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1916.1.11-2004.3.17 ),原名浦聿芳,中國著名導演、演員。曾任長春電影製片廠演員劇團副團長,1987年獲第一屆電影學會表演獎。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在上個世紀的20年代,在鴨綠江邊的安東(今丹東),浦家有個非常聰明而淘氣的孩子,本來是一個男孩,因為母親過於喜愛女兒,卻給他起了個女孩名字——浦聿芳(上中學後,改成聿方)。可能受他的名字的影響,聿芳在讀小學時,卻像女孩了一樣心靈手巧,不只語文、算術、音樂各科樣樣學得好,特別是圖畫和手工課在全班相當出色:貼版畫,剪紙,用各色紙張折迭紙鶴等鳥禽,都逼真生動。他所折迭的紙船和紙燈籠,更令人喜愛,他的好多“作品”還參加學校展覽呢。這可能是聿芳最早表現出來的藝術細胞吧。 

浦聿芳1916年陰曆1月生於山東蓬萊,3歲時,父親浦運昌為幫祖父做生意,將母親和聿方帶到安東,後來父親到本溪銀行做事,聿方在本溪讀中學。中學畢業,聿方本想繼續讀書,可他要幫父親分挑家庭的生活擔子,15歲那年不得不到沈陽一家布疋商店“泰和商店”去當學徒。“泰和商店”是一家經營布匹、綢緞、皮草和瓷器的四層樓的大店,同時,四樓還經營當時人們極少見的16毫米電影放映機,也配有電影片子。有時有客人來買放映機,他就偷偷跑上樓隨著看一部半部影片。浦聿方在這裡最早接觸到了電影。偶有空閑,他也到電影院看電影,這時的浦聿方對電影已經產生濃厚的興趣。

浦聿方剛入“泰和”一年,1931年“9·18”事變發生,日本鬼子占領了東北。1932年3月,偽滿洲國成立,東北人民淪為亡國奴。這時長春改為新京,沈陽改為奉天。後來,沈陽新建了一家電影院,稱光陸電影院。原“泰和”的老闆張慎齋,到這家新建的影院當經理,這可樂壞了浦聿方,一有空 閑,他定到光陸影院蹭電影,上海片和美國片都看了不少。卓別林和魏鶴齡等都成了他崇拜的偶像。

正當浦聿方對電影興趣日濃時,1938年4月中旬的一天,他的好友張經理給傳來一個好消息——“滿映”(全稱株式會社滿洲映畫協會)來奉天招考演員。浦聿方聞訊,急如星火地趕到光陸電影院,張慎齋早為他打聽好了情況:只要三元錢的報名費,誰都可以報名,他們一同到報考地點,以浦克的化名報了名。考試由“滿映”演員訓練所專職教師近藤伊與吉主考,考試項目先作目測,然後問幾句簡單的問話。目測滿意,只問:“你的,考演員,為什麼的?”浦克爽快地回答:“為了藝術。”初試合格。第二天覆試,他只朗讀一段詩文,就順利通過。這使浦聿方興奮不已。數日後接到錄取通知書,5月1日,他打點行裝。到新京“滿映”報到。從此他成為“滿映”演員訓練所第三期學員。此前,“滿映”已招收了兩批學員近百人,按計劃,學員要在演員訓練所學習一年,實際上,大多僅僅學習數月,就抽出拍戲。浦克5月入所,7月就抽出在《國法無私》中演一個速記員的小角色。外景地在大連夏家河子海水浴場,他演的片斷是跳海救人。導演交待情節後,浦克為難,他告訴導演自己不會游泳。導演說:你跳,沒關係,到時候有人救你。浦克只好遵命,導演喊:“開始”,他縱身跳進波濤洶涌的大海,結果不但抓不到人,自己卻拼命掙扎。眼看漸漸下沉,人要淹死了,導演才喊“停”,這時,有人跳入海中,拖上被海水嗆得幾乎奄奄一息的浦克。為什麼這樣?這正是導演所要求的效果。浦克這次在攝影機前表演,使他初次嘗受到做演員的滋味。不過這種滋味並不好受。但他所表現出來的敬業精神,給人留下良好的印象。此後,他在給《真假姐妹》《患難交響曲》出演了配角。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年輕時的夏佩傑

1941年,中國導演張天賜邀請浦克在《荒唐英雄》中扮演主角王大凡並兼演馬博士,《荒唐英雄》故事的確有些荒唐:青年王大凡離校三年也沒有找到職業,他正愛著姑娘麗華,但麗華父親不同意這門婚事。大凡好不容易當上了一家雜誌的記者,開初很得勢,後又被辭掉。一次大凡意外地救了社長的女兒,社長深為感動,讓他復了職,並當上了課長,成為英雄,終於同麗華結了婚。在拍這部影片時,有一場戲王大凡要從高高的煙筒上跳下去,這可嚇住了浦克,他估摸怎麼跳下來也得摔死。攝製組覺得實跳也不行,結果搭一個一丈高的高臺,演員從上跳下,底下有墊的東西接著,不致於出太大的危險。實拍那天,浦克還是望而怯步,導演鼓勵,浦克小心翼翼走上平臺,浦克還立腳未穩,導演剛喊:“預備——”平臺轟然塌倒,浦克被摔了下來,摔得昏然不省人事。急救脫險。那時拍電影,演員安全沒有保證。浦克從主演了這部影片之後,又主演了《鏡花水月》《一順百順》《歌女恨》《迎春花》《劫後鴛鴦》《千金花子》《綠林外史》等多部影片,成為“滿映”後期著名男演員之一。並與1939年第一期女演員“金魚美人”夏佩傑結婚。

一進入1944年,“滿映”日籍年青導演都被派往前線,中國職員感覺到:“日本快倒台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偽滿洲國倒台。中國人結束了亡國奴的日子,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舒展和自由。這時,原“滿映”中的中國進步職員,在中共長春地下黨的領導下,於8月下旬組建了“東北電影演員聯盟”和“東北電影技術者聯盟”,浦克很快成為“演員聯盟”的一員。9月上旬,張辛實領銜將兩個“聯盟”組織在一起,成立了“東北電影工作者聯盟”。9月中旬以“聯盟”的名義,接收了原“滿映”的權力,當年,長春召開“慶祝‘九·三’勝利大會”,浦克參加了街頭劇《放下你的鞭子》(飾爺爺)的演出。10月1日東北電影公司成立。這其間,國民黨的特務分子一直與東北電影公司爭奪人員,浦克一直堅定站在公司一邊,並積极參加演員演出了《阿Q正傳》(飾阿Q)《太平天國》(飾洪秀全)等話劇。他飾演的人物,不誇張,不做作,各個演得恰到好處,受到觀眾喜愛。特別是他把深受精神毒害的貧苦農民阿Q的形象,演活了:他受盡了慘重的剝削和壓迫,可他在精神上卻常處優勝,他誇耀過去,幻想未來,自我安慰,自輕自賤,始終不敢正視現實。浦克把阿Q的精神勝利法,演得栩栩如生,深刻感人。當年11月,正當東北電影公司演出《阿Q正傳》之時,東北局秘密派田方、許珂是入長春,瞭解情況,準備接收原“滿映”的設備器材。這時,國民黨掌握的第七分局,將張辛實、王啟民、於彥夫等7人和許珂逮捕,田方聞訊,有人將他送到市內,許珂堅說自己是上海來的生意人,被釋放。這些人被捕後,國民黨勢力在廠內大肆活動,拉攏人站在國民黨一邊。浦克不顧任何威脅,堅決站在公司一邊。

1946年4月14日,蘇聯紅軍撤出長春,國共兩黨爭奪長春,4月18日東北民主聯軍取得勝利。東北局派舒群任東北電影公司經理。這時國民黨軍隊從南向北撲來,5月初,東北電影公司,接到通知:我軍決定放棄長春,要將接收的電影器材後遷,並動員職工前往。舒群召開各種會議,動員職工後遷。浦克決定後遷並即著手準備,5月13日和18日前兩批順利遷出,舒群決定浦克等演員第三批遷出。浦克做好了一切準備。當晚,情況緊急,舒群派車來接浦克時,紅旗街已有國民黨特務打槍了。車子未能返回,浦克後遷未能上車,滯留長春。東北電影公司後在興山落腳,浦克想去無法,而與東影失去聯繫。筆者在採訪舒群談到這段歷史時,舒群對未能將浦克等演員接出,深為遺憾。說:“每想到這,我總有種內疚之感,總覺得對不起他們。”

1946年5月23日我軍撤離長春,當晚國民黨軍隊占領長春。三天后,著名電影演員金山,作為國民黨中央宣傳部接收大員,帶人長到長春接收“滿映”等文化設施。原“滿映”的一些電影人,出於各種不同的想法,有些人積極靠近金山。浦克因為前段給共產黨演戲,心裡有些犯嘀咕,一時猶豫不定。一天,有人到浦克家來,通知他金山召開一個會,請他參加。他看過金山主演的《夜半歌聲》《狂歡之夜》等影片,考慮到金山是著名電影明星,是個藝術人,心裡放寬了些。與妻子夏佩傑一起前去禮堂參加了會議。屋裡坐著一些人,金山很平和,在會上給大家講話說:“我叫金山,我是無黨派。”“我是乾藝術的,希望大家來搞電影。”就在這次會上,金山宣告成立長春電影製片廠(簡稱“長制”)。浦克對金山印象較好,決定參加“長制”,繼續他的電影事業。金山名為國民黨中央宣傳部的接收大員,實際他是受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來的秘密派遺,來完成一項特殊的任務——占領這個廠,不為國民黨拍攝反動影片。金山以異常傑出的才能,把自己裝扮得非常好,人們根本想不到他是共產黨員。浦克也根本不知金山的政治面貌,只是出於直感,願意與他共事。金山在同沈陽長春軍政各方疏通了關係立穩腳跟之後,剋服經費機器短缺等困難,很快組織他的骨幹人員籌備拍攝故事片《松花江上》。影片反映東北淪陷區人民的苦難遭遇,被逼走上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鬥爭道路。張瑞芳飾孫女,浦克飾爺爺,先由一演員飾青年。影片在吉林市郊拍攝外景。在拍攝青年趕大車,先甩一響鞭,然後邊跑邊跳上車鏡頭時,試了多遍,怎麼拍也不像,金山想到這是位出生南方的演員,對東北生活太不熟悉。悄悄問浦克:“你看怎麼辦好?”浦克想了想說:“我看短時間練不出來。”金山會意,問:“有合適的人嗎?”浦克推薦王人路出演這個角色,結果演得很成功。金山從浦克這裡得到有力協助。在拍爺爺帶孫女和青年逃進山的戲時,浦克出了一些主意,使金山省力不少。影片完成後,頗受各方好評。

金山在拍《松花江上》之後,還為由朱文順執導的“長制”的第二部也是反映抗日故事片《小白龍》擔任了角色。《松花江上》完成後,這時東北民主聯軍已對長春形成包圍之勢。金山根據我黨“能走的都走,走不了的可留在長春”的指示,對人員撤退做了妥善安排。正在這時,國民黨新七軍來人找到浦克,動員他參加新七軍政工隊,並許諾給他少校軍銜,這使浦克極為反感。這時浦克已風聞金山要帶人去北平,同妻夏佩傑(1920-1994)暗暗做好了準備。12月一天,金山突然通知浦克攜家屬帶最簡便的行裝,乘飛機去北平。他們拎起行囊,匆匆趕到機場,坐空軍的飛機到了北平。這是金山以到北平拍攝《哈爾濱之夜》為由,帶領包括浦克在內的幾名演員和幾名行政人員,最早撤出長春。到北平後,金山借用“中電”三廠,開始籌備拍攝《哈爾濱之夜》。浦克與妻子夏佩傑,在新街口附近的一處房子住了下來。浦克一時沒有什麼事,在“中電”三廠《秋瑾》中客串了一回。他們正準備籌拍一部影片,北平圍城日緊,不能出城拍外景了。他們艱難度日,等待光明。

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浦克與夏佩傑自然歡欣鼓舞。數日後,原東影秘書長田方進城,隨北平軍管會接管北平文化單位,浦克與老友相遇,高興萬分。詳細打聽“東影”近況,田方簡告東影正積極拍攝紀錄片,浦克為未能隨東影北遷而懊悔。田方理解他的心意,親自安排浦克和夏佩傑於1949年2月到華北大學學習。一年下來獲益良多,對自己的過去,覺得應該重新認識。過去,只為拍片而拍片,經過學習,認識到:日本在中國建立電影廠,是用電影向東北淪陷區人民灌輸殖民主義思想,為他們的侵略幫忙是一種犯罪。他對此做了檢討。學習結束後,覺得自己變了一個新人,參加了4月成立的北平電影製片廠(10月1日,北平改稱北京,“北影”也改稱北京電影製片廠),浦克和夏佩傑同任演員,浦克兼演員科副科長。二人開始了新的生活。

1950年北影投拍故事片《呂梁英雄》,導演邀請浦克飾演片中張老漢。這部影片是反映晉綏根據地呂梁山區民兵同日本鬼子鬥爭的故事,張老漢是一位憨厚的農民,他為了減少鄉親們的犧牲而把鬼子引向絕路而自己捨身跳崖,行動感人。這是浦克第一次飾演農民,雖然戲的分量不重,他對此卻非常認真,隨導演呂班到山西老區體驗生活,走訪當地老交通,與當地老農民結交朋友,不嫌農民贓,穿著農民的贓衣服演戲,沒有表現出一點不舒服的感覺。受到攝製組的稱道。同年,浦克還應東影導演王家乙的邀請,在《高歌猛進》中主演技術工人李廣才。開始,他思想保守,又聽一些落後工人對他說了些壞話,的對技術革新消極,後來事實教育了他,他參加改革工具,提高了效率,思想得到轉變。這是浦克第一次扮演工人。他有了扮演農民的經驗,開拍前,先到沈陽某工廠深入生活,同工人交朋友,並同他們一起,在車床前幹活,感受工人的氣質。由於浦克非常認真,較好地塑造了李廣才這個技術工人的形象。這兩個人物形象,是浦克在新中國電影史最早飾演的兩個人物。此後三年,由於體制的原因,全國電影產量大減,演員全都集中北京,多數人無戲可演。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地下尖兵》劇照

1955年體制調整,演員下放回各廠。當年6月,徐連凱等57名演員被調回長影。1956年1月,浦克與妻子夏佩傑也調回長影演員劇團。浦克回廠後,呂班先邀請他在喜劇片《新局長到來之前》中飾演張局長。這時,導演嚴恭正籌備《地下尖兵》,立邀浦克主演該片我黨地下工作者陶乾。影片描寫北平解放前夕,以陶乾為首的我地下工作者歷盡險阻,突破敵人設下的層層圈套,成功取得敵軍撤退日期的情報。浦克在扮演這個人物時,將我黨地下工作者的機智勇敢,隨機應變的各種優秀品質,都較好地表現出來,人物血肉豐滿,成功地塑造了新中國電影早期我地下工作者的典型形象。這也是浦克在50年代所塑造的代表人物形象。

完成《地下尖兵》,便進入了1958年,長影立馬紅火起來:年初,長影成立六個創作組,5月,北京、八一和長春三廠在長召開創作思想躍進會,會後,各組採取打擂辦法確定拍片數量,大字報討論劇本,長影一下推上了30多部影片,人們思想狂熱到難以把握。在這種形勢下,浦克一年內接連演了5部戲:先在《徐秋影案件》中飾演公安處長杜永楷,隨後在《古剎鐘聲》中飾演周部長,這在當年長影影片中,還算是兩部質量較好的影片。其他3部:《水庫上的歌聲》《新的一課》《傷疤的故事》,由於這些影片是匆促上馬,劇本很不成熟,拍出後很快便成為廢品。真是使浦克白忙了一陣。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甲午風雲》劇照

60年代初,浦克應導演林農之邀,在歷史片《甲午風雲》中飾演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甲午風雲》是長影拍攝的第一部歷史片,拍攝難度很大。導演林農精心構思,李默然、王秋穎、浦克、龐學勤和周文斌等大腕通力合作,使影片達到了高水平。影片以磅礴的浩然正氣,譜寫了一曲振奮人心的愛國主義頌歌。影片成功地塑造了鄧世昌、丁汝昌和愛國水兵王國成的英雄形象。浦克飾演的丁汝昌,是位性格矛盾的愛國軍官,浦克將這個人物的矛盾心理:既要服從李鴻章的調度,又要抵抗的那種矛盾心理,表演得恰到好處,這是浦克在60年代所塑造的代表人物形象。

當時正處於三年困難時期,影片生產任務銳減,為使演員得到鍛煉,也為了創造些收入,長影演員劇團,曾組織全團演員,同時排練演出了四臺大話劇:《孔雀膽》《升官圖》《霧重慶》《我是一個兵》。浦克參加了這些話劇的演出,在《孔雀膽》中飾梁王。 1962年12月浦克被任命為劇團第一副團長,主管業務。劇團精心組織了四台話劇到全國幾個城市演出,既鍛煉了演員,也為廠創造了一定的經濟效益。隨後在廠區修建了游泳池,在一宿舍修建了演員練功房,演員業務紅火。60年代前半期,長影譯製片演員還排練演出了話劇《釵頭鳳》,在長春、大連、哈爾濱、齊齊哈爾等地演出200多場。轟動一時。這個時期,是浦克所經歷的長影演員劇團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英雄兒女》劇照

1964年,浦克還在武兆堤導演的《英雄兒女》中飾演朝鮮老大爺金正泰,雖然只有兩場主要戲:帶領群眾將吉普車抬過彈坑,在敵機轟炸緊急時刻,抬擔架踏過冰河,都拍得激動人心,表現出一位老演員的激情,這是浦克飾演的富有光彩的配角之一,受到人們稱贊。

1969年冬天,浦克全家下放到吉林省東豐縣那丹伯公社,與社員同吃同住同勞動。浦克毫無怨言,與農民相處得很好,使他有機會接觸農村各種人物。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艷陽天》劇照

1972年林農籌備拍攝《艷陽天》,邀請浦克飾演“反一號”狡黠、陰險的馬之悅,浦克全家返回了長春。首審樣片即被槍斃,原因是“正不壓邪”,肖長春的形象不夠高大,反面人物馬之悅等人的戲比正面人物戲耐看,這樣不符合“三突出”的創作原則。推倒重來劇本進行修改,怎樣拍好正一號肖長春和“反一號”馬之悅的戲,是修改後拍攝的重要課題……。影片公演後,觀眾對馬之悅這一角色還是留下較深的印象。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拍完這部戲後,又參加拍攝了《向陽院的故事》《創業》(1974)、《金光大道》(上,1975)、《金光大道》(中)《山村新人》(1976)、《熊跡》《風雲島》(1977)、《嚴峻的歷程》《燈》(1978)等影片的拍攝。1979年在張辛實的《祭紅》里飾演主角老陶瓷工人程瑞生。程家世代燒瓷,掌握燒制祭紅的秘方,在瓷界很有名氣。他支持徒弟(後成女婿)領導的游擊隊,拒絕為國民黨分子燒制祭紅大瓶,為人正直堅定,是老一代瓷器工人的代表。浦克飾演這樣一位人物並不感到費力,費力的是要減掉自己的大肚子。他減少飲食,加強鍛煉,吃苦不少。再與他配戲的女兒龔雪、女婿林強都是新人。龔雪是第一次拍戲,林強此前只在一部戲里演過一個小角色。兩人對怎樣找人物感覺,怎樣把握戲分,都心中無數。作為老演員和“爸爸”,浦克只能耐心地一點一點的輔導。特別是龔雪,未見過瓷廠勞動,她要學挑百多斤的盛放瓷坯的匣缽送窯,而且走的是又窄又陡的木板坡道。龔雪當時騎車挨摔手傷未愈,做這種勞動,真是難為了她。浦克熱情鼓勵,與瓷器工人師傅耐心幫助,經反覆練習,終於達到了拍攝要求。浦克為輔導兩位新人付出了心血。浦克關心青年人的成長,熱心提攜後人,受到人們尊敬。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1978年7月6日,浦克還接待一位老友——日本環境廳政務次官、日本環境代表團團長大鷹淑子,即昔日“滿映”明星李香蘭。大鷹率團來訪本來沒有長春,她到哈爾濱後,臨時表示想到長春見見她在“滿映”時的幾位老朋友,但有顧慮,怕朋友不理她。有關領導考慮,大鷹過去在“滿映”雖然拍攝過壞影片,但歸國後,多年來表現對我友好,省與廠商定接待大鷹來訪。廠確定浦克與夫人夏佩傑,王啟民與夫人白玫及鄭曉君,共同出面接待。使大鷹深受感動,一再表示“我是有罪的人”,今後願為中日友好多做工作。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八十年代,浦克應邀拍攝了《春眠不覺曉》、《人到中年》、《黃山來的姑娘》等影片後,於1984年辦理了離休手續。離休後,他又參加了《中國的“小皇帝”》《關東大俠》《兩宮皇太后》等影片的拍攝。此後,他練習書法,數年不輟,書藝相當不錯,求字者不斷。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和夏佩傑的老年照片

浦克原配夫人夏佩傑1991年末病逝,這時浦克已75歲高齡,雖有兒女,生活還是很不方便。有熱心紅娘牽線,1995年末,浦克與教師張靜(原長影廠職工)喜結連理。張靜對浦克尊敬有加,關懷備至,從生活到工作全面照顧,既是生活好伴侶,又是非常稱職好秘書,好護士。受到多人的稱羡。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和愛人張靜

浦克叱吒影壇65年,人稱“三朝元老”,其表演風格極為凝煉。他一生在話劇、電影中扮演過近百個角色,塑造了眾多難忘的銀幕形象,如:電影《英雄兒女》中那個性格鮮明的“朝鮮老大爺”、《甲午風雲》中那個渾身充滿民族氣節的北洋水師提督丁汝昌、《艷陽天》中那個狡黠、陰險的馬之悅、《向陽院的故事》中那個慈祥風趣的石頭爺爺等等。浦克拍攝的故事片《寒山寺鐘聲》、《艷陽天》、《向陽院的故事》、《人到中年》等,無疑是中國電影史上具有廣泛影響的作品。他從藝至今之所以在圈內外受人敬仰,是因為他拍戲從來不“挑食”,不爭大角色,重視“小人物”。浦克在長影還是出名的老頑童,幽默、風趣、開朗、活躍,哪兒熱鬧哪兒準有他,他常自喻為“八旬少年”。浦克的居室里,醒目掛著“淡泊明志”大字條幅,他一生淡泊名利,提攜後人,藝品人品都為人稱道。當然,浦克的人生也留有許多遺憾,特別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22大電影明星”評選中,這位解放前主演影片最多、資格最老的長影演員,由於早年曾在日本統治時期的“滿映”供職,成為他獲選的政治障礙,因而沒能入選。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墨寶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浦克墨寶

2004年3月17日,浦克由於心臟病發作導致急性腎衰在醫院悄然離世,享年88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英雄兒女》中的金大爺/《艷陽天》里的馬之悅–回憶老戲骨浦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