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前兩天,華語電影史上迎來了高光時刻——

王景春和詠梅,憑藉由王小帥導演的電影《地久天長》中的精湛演技,在柏林電影節拿到了“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女演員”兩項大獎!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這是中國第一次在三大電影節上,同時斬獲最佳男女主。

這印證了去年《我就是演員》中,徐崢說的那句話:好演員的春天到了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回顧近兩年,有不少的中年演員迎來了自己的爆發期,像去年大火的《延禧攻略》,一下子就讓佘詩曼、秦嵐等幾位老戲骨再一次翻紅。▼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其中憑藉純妃一角走進大眾視野的王媛可,在《我就是演員》中,談及只要年齡一到,就會面對無戲找上門的尷尬境遇。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而這次獲獎後,當詠梅被人提問運氣和實力的關係,她不卑不亢地說:“得獎當然跟運氣有關,劇本、角色、時機、評委口味,都是運氣;但是當運氣來的時候,如果沒有之前的積累和打磨,我也不可能把握住它,都是相輔相成的。”

今天,我們一起來聊一聊女演員的中年成名之路。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看到她們的實力

你還會在意她的年齡嗎

娛樂圈裡一直活躍著兩種明星,一種是永遠把欲望寫在臉上,眼神中永遠大寫著三個字,我想紅。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還有一種明星,僅僅把演戲或者唱歌當成是一種工作,能夠做到在娛樂圈亂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低調自持,不主動炒緋聞,有戲的時候能看到她,不拍戲的時候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詠梅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剛剛過完49歲生日的詠梅,本名森吉德瑪,當時父親為她取這個漢名,靈感來源於名詩《詠梅》——“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這首詩也成為了詠梅的性格和生活最真實的寫照:她低調認真演了幾十年的戲,不浮躁,不爭搶,一直投身於自己心愛的事業。

20多年來,詠梅陸續接拍了50多部影視作品:《北京愛情故事》《前世今生》《中國式離婚》《懸崖》等等,合作的男演員包括陳道明、張嘉譯、張國立一眾戲骨。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雖然一直都在飾演綠葉型的配角,但卻是“小角色里的大演員”。也正是因為對每一個角色孜孜以求的雕琢,讓她積澱下了深厚的表演功力和經歷感悟。

於是,當展現自我的機會來臨時,詠梅才可以一把抓住,最終在柏林國際電影節的舞臺上大放異彩。

當有記者向她提問:“女演員的是否會有年齡焦慮”,詠梅其實並不介意。她稱自己是“手藝人”:“只要手藝好,一定會有人來找你,無論性別、年齡,都不是障礙。”

如今,不少中年女演員忘記她們的年齡,也跨界在綜藝里進行嘗試,曾以導師形象登上《我就是演員》的小陶虹,與23歲的彭昱暢組合情侶搭檔時,精湛的演技卻絲毫沒有露出任何的違和感;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而在《演員的誕生》《聲臨其境》等綜藝中均有出色表現的劉敏濤,在短暫的表現時間里,讓觀眾感受到她醇厚的演技功底。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 舞臺之上,她一襲白色西裝,深情地將《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逶迤呈現。

這些有著生命經驗的中生代女演員,被生活磨礪過的容貌,雖然不及年輕稚嫩的光鮮,但不爭不搶,時光卻也回贈了數不盡的生活閱歷和獨特魅力。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博觀約取 厚積薄發

有些演員很幸運,出道不久就能遇上好作品、得到一個好的角色,於是一夜爆紅、名利雙收。

但也有演員出道多年,只在影視作品中做個小配角、甚至是跑龍套,但只要上天賜予她一個機會,她就能牢牢抓住繼而成名——運氣固然重要,但一直以來的默默耕耘、沉澱打磨,才是成功的秘訣。

今年,閆妮迎來了她第四個本命年。她最近一次出現在大眾的眼前,可能就是今年的春晚舞臺上。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這樣的身材、面容,絲毫不遜色於20多歲的女演員,誰會想到閆妮即將48歲了?

2006年,隨著《武林外傳》的熱播,搞怪幽默、善良正義“佟掌柜”深得人心,閆妮因此一炮而紅,開始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此時的閆妮,已經35歲了。

已過而立之年,才初嘗走紅的滋味。在此前,閆妮經歷了長達10年的走穴生活,在全國各地演小品。

文藝兵出身的閆妮,在1994年底加入空軍政治部電視藝術中心,幾年下來參演的話劇大多是跑龍套,戲份極少。直到1999年,閆妮才第一次出演女一號,在電影《公雞打鳴,母雞下蛋》中主演女村長。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閆妮《公雞打鳴,母雞下蛋》劇照。

閆妮在《公雞打鳴,母雞下蛋》的表演,讓導演尚敬看到了她的喜劇才華。閆妮先在尚敬的《炊事班的故事》客串護士長一角,再到輕喜劇《健康快車》,然後就到讓她紅遍大江南北的《武林外傳》。

蟄伏多年,閆妮在演藝生涯的每一步都走得踏實認真,才有後來緊緊抓住一飛衝天的機遇,收穫成功。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厚積薄發,超過30歲才迎來事業爆發期的還有海清、譚卓。

海清當年以第一名成績考入北京電影學院,但畢業後接拍的電視劇都反響平平,直到2009年主演《蝸居》,才讓她在迅速竄紅。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蝸居》一劇讓海清“多年媳婦熬成婆”,此時她已經31歲了。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2010年主演的《媳婦的美好時代》更是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使她成為炙手可熱的女明星。

而對於譚卓而言,2018年可謂爆發之年——電影《我不是藥神》和電視劇《延禧攻略》均是叫好又叫座。

這位低調努力的演員,終於在好作品的加持下徹底火了。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26歲才正式出道的譚卓可謂大器晚成。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謀時而動 順勢而為

所謂“謀時而動,順勢而為”,就是那些聰明有遠見的人會準備好,在合適的時候做出行動,順著當時的形勢,做出判斷,再有所作為。

近兩年,因一部《驢得水》而翻紅的任素汐,就是典型案例。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她雖然是話劇演藝圈裡出了名的“話劇女王”,但是由於話劇市場的小眾,並沒有被大眾所熟知。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從24歲開始演話劇《驢得水》,一直演了五年的“張一曼”,在2016年,她跳出自己“舒適區”轉戰到了電影,幸運出演的還是自己話劇的角色張一曼。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憑藉對精彩的演繹,任素汐終於“紅了”,她的微博粉絲極快地從1萬增加到將近60萬的高度。

她這兩年也順勢而為,跳出了過去“小劇場女王”的固有形象,開始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在《我就是演員》節目中,任素汐憑藉著出色的演技再次圈粉,哪怕是與老戲骨左小青飆戲,都一點兒不輸陣。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在節目中,她也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和野心。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無論是站上《幻樂之城》的舞臺,還是在《我就是演員》中的出色表演,任素汐始終都對自己保持著最清醒的認知。

試想,如果她一直都停留在話劇圈裡演話劇,是否還能有現在的成就和名氣呢?

“好演員的春天”是否到了,任素汐不知道,但她正有意識地走出舒適區,謀勢而動,順勢而為。

只要有實力,屬於TA的高光時刻總會來的!

(圖片來源於網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這些女演員,靠什麼緩解“中年焦慮”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