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多年以來,我們讀到關於溥儀的文字,都往往把他形容為近於小丑的角色,毫無本領,是一個悲劇中的令人反感的人物。但看過了《末代皇帝》後,我對溥儀有了改觀:我同情這個人。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末代皇帝》的一個成功的地方,是在同情的出發點上——不是在可憐的出發點上——肯定了溥儀這個人的性格。把他的性格刻劃成這樣,不一定對,但影片很有說服力,使我覺得這性格是可信的。溥儀的性格被形容為無知(深居禁宮多年,怎會不無知呢?),狂妄(自小就天天受人跪拜,當然狂妄了);另一方面,溥儀還是有血有肉的人,有一顆善良的心(他以園丁收場,也就可信了)。

溥儀的無知與狂妄之所以令人同情,是因為他作皇帝不是他自己選擇的。這一點,《末代皇帝》強調得很清楚。一個三歲的兒童,天真爛漫,在宮殿里游走嘻笑之際,被臨死的慈禧宣立為皇。小孩根本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導演的刻劃實在高明:慈禧下旨立君,小溥儀背向慈禧,對滿堂拜倒的人視若無睹。中國的傳統侮辱了小溥儀,小溥儀也就侮辱了中國的傳統——這令我看得痛快!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主觀的說,皇帝應該算是這個世界上最為極端的職業。那是一種同時囊括了極端的束縛和極端的權力的職業。

至高無上,卻又孤苦伶仃。

即使,他能讓萬人叩拜,直呼萬歲。可是生母薨逝,卻也無法出宮憑吊。明黃的袍給了他無上的尊貴,硃色的門亦擋住了他無邊的自由。

帝輦之下的人,不過是一個只能在狹小的世界里無所不能卻孑然無依的囚徒。

所以皇帝其實稱不上一種職業。

皇帝是一種身份,更是一種人生。擁有別的職業的人可以是丈夫,也可以是兒子,可皇帝只能是皇帝。一個人的人生只要擁有了皇帝這樣的身份,那麼這個人其他的一切身份都將失去顏色與意義。

唯有朱艷的赤,和明麗的黃。

其他的一切,不過是這兩種顏色的衍生,或是演變為這兩種顏色。

從皇帝變為花花公子,再從花花公子變為傀儡,哪怕變為戰犯和花匠,人們想起他的身份,也依舊是皇帝。

最可悲的是,即使皇帝自己再不喜歡這被皇權和紫荊城所束縛的身份,可到了被迫捨棄身份用以換來自由之時,他最在乎的也依舊是皇帝的身份。

硃色的門後沒有明麗的黃,明麗的黃被附在朱艷的籠上。紫荊城關住的不止他的身體,還有他的靈魂。可是,當他被匆匆的趕出紫荊城時,他只帶走了一份空殼,卻還來不及帶走自己的靈魂。

就像他從小隻怨宮小門高,卻不嘆自己所犯下來的錯,總會有人來替他來承擔。所以,當一個嶄新而又華貴的牢籠又向他敞開時,他心甘情願的被再次關了起來。

用皇帝的身份換來的自由,又被換回了皇帝的身份。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當他得知自己只是傀儡,而後日本戰敗,自己被淪為戰犯,他也並沒有主動的想要逃離這個牢籠——即使牢籠已經破敗。他是皇帝,他仍是皇帝,哪怕不是他自己所犯下的罪過,他也要主動擔負起,因為這是他名義上的國家,作為皇帝的他簽署下的唯一自願的文書,不過是這個國家所犯下的纍纍罪行。

當他體穿明黃九龍朝珠皇袍,頭戴綴舍林金佛東珠朝冠,身坐紫檀木金漆龍椅,居高位,隨百人,就已經永遠的被這個身份所束縛,要麼被成就,要麼被滅亡。

他成為象徵。

他在指代著一個已經崩潰了的時代里殘留著的古老而又衰微的遺物,他的一切都是那個即將被淹沒在時代洪流中的幻象,他在象徵那個已經死去的時代曾經活過的代表。他是一個沒有了國的皇帝,他是最後的皇帝,也是最不被需要的皇帝。他把自己埋葬在身份,牢籠,與皇權之中。

他必須尊貴。

那是和天藍水碧,與生死一樣理所當然的事。

他必須孤獨。

那是和呼吸眨眼,與病老一樣不可避免的事。

他要冗長繁複的儀仗,他要民眾低頭叩拜,他要逐出1200名太監,是的,不是他能,而是他要。

他是天子,他可以能,當然也可以要。

他不是能當皇帝,而是他要當皇帝。

所以當他不再是皇帝,他的意識里也依舊是皇帝。他變成花花公子,他變成傀儡,變成戰犯,但那都不過是明黃和朱紅所演變出來的幾種微不足道的顏色而已。

國隨亡,但他仍是滿清皇帝。

但當他被放出來,再經歷量多,自己系鞋帶,經歷文化大革命,並且最終花一角錢買了趟回家的門票,他的世界開始不再只有單調的黃和紅,而是變得五彩斑斕的時候,他才終於放下了自己皇帝的身份。

他放出了籠中的蛐蛐,終於又用皇帝的身份換回了自由。

他才終於釋然的笑了,宣告了一個古老的王朝在某種意義上的終結。

好落寞,好凄寒。

可我最喜的是作為一個普通人在洪流和欲念之中所做出的抉擇,不斷的猶豫衡量,然後最終或果決或無謂的做出選擇,並從一而終的走下去。

忘不掉他蒼顏白髮時找出蛐蛐後的笑,世間再也沒有和他有一般經歷的人物,他消失在夕陽普照時的黃昏。

想起他在抗戰後的法庭上說的話:我的工作,是中國皇帝。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數十年過去,他釋然的回到了自己曾經的家裡,結束了自己的工作,辭掉了自己的職業,帶回l曾經匆匆出走了的已經衰老了的空殼。

應是完全放下了自己的過去與掙扎,沒有留念的。

連同那個不可一世的身份。

換回了自己的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在美國異常賣座,在日本票房甚佳的《末代皇帝》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