯉魚不顧一切逆流而上,就算死也要回家。這一刻,阿林理解了父親想回家的願望。能做最好的諒解,就是默默送父親上路。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有人曾說,人死了並不是消失。就像葉子掉落在泥土裡,融化在泥土裡,最終盛開的花依舊芬芳。逝者穿過死亡之門,踏上屬於他的旅程,留給生者無限的追憶和想念。作為生者,我們也只能默默祝福:路上小心。

作者:麥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小伙被公司坑,不知不覺成為一名葬儀師,最後親自葬送生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