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愛好者
当前位置:電影愛好者 > 電影資訊 > 正文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直到今天,賽爾喬·萊昂內的《西部往事》在西部電影史內仍占有泰山北斗的地位。這部電影涵蓋西部片元素之豐富,影響之深遠,令後世西部作品難與比肩。電影不僅對前人的西部片做出宏大總結,也對後來西部片具有指導價值。一方面電影本身在探討美國西部時代的逝去,另外一方面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西部片如火如荼的年代,這部電影的誕生更具有承前啟後的意義。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因此,《西部往事》既是電影史上西部片由盛轉衰的分割點,也是美國曆史上西部時代逝去的分割點。這部電影無論是台前還是幕後,導演萊內昂意在為我們展示時代分割下的悲情殘像。

西部片時代的殘像之作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西部片大行其道。在那個時代里,有人曾這樣說,導演只要拍西部片就能成功,可見當時人們對西部片的狂熱。那時候的《關山飛渡》《碧血金沙》《紅河》等經典西部電影,放在今天同樣熠熠生輝。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正如紀錄片於盧米埃爾、魔術電影於梅里愛、無聲電影於卓別林,西部片熱潮過後,終將退去。在六十年代末,人們對西部片的套路開始厭倦——那些正邪不兩立的人物特征,“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情敘事,觀眾開始拒絕買賬。

在西部片衰落之時,賽爾喬·萊昂內橫空出世。他對西部電影的固有套路做出極大地改變,正邪界線模糊化處理,悲情人物增加了許多戲謔成分。觀眾對西部片重拾信心,導演賽爾喬·萊昂內讓西部片的輝煌往後延伸了數年。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對於西部電影沒落的發展趨勢,導演萊內昂心中最清楚不過——單靠他一個人的推陳出新遠遠不夠。當時的西部片其實已經拍到了極致,後世的西部作品無法再超越前人的經典,所做的不過是縫縫補補。比如後來昆汀·塔倫蒂諾的《被解救的薑戈》《八惡人》這類西部作品,從細節到整體都能找出前人作品作為參照比對。

這個道理萊內昂再清楚不過,因此,他在“鏢客三部曲”之後,打算與“西部片導演”這個名頭決裂,開始籌劃《美國往事》。只是投資商並沒有如他這般敏感,甚至於他們有一種迷思——“鏢客三部曲”的成功說明觀眾對西部片仍有狂熱需求。因此他們對正大紅大紫的導演萊昂內提出要求,再拍一部西部片,多少錢他們都願意投。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幸運的是,投資商將寶押在了萊內昂這樣一個富有才情的導演身上。面對大勢所趨,萊內昂知道固步自封只會導致潰敗,所以他跳脫出西部人物命運的視角,用時代更迭的立場去看待西部群像。《西部往事》可以說是集西部片之大成於一身,借助沒落的西部時代與工業文明的到來,表達了導演對兩個時代分割下的豪情盛慨。

賞金獵人的最後殘像

在西部時代里有個非常讓人著迷的角色,就是賞金獵人。在早期美國,因為官方的人手不夠,為了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向社會懸賞通緝,凡將罪犯殺死或者繩之以法,均可領取賞金。在這一極其原始冷酷的制度下,涌現了一批賞金獵人。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於是,賞金獵人——這一被官方套上正義外殼的角色,因為其本身具有的俠義屬性以及暴力情懷,為電影藝術所鐘愛,也為觀眾所追捧。這樣的電影無疑滿足了觀眾對感官刺激的需求,這和上世紀武俠小說風靡華人世界如出一轍。

作為一部對西部片的總結之作,《西部往事》當然少不了賞金獵人這一歷史殘像。這個任務放在了電影主人公口琴客和夏恩身上。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夏恩是個亦正亦邪的角色,正如他說的那樣,“我會殺任何人,但絕不包括小孩。可以去殺神父,一個神父,僅此而已。”這句話透露,作為一個土匪,他也有“盜亦有道”的一面。整部電影雖然沒有刻意表現夏恩的正義感,但觀眾在觀看過程中,已經情不自禁地將他劃分到正義行列。

這種亦正亦邪的角色是萊內昂所鐘愛的,事實上,這樣的角色在西部時代里,不乏其人。那個年代,政府管控的弱勢很容易導致社會秩序土崩瓦解,每個人想要生存,必須武裝自己,暴力是唯一能夠維護自身權益的武器。在這種大背景下,就算是被官方追捕的逃犯,也可能是好人一個。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口琴客作為此片中唯一一個毫無懸念的正義方,自然充當了賞金獵人的角色。他為了得到馬克貝恩的土地,在拍賣會上,意外將夏恩交給警方,獲得了五千塊賞金將土地買下。不過夏恩在運送途中,從警方手中逃了出來,返回到了甜水鎮。(電影對於夏恩之後的遭遇沒有詳述,我想導演肯定拍了這段,或許因為片長原因進行了刪減。)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這段有趣之處在於,從夏恩被口琴客交到官方手中,到夏恩再次逃出,可以看得出二人是進行過縝密策劃的。這對搭檔的戲劇性一幕,像極了《黃金三鏢客》中,圖科和布蘭迪在電影出場時一正一邪的配合。

生存艱難的原始殘像

一方面是賞金獵人依法對犯罪分子追捕,另外一方面是西部人民又不得不游走於法律內外,用暴力的方式維護自身權益。看上去賞金獵人合法、具有正義性,但實則二者沒有本質區別——都是為了生存。

美國西部時代又稱“開荒時代”,那時如果你行走在美國西部,幾乎到處可以看到牛仔們騎馬放牧,開墾大地。這些人吃苦耐勞,生活寂寞,如此艱辛只為兩樣東西,金錢和女人。關於這些西部時代特有的殘影,萊內昂自然不肯放過。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電影中馬克貝恩是一個典型牛仔。他選擇了一塊荒漠進行開墾,規划著火車站,希望有一天火車能夠通到這裡,成為一個富翁。有一次,他到新奧爾良遇到了一個妓女吉爾,他答應願意娶她,吉爾也答應到甜水鎮找他。這位西部牛仔辛苦開荒一生,就在金錢和女人觸手可及時,全家遭到滅門。馬克貝恩身上的艱難生活以及命運的冷酷無情,正是許多西部牛仔的真實寫照。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牛仔們除了開荒的艱難以外,還要預防暴力的掠奪。電影中弗蘭克為了獲取馬克貝恩的土地,將馬克貝恩一家殺掉。沒想到,馬克貝恩還有一個成婚的妻子吉爾,於是,弗蘭克繼續派人追殺。面對這種粗暴血腥的做法,同伙商人莫頓極其反對。

莫頓代表了文明的新時代,而弗蘭克代表著西部舊時代。導演用兩個反派的對立,來表現兩個文明的差異性。簡單來說,文明社會掠奪用腦,而西部時代掠奪用槍。為了放大莫頓用腦這一特點,導演還將他刻畫成了一個殘疾人。

電影中莫頓因為意見分歧被弗蘭克軟禁起來,誰知他靠著一張嘴,用那靈光的腦子,說服弗蘭克手下反叛弗蘭克,差點將弗蘭克殺死。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一種是弗蘭克式的粗暴血腥,一種是莫頓式“吃人不吐骨頭”的陰險,就電影而言,導演似乎更傾向於前者。因為相比於偽君子,萊昂內更喜歡真小人。

關於導演的這種傾向,在弗蘭克和口琴客談判時有所體現。弗蘭克出門後,遭到手下的背叛突襲,口琴客之所以選擇幫助仇人弗蘭克,其用意正在於此。一方面口琴客討厭莫頓這樣的偽君子,另外一方面弗蘭克同他生活在一個時代,是個真小人。

鐵路將時代分割開來

無論如何,那些為西部奮鬥的牛仔,那些套著正義外殼的賞金獵人,還有那些因暴力所生的恩恩怨怨、愛恨情仇,在一條鐵路為西部帶來了經濟和文明之後,都成為了過去。新時代的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了。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電影中兩個土匪夏恩和弗蘭克以死亡拉下人生大幕,口琴客落寞離開,唯有妓女吉爾留了下來。土匪在西部時代充當著掠奪者,因此死亡是對非正義者最好的懲戒;口琴客離開了甜水鎮,因為在新的時代里,賞金獵人已經不再被社會需要,他沒有任何理由留在一個不屬於他的時代;至於妓女吉爾留下來,我想,這是導演給她的饋贈。

在眾多西部片中,女人幾乎都充當了妓女的角色,可以見得,那樣的時代里女人只能任人擺佈。導演給吉爾安排了一個很好的歸宿——繼承了丈夫的巨額遺產,我想,這是西部時代所有女人都應得的。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萊內昂用一幅幅悲情殘像表達了他對美國曆史上西部時代的緬懷,也暗示了曾經在電影史上輝煌過的西部片時代已經不在。主角口琴客何曾不是導演萊內昂自己的化身?他們同樣是過去時代的殘客,被迫面臨新時代的到來,這種界線性的尷尬位置不乏悲情、落寞的色彩,只是口琴客選擇了歸去,而萊內昂選擇了彌留。《西部往事》之後的《革命往事》《無名小子》以及萊內昂電影生涯的收官之作《美國往事》都是彌留殘影,這些電影無論故事架構如何,其共有的意義十分明顯——緬懷過去。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在西部片落寞的時代,萊昂內這樣的大導演也無法力輓狂瀾,他唯能退下舞臺,留下一張張悲情殘像供後人觀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電影愛好者 » 西部往事:時代分割後的悲情殘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