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前幾天,韓國一部電影上了熱搜:《寄生蟲》

這部電影獲得了戛納電影節最佳影片,也是韓國影史第一個金棕櫚大獎。導演奉俊昊成為韓國電影史上獲此殊榮的第一人,韓國總統甚至親自寫信祝賀。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金棕櫚獎與金獅獎、金熊獎並稱為電影節三大最高榮譽象徵,可想而知這個獎項的含金量是非常高的。

我想起了我們至早在26年前就拿過金棕櫚了,那時是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有些人不免沾沾自喜,我們已經領先韓國26年之久了,可是現在的我們依舊靠26年前的電影炫耀真的是件光榮的事情嗎?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1993年第46屆戛納電影節陳凱歌與張國榮獲獎合照

《寄生蟲》看片名,都以為是部災難片,類似《寄生獸》,但其實它可不是指那些寄生在人或動物身體里的蟲子,它是一部驚悚懸疑的黑色喜劇,講述了韓國貧富階層差距的現實題材。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戛納場刊評分,《寄生蟲》拿到最高分3.5分

一個無業游民父親(宋康昊),讓兒子去一個富人家當家教,由此兩家人發生了一系列意外事件。宋康昊一家,就是所謂的“寄生蟲”。

主演是宋康昊,這個演過《辯護人》、《漢江怪物》、《殺人回憶》的神級影帝,從來沒讓人失望過。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剛抓完麵包的手,下一秒彈蟑螂,宋大叔演的流浪漢,完全是流浪漢本人。

放出的預告里,窮人家的市儈、狡猾,和富人家的做作、浮誇形成鮮明對比,通過兩個家庭的碰撞交集和衝突,來展現不同階層之間的矛盾,無論是物質還是精神,都讓人感到辛辣和現實。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當基泰一家斷網時,兄妹倆擠在狹小擁擠的廁所里只為了連上一點微弱的信號,鏡頭切到樸社長一家時,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高科技與奢華的裝飾,這樣的畫面對比於細微處體現階層的差距。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導演奉俊昊發表獲獎感言時特別提到了今年是韓國電影百年,“雖然今天拿金棕櫚的是我,但我不認為我是唯一一個能拿金棕櫚的韓國導演。如果它能讓全世界的觀眾更關註韓國電影,那真的太棒了。”韓國電影確實已經如他所說得到了世界的關註,屬於他們的黃金時代已經來臨

01

自1919年第一部韓國電影上映起,韓國電影經過了一個漫長的發展,也確實是走在一條血路上的,韓國電影從一開始就奔著好萊塢的工業體制在走,而且走的很精彩,韓國電影將美國黑色電影中的形式美近乎完美的複製在本土電影之上,呈現出一張殘酷的美感。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最近十幾年,我們在《殺人回憶》《追擊者》《恐怖直播》《辯護人》《素媛》《熔爐》《釜山行》等電影中能無比清晰地看到韓國在電影方面的決心,感嘆這個國家勇於直面問題的勇氣和尺度。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電影《素媛》劇照

某種程度上,這些韓國電影所體現的決心、勇氣、責任和犧牲,一度讓我們產生了某種艷羡與嫉妒。我們何時才能擁有那種自揭傷疤的勇氣,這十幾年韓國電影是經歷了怎樣的修煉才達到瞭如今的境界。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電影《辯護人》改編自韓國前總統盧武鉉生平經歷

02

說起來,韓國電影從默默無聞到爆發,也就這短短十幾年的時間。

原因很簡單,1997年,釜山電影節,韓國前總統金大中公開承諾在 “給予支援,不干涉”的原則下,廢除電影審查。2000年電影振興法修訂,確定以年齡階段分級,建立電影分級。

韓國的獨立製片運動給了那一代青年導演足夠的自由和舞臺,不管是壓抑灰暗、最趨近藝術本質的性與暴力,還是那些一度不允許被公開討論的政治禁忌,都沒有形成捆綁韓國這代導演的枷鎖。在這場獨立運動中成長起來的一代,終究成了韓國電影真正的基石與中堅,共同造就了一個屬於韓國電影的黃金時代。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熔爐》上映後韓國通過“性侵害防止修正案”,又名“熔爐法”,性侵幼童最高無期

藉由奉俊昊凝視韓國導演這一群體,這是一支每個人都特色鮮明,同時又無比專註、頑固、甚至是任性的群體。李滄東、洪尚秀、金基德、樸贊鬱、奉俊昊這些導演都出生在上世紀60年代,和我國的第五代導演同齡,我們的第五代導演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張藝謀、陳凱歌、田壯壯、李少紅。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李滄東

稍作對照的話,李滄東雖然衝擊半生依然沒摘得戛納的王冠,但是《薄荷糖》《綠洲》《密陽》《詩》《燃燒》等一系列作品積累至今,李滄東無疑已經成為韓國電影最無法忽視的一面旗幟。但我們出發更早、初期成就更高的第五代導演們,在之後的歲月,沒有一個人能堅持和擁有李滄東式的專註和幸運。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電影《燃燒》

陳凱歌1993年憑《霸王別姬》拿下金棕櫚的時候,李滄東甚至還沒有進入電影界,直到4年後的1997年,李滄東才拍出了自己的處女作《綠魚》。接下來的一部部作品里我們能輕易捕捉到各自的詩意和沉靜,他對社會、對時代、對人性長久的關懷與凝望。我們很難想象在李滄東的履歷中出現《道士下山》或是《三槍拍案驚奇》這樣的作品,專註和安靜自第五代導演開始,就長久地被我們厭棄和遺失,甚至到今天,依然是中國電影行業最稀缺的物品。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李滄東的處女作《綠魚》劇照

03

反觀我們,這十幾年,我們的電影市場誕生了什麼?口碑差的青春片喜劇片霸占春節檔國慶檔,口碑好的文藝片卻不叫座,現實題材的電影少的可憐。

獲得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劇本獎的《撞死了一隻羊》票房占比只有0.2%,票房最終未破千萬。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雖說這些年也涌現了諸如《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地久天長》等優秀作品,但如果沒有這些影片的存在,過去幾年的大銀幕上,我們剩下的就只有PPT一般的流水賬青春片,廉價笑料堆積的二人轉喜劇片,還有更過分的直接“搬運”的綜藝節目大電影。我們同戛納的關係,也就只剩下微博熱搜上狂熱的粉絲們對自家偶像的尷尬吹捧,以及在20米紅毯上賴著不走或變著方法刺激眾人眼球的“妖魔鬼怪”。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曾幾何時,我們的黃金時代擁有著《活著》、《霸王別姬》、《紅高粱》、《陽光燦爛的日子》,那是隨便一部都可以完全碾壓韓國電影的時代。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不知道那樣的黃金時代何時才會歸來,我們是不是應該在鄰國的身上學習些什麼經驗呢

韓國導演願意花四五年打造一部電影,我們是不是應該也學習一下這種專註。

韓國演員可以接受低片酬,最頂級的演員才不過幾百萬人民幣,大部分投資都用於電影的製作。

對他們來說,電影是抵達人心的利器,而不只是賺錢的工具。

如是枝裕和所說,金棕櫚關乎的,當然不是那片金色葉子的獎座。它關乎的是電影世界應該被尊重和珍視的藝術標準,關乎電影人最為根本的勇氣和尊嚴。

《霸王別姬》遠去26年後,我們究竟要把鞏俐或是張國榮拿出來說多少遍,才能在電影世界里等來足以撫慰所有人的那道光芒?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與拿下戛納金棕櫚獎的韓國電影《寄生蟲》相比,國產電影差在哪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