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就在這兩天,高考結束了。

考生們終於鬆了口氣,不管最終結果如何,三年來的努力終於划上了一個短暫的句號。而回顧今年已上映的國產教育片,於謙老師出演的《老師·好》絕對是排的上號的。

這部在今年3月上映的小成本青春校園片,在同日首映的影片里,票房、上座率皆為第一,各方好評不斷,成為了3月到4月間院線電影的一匹“黑馬”。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根據以往的經驗,《老師·好》原本並不被各方看好,主演陣容里除了於謙都是新人,同時又是一部校園青春片,沒有流量明星加盟,在吸引受眾方面會比較吃虧。再加上德雲社一直以來的“票房毒藥”和“爛片”魔咒,相聲演員擔綱電影主演,向來不被看好。

最終上映的結果打臉了,各方的擔心戛然而止了,從票房表現來看,《老師·好》在同檔期影片里,已經算難得的佳片了。

一代人的回憶

影片的故事發生在1985年的南宿一中。

80年代是一個極為特別的年代。改革開放才剛剛開始沒多久,封閉的大門剛剛打開。隨著電視機的普及,人們開始瞭解窗外的世界,外國流行文化的涌入,刺激著國人的眼球。那個時代人們簡單而單純,年輕一代吸收著最新的潮流和訊息,人們的生活擁有了更多的色彩,看到更多新鮮的文化。

這是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節點。而更有意思的是,影片設置的背景時間是1985年,這一年正是9.10教師節最初設立的時間,有理由相信這是導演和編劇有意這麼安排的。

影片里對於80年代的懷舊比比皆是,大街小巷的自行車、學生身上單肩背著的“解放牌”綠書包,文藝匯演上的彈力健美服,老師手中的搪瓷缸子,女生身上的布拉吉,還有汽水、冰棒等等服化道具,包括校園操場、教室以及家中環境等等場景佈景,都充滿了那個時代的氣息。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這是影片能夠擊中一部分中年觀眾的地方,劇組的創作人員在服化道方面的考究和整體環境的還原,再現了那個時代,令人回憶滿滿。

而作為一部校園青春片,在劇情上對於種種發生在校園裡的經典橋段也十分熟稔,在課堂上看武俠小說被老師沒收,女生偷偷塗抹口紅和指甲油被當場要求卸妝,小混混永遠坐最後一排,學生幹部永遠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體育課永遠被其它主課老師霸占……看到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情節,觀眾們似乎也一下子回到了各自記憶里的校園時代。

此外,影片里的種種人物形象,也都有其典型性,基本上都是我們學生時代周邊某一類人的代表。

比如桀驁不馴、一身社會氣息的洛小乙、時髦潑辣的關婷婷、熱衷武俠滿腦子“壞主意”的王海、姦商耗子、舞痴組合文明建設以及文靜溫婉的“北大”苗子安靜……這些人物角色,我們總能在學生時代的同學里找到相似的身影。

也正是這種對於細節的精準處理,這種年代感的塑造還原,以及通過劇情營造出來的校園氛圍的真實感,才讓影片里的人物足夠有說服力,觀眾們才能夠沉浸其中,引發對校園青春記憶的共鳴。

中國式師生故事

與此前的諸多華語青春片不同的是,這部沒有什麼虐戀墮胎之類的狗血戲碼,影片並沒有將重點聚焦在同學之間的關係以及青春男女之間的懵懂愛戀之上,而是把筆墨著力在了校園師生關係之上。

以師生關係為主題的電影並不少見,其中不乏經典,如《放牛班的春天》《死亡詩社》《心靈捕手》《蒙娜麗莎的微笑》《地球上的星星》等作品。但在華語電影當中,以師生為主要敘事對象的電影卻並不多見,尤其近幾年更是寥寥無幾。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放牛班的春天》

《老師·好》的出現,在某種程度上算是對同題材作品做了一次擴充,這或許也將為華語電影在題材的選取上提供更多選擇。

與國外的那些描述師生關係的經典影片相比,《老師·好》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它描述了一個典型的中國式師生故事。

我們可以在影片里看到,於謙演的苗宛秋一開始並不是一個討學生喜歡的老師,他有著傳統中國教師的一些典型缺點:刻板、教條、一言堂、唯成績論。

這是很大一部分中國教師的縮影:他們對學生非常認真負責,對成績極度關註,期盼學生可以考上理想大學,擁有美好的人生和未來。可同時他們又不遺餘力的壓制你的所有創造力和自由。

《老師·好》讓於謙飾演的老師這一角色形象變得更加真實、豐富和立體化。進門喊報告、霸占體育課、錯怪差生、偏袒優生,這幾乎是絕大部分學生對老師固有的“壞”印象,顯然,《老師·好》並非純粹追求老師這一職業的歌頌與贊美,它更多地側重於還原現實里那些人物的真實與多面。

而這種形象的存在,可能也是國產師生電影與西方師生電影的一個區別。以《死亡詩社》為例,片中的基廷先生是反封閉教育和應試教育的,他願意學生進行更多的自由思考和探索,並不刻板教條。

這顯然是文化與國情的差異所導致的。

師生關係自古以來就在中國傳統文化占據著重要位置。傳統文化強調“尊師重道”理念,甚至有“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說法,老師對學生應像父母對待子女一樣關愛,學生也應像子女對父母般孝順與愛戴,仿佛是父子關係在教育環境下的一種替代。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所以我們可以在影片看到,苗宛秋與學生之間的關係,經歷了由矛盾、衝突,到愛與關懷的情感關係的轉變。這本身就是中國文化里存在的一些情感關係的共性。

而與此同時,觀眾們也能從電影里找到共鳴,如同某位觀眾在評論說的那樣:每個人的學生時代,都有一個“苗霸天”。

出現在電影里的“苗霸天”,又何嘗沒有出現在我們的校園記憶里呢?

永遠的痛

看多了這類描述校園師生關係的電影,基本上就能夠總結出一條大同小異的劇情線:一個充滿個性的老師,在教育學生的過程中,對抗和挑戰僵化的教育體制,為學生贏得健全的人格和個性的思想。

《死亡詩社》《地球上的星星》《浪潮》等電影,都是這一類電影當中的典型。

而《老師·好》,卻是這類電影中“異類”,影片中的老師苗宛秋,並不是人們期待當中的那種個性自由、思想解放的完美教師形象,而恰恰相反,他是一個完全遵循固有教育體制的“保守”教師。

苗宛秋代表了中國無數個逼你考大學的高中班主任,你可以說他的保守是中國特色的,但他對學生的愛是真摯、普世、無國界的,只是觸動了“規則”。

影片中,苗宛秋下晚自習回家時看到自己看中的北大苗子利用休息時間給同學補課,決定自己在家開補習班輔導同學,這一幕被隔壁眼紅的同事看到後給舉報到了縣教委,於是苗宛秋被學校停職了。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得知這一事件的安靜,決定一定要考上北大報答老師,然而就在高考前夕填完志願看過苗宛秋後,她跑到縣委大院替苗宛秋伸冤,老師工作保住了,但她卻遭遇了車禍,無緣北大。

平反後,學校給苗宛秋分了福利房,但充滿內疚的他依然選擇去鄉村支教,一直無法面對安靜,直到幾十年後再遇開書店的安靜才真正釋懷。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苗宛秋與自己看中的苗子雙雙無緣北大,這個相似的偶然,錶面看並無關聯性,實則是對規則的一致性妥協。

1965年正值文革前一年,苗宛秋無緣北大,觸動的規則是當時的政審——家庭成分高,不予錄取,他妥協了,選擇去邊遠城市當老師;同樣品學兼優有能力考北大的安靜,最終無緣北大,看似是車禍所致,實則也觸動了規則,那就是縣委不允許在校教師辦補習班。

在安靜看來,苗宛秋免費辦補習班是為了幫自己節省複習時間,也是為了幫助她的同學,這是善意之舉,為何縣委要判個“停職觀察”?這是不公的!她要反擊,並以自己的稚嫩之軀向規則發起挑釁,但最終敗了。

她和老師苗宛秋用近30年的時間讓這一切釋然!編劇用一場車禍刻意的設計,更深層次地表達了人的成長就是一次次向規則,向命運和自己的妥協,這種妥協也是輪迴的,但關鍵是你從妥協中學到了什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老師·好:一次向規則的妥協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